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算不如天算!胡錦濤在溫哥華的幾個小故事(多圖)
 
2005-9-28
 
【人民報消息】作者王天亦在胡錦濤去溫哥華時,目擊了胡經歷的個別片段,文章說,這個過程真正見證了:神助法輪功,鬼差中領館。

半夜雞叫中領館


豪華的海濱酒店正門
9 月14日夜,與朋友從西雅圖驅車溫哥華與朋友會合,晚上想去傳說中胡錦濤將入住的賓館(Westin Bayshore)看看,剛到賓館的門口,立即就看到了一大群帶中共特徵的特工們堆在門口,有的手上還叼著根香煙,這證明了胡錦濤明天一定會在這個地方入住。我們車後面立即跟上了「尾巴」,我們一拐彎,靠路邊停下,「尾巴」只得往前面走了。然後,找到了一個通往海濱散步的路口停車步行。

傍邊的旅館大樓二樓上燈火通明,那些人的表情、舉止非常明顯,不用介紹就可以看出他們的來路。

海風習習,清朗的天空正在聚集濃雲,由晴轉陰,當我們離開漫步的小道,一大群中國人正在裝飾道邊的欄杆,有中共國旗,還有氣球等等,而這裏可是豪華賓館不起眼的旁門側道啊,那時已經是夜裡1點多鐘了。中共黨魁出門,排場頗大,不過全是百姓買單。

16 日一大早,我與朋友們匆匆往昨天那個賓館趕,這是個千載難逢的看熱鬧的機會,天空飄著冷雨,車在賓館的正門停下,四周幾乎全是中共的特工人員,我們旁若無人走進了賓館裡,進去後拐了幾個彎,直接到了最裡面的那幢可以觀海景的豪華大樓,那是一幢20來層高的大樓,電梯旁邊是一個不大的擺了沙發的過道(Lobby),有兩處通向外面,一處是通向大樓正對海濱的小門,只能行人,另一處就是兩扇玻璃門的出入口,通往旁邊的只能容一輛車道的側門。

為中共黨魁打造的「回避」


胡走的又幽又暗的後門!
工人正在外面搭白色的棚帳,門口有掛了加、中國旗,透過這個入口可以看到半夜那些先頭部隊掛的旗子被雨淋得耷拉著,我與朋友打賭胡一定要進這個門。中共的保安魚貫著出入,還有許多的歡胡隊伍,看得出來有的是國內來的。他們胸前都掛著有自己照片的身份證,有相當一部分人是學生。

朋友和我在有一個三面敞開一面臨海(落地窗)的自助餐館喝咖啡,這裏是從賓館正門走向後面豪華大樓的必經之路,中共的保安們象熱鍋上的螞蟻奔前奔後,臨近中午的時候,加拿大的特勤人員搬來了許多黑布屏風,把餐館的三面都要圍起來,這樣外面的人看不到裡面,裡面的人看不到外面。一會兒有人傳來消息,胡將不入住該賓館,我們相視一笑,此時放這種低劣的迷魂陣是不是有點忙暈了?

賓館內人頭攢動,在大堂裡隨時都可以碰到中共保安或不同成分的「歡迎隊伍」,但因為迎胡隊人數不夠,所以有群人是用專車從美國西雅圖市接來充數的,為了達到拍攝效果,中領館給迎胡隊小恩小惠,例如有專人用本子記下誰喝茶、誰喝咖啡,然後給他們在星克巴買熱飲。

中午的時候,有一群人扛著大包大包的有麥當勞標誌的布箱子匆匆往大門外送給那些一早就排著隊等胡的「歡迎」隊伍。這些花銷沒有一分錢不是來自民脂民膏。

當我與朋友坐在通往豪華大樓的走廊的沙發上,看著一餐車一餐車的飲料、水果、食物從廚房送往胡錦濤將入住的大樓裡。看來黨魁不會在自助餐館見人了,要在自己樓裡的會客室內有選擇性的見 「愛國人士」。

人流越來越擁擠,洗手間變成了化妝室,歡迎隊伍中的一批人換上了民族服裝,人手不夠竟然把一位在場的法輪功學員也拉進了她們的隊伍。整個賓館開始清場。我與朋友正好要去胡進側門的過道,那裏有一家美容店,我們有一個預約。但中方人員堅持要加拿大的特工趕我們,可它又沒有打攪別人生意的權力,所以最後竟然無理要求我們出示信用卡,想借此查找我們。我們決定不再與之糾纏,遂從那個為胡錦濤準備的旁門走出大樓,地上已經鋪上了一小截紅地毯,直達外面的車道,真窄啊,這個賓館最有氣魄的地方是前門,可中共的黨魁偏偏要窩窩囊囊的走側門。

李肇星出來解圍

門外有家水上餐廳,我們進去不久有中共的保安人員進來四處檢查,連樓上的廁所都去了,可是我們坐在一個可以看到外面一切的角落,但他們卻看不見我們的地方。這時已經下午2點了,胡的飛機因為天氣原因還未到,我們吃著午餐,看見外面的中、加特工在忙前忙後,3點到了,這時有個朋友接到電話,胡的車隊已經從機場出發,空氣頓時活躍起來,3點20分左右,兩輛黃色的摩托衝到了我們落地窗前面,我知道胡的車隊到了,餐館的幾個顧客和我們一起出門看熱鬧。

說時遲,那時快,當胡的車一停下,四名站在車道旁的法輪功學員立即急切呼喚:「胡錦濤,神和人民給你的時間是有限的」,「停止迫害法輪功」,「法輪大法好」,我看見所有圍在那兒的人都楞住了。不停的喊聲透過落地窗傳進了大樓,我看到一樓裡有一群人(顯然是奉命在等胡錦濤),其中居然有人朝這幾位法輪功學員鼓掌,有人還豎起了大拇指,加拿大接待的高級保安中有位女士,她後來對那幾個法輪功學員說,「我明白你們的心意」!

