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爆炸後 國安要大陸血肉橫飛嫁禍法輪功
 
梁新
 
2005-8-4
 
【人民報消息】一個巨大的陰謀在進行!

倫敦爆炸後,儘管有個不知哪裏鑽出來的組織出面承認是他們幹的,還說自己是蓋達分支,但蓋達不承認,也沒有人相信。中共外交部倒派發言人出來否認,倫敦爆炸用的炸藥不是中共軍工廠的產品!

準備在大陸搞爆炸栽贓法輪功

這樣否認當然還不夠,還得栽贓給別人,給誰呢?美國法輪功學員楊森透露說,倫敦爆炸後,國安找到他在國內的弟弟,說「你最近和你哥哥有聯繫沒有?你哥哥在美國不是個一般的法輪功學員,是個領頭兒的,他最近要搞爆炸你知道不知道?」

既然中共否認自己是倫敦爆炸案後臺,否認炸藥是中共軍工廠裡的貨,為何要在大陸搞恐怖爆炸,來個血肉橫飛,以此來證明自己國家也被襲擊了呢?別的國家都不會這麼幹,中共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江澤民說過SARS死200萬人也不在乎,遲浩田的講話血腥氣十足,中共從來不拿中國人當人對待,想殺就殺,想炸就炸!

中共找美國法輪功學員的弟弟說那一番話就是妄圖達到先散布輿論的作用,為栽贓法輪功做準備,這豈不是暴露了中共預謀在大陸和美國等其它國家同時搞恐怖爆炸活動的陰謀?一來自己國家也遭“襲擊”了,可以不讓美國等國懷疑它,二來統統栽贓在法輪功頭上,再次讓被蒙蔽的老百姓對法輪功產生仇恨。這除了說明中共心裏有鬼,還暴露了它殘忍的本性──拿自己老百姓和他國民眾當成爆炸犧牲品,中共邪黨太陰險惡毒了!

共產黨的兩大特點

法輪功學員楊森最近在當地電視臺接受採訪時揭露了這件事情,他說,最近我發現了共產黨的兩大特點:一個是趕時髦,另一個就是生怕別人不知道它壞。

中共確實最喜歡「趕時髦」,就拿白色粉末事件來舉個例子。

2001年911後,美國有些人收到了郵寄的炭疽病毒。中共也抓緊時機趕時髦。外交部發言人孫玉璽在2001年APEC會前拋出這個“爆炸性新聞”,外交部發言人孫玉璽說,發現兩封懷疑攜帶炭疽菌的信件,說某外企收到一封信,裏邊有法輪功的材料,材料裏夾著炭疽病毒!

炭疽病毒烈性傳染,光說收到信還不行,拆信人必須隔離,醫院必須上報,可是這些過程都沒有,要進行這些程序那太複雜了,這都是造謠之前沒有 想周全的事,所以網友寫文章說往下演難度太大,建議中共停演。幾天後,孫玉璽在新聞發布會上說:“中國沒有發現炭疽病毒。有關公司向我們提出要求,不希望有更多的報導。我們尊重它們的願望”。

這件事的替罪羊孫玉璽受了處分不說,不久又被發配到戰火紛飛的阿富汗當大使。中共永遠是“偉光正”!

還有更可笑的。SARS(中共起名叫非典)肆虐時,雖然官方報導說呼吸傳染,但是確實有自家人沒傳染上的,這人住的大酒店裏沒見過面的100多人倒都得了SARS!中共後來造謠說法輪功學員感染上“非典”到全國走,想以此挑起害怕傳染的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因為太荒唐,所以很快無聲無息了。

真實情況是,真正修煉法輪功的學員沒有一個得SARS的,真正支持法輪功的民眾也沒有一個得SARS的。中共不敢報導的事實是,國內有很多迫害法輪功的警察得了非典,內部說這是機密,不許外泄。

紐約世貿中心被恐怖組織毀掉之後,共產黨就賊喊捉賊地說法輪功也是恐怖組織。江澤民來訪時,中共聲稱法輪功要對它採取什麼行動,搞得美國聯邦調查局緊張了幾天。後來美國從上到下都明白了真正的邪惡軸心是中共,對法輪功反而出奇的放心。後來發展到不但放心而且還大力支持。

這裏有一個最新的例子,法輪功學員起訴中共在美國對法輪功學員搞黑社會犯罪活動已經三年多,但中共五次拒受傳票,最近美國國務院出面幫助原告完成了“傳票送達程序”,這充份說明中共對法輪功的誣陷和造謠是徹底破產了!

迫害法輪功幾年了,現在世界上誰不知道法輪功信奉「真善忍」?誰不知道搞「假惡鬥」的中共邪黨的親兄弟好夥伴除了獨裁者就是恐怖政權!中共到現在還想給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造謠,實在是玩過了頭,暴露的只能是自己。

中共露出猙獰的嘴臉

在底下玩兒,中共還生怕別人不知道它壞、它殘忍,所以還要公開叫囂。朱成虎的講話和遲浩田的講話都表明:我是流氓,你們不許我耍流氓,我就和你們同歸於盡!中共這個動作表明它的生命已經到了最後的最後了。在倫敦搞爆炸的人肉炸彈不就是這樣做的嗎?

原來講退黨和九評,西方社會認為和他們沒有什麼直接的關係,現在中共核威脅「世界警察」美國,引起西方社會震動,很多政府要員發現退黨和九評與自己國家的命運息息相關。他們看到中共已經在為最後的崩潰做最後的準備。

這就是中共最近幹的幾件事情的連鎖反應。世界沒有被嚇住,很多國家和人民正在被驚醒!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