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綿恒透露:老爹這句話比“三個代表”可實惠(多圖)
 
鄂新
 
2005-6-17
 

行,一個英文單詞就能打廣告!

【人民報消息】江綿恒在美國留學時,曾對同學說起江澤民的家訓,其中一條就是「悶聲大發財」。

江澤民拼了老命把空洞無物的“三個代表”塞進憲法和黨章,卻把實惠的“悶聲大發財”作為家訓留給了兒子!

江綿恒就是按照老爹這句話去做,不顯山不露水的成了「中國第一貪」。而那些偷盜了國庫、傻乎乎公開張揚的,很快就有了麻煩。別看江澤民那麼喜歡作秀,當政時平均一個月出鏡55次,但掠奪民脂民膏絕對是悶聲悶氣,低聲低調。江澤民在加勒比海地區銀行裏一次就存入二十多億美元,誰知道?還不是被人家外國金融調查機構捅出來的!

「悶聲大發財」在中國最火的時候是2000年10月底,著火的地點是中南海。

2000年10月27日,屆時的國家主席江澤民向香港傳媒大發雷霆,不滿香港有些報章把他讓董建華當特首說成“欽點”。江澤民憤怒的從座位上站起來,來回走了三次,狠狠訓斥赴京採訪的香港傳媒記者達四分鐘之久,記者欲插口提問也被江澤民提高聲調地壓下去。他更警告傳媒不要將他“支持”董建華連任演繹為「欽定」,否則他會很angry (很憤怒),傳媒要負上責任。

江澤民確實是世界歷史上非常滑稽的一個醜角,他又不是在外國出生的,英文又不怎麼精通,當上海市長時陪同外國人參觀竟能弱智到把“談戀愛”說成“做愛”。這種英文水平卻偏偏在對中國人說話時,中間要不三不四的蹦出幾個英文單詞來。

「我身經百戰!」

在這次江澤民接見董建華時,初期氣氛良好,兩人更握手笑讓記者拍照,記者問江關於董建華連任好不好時,他還是輕輕鬆松的邊喝茶邊以廣東話回答:「好呀!」又表示支持董連任。不過,他沒有回應有關中央是否過早表態惹來「欽點」的批評。

當記者再就欽點的問題作追問時,江澤民在座位上已顯得不高興,他說:「按基本法、選舉法去辦。」記者欲再提問,但問題還未說完,江已搶先說:「你要問我,我說無可奉告,你又不高興,怎辦?」此時,記者未及追問,江澤民已經霍的站起來,步向記者群,搶先以高八度的語調、兇相畢露地說:「我說不等於我是欽點他,你問我支不支持他,我便說支持,我是明確告訴你!」

江澤民意猶未盡地繼續說:「我感覺你們新聞界非常熟悉西方的一套,你們too young(太年輕),明白這意思吧!我是身經百戰,見得多啊。」然後,他提高聲調地指責香港傳媒水平不如西方傳媒,他說「西方哪一國我未去過?你們要知道華萊士(美國哥倫比亞新聞節目主播)比你們不知高到哪去!我跟他談笑風生。」其實江被華萊士罵為鴨子。

江澤民要求媒體應該提高知識水平,他還以半調子廣東話問:「你識得唔識得?」他嘆了一口氣後,又再以高八度的聲調說:「你們有一個好處,全世界跑到什麼地方,都比西方記者跑得快,但問來問去的問題 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太簡單、有時是無知)。」他又以廣東話問「懂了沒有?」

記者未及回應,他又續說:「我很抱歉,我今天是作為一個長者,不是新聞工作者,但我見得太多,有必要告訴你們一遍人生的經驗。」

正當他轉身擬返回座位時,有無所畏懼的香港記者還想再提問,江澤民又立即轉過身來,走到記者群前,緊握拳頭激動地說:「每次碰到你們,我總想起一句話“悶聲大發財”,有時候不說話比較好。但看見你們這樣熱情,一句話也不說不好,在宣傳上,將來若你們的報導有偏差,你們要負責任,我沒有說“欽定”,沒有任何這個意思。」他又提高聲調說:「但你問,你一定要問我對董先生支不支持?他現在是香港的特首,我們怎不支持特首?」語畢他又轉身欲返回座位。

「把我批判,I am angry」

不過,剛有記者還想提問,江澤民又轉過頭來、扯高嗓門阻止記者說話,大聲說:「你們想嚴格根據香港法制,對不對?但我們的決定權也是很重要的,香港是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央人民政府的。」他更警告香港記者「你們不要起哄,說什麼大新聞,明天寫成“欽定”了,就把我批判一番,I am angry(我感到憤怒),這樣不成。今天算得罪你們一下。」前後歷時四分鐘的國家主席訓香港傳媒才告一段落。香港記者從那天已經明白「一國兩制」的意義重在「一國」沒有「兩制」。

新華社及中央電視臺當日均有報導江澤民接見董建華,但沒有報導江怒斥香港傳媒。但香港記者把江澤民的現場錄像,圖文並茂的刊登出來,成為轟動一時的特大新聞。

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太簡單、有時是無知)很快成為當時最著名的“廣告詞”,而“悶聲大發財”的秘訣在保先品中迅速流傳,是“三個代表”望塵莫及的。













給大家一個想像的空間吧, 旁白似乎是多餘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