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已不是「六四」──中共整體崩潰或以意外形式出現
 
作者:李天笑
 
2005-6-3
 
【人民報消息】在16年前那場值得中國人驕傲的抗爭中,無論是知識分子、學生,還是市民,仍然是在幫共產黨洗心革面,推動共產黨自我改革。也就是說,中國人民在受了共產黨40年蹂躪後,仍然在給共產黨機會。16年後的今天,共產黨辜負了世界上最寬宏大量的中華民族的一再好意,執意要走上歷史的斷頭臺。那麼,共產黨不要機會,人民就請它讓路。

16年前,中國人民還打著五星紅旗,唱國際歌,到天安門客氣地請共產黨自己“擠掉膿包”。16年後,人民已經失去忠告的耐性了。今天,民間維權洶湧澎拜,緊急突發事件平均每天100多起,人民用中共當年的方式提請中共讓路。四川漢源十萬農民大暴動應兌了“天下未亂蜀先亂”的先兆。2005年,退伍軍人也加入了上訪的大軍。分析家們預測,“人民淘汰中共”的過程已經到來。

出乎意料的是,真正標誌中共被淘汰的臨界點,居然是中共的“自我了斷”,它己經在中共黨員的大規模退黨中悄然來臨。這股不動聲色的強勁的內部倒共力量,從大紀元編輯部2004年11月發表《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啟動,最初就像將蝴蝶翅膀幾下微微的擺動,已經聚成了200萬人的風暴,以加速度遞增和史無前例的龐大力量頻頻衝擊和摧毀中共這個貌似人類最強大的獨裁集團。中共從外部“斷臂斷腿”也無濟於事了。

當然,中共走下歷史舞臺的方式不會與東歐共產國家完全相同。共產主義只在人類留下短暫的汙跡。蘇聯自上而下的變革、波蘭自下而上的工人運動、羅馬尼亞那樣一場出人意料的集會,可能哪一種都不是中共崩潰的形式。也許未來人類的歷史教科書會提到大規模退黨這種獨特的崩潰形式。它以內部的覺醒從根本上挑戰共產黨統治的合法性,解體銷熔共產黨於無形。王丹有一個大膽的假設,幾百萬人都走上天安門,中共立時就垮。其實,當退黨人數到了一個臨界點時,中共整體的崩潰可能以出乎意料的形式出現。

共產黨是明白今天與“六四”的根本區別的。它甚至能感受到這種被拋棄、臨近死亡的時刻到來的痛苦和恐懼。它的高層已經在卷款潛逃,把家人安排到海外。

只不過中共在它感嘆途窮末路、四面楚歌時,它仍自戀它自己蠱惑出來的假象,但能打出的牌又實在太有限。除了要學習北朝鮮強化鎮壓外,就是封鎖消息,抹去“六四”,強化“中國人對共產黨的幻想”(曹長青)。打開中共控制的“歷史上的今天”網站,查詢“6月4日”,從列出的1922年到1998年14個事件中居然不見“天安門事件”的一絲蹤影。

以後,這個“歷史上的今天”網站會由人民改寫。“六四”和“中共解體”會成為非常容易查詢的事件。儘管如此,那時與“中共”有關的事件已不是值得人們研究的話題了。人類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2005年6月4日(北京時間)

(原題目:今天與“六四”的根本區別)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