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其人》十五:假反腐收拾異己
 
2005-6-13
 
【人民報消息】



第十五章:假反腐收拾異己 放狠話阿扁上臺(2000上半年)

江澤民的最大“貢獻”是在共產黨統治中第一次實現了“貪官治國”。

對於江澤民來說,“貪官治國”並不是壞事。一個人要讓別人對他效忠總要有些理由,有的人是靠他的智慧和威望,有的人是靠國民公認的選舉,而江澤民既無智慧,也未經選舉,如果全部都任用清官,則會凸現他的無能和貪腐,朱镕基的“清官形象”和“功高震主”已經證明清官路線在江澤民這裏是行不通的。而貪官最大的好處是民憤很大,從聲望上來說,不可能對江澤民帶來威脅。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貪官治國”下的貪官們高舉的“反貪”大旗比誰都高。在政治鬥爭中因腐敗落馬的高官們,個個都是在大大小小的會議上高唱“反腐倡廉”。 “中國第一貪”家族的江澤民,“反腐”的口號更是成了他欺騙民心、打擊政敵的工具。通觀庫恩給江澤民寫的傳記,裏面充斥著江澤民在各個場合大喊“反腐”的講話。所以,看一個人的好壞,不要看他說了什麼,而是要看他做了什麼。在江的治下,效忠他的“貪官”平步青雲,而二心異己分子則在反腐敗名義下被狠手整治,還有一些對江無用的小卒更成為殺雞儆猴的倒霉鬼。

2000年,江在全國人民的面前,借遠華案大耍兩面手法,赤裸裸地上演一場收拾異己、死保心腹的經典鬧劇。

1.“驚天”遠華走私大案

“遠華案”由來已久。案件的主角是廈門遠華集團董事長賴昌星。賴於1994年成立遠華集團,後來從事走私活動。據官方消息透露,從96年到案發,遠華集團從事走私犯罪活動達五年之久,走私貨物總值人民幣530億元,偷逃稅額人民幣300億元,合計造成國家損失830億元。當時被稱為中共自1949年建國以來的 “第一大走私案”。

儘管廈門遠華公司走私案在港澳炒翻了天,中國媒體僅僅在1999年11月《北京晚報》的一個角落首次披露,然後媒體一片沉默。2000年海外媒體如《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等開始大篇幅報導,使遠華案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

據媒體報導,“遠華案”案發的起因,是1999年3月,當時的中國總理朱镕基接到一封匿名信,揭發廈門市的遠華集團公司大規模走私詳情,其中含有相當詳細的人證物證,因此而扯出這起金額達天文數字的走私大案。

對這起案件,朱镕基表示:“不管清查到誰,都要一查到底,絕對不講情面”。江澤民也假惺惺地表示:不論是誰,都決不手軟。但不久,專案組就發現案件跟江澤民身邊的人如賈廷安、賈慶林有密切關聯,江澤民的立場立即發生改變。

2000 年初,香港《經濟日報》引述北京消息人士說,中共中央派出的“四二○專案調查組”,必須在3月初兩會召開之前全部結案,以使當局能在兩會期間,將這一案件作為“跨世紀反腐敗大案”的反貪污“重大成果”,公諸於眾。這顯示江澤民最真實的算計,不過是希望能夠利用這個案件來為自己貼金,同時希望盡早結束調查,免得查到自己的家門口上來。

未結案先滅口

到了2000年,紀檢、監察、海關、公安、檢察、法院、金融、稅務等部門協同辦案,廈門特大走私案及相關的職務犯罪的案情被基本查清。在這期間,共有600多名涉案人員被審查,其中有近300人被追究了刑事責任。

2001 年,各級人民法院已對廈門特大走私案涉及的167起案件做出判決,涉及被告人269人。但在2001年7月還沒有結案時,就已有幾人被判處死刑,並已執行,其中包括中國工商銀行廈門市分行原行長葉季諶、廈門海關東渡辦事處船管科原科長吳宇波,還有王金挺、接培功、黃山鷹、莊銘田、李寶民和李士專等人。

