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向美國會作證 對李淵受襲提出建議(圖)
 
2006-2-10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石齊2月10日報導)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於1月20日返回陜西老家為母守孝,按照中國習俗,高律師為母親燒過“三七”後,將於2月10日將返回北京。高律師在聽到李淵博士被中共特務暴力毆打和搶劫之後,建議應該及時把案件公布於世,讓世界看看這些每天發生的罪惡。


高智晟在家鄉幫家人幹農活

這是整個民族、社會的沉重

高智晟律師按照中國的習俗,回鄉為母守孝,燒過“三七”後,將於10日返回北京。據高律師講述,他返回家鄉後,從開始秘密警察的電話謾罵、到當地警方對他家祖宗三代的調查給自己的家人帶來極大的擔心和壓力,一直商量要把他鎖在窯洞裏不放他回北京。因為這些受中共壓榨剝削了幾十年的農民,對於中共邪惡認識的相當深刻,他們知道中共是非常沒有人性的。

就在大紀元記者採訪的當天,高律師的哥哥和妹妹還在商量著這件事情。高律師說:“我沒辦法,都是親人,對於他們的這種擔心舉措我也不能抗暴啊?”

回顧在老家的這段日子,高律師對大紀元記者說:“這21 天,我是真的希望象中國傳統的習慣那樣,為自己的母親好好的守孝,但是幾乎每天都能收到全國各地受害者來的電話和短信。這種情況下,我的心肯定是很難靜下來。這首先是我個人的沉重,但這又不僅僅是我個人的一個沉重,同時它是一個民族、整個一個社會在這個階段的一個沉重。在這21天中,凡是各方來找我的反饋中,完全可以感受到一個最清楚的底線,就是對中共的完全不信任。就像你們看到的那樣,在我回老家的這些天裏,我的親友從頭至尾都是在限制如何不讓我離開。他們也一直在說,我們知道你不是一個不講理的人,不是一個把握不住自己的人,但我們對你有那麼多的不放心,是因為我們對這社會掌握權力的那些人完全的不放心。”

在這種情況下,高律師打算10日上午10點出發,以看望親屬的名義出門然後就直接返回北京,和老家的親人只能“先斬後奏”了。

陪伴高律師返回老家的朋友希望記者透過媒體呼籲外界關注高律師返京旅程的安全,他個人也會同各界朋友保持聯繫。高律師的手機號碼:1391-0000-145

中共的暴政促使民眾提前抗暴

近日,由高智晟、郭飛熊等維權人士倡議的維權絕食聲援團在國內外引起了巨大的反響,世界各地有許許多多人聲援並加入接力絕食抗議行列。實質上,當時這只是一個剛剛才想到的初步構思,沒想到中共對郭飛熊律師下毒手,在派出所裏公開暴力毆打郭律師,使得高律師決定將揭露暴力迫害、絕食聲援的想法立即付諸於行動。可以說,是中共的暴政促使了絕食和平抗暴活動提前開始。

高律師的倡議發出後,各界的反響也讓中共馬上如臨大敵,在胡佳和齊志勇公開絕食的次日,兩人同時遭到北京國安部門的軟禁,不能出門。胡佳還和5名警察發生了近20分鐘的肢體衝突。上海政府則出面利誘分化勸阻上海訪民的介入。

當聽到加拿大10多位六、七十歲的老人也參加了絕食聲援,與盛雪女士在零下14度的寒冬之夜在中共多倫多領館前一直靜坐絕食時,高律師說:“請再次表達我的敬意,深深的敬意!雖然這是一個折磨我們自己身體的一個過程,也許有人認為我的呼籲是不道德的,但是我仍然希望這樣的過程不要停下來,如果我們不實施這樣的過程,我們的痛苦將更深、更沉重!無論如何我們已經去做了,那我們就應該團結起來做的更好!我和飛熊曾經聊過這個話題,他也曾說過:也許我們就是為了殉道做準備的,我們生來就是為殉道來做準備的,對可能做出任何犧牲,我們隨時都做好了任何心理準備……”

可以這麼說,是中共的暴政促使絕食聲援活動提前到來,中共暴政必將引起全民起來反迫害反暴政,這一天也不久了。

讓世界看看這些每天發生的罪惡

當高律師在電話中聽到大紀元海外的技術總監李淵博士遭到中共海外特務暴力襲擊後,高律師迅速的做出反應,他問:“兇手抓到了麼?請將李淵和太石村被砍斷手指的最新案例公布出來,讓世界看看這些每天發生的罪惡。”

