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美国会质问的网络四巨头 将被中国人民踢走(多图)
 
2006-2-19
 

此次听证会的发起人国会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副主席克里斯.
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议员

【人民报消息】中共独裁流氓政权严密封锁一切真实信息,剥夺大陆人民的知情权。作为世界最大的互联网巨头公司:Microsoft(微软)、Yahoo(雅虎)、Google(古狗)、Cisco(思科),不但不帮助迫切需要真象的大陆人民突破中共的防火墙封锁,而且为了经济利益还出卖良心和正义,配合和支持中共剥夺人民知情权的罪恶,甘做中共流氓政权迫害大陆百姓的帮凶。目前这四大巨头公司正被美国国会严厉质问,面对它们的所作所为,四公司代表左顾右盼,支支吾吾,不肯承认它们自愿迎合、配合中共迫害中国人民的做法是错误的。议员预言这四大公司将来是“首批被中国人民踢出去的人”。因为,当中共被推翻时,大陆人民不会忘记这些公司曾经在最需要的时候背叛过他们。

据大纪元记者卫君宇华盛顿DC报导,2月15日,美国国会外交委员会和非洲-国际人权-亚太国际运作分委员会联合举行听证,以“互联网在中国:是自由的管道,还是压制的工具?”为题,听取了三方美国国务院、互联网四巨头(Microsoft-微软、Yahoo-雅虎、Google-古狗、Cisco-思科)和非政府代表,对互联网在中国的现状,以及美大公司在其中所扮演角色的陈辞和答问。

按现场一位路透社记者的说法:“媒体(对此听证)的兴趣实在是太大了。”座无虚席的听众席上,新闻记者占了一半以上的位置。全长六个多小时的听证在国会内全程实况转播。

听证会主席、新泽西州共和党党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在开场致辞中说,互联网打开了中国的商机,但也成了中共政权恶意压制人民的工具,悲哀的是美国的大公司亦助纣为虐,有时令人不禁想到当年:IBM的精准技术帮助纳粹德国将群体灭绝犹太人自动化。


座无虚席的听众席上,一半以上是新闻记者。

美国会质询网络四巨头之一:义与利间该如何?

四网络巨头在中国

史密斯在开场时提到,Yahoo 提供给中共安全部门的信息直接导致了师涛和李志的10年与8年监狱;思科占据了中国路由器转换器等市场60%的份额,年营业额5亿美金,给中共政权提供了用来监控网路的警察系统;微软近日删除了《纽约时报》驻北京研究员安替(Michael Anti)载有批评中共政府内容的博客网;涉及到所谓敏感内容时,古狗中国(google.cn)所显示的结果完全不同。

来自加州的民主党议员汤姆.兰托斯(Tom Lantos)认为这四家公司是“真正最好的企业”,“在一个开放民主的国度,在美国宪法保障的自由下,这些公司繁荣发达,它们的创始人积累了巨大的财富、巨大的影响力、巨大的声望,但是显然却鲜有其社会责任感。它们本该发展新技术来突破中共令人厌恶的网络封锁,相反地,它们却自愿成为中共封网的特种部队。”

这些公司在证词中都声称它们对自由通讯的遵崇。兰托斯说“国会希望这些公司真能拿出点骨气来,愿意站起来面对一个极权政府的非份无理要求。”

兰托斯说:“北京如此惧怕异议者,把他们投入监牢,已经够糟糕的了,令人难以理解的是,一个美国公司却甘愿充当中共压制的工具。”


美国国会众议院人权委员会主席汤姆.兰托斯议员2月15日下午
连续严厉质问作证席上的四大网络公司的代表。

一半的“真相”等于谎言

史密斯说“输入被禁关键词如‘民主’,‘中国酷刑’,‘法轮功’,古狗中国(goole.cn) 搜寻器保证将你带到一个由欺骗、误导信息和大谎言构成的虚幻世界。”

史密斯并当场演示,在 google.com 和google.cn(古狗中国) 图片搜寻中键入相同的词“Tiananmen ”,前者所显示的是王维林在六四坦克前等照片,而后者所显示的则是天安门广场上的风景和“一对微笑的外国夫妇。”

若在古狗中国键入“法轮功”,不但任何关于法轮功的正面信息被删的干干净净,而且会出现一系列中国官方网站上诋毁、妖魔化法轮功的文章,正如《失去新中国 - 美商在中国的理想与背叛》的作者伊森.葛特曼所描述的“你会受到一击,中共政权的一个网站会出现在面前。”

针对古狗的辩护“有一些信息总比没有信息好”的说法,史密斯认为在被过滤删改的前提下,“显示有限信息等于有意误导。一半的真相非但不是真相,而且是个谎言,谎言还不如什么都没有。就此,很难说古狗‘不作恶’(Do No Evil),它已成了邪恶的帮凶。”


代表古狗公司出席听证会的传播和公共事务部副总裁埃利奥特.
施拉格(Elliot Schrage)

美国会质询网络巨头之二:最根本的区别

遵从所在国的法律?

