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向美国会作证 对李渊受袭提出建议(图)
 
2006-2-10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石齐2月10日报导)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于1月20日返回陕西老家为母守孝,按照中国习俗,高律师为母亲烧过“三七”后,将于2月10日将返回北京。高律师在听到李渊博士被中共特务暴力殴打和抢劫之后,建议应该及时把案件公布于世,让世界看看这些每天发生的罪恶。


高智晟在家乡帮家人干农活

这是整个民族、社会的沉重

高智晟律师按照中国的习俗,回乡为母守孝,烧过“三七”后,将于10日返回北京。据高律师讲述,他返回家乡后,从开始秘密警察的电话谩骂、到当地警方对他家祖宗三代的调查给自己的家人带来极大的担心和压力,一直商量要把他锁在窑洞里不放他回北京。因为这些受中共压榨剥削了几十年的农民,对于中共邪恶认识的相当深刻,他们知道中共是非常没有人性的。

就在大纪元记者采访的当天,高律师的哥哥和妹妹还在商量着这件事情。高律师说:“我没办法,都是亲人,对于他们的这种担心举措我也不能抗暴啊?”

回顾在老家的这段日子,高律师对大纪元记者说:“这21 天,我是真的希望象中国传统的习惯那样,为自己的母亲好好的守孝,但是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全国各地受害者来的电话和短信。这种情况下,我的心肯定是很难静下来。这首先是我个人的沉重,但这又不仅仅是我个人的一个沉重,同时它是一个民族、整个一个社会在这个阶段的一个沉重。在这21天中,凡是各方来找我的反馈中,完全可以感受到一个最清楚的底线,就是对中共的完全不信任。就像你们看到的那样,在我回老家的这些天里,我的亲友从头至尾都是在限制如何不让我离开。他们也一直在说,我们知道你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不是一个把握不住自己的人,但我们对你有那么多的不放心,是因为我们对这社会掌握权力的那些人完全的不放心。”

在这种情况下,高律师打算10日上午10点出发,以看望亲属的名义出门然后就直接返回北京,和老家的亲人只能“先斩后奏”了。

陪伴高律师返回老家的朋友希望记者透过媒体呼吁外界关注高律师返京旅程的安全,他个人也会同各界朋友保持联系。高律师的手机号码:1391-0000-145

中共的暴政促使民众提前抗暴

近日,由高智晟、郭飞熊等维权人士倡议的维权绝食声援团在国内外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世界各地有许许多多人声援并加入接力绝食抗议行列。实质上,当时这只是一个刚刚才想到的初步构思,没想到中共对郭飞熊律师下毒手,在派出所里公开暴力殴打郭律师,使得高律师决定将揭露暴力迫害、绝食声援的想法立即付诸于行动。可以说,是中共的暴政促使了绝食和平抗暴活动提前开始。

高律师的倡议发出后,各界的反响也让中共马上如临大敌,在胡佳和齐志勇公开绝食的次日,两人同时遭到北京国安部门的软禁,不能出门。胡佳还和5名警察发生了近20分钟的肢体冲突。上海政府则出面利诱分化劝阻上海访民的介入。

当听到加拿大10多位六、七十岁的老人也参加了绝食声援,与盛雪女士在零下14度的寒冬之夜在中共多伦多领馆前一直静坐绝食时,高律师说:“请再次表达我的敬意,深深的敬意!虽然这是一个折磨我们自己身体的一个过程,也许有人认为我的呼吁是不道德的,但是我仍然希望这样的过程不要停下来,如果我们不实施这样的过程,我们的痛苦将更深、更沉重!无论如何我们已经去做了,那我们就应该团结起来做的更好!我和飞熊曾经聊过这个话题,他也曾说过:也许我们就是为了殉道做准备的,我们生来就是为殉道来做准备的,对可能做出任何牺牲,我们随时都做好了任何心理准备……”

可以这么说,是中共的暴政促使绝食声援活动提前到来,中共暴政必将引起全民起来反迫害反暴政,这一天也不久了。

让世界看看这些每天发生的罪恶

当高律师在电话中听到大纪元海外的技术总监李渊博士遭到中共海外特务暴力袭击后,高律师迅速的做出反应,他问:“凶手抓到了么?请将李渊和太石村被砍断手指的最新案例公布出来,让世界看看这些每天发生的罪恶。”

