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和平主席對退黨觀望者忠告
 
2005-6-3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鹿青霜郭若採訪報導) 退黨大潮再一次打破大家的預估,不是大致到六四時可能超過兩百萬,而在5月底就沖過200萬。中國和平主席唐柏橋是退黨首倡者之一,他認為退黨是對整個社會的一次洗心革面,一旦這個過程完成,未來的新社會一定穩定。他勸觀望者不要對中共心存幻想,被虛假繁榮迷惑。中共的中高層人物如願在歷史舞臺扮演角色,不能失去機會,被人民淘汰。退出中共組織的形式非常必要,大家風險很小的事,合起來就驚天動地。
  
  退黨是全社會的洗心革面 重歸無邪

  唐柏橋表示,今天我們的退黨運動有一個好處,它讓每一個人都有一個深思熟慮的過程,媒體的報導和各方面的努力在幫助人們,包括旁觀者,一步步認清共產黨,每一個人都在思考我們要怎麼生活?要到哪裏去?然後一個一個從共產黨組織中走出來。這實際上是對整個社會來了一次洗心革面,把我們以前被共產文化洗過的腦重洗一遍,讓我們的大腦保持一個乾淨無邪的狀態。一旦這個過程完成,未來在中國建立的新社會一定會十分穩定。在這一點上看,退黨運動是一個開創人類新紀元的過程。

  對中共心存幻想者鑒

  對還在觀望退黨的人士,唐柏橋說,“我有一個善意的忠告。歷史已經反覆給了我們教訓,對共產黨心存幻想,最後還會受到共產黨的傷害。很多曾經受共產黨迫害的人,平反後又為共產黨說話,過後又受到迫害,包括周揚、宋慶齡、趙紫陽先生,很多很多人,反反覆覆地受到共產黨的欺騙,最終後悔莫及。”

  唐柏橋以趙紫陽為例子,趙紫陽曾經反思當年他父親被迫害致死的時候,他不但沒辦法保護,甚至連一句同情話都沒有說。趙非常希望老百姓能夠明白他的心路歷程,不要走同樣的彎路。

  唐柏橋呼籲,海內外的朋友,尤其是曾經受過共產黨迫害,曾經自認為對共產黨認識比較徹底的人,千萬不要因為現在經濟發展了,共產黨發出善意的信息了,就以為共產黨改變了,可以重新與之合作了,這只是我們的一廂情願。

  唐柏橋指出,蘇共垮臺前,他們的所謂高幹,90%的都知道共產黨很快會跨掉,不知情的只是普通老百姓。中共也一樣,現在的高層比任何人更清楚共產黨未來的命運,很多問題已經無解了,除了卷款潛逃,把家人安排到海外之外,他們沒有任何其它的途逕自保。我們不要再被命運作弄,自取其辱。

  中共中高層不要聰明反被聰明誤

  對退黨運動抱觀望態度的人,尤其是中共中高層有一種看法,覺得現在社會看起來好像還沒到馬上要發生變化的時候,先看看,等到中共真要垮臺的前夕再出來,這些人說:“到時候我們發出的聲音比你們還大,我們還是政治舞臺的主角。” 唐柏橋回應道:“這些人應該以史為鑒,歷史不是這樣演的,在蘇聯、波蘭、捷克等國家,都是最早、最堅定地站在正義一邊,站在弱勢團體一邊長期抗爭的人,方能贏得老百姓的信賴,才會在未來的歷史舞臺扮演角色。因此,所有那些聰明、有能耐,有才幹的官員和學者應該盡早站出來,和我們一起完成歷史的使命,推動社會的進步。”

  愚蠢行為vs追悔莫及

  有人說現在國內共產黨的勢力還很大,海外很多學者、僑界,甚至美國或其它國家都在謀求和中國互動,你們不單毫不妥協,甚至漸行漸遠,是得不償失的愚蠢行為。唐柏橋堅決表態:對此我的回答很簡單,從89年到現在,我始終堅持一條:做正確的事情,然後才考慮後果。如果你先考慮後果,考慮個人利益得失,那麼你很可能去做一件錯的事情。所有有正義感,有良知,有使命感的中國人,一定會在歷史的某個階段作出唾棄暴政,支持民主運動的選擇,我對這一點是堅信不移的。

  唐柏橋分析,中共的強勢是一種表象,是海外擁共媒體編造出來的,千萬不要被它疑惑。在中共用盡一切國家資源,用盡一切手段,把僅僅只有幾百萬的海外華人群體收買籠絡到他們旗下的時候,反而大陸它可能就轉型成為開放自由的新的社會形態。當海外赤化的時候,大陸可能就是綠化的時候,到那時候,追求個人利益與中共合作的人就會追悔莫及。

  退黨形式重要 是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精髓

  唐柏橋認為聲明退出中共組織非常必要,形式本身就決定了內容。公開退黨只是個形式,但如同畢業典禮、婚禮一樣,我們做很多事情的時候都需要一個形式,這個形式本身就決定了內容。所謂非暴力不合作運動的經驗就在於此:大家都在做一件風險很小的事情,最後凝聚起來,就成為一件大事情。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