四公司代表都讲到了他们需要遵守中国的地方法律法规。对此史密斯议员说道:“遵从违犯最基本人权的法律,与腐败而残酷的秘密警察合伙,这样的事情该不该做?!为了进入中国市场和获取利润,以上四大公司牺牲了它们产品的道义价值和作为企业公民的责任。”


从左至右依次为思科、古狗、微软和雅虎公司代表

兰托斯议员亦对此说法不以为然:“古狗经常引用它参照德国禁止新纳粹宣传的法律来为自己辩护,这种无价值观的藉口令人作呕。德国是个政治民主的国家,其自由民选的领导人禁止几十年前导致奥斯维辛集中营的仇恨宣传。伪称这和中国的(封网)情形类似的辩词实在是令人不齿。”要知道“中国是有个橡皮图章似的人大,中共政权严厉而无条件的压制言论与宗教自由。”“在对藏人和法轮功成员的打压中可以看出这个政权根本无视道德。”

来自爱荷华的共和党议员、美国会亚太委员会主席詹姆斯.里奇(James Leach)说,依照官方消息,中共“已经集合了世界上最包罗万象、最完备的互联网管控系统,其实中共的做法已违背了中国宪法,因为该宪法 35 条就明确保证中国公民有言论和出版自由。”

里奇认为“许多美国大公司在中国所谓遵循法律的限制是自加的,并未和中共当局商量过。”恐怕是“自我审查”,出自自愿,甚至都没有和中共当局进一步交涉和抗辩。


来自爱荷华的共和党议员、美国会亚太委员会主席詹姆斯.里
奇(James Leach)

最根本的区别

来自明州的众议员贝蒂.麦考勒(Betty McCollum)引述中国国务院一位陆姓官员曾对她的当面陈辞:“布什政府在爱国者法案中,也允许FBI对居民的电子邮件等进行监控。”对此,美国国务院负责国际通讯和信息政策的大卫.格罗斯(David Gross)说长期以来,不少人在利用这个观点,但他认为是有一个根本性的区别是人们不应忘记的,那就是要看:做出决定的是谁?决定是怎样做出来的。

格罗斯认为若决定是在民主的政府下作出来的,它会将信息的自由流通作为首先考虑;然而一个非民主的政府,它考虑的更多是权力,对信息自由的限制是它们第一考虑的。所以看来情形类似,其实根本不同。

来自加州的民主党议员布莱德.舒而曼(Brad Sherman)亦有同感,他说:“说是遵循(中共的)法律,但北京和华盛顿有着本质的区别,一个是民主政府,另一个是独裁政权。”

劳改基金会主席吴弘达在作证的一开始,就提请所有人在考虑问题时注意到最根本一点:他们所面对、打交道的是一个共产极权政府,这一点几十年来从未改变过。


二十几位来自美国两大政党的国会众议员出席这次听证

美国会质询网络四巨头之三:谁在变色?

为着谁的利益

当佛州民主党议员罗伯特.威克斯勒(Robert Wexler)说美国政府和国会该为这些大公司的行为负责时,加州民主党议员戴纳.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 认为此说法从根本上有大毛病,因为正是这些大公司游说美国政府和国会通过给中国的永久最惠国待遇,进入WTO,他们根本就是始作俑者和终得利者。政府和国会是该负责任,但责任应是收紧而非放宽对这些大公司的限制。


听证会现场的观众

问到对于师涛案的看法时,雅虎高级主管麦克尔.卡拉翰(Michael Callahan)没有正面作答,只
是表示“谴责任何因自由表达和自由信息交流而遭受的惩罚。”

内布罗斯卡州议员杰夫.佛腾贝瑞(Jeff Fortenberry)认为:师涛案对美国互联网界所造成的伤害非常严重。他认为美国大公司不应只顾遵守外国政府的法律,而违犯了美国宪法所赋予的正义与人权的标准。