而海外已经在这么做了,世界各地的维权绝食声援团的义工已将这两件最新的中共暴力罪行向全世界公布了。

中共暴政是反人类文明的行为

昨天晚上,高律师静静的躺在自己母亲睡过的位置,一个多小时,他一直闭着眼睛,但是却一直在流泪。家人发现后,都不敢多说话,只有高律师的大哥偶尔劝劝自己的三弟:别这样,母亲虽然离开了,但这是人之常情,都会有这样的一天的啊。

高律师对大纪元记者说:“其实我内心知道我不单单是为了母亲流泪,我是为我们这种艰难的生活,为我们那么多每天处于苦难中的人……”

电话中的高律师停顿了半天,接着又说:“每每提到说到这样的话题,我都控制不住我的眼泪。我觉得这20多天来,最初的心愿是把这20多天给我已经逝去的母亲,所以你们也看到了,这短短的20多天,我被许许多多的事件牵动着,被那些给我打来电话的许许多多中国人的遭遇牵动着。暴政针对人民的野蛮行为,不仅仅是一种违法,它是一种反人类文明的行为。”

高智晟流泪质问:你们到底需要什么?

昨天,高律师在和美国国会通电话的时候表示:“能面对这中国如此庞大的一个群体就在阳光下,在光天化日之下,受到一个完全流氓化的权力的任意的随意的压迫毫无反应,我们不得不开始完全怀疑外部世界对人类文明价值意义认识的底线和残缺了,正是因为许许多多外部世界对中国人民所处的这种艰难的环境视而不见,才会更加导致这个权力更加肆无忌惮的对人类道德和文明价值的肆意践踏,我们没有别的办法,我们只能用我们的道德和我们的身体,在我们自己家里,把我们作为人的需要表达出来。但是就在今天,又有人因为在自己家里的绝食而付出代价!胡佳和齐志勇。我们只想问一句话:中国的权利,你需要什么?你真的需要我们全部去死么?!”

高律师说:我们目前无法用词语来形容它的无法无天,它现在是一切恶事做尽,它不但限制一个公民的自由,而且是动用黑社会手段来限制.这怎么能成为一个政府的行为呢?但是中共政权一切都在公开做!我们]对此感到愤怒和忧虑。人世间还有什么能让这样一个下流的群体有所敬畏?!

向美国会作证法轮功调查真相千真万确

高律师和美国国会议员的电话中,美国国会询问了高律师目前的处境、绝食后身体的状况,并特意询问了高律师关于法轮功的调查公开信调查真相的属实性。高律师给的回答是:“这些事实都是在中国公开存在,任何人都可以获得这些事实材料。”

高律师举了一个例子,北京一位蒋姓的高级知识份子,一位非常善良令人尊敬的老人,就因为炼法轮功被关押。她女儿马上就要生小孩,高律师派自己的助手拿着他亲笔写的两封信,两次去看守所要求释放这位老人回家能够照顾一下临产的女儿,却遭到了拒绝。

高律师说:“我们就是认为这个政府还能有放一个老人回家过年的能力,还有能有让一个老人回家享受天伦之乐的能力,我们才两次写信和他们商谈。但是,你看到的是失望!无论你的信写得多么的感人!”

高律师说:“在第二封信中我特意提到,假使你们确实有需要讨论的,至少我们都是人,至少你们在收到信以后给我答覆。你不能放老人,你可以和我说:高律师我们不能放她,不能放的理由在哪里。你们不能像无赖一样。但是,他们就是做出这种无赖的选择——就不理你!”

他们在为整个民族承受着苦难

高律师的大哥是一个连小学都没有上过的人,这位信天知命、一辈子和土地打交道的农民,虽然始终没有放弃过把自己的三弟锁在窑洞里的打算,但是看着三弟每天接到大量的电话,听着高律师念出来的一大串被迫害的人的姓名时,吐出这么一段话来:“老三,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受难?听你在电话里唸出那么多的受难人的名字,我们常常听得心惊肉跳,为什么?我猜大概是上天派下来这么一批残骸生灵的妖魔鬼怪,中国人的灾难也许还没有满啊。你自己着急也没用,一步一步来吧。”

当高律师听到临沂收留陈光诚的邻居的电话也被干扰掐断、太石村民被砍伤手指的恶性事件后,又是许久没有出声。

半天,他慢慢的说:“这些发生的一个一个流氓血腥的事件、这些事件中一个一个的受难者、那些法轮功学员群体的受害、那些为迫害不断呼吁遭各种打压的维权的群体,他们不仅仅是在为自己承受,他们在为整个民族承受着苦难!”

再过几个小时,高律师就就将开始他返京的路程。我们相信高律师一定会安全达到北京,因为上天在看护着他!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