這麼一個世紀大案,在沒有完全查明的情況下就槍斃十幾個從犯,事實上等於把證據消滅了,讓“遠華案”成為結不了的懸案。這其中的原因,就是因為案件牽扯到了江澤民自己身邊的人,所以江澤民迫不及待地要殺人滅口。而這種陰險的殺人滅口,卻被江澤民拿來當作自己的決心和成績在媒體上大吹特吹。

江澤民說謝謝賴昌星
  
在遠華案中,江澤民的心腹、江辦主任賈廷安就曾向賴通風報信。賴昌星透露,他和江澤民五個秘書中的三個都很熟,包括大秘書賈廷安。

很多人對於賈廷安這個名字很陌生。賈廷安是江澤民當總書記時的辦公廳主任。從江澤民在電子工業部時,他就擔任江的秘書。1985年1月,賈廷安跟隨江澤民從北京回到上海。1989年6月,又隨江澤民回到北京。賈是江澤民最重要的秘書、幕僚,內部稱其為“大秘書。”
  
2004 年,江澤民把江辦主任賈廷安調升軍委辦主任,還硬以“特殊情況”和“有利於工作”為由,提出將賈廷安從上校直接擢升為中將。軍委委員們說賈的行政級別也就是司局級、軍銜是上校,這樣做底下會造反。江澤民不死心,再次提出,在中央軍委討論時,二度被擱置,可見賈廷安是江的心腹。
  
賴昌星介紹,“他(江澤民)的家在中南海裏,是一個大房子,很大。他住一邊,警衛和秘書什麼的住另一邊。一般他都在中南海住。有一段時間,他家裏在裝修,就在釣魚臺住了一段時間。好像九七、九八都在釣魚臺住。”

賴昌星對《遠華案黑幕》的作者盛雪說,雖然他和江澤民本人沒有直接接觸,但他曾有意給中央軍委捐款。江的秘書便報告給了江澤民。賴昌星披露,“江澤民說:不用了。他(江澤民)叫我留著錢好好做生意,還說謝謝我。他本來也知道我是他秘書的好朋友。”

有一次江澤民出國訪問回來,賈廷安去接機。賈廷安向江澤民匯報說,接到一份報告,說是廣東一宗汽車走私案跟李紀周有關(公安部原副部長)。然後,賈廷安就叫江澤民的另外一個秘書先問問賴昌星,問這個事和賴昌星有沒有關係。

賴昌星還提到,這個秘書是江澤民家裡的管家,家裏上上下下都交給他。這個秘書來問賴昌星,賴昌星回答:“那個事情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完全沒有。”這個秘書說:“知道和你沒有關係,他們就好辦”。

賴昌星隨即在珠海通知了李紀周(當時李紀周隨朱镕基到廣東反走私),並安排了李紀周的女友、原公安部交通局官員李莎娜躲藏(後已被捕)。

賴昌星和賈廷安關係密切到這種程度,江澤民又還能整誰?不管江喊得怎麼高調,其實都只是他拿來整治自己政敵的幌子。

整治姬鵬飛和劉華清

在這個轟動一時的遠華大案中,江澤民真正要整治的人實際上是中共資深外交官姬鵬飛的兒子姬勝德和軍委副主席劉華清的女兒、兒媳婦。

江澤民鼠肚雞腸,誰要說一句看不起他的話,他是非要報復的。有兩個人一直被江澤民惦記著,一個是姬鵬飛,另一個是劉華清。這兩個人在各自的領域裏人脈都非常深,也都沒拿江澤民當回事。說起來不能怪這兩位老人不尊重欽定的“核心”,是因為江確實平庸無能,樣樣不通。

姬鵬飛曾是中共外事系統實權派,也曾是接管香港的首腦人物。歷任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港澳辦主任、人大副委員長、中顧委常委,權高位重。改革開放前,他的孫子穿戴著從外國帶回來的時髦衣服,走到哪裏都是風頭十足。江澤民是什麼東西?根本沒有放在眼裏。姬勝德提起江澤民來也出口不遜,這都讓江澤民臉色鐵青。姬勝德是中共元老姬鵬飛的獨子,是總參情報部常務副部長,和賴昌星私交非常好。而劉華清的女兒是姬勝德的下級,所以江澤民把他們串起來打。