為了避免被辨認出,胡的加長卡迪拉克車沒有按照首腦出訪的規矩插中共旗,在胡必經的不足百米的狹窄的海濱步行道的兩旁全是法輪功學員與大橫幅,當胡的車停下時,後面的一串車也不得不停下,胡的車要倒退時,後面的車隊一輛一輛退出小道,因為道太小,車隊無法掉頭。胡和隨行官員在法輪功學員慈悲的口號聲中魚貫步行到側門。

看罷此處熱鬧,我轉到了前門,人山人海的中共迎胡隊象無頭蒼蠅亂了營,給胡開道的十幾輛黃色摩托車還在那兒排著隊,有目擊者告訴我,剛才胡是兵分兩路,胡車隊小隊伍走側門,大隊伍走前門,而苦等了6-7小時的迎胡人員連胡的影子都未見著,李肇星出來解圍,群情激憤,李的臉上叮滿了蒼蠅竟然無暇顧及,以至於進了賓館裡面那團蒼蠅還停在其臉上。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兩輛《九評共產黨》宣傳車在亂了營的迎胡人群中不緊不慢的來回穿梭,有人盯著看,還有人念出了聲。

一些為貪小利而來的迎胡隊員看見胡的車隊進了後面的小道時全面戒嚴,迎胡隊伍也不讓「越境」,於是許多人又把怒氣發在了中共的組織者身上。那些被當出氣筒的中方特工人員惱羞成怒的質問加拿大警察為何把他們安排在正門,因為迎胡隊罵他們連胡走後門都不知道,幹什麼吃的。彬彬有禮的警察聳聳肩說,國家元首出訪沒有走後門的,你們國家的事情我們搞不懂。

當十幾輛加拿大官方黃色摩托車啟動離開時,有些用錢買來的烏合之眾開始起哄,甚至對著為胡開路的加拿大官方車隊作著下流的手勢,迎胡隊的素質可見一斑。

海面無聲勝有聲


法輪功學員為救胡自費租遊艇,何等慈悲!
港灣的海面上有一艘遊艇,上面是巨大的橫幅,「法輪大法好」,「胡錦濤,神和人民給你的時間是有限的」。這個難得一見的信息使的從國內來的大大小小官員都掏出相機搶拍。遊艇在海面緩緩的走,巨大的橫幅在蘭天與碧海面的映襯下分外耀眼。

有著510個豪華房間的賓館被中共包下。當胡與胡的隊伍進入賓館後,四周又恢復了常態,臨海的大樓都有白色窗簾,站在窗口就可以看到那艘遊艇上的橫幅標語。我發現所有的窗簾都是拉開一半的,只有一層樓的窗簾是緊閉沒有一絲縫的,我猜測胡住在那裏。不管他是否拒絕看那艘遊艇,但此次出國他抬頭、轉頭、回頭都能近距離看到法輪功學員舉著的橫幅標語,這些信奉「真善忍」的修煉者不分晝夜的等待,只為向他發出慈悲的呼喚!

人算不如天算

神的警告是明顯的,胡的專機落地後十幾分鐘打不開機艙門。進城中心的下榻賓館有三條路,胡的車隊選中了路程最遠的一條,為的是避開法輪功學員,但恰恰那條道上布滿了打橫幅的法輪功學員,中領館安排的迎胡隊伍統統在另一條道上,胡一個也未見著。人算不如天算!


匆忙離開酒店的胡隨從!
旋風般的溫哥華訪問在不到24小時結束了,胡的車隊出發去了機場,這次隨從人員在檢查了一遍又一遍之後,一改平時的四平八穩,把胡錦濤包圍起就從酒店裡象百米衝刺一樣飛奔出來,衣服都跑掀起來了。這些車以極快的速度在小道上疾馳。那條小道的正前方,一面大橫幅「法輪大法好」組成了一道高高的大門洞,胡的車隊直沖過去,車隊的右邊是海灣,正對著的右前方巨大的「胡錦濤,神和人民給你的時間是有限的」藍底白字分外耀眼,每個字有半人高。

胡的溫哥華之行就在如此氛圍下結束了,可以肯定,胡這次的所有表現與出訪過程中的神奇遭遇美國的FBI已經將之記錄在案,否則為什麼在9月21日美國副國務卿公開提出:中國一黨獨裁行不通,要有和平政治轉型,其說法正面呼應了如火如荼的退黨大潮。

不管胡錦濤心裡是怎樣想的,神是慈悲的,機會一直在給,一直給到最後。那時的結果就是自己的選擇了。

摘自王天亦的「目擊胡錦濤在溫哥華幾個片段」,有刪改。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