雅虎高级主管卡拉翰装傻充愣说,当时并不知道将师涛的信息交给中共安全部门有何后果。

几位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均对此表示质疑,认为Yahoo应该知道那并非一般的询问,尤其涉及到用户的隐私,常识也会提醒他们去问一下对方究竟为何调查。

当被问到中共秘密警察到底有多少次要求查看Yahoo用户的私人信息时,卡拉翰称Yahoo是保存有这样的记录,但具体其在中国的运作他不甚清楚。当史密斯进一步追问美国国会能否得到那些记录时,卡拉翰无耻的说“根据中共的法律,Yahoo不能提供。”

几大公司一直提到中共血腥政权的“合法要求”(Lawful Request)来为自己辩护。史密斯不解发问:当他们(指中共安全部门)所依据的法律和自己国家的宪法都冲突时,你们怎样说那是“合法的要求”?作为一个美国公司,你如何是在为美国的利益而服务时?四大公司的代表均无言以对。

史密斯认为最起码应该做到的是:“我们必须站在受压迫者一边,而不是站在压迫者的一边。”


思科的代表、副总裁兼首席法律顾问马克.桑德勒(Mark Chandler)

谁在改变谁?

当游说、促动美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时,美大公司曾说高科技会使得中国更自由,兰托斯议员说:“这些公司说它们会改变中国,但是中国已经改变了它们!”“今天我传达给这些大公司的信息很简单:你们在中国令人生厌的行为是可耻的。我只是搞不懂你们的领导者晚上怎么睡得着!”

罗拉巴克议员在听证会上指出:“有人说中国处在过渡阶段,是的,但是过渡的方向错了。”他说世界上依然有对自由的挑战,譬如恐怖主义分子对平民的袭击、或有独裁政权,但任何这些都无法和中共政权的高压相比拟,因为“(中共)向自己的人民宣战。”

美国会质询网络四巨头之四:假如明天来临

巨头们的说法

微软谎称它们拿下的博客等大都是色情网站,对此中国人权的代表严正指出:“大部份被过滤的内容都是关于政治异见”,真正色情的只是极少部份。哈佛大学博克曼中心的研究也证实了这一点。

对“古狗中国”给出的不同版本的搜寻结果,古狗传播和公共事务部副总裁埃利奥特.施拉格(Elliot Schrage)感到“骄傲”,他认为这清楚的让世界意识到:世界和中国看到的同一Google有多么不同。

史密斯议员问思科的代表马克.昌得勒(Mark Chandler):“你们提供的警察网络系统给了他们多大的追踪能力,去抓捕法轮功学员,要知道几百人因此而被酷刑折磨致死。”昌得勒说思科重点提供服务性网路信息,如医护人员找到救护车。

同时参与证的吴弘达认为那不是“救护车”,而是“巡逻警车”。吴弘达当场展示出几本小册子,表明思科和中国警察的合作如何密切,他说思科在全球培训了40,000人员并颁发证书,其中很大部份受训人员在中国,而在中国受训的几乎都来自中共公安系统。“思科中国”的副总裁张志华曾经表示“非常高兴与思科合作来增强公安系统。”

吴弘达还展示了2002思科在上海的一份中文宣传小册子,其第2页写道:“思科能帮助您更有效地加强警察力量。”他说连青海、云南等边远省份也有思科提供的全省监视系统。


中国异议人士吴弘达在听证会上作证

对思科关于对中国与其它国家出口产品一视同仁的说法,吴援引美国公共法(Public Law)101-246 第902款中第四条“禁止出口关于犯罪控制和检测的仪器(给中共)”,认为思科的做法已然违背了美国的法律。据查在1989年“六四”后,美国国会特别附加这一条款,强调在某些方面,中共政权并不能与其它国家一视同仁。

微软等都无耻的援引中共社会科学院的数据作为民意,来表示五成以上的中国人很满意网络现状,说人们可以自由的批评“政府”。史密斯议员则称他作了一些深入的调查,发现“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是共产党中央委员,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微软把他们的数据当作权威来引用并放入听证证词,对此史密斯很是不解:“你们真的相信这类调查能代表民意吗?”

