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紀元社論:雅虎的教訓與中共的陷阱(圖)
 
2005-9-21
 

師濤
【人民報消息】前不久,因為香港雅虎控股公司向中共當局提供資料,致中國自由作家、記者師濤被判刑10年。此事在海外引起軒然大波,主流媒體紛紛譴責雅虎不道德的幫兇行為。

雅虎事件並非單獨個案

但雅虎事件並非單獨個案,受害者也並非師濤一人。更多西方高科技公司近年來在網絡封鎖上與中共合作,導致更多無辜民眾遭受中共當局迫害。

繼在雅虎之後,微軟、古狗(Google)相繼進行關鍵字過慮,凡是出現“民主”、“人權”、“法輪功”、“六四”、“中國腐敗”等辭匯,都會受到警告或搜尋失效。

1998 年,中共開始構建名為“金盾”的全國性數碼監視網絡,這套系統讓中共當局有能力監視、跟蹤當局不喜歡的言論活動。思科(Cisco)公司的防火牆幫助中共當局監控電子郵件,微軟的代理伺服器聽令封鎖特定網址,北方電訊幫助跟蹤中國網絡用戶的上網喜好,Websense則為當局提供精密複雜的過濾和監測技術。

金盾工程在中共加強網絡鎮壓方面發揮了重大作用

2001年4月,退伍軍人齊守柱(音譯)在網上列印了一些促進中國民主的材料幾分鐘後,就在一個擁擠的火車站被拘捕。

2001年6月,成功企業家、法輪功學員王玉芝在銀行取款時,中國當局通過監控互聯網查到了她的行蹤。她後來遭到監禁、野蠻灌食,雙目差點被摧殘失明。她逃亡到加拿大後寫下了《穿越生死》一書,記述了許多震憾人心的故事。

2002年,甘肅省天水市的一家法院判處曾做過警官的李大偉11年徒刑,判罪原因則是他從網上下載並印製500份中共認為是“反動”的文章。

總部設在巴黎的“無國界記者”組織指出,中國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媒體工作者的監獄,僅外界知道的就有27名記者、60多名網絡作家因為報導真相或發表觀點而被關押。2003年中共當局所監禁的網上異見人士超過其他所有國家的總和。

大赦國際組織2004年的報告透露,在中國因上網發表異見或交換資訊而被捕、遭禁的人數激增,僅僅在2003年一年當中,被捕的人數比往年增加了百分之六十,被捕者包括學生、持不同意見者、法輪功學員、作家、律師、教師、公務員、前政府官員、工程師等。他們被逮捕的原因包括在網上的請願活動中簽名、呼籲懲治腐敗、計劃建立民運團體、披露SARS真相、和海外組織聯繫、反對鎮壓法輪功、要求平反1989年的民主運動等。

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2004年統計資料顯示,到2004年4月底為止,已經有108名法輪功學員由於上網而被監禁、非法勞教和酷刑折磨,有3名姓名獲證實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由於網絡監控而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當中,具有大學程度者占有很高的比例,在證實的被非法監禁的108名學員中,至少有8位是大學教授和教師。

中共在多年長期以來一直試圖控制互聯網,但在西方公司為其提供技術、進行配合之前,中共對互聯網的掌控實質上無能為力。現在,中共控制互聯網的能力顯然大大增強。雖然線民在大量增加,網上出現各種言論,但數以萬計的網吧已經被當局關閉或者安裝了網絡監控軟件,線民的活動受到嚴密的注意和審查。如果中共要對目標進行封鎖或取締的話,行動起來並不困難。對於線民來說,他們不得不更加倍小心自己的行為,因為一言不慎就有可能招來災難性後果。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正在失去互聯網。

危害波及自由社會

當西方高科技公司把現有的監控、加密、防火牆及病毒等先進技術轉移給中共的時候,這些技術的矛頭已經被轉而對付自由社會。

西方媒體的網站一直是中共當局封鎖的重點,其中包括美國之音、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以及英國廣播公司(BBC)等。美國之音中文部以前通過代理服務發送資訊,可以保證有效運作幾個星期,但現在代理服務有時候幾天、甚至幾個小時就會被封殺。顯然,得益於美國的技術,中共的封鎖技術與日俱增。而與此同時,美國線上(AOL)、網景(Netscape)和升陽(Sun Microsystems)都通過支持中共互聯網公司--新華社的一條手臂,來幫助散布中共當局的輿論宣傳。美國網絡公司成了扼殺中國民主自由的幫兇,破壞了自由世界傳播民主人權價值的努力。

這種封鎖的危害不只限於言論範疇。設想一下,假如SARS或禽流感有一天再次大規模爆發,中共這種加強了的消息封鎖,將會帶來怎樣的危害呢?

