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關注的澳外長唐納被告案第三次「法庭對執」 (多圖)
 
2005-9-14
 

法輪功學員在堪培拉最高法院前舉辦「橫幅長城」

一名西方人呼籲「唐納先生,停止支持中共!」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9月14日報導,已經引起了世界關注的,澳洲悉尼法輪功學員起訴奧洲外交部長唐納唐納濫用職權簽發禁止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使館前打橫幅的特別行政令一案,於9月13日上午在堪培拉最高法院舉行第三次「法庭對執」 (「Direction Hearing」)。雙方律師同意將下次對執時間定在11月14日。澳洲參議員、後備體育部長蘆迪(Kate Lundy)致信支持法輪功學員的法律行動。

為了獲得經濟利益,澳洲外交部長唐納簽發禁止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使館前打橫幅的特別行政令,唐納每月簽署一次這個行政令,使法輪功學員三年多來在悉尼中領館的和平請願無法展開橫幅和播放音響,並且唐納口頭命令聯邦警察一直禁止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手舉橫幅,更加惡劣的是,當法輪功學員遞交了這個訴訟案後,唐納還簽發了一份行政令。唐納這種配合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作法,等於把中共的迫害延伸到澳洲。

澳洲是一個民主國家,唐納的這種做法實在令外界無法理解,法輪功學員的律師接到了來自全球的詢問:目前在澳大利亞的首都堪培拉發生什麼事情?

2005年8月1日,在第二次「法庭對執」中,聯邦警察在法庭上表示服從法院對外長唐納的任何判決,所以法輪功學員決定撤銷對聯邦警察的起訴。

205年9月13日在堪培拉最高法院舉行了第三次「法庭對執」(Directions Hearing),法庭外面有許多法輪功學員舉行「橫幅長城」活動,還有一些西方人也來支持法輪功學員,呼籲唐納停止給中共賣力,澳洲參議員、後備體育部長蘆迪(Kate Lundy)致信支持法輪功學員的法律行動。

首都領地工黨議員蘆迪在她的支持信中說:「就我所知,法輪功在中國大使館前的人權請願一直是和平的。我了解到外交部長唐納以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使館前的存在會影響大使館的『尊嚴』為由,自2002年起每月簽發文件,限制(法輪功學員使用)橫幅和音樂,以及寫有法輪功字樣的車輛停放在大使館附近。我認為這(唐納的行為)與澳大利亞的言論自由和抗議自由的基本價值不一致。」 「我支持澳洲公民為維護澳洲的基本價值觀而挑戰(唐納簽發的)這些文件的行動。我祝你們的努力取得成功。」

澳洲法輪功發言人Kay Rubacek介紹,常年堅持在中共堪培拉大使館前請願的法輪功學員是以老年學員為主。


在中共領館請願逾三年的老年法輪功學員

這是三年多來,不管刮風下雨,無論寒冬酷暑,一直堅持在中共大使館前請願的部份老年法輪功學員。前排左起:張玉清(65歲),汪淑茹(60歲),常素文(71歲)。後排右起:李富英(77歲),趙俊珍(72歲),章學榮(本案原告章翠英之父,76歲)。

讓我們來聽聽這些老人的心裡話。

汪淑茹(60歲):「我們是為了維護正義。希望法院能做出公正的裁決。」

李富英(77歲):「我姑娘在中國被關了三年。不管多苦,我每天堅持在這裏,告訴他們不要迫害法輪功。」

趙俊珍(72歲):「我在大使館前四年了。生活上的苦我能克服。」

71歲的常素文說:「我天天坐在這裏,一點也不累,很高興。在中國很苦啊,我的兒媳為了散發法輪功真象資料被判了兩年刑, 被關在北京天堂河。我也進過監獄,在北京盧溝橋,關了27天。在監獄裡法輪功學員受了很多苦,他們讓我們在地上蹲著、趴著。在中國很苦,在這裏很輕鬆,不累。」

60歲的汪淑茹說,她因為信仰真善忍,在中國經歷過反覆被勞教、流離失所、被拘捕到洗腦班等迫害。她在大使館前請願已坐了三年多了,她想告訴大陸游客:中共的宣傳、對法輪功的迫害都是建立在謊言基礎上,中共最會煽動仇恨,希望大陸來的遊客了解真象回國後,能善待法輪功學員。

77歲的張富英說,「我在這裏三、四年了,我姑娘在中國關了三年多。不管多苦,我堅持在這裏,每天8小時,我自己帶午飯,就在外面吃。我想告訴他們不要迫害法輪功,法輪功是好的。」

法輪功學員起訴唐納的案子,其意義遠非案子的本身,法輪功學員的代表律師 Bernard Clollaery說:華人在我們的法庭上尋求公正,也是把我們和澳洲華人聯繫在一起,我相信我們這一起訴起案會被載入澳大利亞立法史冊,我也希望它會記載在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迫害、以巨大的付出而進行呼籲的歷史中,它也會成為中國正在變革的歷史的一部分。


(明慧網圖片)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