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律師:為全民反迫害奠定基礎
 
2006-2-8
 
【人民報消息】在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先生等的倡議下,中國各地維權人士從2月4日早上6點開始,進行全國性接力絕食活動,抗議中共政權採用黑社會手段,毆打公民和暴力迫害。

大紀元記者辛菲2月9日採訪報導,海外各大媒體對此次活動紛紛予以報導。英國、澳大利亞、美國、日本、加拿大、新西蘭、香港、臺灣等地,民間團體和個人都已開始接力絕食行動,聲援國內民眾維權抗暴。在大紀元論壇上,有近1500篇帖子簽名聲援此次活動。

高律師今天(2月8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目前已有至少可以進行持續半年的接力絕食的簽名。他認為,尤其是在國內萬馬齊喑、消息被強力封鎖、國內媒體淪為流氓政權的工具的情況下,大部份國人心裡仍然處於一種恐懼,不敢做出符合內心的選擇,海外的力量占了很重要的位置,對中國國內維權運動有一種很大的鼓舞作用。

高律師認為,維權絕食活動真正的意義在於過程中。他指出,我們有一個如此龐大的不願意受迫害的群體,總有一天,中國全民反迫害的序幕一定會拉開。我們現在是在一點一點的去撬動中共這個貌似強大的軀殼,就是在為全民反迫害奠定基礎。

以下是採訪實錄。

記者:高律師,您好。您4日發起的接力絕食維權運動,到現在為止,您所知道的,有多少人參與呢?

高律師:整體數量現在還不明確,因為有的還沒有納入名單當中,需要進一步整理和規範,比如,上海就有170多人的名單還沒有列入活動安排當中。河南開封、信陽等城市也有大量的人參加,還需要進一步整理。

但是根據目前已統計的名單來看,我們已經獲得了至少可以進行持續半年的接力絕食的簽名。

記者:這些人都是國內的嗎?還是包括海外的?

高律師:我這裏統計的都是國內的。

記者:海外也有一些人士也參與了這次絕食維權活動,自覺自行參加的,可能也不在您的名單中。

高律師:是的。我們在這邊,各種聯繫渠道都不是很方便,等回到北京後,這個群體會像滾雪球一樣迅速壯大。

據我所知,海外的反響也比較強烈。美國、加拿大、英國、法國、澳大利亞、日本、新西蘭、香港、臺灣等地區,都成立了區域性的接力絕食的分部。

記者:那麼您那裏報名參與這次活動的人士都有國內哪些地方的呢?

高律師: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北京、天津、上海、陜西、深圳、河南、雲南、安徽、廣州、甘肅、新疆、成都、重慶、山東等地。

記者:西方媒體和政府目前的關注程度如何呢?

高律師:美國國會議員和法國政府方面的人都打電話表達了高度的關注。美國國會議員是通過他們那裏的翻譯在電話中與我談話的。

另外,美聯社、國際先驅論壇報、英國廣播公司、德新社、德國之聲、英國衛報、英國獨立報、瑞士時報等西方媒體有的採訪了,有的約好見面採訪,西方各大媒體採訪的頻率也非常高。

記者:您認為海外的聲援對國內的維權人士有鼓舞作用嗎?

高律師:這是毫無疑問的,肯定有很大的鼓舞作用,因為海外的中國人和大陸的中國人同是中國人,海外人士是中國和平轉型力量的一個非常強大的組成部份。

尤其是在國內萬馬齊喑、消息被強力封鎖、國內媒體淪為流氓政權的工具的情況下,大部份國人心裡仍然處於一種恐懼,不敢做出符合內心的選擇,海外的力量目前占了很重要的位置。

記者:中共方面對這次活動有什麼樣的反應呢?

高律師:可以肯定的是,這個完全黑社會化的政權,不會因此有多少觸動,他們將一味的張牙舞爪,繼續進行這種下流的打壓行為,將會持續下去。但是在面臨強大的壓力之下,也許也會做出一種表面的軟化調整,實際上是一種分化的調整。

比如,上海市政府這兩天就出動了,它們找到所有常年上訪、要求討公道的市民,反覆找他們,表示希望他們不要參加這次活動,如果他們不參加,政府就願意給他們解決問題。

有的人因此給我打電話說,他要再觀望一下。我就警告他們說,中共這幾十年謊言欺騙成為他們暴力機器中的一部份,而且是最具迷惑性的一部份。他們多年來,嘴上的功夫、作假的手段,是任何一個制度、任何一個政權都無法比擬的。

他今天看到這樣的風起雲湧的局面,迅速的給你所謂的示好,說要給你解決問題。這只是求生的權宜之計,他明天還可以再繼續製造災難。

而且他今天根本就沒有給你解決問題的誠意,更沒有給你解決問題的能力。現在是由於他自己看到這樣的局面來找你,完全是為了擺脫他的困境,而不是為了給你解決問題。

如果他們尚有良知,尚有對人類文明的基本的尊重的話,這樣的搶劫事件、針對人民的下流的迫害事件就跟本不會發生。發生了多少年之後,不但不解決,要求解決的人,反而再次持續遭到迫害。

所以你怎麼能相信找你的幹部的幾句好話呢?

記者:您認為這次接力絕食行動的真正的意義是什麼呢?

高律師:其實結果上的意義不會有多少,真正的意義在於過程中。

我們想向當局發出一個強烈的信號:他想讓今天的中國人像狗一樣的活著,不是很容易的事,至少有相當一大批人是希望自己像人一樣的活著。所謂人類社會,是大家的社會,不是這些張牙舞爪的、以黑社會方式壟斷了中國權力的這些人的社會。他們應當顧忌到人類最低的尊嚴需求。如果你再搶劫和施暴的時候,你連這些方面都不顧忌的時候,那不僅僅是我們的危險。

記者:有人認為此次絕食維權行動和退黨活動有共通之處,都是在用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在民眾中傳播正義的聲音,幫助民眾克服恐懼,喚醒民眾的良知,您怎麼看呢?

高律師:我支持這樣的說法。他們本身的理念和採取的方式上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不畏強權、非暴力不合作運動。

記者:您認為這次行動是必然的發生還是有一種偶然的觸發因素呢?

高律師:我認為,不是偶然的觸發,而是必然的。產生這樣途徑的社會條件、社會心理條件早已具備。只要這個社會有一個人不願意象狗一樣的活著,那到了一定階段,這樣的形式必然會出現。

在目前整個國家、司法制度完全控制在黑社會的流氓集團手裡的情況下,人民沒有其它好的辦法,至少我們現在想不出其它好的辦法。

當局把我們遊行示威、文明社會的一切表達不滿的途徑全部都堵死了,人們不走出家門總可以了吧?不走出家門,用自己的身體,用和平的方式,他還有什麼辦法呢?

記者:現在規模在不斷加大,包括西方政府、媒體也在陸續關注,您認為,這樣一種海內外的不斷壯大的聲勢是否會為中國的維權運動開創一個新的局面呢?

高律師:至少我們希望如此。因為我們有一個如此龐大的不願意受迫害的群體,總有一天,中國全民反迫害的序幕一定會拉開。因為中共迫害的是全體中國人民哪。

雖然我們一直在嘗試漸進的拉開它,但是在中共打壓的這麼一種嚴峻和慘烈的形勢下,這樣的工作是非常艱難的。但是,畢竟我們現在是在一點一點的去撬動中共這個貌似強大的軀殼,就是在為全民反迫害奠定基礎。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