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菊有望蓋血旗」 中央有人不寒而慄
 
任介文
 
2006-2-22
 
【人民報消息】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黃菊,最近兩度在常委集體亮相場合缺席,從上個月中旬(17日)至今沒有公開露面。香港南華早報今天引述消息人士透露,黃菊在農曆新年前被診斷患了胰臟癌,病情很難治,短期內不可能恢復工作。因此,很可能被迫退出政壇。

在黃菊政治「蒸發」期間,外界頗為關注,媒體議論傳說紛紛,其中以黃菊健康出現問題為多。但也有例外。海外日前有媒體報導分析,傾向於黃菊是「稱病不出」,以表達對胡溫「打壓」的不滿;而剛經歷了嚴厲整頓的中共《新京報》更是「權威性」地披露,黃菊正在秘密「外訪」。

然而,無論「傾向性分析」也好,「權威性披露」也罷,其目的無非就是要向外界傳達這樣一個信息:黃菊健康狀況沒有問題。

至於這些媒體為什麼試圖將外界關注視線引向黃菊「無病」,似乎不是一兩句話說的清。但極有可能是與海外的一篇內幕報導有關。

2006年2月10日,極令中共頭疼的海外人民報網站發表了一篇姜平的內幕報導「最新消息!黃菊有望蓋中共二號大血旗」。該報導透露黃菊健康出現致命問題。

最耐人尋味的是,在這篇報導的最後特別附有一張1月12日出版的《亞洲人周刊》的封面照。封面上,熱情支持法輪功的舊金山市參事戴立的額頭印有「滾出去」(Butt out)的字眼。同時還特別通過「私下議論的幕僚們」之口點出,這份雜誌是黃菊女婿方以偉辦的。

或許,作者這樣做是偶然中的巧合。但知情者都清楚,這期《亞洲人周刊》不僅在封面上攻擊支持法輪功的美國舊金山市參事,並且在文章中也有攻擊法輪功的內容。而且該周刊1月12日出版,才四天時間(1月17日),該周刊社長方以偉的老丈人黃菊就倒在了床上。

看來,這其中的蹊蹺,一定讓中南海某些掌權者不寒而慄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