因製造殺毒防毒軟件而馳名的美國網絡安全公司、諾頓(Norton)防毒軟件和東京趨勢(Trend)科技公司通過向中共公安部捐贈300個活電腦病毒而進入中國市場。但中共軍人“超限戰”理論中明確提出在危機其間將使用病毒攻擊美國通訊和財政系統,美國很可能在將來承受基於美國公司提供的技術基礎上改進的電腦病毒的襲擊。美國使館已經監測到了picture.exe病毒,它駐留在用戶的電腦中,靜悄悄地把用戶個人密碼鑰匙送給中共。

葛特曼(Ethan Gutmann)先生在《失去新中國》的“誰使中國失去了互聯網”一文中,形象的比喻到:“我們出錢出力將一匹自以為將發揮‘木馬屠城記’效用的特洛伊木馬給了中共,卻忘了在木馬上開個閘門。”

短視和軟弱葬送自由價值

在葛特曼先生的《失去新中國》一書中,記錄了更多西方公司在中國投資後理念與行為的改變。他們為了在中國市場分得一杯本來不豐盛的殘羹而費盡心機,極盡所能討好中共當局,為此他們可以參與腐敗行為,可以背叛自由的理想,助紂為虐。雅虎和思科不過是其中的典型。

在中共之下的西方公司,他們有3個選擇:屈服、抗爭或退出。這些大公司本來完全可以不必屈服,正如吉爾.紐伯德在《法律、科技和政策》雜誌上指出,如果西方公司進行抗爭,中共就會被迫尋找其他投資者,並不得不重新思考這些規章制度。如果美國公司率先拒絕中共的要求,其他國家會紛紛效仿,迫使中共在加入全球經濟和封鎖資訊之間作出選擇。至少,這將使中共在網絡封鎖上有所顧忌。

中共當局曾經要求微軟交出它軟件加密技術的源代碼作為在中國做生意的代價,那時微軟選擇了抗爭,帶頭組織了一個由美國、日本和歐洲商會所組成的聯盟,最終中共當局不得不放棄要求。Google早先也與中國當局有些爭論,中共曾短暫地封鎖了對Google搜索引擎的所有通入。但在Google的強硬立場下,中共屈服了,Google的搜索功能被恢復。

不幸的是,西方商家沒有從中得到啟發。相反,他們更多的選擇了屈服,後來包括微軟和Google自己。這無疑是極其短視和愚蠢的做法。正如一個摩天大樓必須有厚實的根基,一個現代社會的商業巨人不能沒有堅實的理念和良好的聲譽。他們必須為公眾、為社會肩負道義和責任。犧牲正當原則,見利忘義、唯利是圖,最終毀掉的是公司自己的前途。

他們的短視和軟弱使得他們葬送了自己應該秉持的自由理念,侮辱了自己的清名。一個個巨頭低頭跪下了,他們從此不再是巨人,因為沒有下跪的人配稱巨人。中共專制下的合作陷阱,成了一個又一個西方商業鉅子的墳墓。

當中國大陸越來越多的民主人士、人權人士、追求“真善忍”精神信仰的法輪功學員,以及尋求獨立思想和外界自由資訊的人,成為這場中共和西方高科技公司共同製造的網絡高壓的受害者時,西方公司也成為了中共威逼利誘和自己短見軟弱的犧牲品。歷史會怎樣看待這些置互聯網所提倡的言論自由和資訊自由於不顧、而甘於淪為中國網絡控制的同謀的商家呢?那種罔顧他人死活與獨裁者進行的骯髒交易,無異於《聖經啟示錄》中的與“大淫婦”行淫,實在為人所不齒,最後的結局也可想而知。

中共的陷阱

西方公司的困境,不只是商家本身的道德墮落,他們的遭遇更顯示了中共對外來投資設下的陷阱及其對現代社會構成的威脅。

在中共的欺騙宣傳下,在一些西方媒體描繪得並不實際的藍圖中,在西方公司急切要進入中國的心態中,一個個商家毫不猶豫的跳進了中共的陷阱。中共腐敗的道德、暴力的手段、反歷史潮流的統治,也開始落到西方商業鉅子的頭上。那些在自由社會遵從法制人權原則的公司,在中共治下卻紛紛變質。換句話說,是中共吞噬了西方企業的自由理念。

