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狗看江!踹倒陳良宇 抬出宋祖英(多圖)
 
林立
 
2006-9-27
 

上海大地震!(前哨)

【人民報消息】從表面來看,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是因涉嫌貪瀆被免職,但是現在中共哪個官不貪不瀆?要都免職,那中共就空了。而且這個貪瀆是中共手把手教出來的,從沒有建政之前,在延安時代就是這麼做的,不過那個時候,國庫沒在手裡,不可能象現在這樣有監守自盜的本錢。

其實,打擊陳良宇就是打擊江澤民,中國有句老話:「打狗看主人」。在江的面前狠打他那吠的最兇的看家狗,他還得幹看著。不管江承認不承認自己是窩囊廢,反正上海市委的幹部都激動的說站錯了隊,這些日子紛紛倒戈。


江嫡親李長春老挨罵。
江這些日子真有末日來臨之感,雖然坐在輪椅上,蹬腿跺地使不上勁,但胳膊上還有點肉,摔個東西什麼的能起點兒作用。

雖然大動作做不了,但小動作江還是可以做的,比如新華網9月25日頭版頭條《中共中央決定對陳良宇同志嚴重違紀問題立案檢查》的下面,就孤零零的出了一篇《李長春:把學好《江澤民文選》活動引向深入》。前些日子,李長春在元老宋平和喬石的訓斥下,保證十七大下臺,所以現在他出來說什麼都是沒滋少味。

整江黃陳的寶貝疙瘩不能走

江家幫俗稱上海幫,其實不都在上海,但上海是江澤民最堅固的堡壘,因為江讓上海吃的最肥。

儘管總理溫家寶一再提出要宏觀調空,但黃菊、陳良宇在政治局會議上公開要溫家寶下軍令狀,如果宏觀調空失敗,溫要引疚辭職。於是上海在地產、金融股票和銀行貸款方面更加失控。在陳良宇的主持下,上海瘋狂般的專搞毫無用處的奢華建設,民脂民膏如潮水一般的流入到上海幫的囊中。

不要說過去幾年,就是今年僅僅七個月,上海固定投資已超額全年投資額的27%。上海金融機構的不良資產,按照官方有水份的說法,在2003年至2005年的三年,又增加了近七百億元。可是建設出來的東西都是豆腐渣,有的還沒有使用就已經「退休」了。周正毅曾經說過,共產黨的錢這麼容易拿,讓他嚇到夜裡睡不著覺,總覺的會有大禍在暗中窺視。

這話不假,8月28日,剛刑滿釋放時要打斷鄭恩寵一條腿的周正毅,在風聲甚緊時才在上海幫的督促下決定外逃,但已為時過晚,他持赴南非的化名護照,圖經北京搭乘赴巴基斯坦航班轉赴南非,但在浦東江氏家族機場就被特警扣留。陳良宇被抓,周正毅是證人,他那成為富豪的幾桶金是怎麼來的?他的銀行壞賬都壞給誰了?為何數千萬元必須回流上海市委幹部?這些都牽扯到陳良宇、黃菊家族和江氏家族。周正毅不但不能走,還是整江黃陳的寶貝疙瘩呢!

上海幫激眾怒


周正毅成了陳良宇罪行證人。
動向雜誌9月刊報導,由中紀委、中辦、中組部每半年一次的民調考核,對上海市委、市政府的整體滿意度:黨內認為滿意、較好的,19%;不滿意、較差的,65%;社會(黨外)認為滿意、較好的,14%,不滿意、較差的,74%。

這個公開出來的比例數是數字遊戲,因為共產黨決不敢把民調實際結果公布出來,按照中共的說法:「那會給反華勢力反對共產黨以口實之機」。

上海市黨政、國家機關公職人員年均收入,是同地區在職職工年均收入的四點五倍至十二倍。這僅僅是工資。工資以外的「額外收入」就不是用幾十倍、幾百倍可以計算的。

上海市現職二百三十多名市(省)級幹部的子女,95%在金融、國土、工程承包等系統任要職,97%系的市(省)級幹部住宅是歐陸式花園別墅。而很多市民每天早上能提著尿桶到馬路旁的窨溝去倒的還是幸運兒,更多祖祖輩輩生活在黃金地段的市民一夜之間被從祖產裡轟走,土地被陳良宇的兄弟,江澤民的兩個兒子和其他與上海幫勾結的人所霸占,圈地甚至分文不給。去北京上訪被上海公安抓回打傷的市民彼彼皆是。鄭恩寵律師替冤民打官司被判三年徒刑後,依然被監視居住。

陳良宇、韓正威脅中央

胡錦濤要把陳良宇調到其它地方,以削弱上海幫勢力,但幾年都未如願。各地貪官外逃洶湧,唯獨上海很少,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上海幫是如何如魚得水,是如何認為自己的地盤鐵打鋼築,因為他們的後臺是三呆婊江澤民!