1999 年3月中旬,姬勝德在珠海接獲通知,讓他趕回北京玉泉山參加軍委擴大會議。姬勝德趕到會場一看,發現氣氛不對勁,無人跟他打招呼。接著就被抓起來了,當時大有判死刑之勢。姬勝德出事後,正在北京香山養老的姬鵬飛曾先後四次寫信給江澤民等請求寬恕獨子姬勝德,免其一死,但遭到拒絕。姬鵬飛絕望之下於2000 年2月10日13時52分服安眠藥自殺身亡。

關於姬鵬飛的死訊,中共官方喉舌新華社只發了一則簡短的消息。江澤民沒有出席他的追悼會,中央軍委、軍方的四總部、國防部也沒有送花圈。但姬勝德母親許寒冰終於通過元老與遺孀路線為兒子爭得死緩。

被關在總參監護所的姬勝德參加完父親葬禮後,感覺前途更加無望,於8月13日用牙刷柄割脈,並吞服70多片利眠寧(安眠藥),但自殺未遂。姬鵬飛的妻子許寒冰要求江澤民準予其子姬勝德以高血壓症為由保外就醫被拒,又提出每週探望三次、送食品不受限制的要求。又遭拒之後,許悲憤難抑,於2001年9月14日晚吞服安眠藥自殺,在三O一醫院被搶救了過來。對這個為共產黨賣命一生的家庭,江澤民真有點斬盡殺絕的意思。

對於前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江澤民是早就想動手了,只是一直找不到好機會。劉華清是“六四”之後鄧小平給沒摸過槍的江澤民安排的軍事“保姆”,亂提拔將軍的江澤民當然不肯要人整天給他做什麼指導。

鄧小平在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後,安排江澤民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軍委主席時,擔心江澤民與軍隊毫無淵源,因而特地安排劉華清、張震兩員老將出任軍委副主席,為江澤民保駕,以穩定軍心。

江澤民在翅膀逐漸變硬了之後,開始在軍中培植自己的勢力,破格提拔了一批中青年將領。不久,江澤民改變了以往不問軍事的習慣,更多的直接插手軍中的事務。劉華清、張震曾經多次聲稱,要由懂軍事的人領導軍隊,以此來表達對江澤民插手軍隊的不滿。甚至有人說,劉華清在政治局會議上經常指著江澤民的鼻子教訓他,因為他覺得他是鄧小平安排下來的,在沒打過一天仗的江澤民面前擺擺老資格是理所當然的。他哪裏知道江澤民是小人,得罪不起。

1999年,五十年大慶,江澤民傳令不許軍隊退休老軍頭穿軍裝,其實就是為了突出自己。閱兵前,江澤民到天安門城樓上會見黨政軍要員,但見劉華清上將軍裝帽徽威風凜凜,江覺得他簡直是跟自己叫陣,憋著火問道:“不是說不准穿軍裝嗎,你怎麼搞的?”劉華清沒有買帳,沖口而出:“你一天仗沒打過都可以穿軍裝,我怎麼就不能穿!”

江一時被噎得說不出話,氣得臉色煞白,渾身哆嗦,直到閱兵式要開始被請下城樓坐上閱兵車時才緩過勁兒來。閱兵回去以後,江便對由喜貴說,要狠狠整整劉華清。

中共十五大以後,張震宣布退休,鄧小平也已經去世。同時,經過一段時間的精心布置,江澤民在軍中的勢力也已經日益強大。這時候,江澤民意識到整劉華清的時機成熟了。劉華清本身沒什麼把柄,但那時劉的女兒劉超英(總參情報部五局上校副局長)捲入了美國的政治獻金醜聞。劉超英的上司正好是姬勝德,而姬勝德的朋友是賴昌星。這終於給了江一個機會。