中共知道如何欺騙外界。開始的時候,它對西方網絡公司的說法也許是打擊色情、罪犯,但很快他們就會應用到民主人士,法輪功學員身上,再後來受害的就是更多追求獨立思想和外界自由資訊的民眾,最後受害的也包括西方公司自己和整個自由社會。當西方人進入中國的時候,他們會發現中共可以輕而易舉的監控他們的行為。如果那些西方公司試圖反抗,中共知道如何給他們各種誘惑和製造高昂的代價讓他們難以自拔。中共在幾十年的統治中,各種威逼利誘的手段鍛練得越來越成熟。要說跟以往有何不同,那就是威逼更加強橫無恥,利誘更加奸詐動人。

中共也知道如何操控他人,使之一步步的墮落。在開始的時候,他們也許只是要求西方公司“自律”。雅虎當初在攔截並防止敏感資訊的傳播後,會對用戶發出一封提醒郵件,但很快就開始了主動的迎合,積極配合中共的網絡監控。“無國界記者”組織表示,雅虎已經成了中共警方的線民。誰知道明天他們又會作出什麼舉動來呢?中共正是這樣逐步進行侵蝕世界的道德價值,使人日益墮落而不自知。

但那些落入中共圈套的西方商家,最後仍然不可能得到他們期望的利益。為了進入中國的傳媒業,梅鐸對中共進行了各種討好,他把英國廣播公司(BBC)的節目從他擁有的“星空衛視”(Star TV)中拿掉;他還拒絕他的一家出版公司出版一本由最後一任港督、現牛津大學校長彭定康撰寫的書;星空衛視的執行總裁、他的次子詹姆斯.梅鐸甚至在一次公開論壇中對平和而受到殘酷迫害的法輪功進行詆毀。在12年的的妥協和付出之後,梅鐸的新聞集團至今並沒有得到多少回報。在失望與不滿之下,梅鐸最近罕有地對中共當局進行了公開的批評。

或許,梅鐸早就應該採取這種態度。與狼共舞不會有好結果,玩弄到底、利用到底、過河拆橋,是中共慣用的招術。在與一個流氓打交道的時候,最好的辦法不是跪下搖尾乞憐,而是勇敢的挺起自己的腰桿。那些對中共還寄予幻想的人,應該好好讀讀對中共本質進行過深刻剖析的奇書──《九評共產黨》。

挽救互聯網

雅虎事件應該讓我們警醒中共網絡控制的黑幕和西方公司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西方公司也不能不思考,在網絡封鎖上與中共合作意味著什麼。自由社會也應該認真考慮,如何挽救在中國面臨重重困境的互聯網。

為了控制中國社會,繼續維持一黨獨裁,中共當局還會不惜工本加強互聯網封鎖。有報導說,中共當局已經決定擴大網絡警察的編製,再投放800多億元人民幣資金,用於購買加強中國網絡防火牆建設所需的設備和技術。這無疑是飲鴆止渴的做法。但西方公司是否會為此而繼續犧牲自由的價值理念呢?他們願意為了得到中共的一點經濟賞賜,而幫助中共製造網絡恐怖呢?

可以預見,如果他們繼續助紂為虐,讓中國變得更獨裁、更專制,他們將永遠無法被中國人原諒,也無法被世界所原諒,因為他們違反了歷史的潮流,違背了普適的價值準則。中共統治已經岌岌可危,在中共垮臺之後,這些公司會被中國未來的法治政府所摒棄並追究法律責任,因為他們是中國民主自由的罪人,手裏沾著無辜線民的血跡。

在原則與利益之間,那些西方公司巨頭應該勇敢選擇前者。捍衛網絡自由的價值,幫助民眾突破當局的監控和封鎖,給中國帶來互聯網的自由,是真正值得西方公司投資的功蓋千秋的偉業。

面對挾持整個國家政治經濟資源的中共,自由社會的政府應該為個體公司提供後盾,讓所有的公司聯合起來按照共同的原則與法令行事。對於主動配合中共迫害的本國公司,自由世界的政府有責任審視他們對本國法律的遵守,對他們提出警告並予以制止。各國政府至少應該保證本國政府、公司和公民不去干涉網絡自由,不讓雅虎的悲劇重演。同時,他們可以考慮對各種嘗試打破網絡封鎖的努力進行必要的援助。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