整頓上海是胡錦濤早就計劃的事情,但幾次整治都失敗,讓江澤民占了上風,這讓上海幫更加肆無忌憚、有恃無恐。

此次中紀委進駐上海,在上海幫看來,不過和三年前抓捕周正毅一樣。

八月下旬,陳良宇在政治局內部檢查時說:長期認為,無論在班子裡,還是黨政、國家機關公職人員隊伍中,上海比任何地方都要過得硬,不會發生大的、有串聯性的腐敗案件,不會發生大的、規模性的群體抗爭事件。

陳良宇、韓正並威脅中央說:反腐風暴已經使市委、市政府工作展開承受空前壓力。

陳良宇出席中央政治局例會時,還裝模作樣的提交了檢查報告、請辭報告書各一份。這種遊戲不光他玩過,很多人都玩過,他不相信能把自己怎麼樣。中央政治局表示會鄭重考慮陳良宇請辭的請求。

陳良宇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桑美」颱風正面襲擊。他需要承受的壓力絕對大於風力對墻體每平方米達到450斤(225千克)的壓力。

江親屬親信異地處理

在兩個月的調查期間,工作組至今收到舉報市委、市政府腐敗、濫權活動近五百件;已在市區召開七十多場座談會;以中紀委名義,找了十二名市級幹部、四十多名區(局)級幹部談話,責成他們能主動交待問題,其中包括,羅世謙(市委副書記兼市紀委書記)、馮國勤(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範德官(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杜家豪(市委常委、浦東新區區委書記),以及市委、市政府屬下十九個部門的局長談了話。


要是一直扳道岔,哪裏會出岔子!
而且最讓上海幫無法行賄的是,工作組的人不許單獨行動,在滬期間不許與上海市黨政單位有任何聯繫,而且以南京軍區空軍司令部為駐地,以陜西北路沖山馬勒別墅為辦公室。

共有數百名當地中高級官員及知情人士,被通知前往馬勒別墅接受調查人員詢問。上海社保局長祝均一、陳良宇前秘書秦裕等人都是在此接受調查時被當場宣布「雙規」,然後押離上海。當地消息稱,大部分被中紀委傳訊的官員離開馬勒別墅時臉色慘白,部分官員甚至在收到傳訊通知後突然失蹤。江綿恒的護照也被收繳了。

在陳良宇受到免職之前,北京已經牢牢控制上海武警部隊,胡溫將武警陜西省總隊長劉洪凱少將調任為武警上海市總隊長;而原上海武警總隊長辛舉德的去向不為人知。現在陳良宇被送到北京郊區受審,離江澤民遠了,離胡錦濤近了。而擔任市委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武警上海市總隊第一政委等要職的江老婆王冶坪的外甥吳志明已被帶到外地接受調查,地點沒有透露。誰都知道這是遲早的事,不過吳志明沒想到江澤民還沒咽氣,自己就被收拾了。

近日上海機場上空出現由外邊省份調來的武警駐守,連江澤民要出去遛遛都不方便。

宋祖英是江的晴雨表


給宋祖英頒獎,頒獎人擁抱時手
不敢碰她後背。曾幾何時!
在上海幫被高調整治時,江澤民命令他的親信務必把宋祖英給抬出來。讓把「中國和美國聯合舉辦的「中美文化年」活動」改成宋祖英獨唱音樂會。按照江的指示,新聞發佈會必須是近年來最高規格的。近年來似乎形成了一個不成規矩的規矩,宋祖英成為江的權力走勢的晴雨表。

江澤民說,這次小宋去美國辦獨唱,花多少錢也要在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舉辦。據說租用肯尼迪表演藝術中心是非常昂貴的,而且要提前很長時間去預定。因為太過於匆忙,只好定在10月12日(星期四)。

照江澤民的話說,他胡錦濤在上海整我的人,我要讓宋祖英在北京折騰出樣兒來。

這不是又神經了嘛,過去那些軍閥的姨太太、姘頭哪個敢讓別的男人沾一下?所以宋祖英和別人生出孩子的本身就已經是江澤民最沒臉、最沒本事的消息。現在還讓人家老婆給自己長行事,江澤民把自己當成什麼東西啦!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