賴昌星向《遠華案黑幕》作者盛雪談到姬勝德時,他說:“不管我在北京、深圳、廈門,還是在香港,只要他到那裏,知道我在,就一定會和我見面嘍。我們見過的面是數不清了。”打擊賴昌星並不是江澤民的真正目的,他要打的是姬勝德和劉華清的女兒。
  
小女兒劉超英和二兒媳鄭莉是劉華清最疼的兩個人。因為她們被捕的事,劉華清寢食難安,斟酌再三,別無他路,只有老著臉皮親自打電話給江澤民講情,但江澤民接電話後沒有說一個字,聽完之後就放下了電話,嘴角浮起一絲得意與輕蔑。曾慶紅曾經對劉華清說:你反對江主席,咱們奈何不了你,但是把你兒媳、老婆、子女抓起來是綽綽有餘。

劉華清兒媳婦鄭莉(總政治部軍官)被捕後,曾從兩個女兵日夜看守中乘上洗手間之機,逃了出來。她逃到了河南,給劉華清打了電話,問劉是否知道她被捕的事,劉回答知道,她才死了心,知道此時無人能救她,就黯然回到中調組去自首。

劉的女兒劉超英在北京國際機場貴賓室被抓的時候,也曾傲氣的喊道:“我是劉華清女兒,你們為什麼亂抓人?”但是,十幾個軍人根本不回答,硬是一聲不吭地把她從機場帶走了。當劉超英仍然驕橫十足,拒絕交代時,中紀委審查人員上去給了她一記耳光和一頓臭罵,從來沒有受過這等待遇的劉超英此時才意識到自己的處境,開始交待問題。

在處理劉的親屬一案中,全過程由江澤民親自坐陣,直接下令,給辦案人員撐腰。劉華清親屬被抓後,據說江澤民的“近臣”曾向他建議:“要善待恩人的後人”,也就是說劉華清輔佐他有功,但江一聽就火冒三丈,讓他立即閉嘴。

遠華案打到賈慶林

遠華案中牽涉到的另一個主角就是江澤民的親信賈慶林。

廈門遠華案於1999年遭揭發,是中國自1949年以來被曝光的最大貪污走私案,涉案資金確定為700億人民幣左右,牽涉多達250名以上的地方、省甚至是中央級別的官員。他們被指控在1994年到1999年期間,收受數百萬美元的賄賂,使價值數億美元包括汽車、燃油、原材料、重型機器和奢侈品的貨物通過廈門港口走私到中國。而1994至1996年,賈慶林是福建省委書記和福建省人大常委會主任,這是江澤民查遠華案不讓往上查的原因。

賈慶林生於1940年3月,河北泊頭人,因為與江澤民同具第一機械部工作經歷,幸運地受到“老上級”江澤民的欣賞,因此隨著江澤民後來當上中共總書記,政治前途一路水漲船高。

在江澤民打垮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後,1996年時任福建省委書記的賈慶林,被江澤民提拔到北京當市長,之後再出任北京市委書記和政治局委員,由此可見江對他的器重。

賈慶林於1962年畢業於河北工學院電力系,在一機部辦公廳政策研究室任職。1978年出任中國機械設備進出口總公司總經理,1985年調到福建工作,93年初升任福建省長,年底升福建省委書記。

遠華案案發後,專案組在賴昌星公司裏搜出賈慶林到遠華公司和他的合影。賴說,專案組要抓他回去,真要回去一說出賈慶林來,賈就完了。 所以賈慶林上調時,福建就有“福建貪官,北京做官”的順口溜出現。

2003年,中紀委四位副書記向中央委員會提出對賈慶林資格政審、組織程序進行覆核,各民主黨派和政協人士紛紛提出反對賈慶林任政協主席的同時,國務院審計署又爆出了賈慶林在福建主政期間的特大經濟醜聞。

