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自由门」──突破中共网络封锁
 
刘东 编译
 
2006-2-16
 
【人民报消息】华尔街日报2006年2月13日在首页刊登了记者Geoffrey A. Fowler的文章,以大量篇幅报导帮助中国人突破中共网络封锁的动态网公司及其“自由门”软体。“自由门”帮助很多人得以自由的访问被禁网站。

文章说,去年秋天,一个自称叫子文(Zivn)的中国高中生发现他不能访问自己喜欢的维基百科(Wikipedia)了。原因是中共政权于去年10月将该网站封锁了。

当子文试图访问维基百科或BBC中文网等网站时,他得到总是一个错误信息。但这位17岁的年轻人已经爱上了这些网站,因为他知道他不可能从中共官方媒体获得客观信息。在一个短讯采访中,他写到:“中共的宣传谎言比比皆是,我无法找到真相。”

后来,一些朋友向他介绍了“自由门”(Freegate),这是一个专门帮助中国人突破中共网络封锁的软件。通过连接中国境内的计算机用户和在美国的服务器,“自由门”帮助很多象“子文”这样的人自由访问被禁网站。

“自由门”是由居住在北卡罗莱那州的比尔-夏发起编写的。他喜欢把“自由门”比作“骇客帝国”中使身陷独裁政权而昏迷不醒的俘虏们恢复意识的红药丸。同时,他把中共控制互联网的网络警察们比作影片中的坏蛋代理“史密斯”。

大约有十几个中共机关雇用了上万网管和网络警察通过计算机不停的监控网络信息阻止被禁信息流传。这就是所谓的“中国最大的防火墙”。

中国目前有上亿网络用户。即便是中共使用了密集的信息封锁,中国人通过互联网获得的资讯还是远远超过10年前。正因为如此,去年中共不得不承认有毒化学品泄入松花江的事故。但是,中共最近又加倍投入资源以限制网民浏览敏感信息。

文章说,中共已要求所有博客和网志作家登记。据纽约的保护记者协会消息,去年底有15名网络作家被投入监狱。同时,中共还迫使一些美国的公司限制搜索引擎的搜寻结果。

象比尔夏这些试图突破种种网络封锁的志愿人士通常称他们自己为“网络突破活动家”。

与其同行相比,“自由门”有自己的优势。它是由华人程序工程师编写,适于中国人使用。该软件既简单又很小,只有137K字节, 很容易通过电邮和其它形式传递。

夏先生说,每天大约有1万人使用“自由门”或其它两个同是由他帮助编写的网络封锁突破软件。类似软件还有“无界”和“花园网”等。现在无法证实这些软件是否已成为中国网民的必用工具。

“自由门”得到了多方的支持和帮助。归属美国广播理事会的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有资助夏的公司。该理事会的国际反资讯审查办公室主任肯尼斯-博曼(Kenneth Berman)说:“我们就是要使人们能随时自由的获取信息。比尔和他的技术能帮助我们实现这一目标。”

此外,如果国会再次通过一个创立“国际互联网自由办公室”的法案的话,这些“网络突破活动家们”有可能会得到更多的帮助。许多美国网络公司因配合中共的网络限制政策而受到国会的强烈批评,星期三国会将就此举行一个听证会。微软、古狗、雅虎等美国公司都以遵守地方法律为由配合中共的网络限制。

文章说,中共的信息封锁促使夏开始他突破网络封锁的努力。夏10年前作为研究生来美国攻读物理专业。他说,他从未想象他会成为一名异议人士或程序工程师。逐渐的,他对中共公共资讯限制感到不快。他在美国看到了中共1989年在天安门暴力攻击抗议人士的录像片。

夏说他自学了计算机教材,并于2002年创立了动态网技术公司,雇用了10个人帮他为美国之音等客户发送电邮。他说,他不领工资,靠自己的积蓄和妻子的收入过着简朴的生活。

夏经常独自工作到凌晨3点钟,同分散在美国各地的志愿者们通过加密电邮和电话联系。他在家中安装了探测窃听设备信号的设备。出于安全考虑,今年30多岁的夏要求记者对他居住和工作的城市保密。

夏说,每天一起床他就开始工作以保证他的系统安全运转。“自由门”通过不断更换其美国服务器来避免被中共封锁,以保证象“子文”这样的用户能安全浏览资讯。 “子文”说,他每周使用“自由门”三四次来访问BBC中文网、自由亚洲电台和大纪元等以了解国内和国际新闻。这些中文网站都是被中共防火墙封锁的。

另一位22岁在中国媒体工作的用户称赞“自由门”,但是他说该软件的用户有限,因为大多数中国人“还没有认识到网络封锁的害处。”

夏说,当中国有大事发生时,他看到“自由门”的用量会相应上升。这包括民主抗议、腐败丑闻等,中共控制的媒体是不会报导这些的。

“自由门”的网站还为“大纪元时报”的退党提供帮助。大纪元称已有近800万人退党了。夏说,很多人是通过“自由门”退党的。

夏说,他每天收到无数反馈。他说服了Symantec不要把“自由门”当作病毒。“我们的用户通常不懂技术,他们只是说,‘程序不工作了’,我们必需问很多问题以帮助他们解决困难。”他友善的拒绝了来自中国的志愿帮助,因为他担心这些人可能是特务或会受到中共惩罚。

文章说,由于中共不断加强网络控制,夏和他的同事们也在不断更新技术。“自由门”现在已经是第六版本,使用一种叫做“劫持”的技术。他说,这个技术使中共不可能长期封锁他的系统。

由于不懈的努力,夏还在成功的向中国发送他的“红药丸”,而象“子文”这样的用户继续在安全的享用这一服务。

“子文”写道:“我正在逐渐适应真实世界的真实情况。”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