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绵恒透露:老爹这句话比“三个代表”可实惠(多图)
 
鄂新
 
2005-6-17
 

行,一个英文单词就能打广告!

【人民报消息】江绵恒在美国留学时,曾对同学说起江泽民的家训,其中一条就是「闷声大发财」。

江泽民拼了老命把空洞无物的“三个代表”塞进宪法和党章,却把实惠的“闷声大发财”作为家训留给了儿子!

江绵恒就是按照老爹这句话去做,不显山不露水的成了「中国第一贪」。而那些偷盗了国库、傻乎乎公开张扬的,很快就有了麻烦。别看江泽民那么喜欢作秀,当政时平均一个月出镜55次,但掠夺民脂民膏绝对是闷声闷气,低声低调。江泽民在加勒比海地区银行里一次就存入二十多亿美元,谁知道?还不是被人家外国金融调查机构捅出来的!

「闷声大发财」在中国最火的时候是2000年10月底,着火的地点是中南海。

2000年10月27日,届时的国家主席江泽民向香港传媒大发雷霆,不满香港有些报章把他让董建华当特首说成“钦点”。江泽民愤怒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来回走了三次,狠狠训斥赴京采访的香港传媒记者达四分钟之久,记者欲插口提问也被江泽民提高声调地压下去。他更警告传媒不要将他“支持”董建华连任演绎为「钦定」,否则他会很angry (很愤怒),传媒要负上责任。

江泽民确实是世界历史上非常滑稽的一个丑角,他又不是在外国出生的,英文又不怎么精通,当上海市长时陪同外国人参观竟能弱智到把“谈恋爱”说成“做爱”。这种英文水平却偏偏在对中国人说话时,中间要不三不四的蹦出几个英文单词来。

「我身经百战!」

在这次江泽民接见董建华时,初期气氛良好,两人更握手笑让记者拍照,记者问江关于董建华连任好不好时,他还是轻轻松松的边喝茶边以广东话回答:「好呀!」又表示支持董连任。不过,他没有回应有关中央是否过早表态惹来「钦点」的批评。

当记者再就钦点的问题作追问时,江泽民在座位上已显得不高兴,他说:「按基本法、选举法去办。」记者欲再提问,但问题还未说完,江已抢先说:「你要问我,我说无可奉告,你又不高兴,怎办?」此时,记者未及追问,江泽民已经霍的站起来,步向记者群,抢先以高八度的语调、凶相毕露地说:「我说不等于我是钦点他,你问我支不支持他,我便说支持,我是明确告诉你!」

江泽民意犹未尽地继续说:「我感觉你们新闻界非常熟悉西方的一套,你们too young(太年轻),明白这意思吧!我是身经百战,见得多啊。」然后,他提高声调地指责香港传媒水平不如西方传媒,他说「西方哪一国我未去过?你们要知道华莱士(美国哥伦比亚新闻节目主播)比你们不知高到哪去!我跟他谈笑风生。」其实江被华莱士骂为鸭子。

江泽民要求媒体应该提高知识水平,他还以半调子广东话问:「你识得唔识得?」他叹了一口气后,又再以高八度的声调说:「你们有一个好处,全世界跑到甚么地方,都比西方记者跑得快,但问来问去的问题 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太简单、有时是无知)。」他又以广东话问「懂了没有?」

记者未及回应,他又续说:「我很抱歉,我今天是作为一个长者,不是新闻工作者,但我见得太多,有必要告诉你们一遍人生的经验。」

正当他转身拟返回座位时,有无所畏惧的香港记者还想再提问,江泽民又立即转过身来,走到记者群前,紧握拳头激动地说:「每次碰到你们,我总想起一句话“闷声大发财”,有时候不说话比较好。但看见你们这样热情,一句话也不说不好,在宣传上,将来若你们的报道有偏差,你们要负责任,我没有说“钦定”,没有任何这个意思。」他又提高声调说:「但你问,你一定要问我对董先生支不支持?他现在是香港的特首,我们怎不支持特首?」语毕他又转身欲返回座位。

「把我批判,I am angry」

不过,刚有记者还想提问,江泽民又转过头来、扯高嗓门阻止记者说话,大声说:「你们想严格根据香港法制,对不对?但我们的决定权也是很重要的,香港是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央人民政府的。」他更警告香港记者「你们不要起哄,说甚么大新闻,明天写成“钦定”了,就把我批判一番,I am angry(我感到愤怒),这样不成。今天算得罪你们一下。」前后历时四分钟的国家主席训香港传媒才告一段落。香港记者从那天已经明白「一国两制」的意义重在「一国」没有「两制」。

新华社及中央电视台当日均有报道江泽民接见董建华,但没有报道江怒斥香港传媒。但香港记者把江泽民的现场录像,图文并茂的刊登出来,成为轰动一时的特大新闻。

too simple,sometimes naive(太简单、有时是无知)很快成为当时最著名的“广告词”,而“闷声大发财”的秘诀在保先品中迅速流传,是“三个代表”望尘莫及的。













给大家一个想像的空间吧, 旁白似乎是多余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