行將屆滿的國務院審計署,於2003年1月下旬,向中共中央政治局、人大常委會提交了本屆審計國債專項建設資金報告、該報告披露:1993年,由福建省委決定,投資二十億元,建設福州長樂國際機場,至1997年初,已超支十二億元。而1993年至1997年,賈慶林在福建省長、省委書記任期內,還挪用和侵吞建造長樂機場建設費用。經查證,其中十二億八千萬元,是被福建省委、省政府挪用侵吞了,大多消耗在給高幹搞福利或下落無據、不明。福州長樂國際機場建成後,從1998年初運營至2002年,五年間累計虧損達十五億五千萬元。其原因是:建設規模過度超前,目前旅客量和貨運量,只達到設計規模的百分之三十,機場建造實際成本是國內同等機場的一點二五倍。傳說該審計報告還披露:在興建過程中,賈慶林、賀國強先後十一次簽發挪用國土專項資金來墊付超支經費達十二億元。

審計署還查證:借建機場挪用、侵吞的資金,部份是興建和購買了五百七十多幢豪華別墅,分布在福州,廈門,珠海、大連、青島、無錫、杭州、北京等地,被二百三十多名高官匿名侵吞。

2000 年12月,國務院審計署在審計國債專項建設資金時,已在審計報告中重點提出:在興建機場、建設高速公路、三峽工程、農業綜合開發這四大建設中,嚴重擠占挪用建設資金、嚴重超支、投資資金下落不明等情況嚴重,並點了“賈賀工程”(“假禍工程”)存在著挪用及資金去向不明等問題。

當時,這一報告送江澤民審閱時,江澤民僅作了簡單的批示:類似長樂機場情況,比較普遍,問題出在管理上。之後便退回給國務院了。

賈慶林當福建省委書記時,他的太太林幼芳在中國外貿集團福建省總公司任黨委書記。林與遠華撇不清關係,有嚴重貪腐行為。為此,2000年江澤民讓賈慶林與她離婚,用來表明賈跟林幼芳“劃清界線”。

不過,林幼芳曾在2000年1月公開否認了有關她的丈夫已經同她離婚的報導。她說:“我結婚四十年,我們的關係很好,有一個幸福的家庭。”當時,她還澄清指出,她“從來沒有聽說過那家在香港註冊的華遠公司”。當然林幼芳是在裝傻,涉及走私的集團是福建廈門的“遠華集團”而非 “香港註冊的華遠公司”。福建人都說,林幼芳負責福建的外貿,不認識福建的第一大進出口大富戶,只有傻瓜才相信。她的辯白是越描越黑。

到底賈慶林是否與林幼芳辦理了離婚手續到現在還是個謎。2005年4月28日賈慶林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身份宴請連戰一行。在官方照片可以看到,連戰身邊站著夫人方瑀,但東道主的賈慶林身邊卻不見其夫人林幼芳。

1999年9月18日,江澤民刻意“考察北京城市建設工作”,和當時面臨彈劾聲浪的北京市委書記賈慶林同時出席公開活動。外界普遍認為,這是江澤民挺賈的一個政治動作。

臨近十屆人大、政協“兩會”召開,被江澤民內定為十屆政協主席的賈慶林,迫於壓力正式以書面形式,以健康為由,向中央政治局提出,要求請辭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的職務,與妻子返回家鄉“休養”,但被江澤民嚴詞拒絕。江澤民說:你要下臺了,我就完了。可見江澤民有不可告人的經濟犯罪沒有披露出來。江利用賈,賈保護江,他們之間的利害關係可見一斑。

據媒體報導,中共北京市委在國賓館設宴,慶賀市委書記賈慶林晉升暨歡送。賈慶林在宴會上默不作聲,一杯接一杯地喝五糧液,還自言自語地說:“不是我賈慶林要高升……”直到醉倒。在2002年11月的十六大會議上,賈慶林坐在主席臺上愁眉苦臉的圖片泄露了他的內心世界,做江家幫身不由己。

