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殤日新華網犯了中共的大忌(圖)
 
辛馨
 
2006-10-1
 
「羊孩」拴拴的境遇是整個大陸的一個縮影。
【人民報消息】這個新聞看起來特殊,其實並不是絕無僅有的。它不但反映了中國農民在中共57年的獨裁統治下過著不是人的生活,而且這個新聞所透露的一個深邃的意義更是令人深思和心驚。

下面讓我們先看看這則新聞,不從這兒說起不行。

在陜西榆林的王家河村有一個「羊孩」,因為長期被拴在樹上,所以索性就管他叫拴拴。拴拴不是人們通常知道的那些在荒野裡被狼、熊養大的「狼孩」「熊孩」,他有親人,是他嫡親嫡親的親奶奶和爸爸。不是爸爸、奶奶心狠不管他,而是爸爸四歲時得了腦膜炎,影響到智力發育,至今自己照顧不了自己。拴拴的媽媽在他四個月大的時候病死了。全家唯一的勞動力是他已經七十四歲的奶奶李桂花,

因為奶奶年紀太大,家裡、地裡的活又都要奶奶一個人幹,她根本沒有時間照看拴拴。而院子外面是十幾丈高的懸崖,下面就是波濤洶湧的黃河,奶奶害怕自己幹活時,不懂事的孩子從崖上掉下去,更害怕拴拴到黃河裡去游泳被淹死。所以奶奶說,把拴拴綁在樹上實在是沒辦法的事。

因為長年沒人照料,拴拴從剛會走路就被拴在了一棵樹上。整整六年時間,和他做伴的只有一隻也拴在樹上的山羊。

拴拴的活動範圍是以墻崖跟榆樹為圓心,兩米長的繩子為半徑,不到兩平方米的石頭臺子上活動。每天早上六時大人們上山勞動的時候,他便像山羊一樣被大人牽出來拴在小榆樹的樹杈上,晚上大人們從山裡歸來,做飯、吃飯、餵豬、圈羊,等幹完所有的家務活才給他解開繩套,讓他睡到平展展的土炕上。這時候一般要到晚上九點多。

拴拴只有在奶奶閑了的時候,才能被放開一陣兒,但是家裡家外都靠奶奶一個人,奶奶常常很忙,栓栓也就常常被拴著了。因為沒有人教,拴拴沒有一點生活自理能力,無論吃飯、穿衣,都要別人幫忙。因為沒有人跟他說話,所以已經六歲的拴拴第一次被外人看到時,還不會說話,只能用「咩、咩」的羊叫聲表達自己的感情。

從來沒有同村小孩和拴拴一起玩耍,每天和他做伴的只有家裡的老山羊。拴拴和羊很親,可是對人卻沒什麼反應,久而久之,村裡人認為拴拴又聾又啞,智力也有問題,都管他叫「憨憨」、「啞童」。其實他既不憨又不啞。只是他的環境把他造成這種狀態。

一年前,拴拴在好心人的幫助下,於去年底進入了陜西榆林市聾啞語言康復學校。在學校學習將近一年的時間,拴拴還是不會和人交流,有什麼想法,他還是像以前與羊溝通一樣,咿咿呀呀的喊上一通。但是他說的是什麼,喊的是什麼,人根本聽不懂。

學校一位老師養了一隻羊,拴拴和羊還是很親。據榆林聾兒康復學校老師劉承德反映,他現在碰見羊非常眷戀,對人不怎麼眷戀。

但是拴拴的奶奶很知足,她笑瞇瞇的說:「比在家裡強多了,大小便自己會往下蹲了」。可想而知,那六年來拴拴是站著拉屎撒尿的。褲子裡一整天都是濕漉漉的,兩條腿和屁股都浸泡在屎尿裡,過的日子還不如羊、豬、狗,但是他自己並不知道,他以為每個人都是過這樣的日子,所以他不以為這種痛苦是痛苦,認為這很正常。

對於拴拴大小便自己能往下蹲,榆林市聾啞康復學校輔導老師劉承德說:「栓栓有進步,可以觀察出來這個娃娃的智慧是夠的,他的腦子不是憨子,只是動物化了」。

這個新聞不是咱中國大陸的民眾被網絡封鎖、被蒙蔽、被監控、被打壓、虐殺的一個縮影嗎?太典型了!國人的腦子被中共控製成動物化了,還以為自己活的非常快樂。

今天,國殤日,打開新華網首頁,「焦點新聞」有一篇是《"國"是"家"的根 祝福偉大祖國:明天會更好》。當然中共在這裏指的「偉大祖國」就是它自己。

那麼,我要說:錯!「國」不是「家」的根,「家」是「國」的根,古人雲:「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老百姓沒有活路,獨裁者豈能統治的安穩?

打開文章,大吃一驚,報導裡有一句話是共產黨最忌諱的,曾慶紅明確通知不許見文字,不許歌唱,只許演奏音符的《義勇軍進行曲》居然在國殤日見了文字──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