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客與的哥精彩對話(圖)
 
2005-7-23
 

快聲明


【人民報消息】在大陸一個城市,一位乘客在路邊招招手,很快一輛出租汽車就停在他身邊。乘客上了車,坐穩後,兩人聊了起來。

乘客:生意怎麼樣?還好吧?每月能掙多少錢?
司機:也就兩千多,客源不是很多,反正湊合夠吃飯。

乘客:唉,咱草民,就是玩命幹,也就掙點辛苦錢,發不了大財。不象那些貪官,好歹一劃拉就是多少億。
司機:就是,貪的全是共產黨的幹部。

乘客:這些貪官和江澤民比那還是小巫見大巫,江澤民和他兒子有幾十億在國外呢。但是它別出國,到加拿大、美國就得給抓起來。
司機:為什麼?
乘客:法輪功把它給告上各國的法庭了,告的是群體滅絕罪。

司機:國外也有這麼多法輪功啊?
乘客:這個功在國外很普及,從96年到現在,有好幾千萬人在煉,獲得60多個國家1600多項獎,都是官方頒發的。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有任何一則惡性報導與法輪功有關,相反,全世界都在譴責中國迫害法輪功。什麼自焚、殺人的宣傳全部集中在中國,而且都集中在99年到2002年之間,99年之前沒有。再說這個自焚,我一個朋友收到一張光盤,我看了,我真沒想到,這個自焚完全是共產黨編的一臺戲,為迫害法輪功的。你看焦點訪談這個鏡頭,人臉燒得沒模樣了可頭髮沒著,兩腿之間插的雪碧瓶子沒燒;那個小孩氣管切開了還能唱歌;這是我印象比較深的,象這樣的漏洞有十好幾個,都是經過國際組織鑒定的。要我看,中央電視臺有高人,製作焦點訪談時故意把這些漏洞留著讓國際組織鑒定。國際上左一個譴責右一個譴責,因為人權問題,中國在外交上很被動,為堵這些國家的嘴中國不得不花大量的錢,而國內老百姓下崗了就不管。

司機:哎,這共產黨要是老這麼搞可就真玄了。
乘客:你覺得它現在不真玄嗎?(司機笑)你是黨員嗎?
司機:不是,咱絕對不會入那玩藝。
乘客:那你入過團、戴過紅領巾吧?
司機:那個是,當初有幾個沒入團、沒戴過紅領巾的。
乘客:要是現在叫你入你入嗎?
司機:我肯定不入,有毛病的才現在入黨入團哪。

乘客:那你還不趕緊把你的團退了,聽說現在有地兒能退,海外有一個發行量很大的華語日報叫大紀元時報,登出一篇社論叫《九評共產黨》,說是對共產黨蓋棺論定的一本書,揭露了很多共產黨內幕,當然在咱們國家是禁書,但是中國很多高層都看過,看了之後,很多人都退黨了,現在退了有小三百萬了。今年一月份,那兒還發了一個聲明,大概意思是說共產黨的末日到了,神要清算共產黨,讓凡是入過它的相關組織的人,比如團、隊,趕快退出來,免得給它當陪葬。哎,你別笑,我可不是唯心的,我可是絕對唯物的,但是我相信神的存在,因為我認為神是物質存在,是客觀存在。所以這件事情可不能當兒戲,我一個黨員朋友就收到過這樣的傳真,他問我怎麼辦,我就勸他退了。我看你也趕緊退了吧。

司機:我早就退了,一過30我就不是團員了。
乘客:那不是按它的方式退的嗎?入是它說了算,退還是它說了算,你不還是沒脫離它嗎?你不還是承認它嗎?你不還是它的成員嗎。你當初究竟宣過誓,要為它奮斗終生的,你按它的方式退了能解除你的誓言嗎?你得自己聲明退出才行。

司機:那你呢?你入過什麼嗎?
乘客:我也入過團。所以我也得退。那個網站不好上,共產黨把它給封了。但我早晚會有辦法上去。趕我哪天我真上去退的時候,我就把你名字一塊寫上了啊?用化名、小名都行,但是必須本人同意。你就叫王松吧。咱草民百姓,咱也不想參與政治,咱也沒反對共產黨,但是哪天它真的完蛋了,咱也不想給它做陪葬。我聽說每天都有好幾萬人退,可你要自己找這個網站可就費勁了。而且我下車之後,你我各走各的,誰也不認識誰,你也不用擔心什麼。
司機:行,那你就幫我退了吧!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