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及下流的游戏又开始啦!
 
作者:高智晟
 
2006-2-12
 
【人民报消息】一回到北京,我又成了危险分子。

今天一大早,我推开窗户向下看,一群秘密警察无聊的徘徊在小区的西头。“分别” 25天后,他们又不失时机地开始重复针对我一家已实施了85天的下流行动。

早饭后,有朋友要借我的车用,顺路带我到办公室门口。车刚开出小区大门口,几辆发动着的无牌照车即守候在路旁,十几名健硕的秘密警察探头张望。我的车驶过后,一干人迅速钻进各自跟前的车里,不一会,五辆无牌照车幽灵般地跟了上来。车行至办公室附近我下了车,其中的三辆车上迅速地下来八、九个“黑衣寸头”紧张地跟了上来。众秘密警察目不转睛地盯着我,那煞有介事的神情,大有稍不留神我即会让他们大祸临头之意。我进办公室大门时看到,三辆无牌照车急急停靠在路边,而两辆无牌照“北京现代”小轿车紧跟着我的车而去。

在办公室里,看最近来自各地被野蛮迫害同胞的来信,信中每一位个体同胞的令人窒息般的苦难境遇让人持续地痛苦着。持续的痛苦可以生出让人忘掉自我的功能,当时至下午16点时,我才发现我已错过了食中午饭的机会。下午下楼回家,一群秘密警察一直跟着看我进了家门。

中共政权在智商方面的低能与它在道德方面的超乎人类想像的低下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有些安排反映了那群秘密警察背后的操控者人性的残缺及道德方面的下流,但有些方面则反映了他们认识能力的侏儒状。

2006年的元月20日前,中共政权在持续了85的天时间里,每天投入至少十几名秘密警察及流氓雇员和数辆小轿车,包括对我12岁女儿在内的全家进行极其下流的迫近式跟踪、骚扰。在那85天的时间里,通过我,他们第一次持续地、全天候的向全人类展示了中共秘密警察的龌龊心理及流氓人格。因我农历新年回陕北过年,追至河北省的他们意外的中断了他们首次长时间的对外形象展演,怨得超过一亿人的媒体看客扼腕叹息!对这些看客朋友而言,今天是个值得庆幸的日子!这些演员又回来啦!且还是一如既往的“敬业”。我本人亦将积极“配合”他们,一天一通报;精彩不容错过。

85天里,每天24小时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全家,尤以我本人为甚,在这个政府的眼里,此时的我是何等的危险!

农历新年的25天里,在这个政权的眼里,我突然没有了危险。他们中断了针对我的紧张跟踪!

25天后,在这个政权的眼里我又成危险者,成群的秘密警察及流氓雇员蜂拥而来且惊恐至虎视眈眈!这种变化演绎背后的全部说词即在于极权制末期的下流及荒诞!

2006年2月12日有特务跟踪的日子于北京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