蘇家屯案曝光三週 中共官方首次回應 (圖)
 
大紀元記者辛菲、施宇
 
2006-3-29
 
【人民報消息】經過近三週的沉默,中共官方正式回應蘇家屯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美聯社3月28日報導,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一個記者會上否認存在集中營,指稱有關報導是「謊言」,並邀請記者參觀這個涉嫌設立集中營的地方。香港明報報導,他還反問「一個小醫院能容納下六千人嗎?」

但秦剛對兩個知情人提供的其它指證未做任何回應,包括資深媒體人士提供的禽流感疫情、女證人提供的前夫參與活體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陳述等。另外他也避開對證人指證、追查國際調查結論「集中營在地下」這個情況做任何解釋。

針對中共方面的回應,大紀元記者採訪了著名時事評論家陳勁松、胡平以及美國法輪大法學會發言人陳鈞。

陳勁松認為,這是中共銷毀證據部署完畢之後的表態,胡平則呼籲國際社會深入調查此案。

陳鈞指出,一個一貫偽善、慣於抵賴的邪黨政權,這樣的矢口否認,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所以看他們嘴上如何回答記者的提問是毫無意義的,關鍵要看它是否敢於讓外界對於蘇家屯以及其它對法輪功的迫害進行獨立的實質性調查。中共發言人脆弱的辯辭不能開脫中共在蘇家屯對中國民眾犯下的罪惡。

大紀元記者打電話到中共駐華盛頓DC大使館求證,被告知大使館發言人不在,其他工作人員不能回答記者的問題。

* 內外有別

中共此次回應是蘇家屯事件被披露後,官方對該慘案的首次直接表態。不過該內容在中共外交部網站「新聞服務」欄目的「例行記者會實錄」2006年3月28日「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例行記者會上答記者問 」全文中,卻只字沒提。
(http://www.fmprc.gov.cn/chn/xwfw/fyrth/1032/t242735.htm)

3月22日,海外親共媒體澳洲的新快報引用「中新社」的報導否認蘇家屯集中營的存在。記者去「中新社」網站求證,卻未見相關報導;另外3月27日香港大公報網站也刊出「有關部門權威人士」否認蘇家屯集中營的報導。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官方對蘇家屯案的反應,以及媒體的報導都是只針對海外,大陸境內媒體至今未有只言片語。對於中國大陸民眾來講,中共在蘇家屯集中營事件上一直保持緘默。

陳勁松表示,中共對海外媒體和國內媒體的處理方式一向不同。它為了應付海外輿論壓力不得不做出回應,而對國內老百姓則採取隔離政策,不讓國內老百姓知道真相。

* 中共已無絲毫對社會的承載力

陳鈞表示,「從中共的回應你根本看不出它對中國社會以及民眾有任何的承負責任的心態。這麼一件驚天的大事,它經過整整三個禮拜沒有任何反應,至今所有大陸民眾仍然蒙在鼓裡。它沒有對主流民眾一個負責的交代,而是利用境外媒體為自己掩蓋事實,製造謊言,再反過來咬法輪功學員一口。」

陳鈞指出,中共已經沒有絲毫對社會的承載力,它已經沒有告訴民眾真相的能力,一個以謊言維系的政權,在重大事件上的任何真話都可能使它倒臺。所以它只能按照它一貫的做法,繼續撒謊。迫害法輪功將近7年,以及中共歷史上搞的所有迫害運動,都是如此。這樣的回應對於民眾來說沒有任何意義。

* 小醫院容納六千人?

對於秦剛反問「小醫院能否容下六千人」的問題,陳鈞表示,其實證人說的很清楚,集中營是在地下,追查國際也有報告證實。他認為秦剛對此自然是心知肚明,但是也沒有更好的話來圓謊,只好這樣反問了。

中共官方媒體在2005年曾經報導在蘇家屯區存在龐大的秘密地下建築,為日軍侵華時所造,在地下藏有秘密彈藥庫,內裝大量彈藥。

陳鈞表示,這個問題的實質不在於答案本身,而是人們不能用常理來思考中共的行為。中共歷史上對民眾迫害的殘酷程度都是常理無法理解的。根據迫害法輪功學員「打死算自殺」的邪惡政策,比蘇家屯集中營更駭人聽聞的迫害在未來曝光都不難想像。

* 記者參觀蘇家屯?

針對秦剛提出的邀請記者參觀這個涉嫌設立集中營的地方,陳鈞表示,國內記者自不必去,因為新華社有通稿,他們不需白跑一趟;而外國記者呢,也不必去了,可以翻譯新華社通稿,因為從蘇家屯案曝光到現在的三個星期,對於造假效率極高的中共來說,把現場布置得像新華社通稿描述的那樣綽綽有餘,而且保證不會出現當年聯合國專員調查薩斯時,救護車拉著病人滿街跑的狼狽。

但是陳鈞呼籲外國記者做獨立調查,別按照中共的安排「調查」。

大紀元記者辛菲曾在蘇家屯曝光後第一時間打電話給中共中央衛生部紀檢組,一位工作人員表示,「沒有這件事」。當記者問,「為什麼還未作調查就馬上否認呢?對方不理,並不斷重覆「這是不可能的事」。

* 銷毀證據部署完畢之後的表態

陳勁松指出,事件曝光超過三個多星期,中共才遲遲做出這種反應,外界有理由懷疑,中共經緊急行動和周密部署,在蘇家屯做夠了手腳,比如轉移人員和毀滅證據,才能夠故意顯出如此「大方」。

「中共高層在沉默之後頒布禁止人體器官買賣的新規定,讓人感覺到是對這件事的一種默認的答覆和內心心虛的表現,沉默三週之後現在的公開回應則是一種銷毀證據部署完畢之後的表態。」

另外,陳勁松認為拖了三週才答覆,也是中共高層內部權力斗爭的表現。這件事很可能是江羅幹的,胡溫未必知道有這件事,後來通過內部查證發現確實有,所以就急急忙忙推出禁止買賣人體器官的新規定,使自己撇開歷史血債。

* 呼籲國際社會調查

胡平說,既然中共發言人提出,那麼就應該去調查。我希望國際社會抓緊時間去做調查,做一個更廣泛更深入的實地調查,中國有那麼多人體器官買賣的問題,那些器官從哪裏來的,不應該限制於一時一地,而應該是比較普遍的調查。國際組織、媒體應該認認真真的做全面的充份的調查,不僅對於蘇家屯的事情,而是所有迫害的事情。

「法輪功這麼多年來,揭露了很多成員被迫害甚至致死的情況,其中相當一部份人有名有姓,這是非常容易調查到的。沒有姓名的,調查有一定難度,但是至少有相當一大批是並不難調查到的。」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