而海外已經在這麼做了,世界各地的維權絕食聲援團的義工已將這兩件最新的中共暴力罪行向全世界公布了。

中共暴政是反人類文明的行為

昨天晚上,高律師靜靜的躺在自己母親睡過的位置,一個多小時,他一直閉著眼睛,但是卻一直在流淚。家人發現後,都不敢多說話,只有高律師的大哥偶爾勸勸自己的三弟:別這樣,母親雖然離開了,但這是人之常情,都會有這樣的一天的啊。

高律師對大紀元記者說:“其實我內心知道我不單單是為了母親流淚,我是為我們這種艱難的生活,為我們那麼多每天處於苦難中的人……”

電話中的高律師停頓了半天,接著又說:“每每提到說到這樣的話題,我都控制不住我的眼淚。我覺得這20多天來,最初的心願是把這20多天給我已經逝去的母親,所以你們也看到了,這短短的20多天,我被許許多多的事件牽動著,被那些給我打來電話的許許多多中國人的遭遇牽動著。暴政針對人民的野蠻行為,不僅僅是一種違法,它是一種反人類文明的行為。”

高智晟流淚質問:你們到底需要什麼?

昨天,高律師在和美國國會通電話的時候表示:“能面對這中國如此龐大的一個群體就在陽光下,在光天化日之下,受到一個完全流氓化的權力的任意的隨意的壓迫毫無反應,我們不得不開始完全懷疑外部世界對人類文明價值意義認識的底線和殘缺了,正是因為許許多多外部世界對中國人民所處的這種艱難的環境視而不見,才會更加導致這個權力更加肆無忌憚的對人類道德和文明價值的肆意踐踏,我們沒有別的辦法,我們只能用我們的道德和我們的身體,在我們自己家裏,把我們作為人的需要表達出來。但是就在今天,又有人因為在自己家裡的絕食而付出代價!胡佳和齊志勇。我們只想問一句話:中國的權利,你需要什麼?你真的需要我們全部去死麼?!”

高律師說:我們目前無法用詞語來形容它的無法無天,它現在是一切惡事做盡,它不但限制一個公民的自由,而且是動用黑社會手段來限制.這怎麼能成為一個政府的行為呢?但是中共政權一切都在公開做!我們]對此感到憤怒和憂慮。人世間還有什麼能讓這樣一個下流的群體有所敬畏?!

向美國會作證法輪功調查真相千真萬確

高律師和美國國會議員的電話中,美國國會詢問了高律師目前的處境、絕食後身體的狀況,並特意詢問了高律師關於法輪功的調查公開信調查真相的屬實性。高律師給的回答是:“這些事實都是在中國公開存在,任何人都可以獲得這些事實材料。”

高律師舉了一個例子,北京一位蔣姓的高級知識份子,一位非常善良令人尊敬的老人,就因為煉法輪功被關押。她女兒馬上就要生小孩,高律師派自己的助手拿著他親筆寫的兩封信,兩次去看守所要求釋放這位老人回家能夠照顧一下臨產的女兒,卻遭到了拒絕。

高律師說:“我們就是認為這個政府還能有放一個老人回家過年的能力,還有能有讓一個老人回家享受天倫之樂的能力,我們才兩次寫信和他們商談。但是,你看到的是失望!無論你的信寫得多麼的感人!”

高律師說:“在第二封信中我特意提到,假使你們確實有需要討論的,至少我們都是人,至少你們在收到信以後給我答覆。你不能放老人,你可以和我說:高律師我們不能放她,不能放的理由在哪裏。你們不能像無賴一樣。但是,他們就是做出這種無賴的選擇——就不理你!”

他們在為整個民族承受著苦難

高律師的大哥是一個連小學都沒有上過的人,這位信天知命、一輩子和土地打交道的農民,雖然始終沒有放棄過把自己的三弟鎖在窯洞裡的打算,但是看著三弟每天接到大量的電話,聽著高律師念出來的一大串被迫害的人的姓名時,吐出這麼一段話來:“老三,怎麼會有這麼多的人受難?聽你在電話裏唸出那麼多的受難人的名字,我們常常聽得心驚肉跳,為什麼?我猜大概是上天派下來這麼一批殘骸生靈的妖魔鬼怪,中國人的災難也許還沒有滿啊。你自己著急也沒用,一步一步來吧。”

當高律師聽到臨沂收留陳光誠的鄰居的電話也被干擾掐斷、太石村民被砍傷手指的惡性事件後,又是許久沒有出聲。

半天,他慢慢的說:“這些發生的一個一個流氓血腥的事件、這些事件中一個一個的受難者、那些法輪功學員群體的受害、那些為迫害不斷呼籲遭各種打壓的維權的群體,他們不僅僅是在為自己承受,他們在為整個民族承受著苦難!”

再過幾個小時,高律師就就將開始他返京的路程。我們相信高律師一定會安全達到北京,因為上天在看護著他!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