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高度關注陳用林事件 (圖)
 
2005-6-23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曾妮編譯報導)昨日,陳用林曝出澳外交部與中共密切合作內幕的當晚,前美國國防部高級官員發表言論,稱美國高度關注澳洲對陳用林事件的處置,也高度關注澳洲與中國關係的發展方向。

對澳洲還未給予陳用林庇護感到驚訝

  到去年年底仍是美國國防部中國事務部高級主任的蔔大年(Dan Blumenthal)在接受ABC電視臺晚間節目採訪時說,他對於澳洲還未給予陳用林庇護而感到驚訝。他說,“澳洲有義務保護人權和人個自由。在這方面美國與澳大利亞都一樣。所以我(對於澳洲還未給予陳用林庇護而)感到驚訝。不過對於中國正向澳洲政府施加極大的壓力這一點,我不覺得吃驚。”

美國高度關注陳用林案

  蔔大年說,他相信華盛頓正密切關注陳用林的投誠及澳洲政府對此事件的處置。在過去的兩年中,澳洲外交部長唐納數次就太平洋共同防衛組織(ANZUS)和臺灣防衛發表言論。從那以後,美國一直密切關注澳洲與中國的關係。

  對於陳用林事件,美國一方面可能很同情澳大利亞這個緊密盟友的處境,另一方面,美國從過去與中國打交道的經驗中,已經學會了如何在保持貿易關係的同時,不失去自己的原則。

美國會如何對待一個陳用林級別的投誠者?

  蔔大年說,他認為首先國會會盡力讓他獲得庇護,其次人權部門和情報部門也會對象陳用林這樣的人非常感興趣。所以美國很可能會給予他庇護。美國已經具備了處理與中國打交道時的複雜情況的能力,而這對澳洲顯然還是新問題。

討好中國,走得太遠

  同時接受採訪的澳洲國立大學戰略與國防研究中心休懷特(HUGH WHITE)教授說,他相信澳洲政府處置陳用林事件的態度會讓美國認為,澳洲過分想討好中國了。

  休懷特說,過去兩年,特別是近幾個月澳洲政府處理與中國之間的關係的方式引起了美國的極大關注。唐納關於一旦中美之間因臺灣而開戰後澳洲將採取的立場的言論,以及霍華德在將澳洲描繪成一個調合美國和中國之間紛爭的“誠實的掮客”時的某些用語,都不是美國從一個緊密盟友那裏所期待的。我相信美國對於澳洲正朝哪個方向走而很感興趣。美國一定在問:為了保持與中國之間的貿易關係,澳洲是否在討好中國方面走得太遠了。我相信澳洲政府對陳用林事件的處理會被看作是這樣。

如果澳洲真決定將陳用林送回中國會怎樣?

  休懷特和蔔大年都同意,如果澳洲真的決定將陳用林送回中國,這將被視作中國將貿易和經濟手段當作對類似澳大利亞這樣的國家的杠桿,也會被視作澳大利亞向中國的政治壓力屈服。

美國會試圖就陳用林事件影響澳大利亞嗎?

  當主持人瓊斯(TONY JONES)問,美國會不會在背後就如何處理陳用林事件向澳大利亞提出建議時,蔔大年說,他不清楚美澳之間有否就這件事進行討論。但是,無論如何,澳大利亞在遷就中國方面走得太遠了。在美國,我們已經學會了在與中國保持經濟關係(它需要這個)的同時,在國家安全和人權方面保有自己的堅定立場。

澳洲會變成另一個對美國說“不”的法國嗎?

  蔔大年說,澳美之間的關係非常穩固,他不認為澳洲會變成另一個法國。

  但是,人們必須看到,中國確實不僅僅用經濟和貿易手段發展經濟,也同時在試圖達到破壞美國地區聯盟的戰略目標。這是一個長期戰略目標。

  蔔大年還說,他對於中國大使館正將戰略目標集中在澳洲和(美國)其它的緊密盟友之上,並致力於在澳美之間製造分裂一點也不感到吃驚。

中共企圖被揭露,澳洲會尷尬嗎?

  對這個問題,休懷特說,他不能確定陳用林的指稱有多準確,但我們確實看到了中國一直以來都在試圖將自己的影響最大化,而將美國的影響最小化,在這個地區的其它國家和澳大利亞都是這樣。而澳洲一直在試圖減小這種競爭。

  霍華德不久前曾說,他不認為兩個國家之間有不可避免的競爭。但陳先生今日的敘述無疑證實了這樣一種說法:中國將與美國之間的競爭當作首要的戰略目標,正準備,或者說決心,用經濟和貿易手手段來強化自己的戰略目標。

  與此同時,中國(當局)政府自已都對霍華德去年八月訪華時,以及今年三月唐納先生發表的言論感到有點吃驚:霍華德和唐納都表現出在臺灣事務上,要加大與美國之間的距離。我認為中國已經得到了比他們的期望值更多的東西。

美國對唐納的言論感到憤怒嗎?

  蔔大年說,是的,不僅是國防部,整個美國政府都對此感到不安。我記得(美國)國務院公開表達了這點,霍華德總理(當時)沒有收回唐納的話,只做了解釋。

  蔔大年說,他同意休懷特的觀點,唐納走得太遠了。從我們的經驗看,如果你想在某件事情上討好中國,他們就會得寸進尺。比如2003年12月美國總統公開指責臺灣總統陳水扁以後,中國就一步一步想向美國和臺灣施加更多的壓力。最終我們抵制了。所以我覺得這對我們是個教訓,澳洲也應該吸取。

人權問題呢?

  主持人瓊斯問:人權問題呢?在奧運會越來越近之時,中國急於把這些事情壓制下去。但最近我們談到許多對於異議人士的鎮壓,甚至於在澳大利亞,法輪功成員都受到嚴重的騷擾和歧視,而在中國,他們被放到勞教所。

  蔔大年說,這是美國人,包括政府、國會和大多數公眾都很關注的問題。我想陳用林事件揭示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當然,不管他說的有多少是正確的,但我們的確知道美國境內的中國間諜是很活躍的。我們也的確知道中國對全世界包括美國範圍內的異議人士、法輪功和其他反對其政權的人很關注。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勢力?”

  採訪的最後,蔔大年說,陳用林事件讓人們看到北京政權仍然是個什麼樣的政權。“我們在與一個正在崛起的勢力打交道,但我們今日必須牢記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勢力。我們及我們的盟友們怎樣應對中國的崛起是非常重要的。”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