儘管江澤民把賈慶林塞進中共最高權力機構,但遠華案始終是賈永遠揮之不去的陰影。賈和遠華案的關係,也成為中共腐敗政治的最大經典,成了江澤民反腐空話的最大諷刺。江澤民想用遠華案打擊異己,最後卻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2.成克傑之死

2000年,正在廈門遠華走私案調查緊鑼密鼓地展開的時候,廣西自治區主席成克傑被處死了。

成克傑是少數民族(壯族)出身,早年曾任廣西柳州地區鐵路局技術員、工程師、總工程師、副局長、局長。他從基層做起,逐級而上,1986年出任廣西壯族自治區政府副主席,1990年升任廣西自治區主席,1992年成克傑躋身十四大中共中央委員,1998年又“更上一層樓”,在九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出任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成為副總理級的“黨和國家領導人”。

但成克傑在擔任廣西壯族自治區主席期間,夥同情婦先後收受賄賂達4109萬多元人民幣。2000年7月31日,成克傑被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收受巨額賄賂”罪名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成克傑立即申請上訴,於8月22日被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駁回。9月7日,最高人民法院核準了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按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上報的對成克傑執行死刑的裁決。9月 14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行刑隊對成克傑執行了死刑。

一位副總理級的“黨和國家領導人”一個半月就乾脆利索的給“喀喳”了,成克傑因此成為中共建政以來因受賄犯罪而被處以極刑的職務最高、處死最快的領導幹部。

9 月21日官方報紙的一篇社論中說,成克傑被處決,是當局針對高幹不管職位多高都不能逍遙法外的警號。社論還說:“對成克傑的判決,以及政府矢言徹查這起廈門走私案,證明政府在肅貪方面,言出必行。”可是成克傑貪的那點錢還不夠江澤民那“中國第一貪”的兒子江綿恒貪污的零頭多。

事實上,不是因為官方查到了成克傑有什麼十惡不赦的罪行後才被捕的,而是被捕之後才搜羅證據,而搜證的手段又是非常卑鄙的。有家室的成克傑非常傾心一位有夫之婦李平。1993年底,成克傑和李平決定雙雙和自己的原配離婚之後再結婚,於是他貪污了400萬準備和她到外國去安度晚年。辦案人員當然並不知情,為了達到讓李平吐露真言的目的,辦案人員把成克傑和別的女人胡混的照片給她看,女人的妒忌心使她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了,認為自己從頭到尾都被成克傑欺騙了,就把他倆的計劃全部吐露出來。成克傑迅速被判處了死刑。原來辦案人員給李平看的是不實的照片,那上面的成克傑不過是用換頭術搞上去的。最後李平知道受騙了,哭叫著說:是她害死了成克傑!是她害死了成克傑!

揪貪官也不是這麼個揪法兒。這樣流氓的辦案作風,必然有其骯髒的目的在背後。

據消息人士透露,人大副委員長成克傑被處死的真實原因是得罪了江澤民。原因是成克傑曾表現出對人大代表、歌星宋祖英有點“關心”過度,引起江澤民醋海生波,導致小命不保。可嘆的是成克傑至死也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誰,是誰非要他的命不可。

成克傑為什麼在遠華大案要開審的時候被迅速處死,一直是外界難解的謎。即使中共內部,包括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和全國人大常委會內部仍有不少人對“成克傑之死”繼續表示極大的興趣。

3.臺灣大選

一進入2000年,世界各地的華文媒體就聚焦在3月份將舉行的臺灣總統大選上。這次大選政黨競爭激烈,3個主要的總統候選人分別是民進黨主席陳水扁、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以及國民黨主席連戰。陳、宋民意測驗指數相當接近,連稍低。