当被问到监控者是否担心用户意识到其存在时,加州大学伯克利新闻研究生院中国互联网项目主任萧强认为:当局的目地就是要让人意识到网络监控的无所不在,通过“恐吓”,让人们不敢上网接触敏感信息,譬如在中国你一键入有些所谓敏感词,就会有个警察头像从屏幕上跳出来警告你,是够吓人的。


微软代表助理法律总监(左)杰克.克鲁摩兹(Jack Krumhltz)

感到羞耻吗?

当兰托斯议员问四位代表是否为其公司在中国的所为感到“羞耻”时,雅虎的卡拉翰竟然说“不感到羞耻,也不感到骄傲”;思科的昌得勒坚称提供给中共的产品无异于他们提供给其它国家的。古狗的施拉格没有答案,微软的代表Jack Krumholtz也表示“没有观点。”

当兰托斯议员问到几个公司有无对受害人的家人提供帮助、或调查他们是否需要帮助时,几位先是顾左右而言它,在兰托斯的一再追问下,答案都是“没有。”

首批被中国人民踢出去的人

加州民主党议员罗拉巴克认为这些大公司的作为不仅“可耻”,而且“难以理喻”,他说:“假如有一天中国成为一个民主的国家,那些今天为民主而苦苦奋斗的勇敢人们,一旦他们明天终于推翻了压迫者,这些公司将成为首批被他们踢出中国的人,因为人们不会忘记这些公司曾经在最需要的时候背叛过他们!”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议员罗拉巴克

美国会质询网络四巨头之五:希望

将不会等闲视之

美国国务院经济与商务国际通讯信息政策司协调人大卫.格罗斯(David A Gross),在证词中提到,“(中共)限制信息传播和用互联网来压制异议,不但美国非常关切,而且亦不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其间他引用2003年联合国峰会日内瓦宣言:“任何人有自由陈述和表达意见的权利,此权利包括不受任何干扰持有观点,以及无远弗界通过任何媒介寻求、接受和散播信息与想法的自由。”

他说中共政权2005年9月制定的限制言论与出版自由的法规“打击面非常广,(按此法规)几乎任何不说(中共)领导人好话的网上言论都是有罪的。”

格罗斯说美国政府对此不会等闲视之。为确保网络对自由的强大支持,美国国务卿莱斯日前宣布:美国务院于2月14日组建了全球互联网自由特别小组(GIFTF),此小组将集合美国务院跨部门的各路英才,共同捍卫网络自由。


美国国务院负责国际传播和信息政策的副助理国务卿大卫.格罗
斯和美国国务院亚太事务部高级顾问James Keith在作证前宣誓

“网络长城”上的洞

雅虎的卡拉翰在作证中提到:“中共政权机构也承认‘网路是封不住的’。”

来自印第安纳州的共和党议员丹.伯顿(Dan Burton)对最后一个共产集权的崩溃很有信心,他说:“前苏联在西方的影响下解体了,柏林墙也倒了,在当年那是个缓慢的过程。今天,在互联网的影响下,事情的发展要快的多。”


雅虎高级主管迈克尔.卡拉翰(Michael Callahan)

罗拉巴克议员指出,像美国公民、法轮功学员李渊这样的人,他们在帮助中国人民突破美国公司帮助设置的防火墙,他们设计了自己的工具破网。虽然李渊遭恐怖袭击,但他自己表示毫不畏惧,将继续做下去,对此罗拉巴克在听证中说:“李先生,你是卫护自由的英雄(掌声)。”“选择与象李先生这样的英雄以及中国人民站在一边,还是与压制人民的中共政权站在一边,由你们(这些大公司)自己选择。”


全球大纪元技术总监、法轮功学员李渊博士被美国加利福尼亚州
民主党议员罗拉巴克(右下)誉为“美国的自由英雄”,李渊博
士多次起立向抱以热烈掌声的现场国会议员和所有与会者致谢。

舒而曼议员认为通过代理服务技术如动态网和无界,人们已开始绕过封锁了解真相,“需要在这堵墙上打开洞,如法轮功学员和其他人正在做的一样。”

在听证会的最后,史密斯议员提出了一些人们所关切的具体问题,要求四公司代表们给予答复。来自新泽西的民主党议员唐纳.佩因(Donald Payne)对几大公司代表说:美国国会对此事非常严肃,希望他们能与美国政府、国会合作,想出下一步的更好解决方案。史密斯议员说他和佩因议员要共同向国会提交一份名为《全球网上自由法案》的提案,希望所有人、包括四大公司的代表能共同行动,卫护自由畅通的互联网。

(图片大纪元)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