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高度关注陈用林事件 (图)
 
2005-6-23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曾妮编译报导)昨日,陈用林曝出澳外交部与中共密切合作内幕的当晚,前美国国防部高级官员发表言论,称美国高度关注澳洲对陈用林事件的处置,也高度关注澳洲与中国关系的发展方向。

对澳洲还未给予陈用林庇护感到惊讶

  到去年年底仍是美国国防部中国事务部高级主任的卜大年(Dan Blumenthal)在接受ABC电视台晚间节目采访时说,他对于澳洲还未给予陈用林庇护而感到惊讶。他说,“澳洲有义务保护人权和人个自由。在这方面美国与澳大利亚都一样。所以我(对于澳洲还未给予陈用林庇护而)感到惊讶。不过对于中国正向澳洲政府施加极大的压力这一点,我不觉得吃惊。”

美国高度关注陈用林案

  卜大年说,他相信华盛顿正密切关注陈用林的投诚及澳洲政府对此事件的处置。在过去的两年中,澳洲外交部长唐纳数次就太平洋共同防卫组织(ANZUS)和台湾防卫发表言论。从那以后,美国一直密切关注澳洲与中国的关系。

  对于陈用林事件,美国一方面可能很同情澳大利亚这个紧密盟友的处境,另一方面,美国从过去与中国打交道的经验中,已经学会了如何在保持贸易关系的同时,不失去自己的原则。

美国会如何对待一个陈用林级别的投诚者?

  卜大年说,他认为首先国会会尽力让他获得庇护,其次人权部门和情报部门也会对像陈用林这样的人非常感兴趣。所以美国很可能会给予他庇护。美国已经具备了处理与中国打交道时的复杂情况的能力,而这对澳洲显然还是新问题。

讨好中国,走得太远

  同时接受采访的澳洲国立大学战略与国防研究中心休怀特(HUGH WHITE)教授说,他相信澳洲政府处置陈用林事件的态度会让美国认为,澳洲过分想讨好中国了。

  休怀特说,过去两年,特别是近几个月澳洲政府处理与中国之间的关系的方式引起了美国的极大关注。唐纳关于一旦中美之间因台湾而开战后澳洲将采取的立场的言论,以及霍华德在将澳洲描绘成一个调合美国和中国之间纷争的“诚实的掮客”时的某些用语,都不是美国从一个紧密盟友那里所期待的。我相信美国对于澳洲正朝哪个方向走而很感兴趣。美国一定在问:为了保持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关系,澳洲是否在讨好中国方面走得太远了。我相信澳洲政府对陈用林事件的处理会被看作是这样。

如果澳洲真决定将陈用林送回中国会怎样?

  休怀特和卜大年都同意,如果澳洲真的决定将陈用林送回中国,这将被视作中国将贸易和经济手段当作对类似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的杠杆,也会被视作澳大利亚向中国的政治压力屈服。

美国会试图就陈用林事件影响澳大利亚吗?

  当主持人琼斯(TONY JONES)问,美国会不会在背后就如何处理陈用林事件向澳大利亚提出建议时,卜大年说,他不清楚美澳之间有否就这件事进行讨论。但是,无论如何,澳大利亚在迁就中国方面走得太远了。在美国,我们已经学会了在与中国保持经济关系(它需要这个)的同时,在国家安全和人权方面保有自己的坚定立场。

澳洲会变成另一个对美国说“不”的法国吗?

  卜大年说,澳美之间的关系非常稳固,他不认为澳洲会变成另一个法国。

  但是,人们必须看到,中国确实不仅仅用经济和贸易手段发展经济,也同时在试图达到破坏美国地区联盟的战略目标。这是一个长期战略目标。

  卜大年还说,他对于中国大使馆正将战略目标集中在澳洲和(美国)其它的紧密盟友之上,并致力于在澳美之间制造分裂一点也不感到吃惊。

中共企图被揭露,澳洲会尴尬吗?

  对这个问题,休怀特说,他不能确定陈用林的指称有多准确,但我们确实看到了中国一直以来都在试图将自己的影响最大化,而将美国的影响最小化,在这个地区的其它国家和澳大利亚都是这样。而澳洲一直在试图减小这种竞争。

  霍华德不久前曾说,他不认为两个国家之间有不可避免的竞争。但陈先生今日的叙述无疑证实了这样一种说法:中国将与美国之间的竞争当作首要的战略目标,正准备,或者说决心,用经济和贸易手手段来强化自己的战略目标。

  与此同时,中国(当局)政府自已都对霍华德去年八月访华时,以及今年三月唐纳先生发表的言论感到有点吃惊:霍华德和唐纳都表现出在台湾事务上,要加大与美国之间的距离。我认为中国已经得到了比他们的期望值更多的东西。

美国对唐纳的言论感到愤怒吗?

  卜大年说,是的,不仅是国防部,整个美国政府都对此感到不安。我记得(美国)国务院公开表达了这点,霍华德总理(当时)没有收回唐纳的话,只做了解释。

  卜大年说,他同意休怀特的观点,唐纳走得太远了。从我们的经验看,如果你想在某件事情上讨好中国,他们就会得寸进尺。比如2003年12月美国总统公开指责台湾总统陈水扁以后,中国就一步一步想向美国和台湾施加更多的压力。最终我们抵制了。所以我觉得这对我们是个教训,澳洲也应该吸取。

人权问题呢?

  主持人琼斯问:人权问题呢?在奥运会越来越近之时,中国急于把这些事情压制下去。但最近我们谈到许多对于异议人士的镇压,甚至于在澳大利亚,法轮功成员都受到严重的骚扰和歧视,而在中国,他们被放到劳教所。

  卜大年说,这是美国人,包括政府、国会和大多数公众都很关注的问题。我想陈用林事件揭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当然,不管他说的有多少是正确的,但我们的确知道美国境内的中国间谍是很活跃的。我们也的确知道中国对全世界包括美国范围内的异议人士、法轮功和其他反对其政权的人很关注。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势力?”

  采访的最后,卜大年说,陈用林事件让人们看到北京政权仍然是个什么样的政权。“我们在与一个正在崛起的势力打交道,但我们今日必须牢记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势力。我们及我们的盟友们怎样应对中国的崛起是非常重要的。”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