江澤民對於臺灣這次備受全球矚目的選舉有點六神無主,不知所措。一直以來江澤民都指示中宣部把民進黨描繪成激進的“臺獨”派,不斷對之施以輿論打擊,期望以此左右臺灣民意。但是看起來臺灣民眾並不買賬,陳水扁獲得的民眾支持率居高不下。如果陳水扁真的當選,江澤民不知自己該怎樣反應。要打仗的話,江澤民自己是一摸槍桿子就發毛的人。而且江更擔心那些老軍頭乘機坐大,一旦戰爭打響,弄不好自己的軍權都被架空。因此,對江澤民來說,仗肯定是不能打的。可是如果不打仗,長期以來國內輿論的導向早已煽動起了中國民眾越來越狂熱的民族主義情緒,面對軍方和民意的雙重壓力,江澤民又不敢顯得太軟弱,怕處理不好自己的權位都可能要受到影響。一想到這個進退兩難的可能局面,江就覺得腦袋發涼。

但是作為最高當權者,江澤民必須對臺灣大選這一重大事件做政治表態。所以江最後玩的又是做秀的本事。

3月4日,江澤民在北京向參加第九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的代表發表講話,故作義正詞嚴地說,如果臺灣當局無限期拒絕通過談判和平解決兩岸統一問題,就只能被迫採取一切可能斷然措施。江呼籲代表在臺灣和中美關係問題上採取強硬立場。

不過明眼人能夠看出,這是一個玩文字的遊戲。這個講話實際上已經為自己留了後路。“如果臺灣當局無限期拒絕通過談判和平解決兩岸統一問題”,到底誰是當局,已經沒有明確的指向,因為不管誰當選,都將成為“當局”,因此江的講話實際上等於沒有態度,其中並沒有中國媒體炒作的“堅決反對臺獨”的含義。“無限期” 也是一個沒法解讀的字眼,如何才算做“無限期”,幾年,幾十年?總而言之,如果臺灣在江澤民任內所剩的這幾年不談統一,都絕不可能算做“無限期”拒絕和談。這個臺階搭得真是夠寬的。

不過,就在2月1日,美國眾議院通過“臺灣安全加強法”,對臺海可能發生的戰爭表示強烈關注,所以江澤民想再硬起腰板都硬不起來。1996年臺海演習江澤民栽的大跟頭記憶猶新。對江澤民的鐵銹腰板來說,洋人無疑是強大的硫酸。只要碰到外國人,江澤民的骨頭就一定會鬆軟下來。

但江會做出姿態。正在這時,中央電視臺播放了系列片《中國軍隊》,帶著強烈的恐嚇意圖。部隊也不斷往臺灣對面集結,顯出如果陳水扁當選,臺海難免一戰。民間到處充滿硝煙彌漫的緊張氣氛。但當北京有幾所大學的學生計劃上街遊行,發泄不滿時,卻沒有被批准。一些零星遊行也被當局驅散。江澤民怕的是一旦開放民意自由表達的渠道,民間長期壓抑的各種不滿,都會發作出來,那麼中共的統治也就岌岌可危了,自己這個總書記位置自然也就泡湯了。

每當遇到難題,江澤民就會想到朱镕基。他是江澤民深為妒忌,又常常無可奈何的人。但江瞧不起朱的沒有心機,也知道該什麼時候利用朱,把他當槍使。只有想到這點的時候,江對朱強烈的忌恨才會稍稍緩解,取而代之的是暗自竊喜。

朱镕基掌管經濟,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家當到底有多少,所以他心裏壓根兒就不希望臺海發生戰爭。雖然朱長個鐵面,但對臺政策實際是個溫和派。

但在3月15日,離臺灣總統選舉還有不到三天的時候,朱镕基被江澤民推到了前臺。在星期三的記者會上,故作憤怒的朱镕基用拳頭捶擊著桌面,以非常強硬的口氣警告說,搞臺灣獨立的人沒有好下場,中國政府不允許任何形式的臺灣獨立,這是中國的底線。朱镕基說,現在臺灣人民面臨緊急的歷史時刻,何去何從,切莫一時衝動,以免後悔莫及。一位西方記者當即向他提問:大陸有可能在什麼時候對臺灣採取什麼樣的行動?朱镕基只能閃爍其辭地回答:幾天後你們等著看吧!

朱镕基發表談話後,臺灣總統候選人反應各不相同。兩個領先的候選人對朱的談話卻都持反對態度。

民進黨候選人陳水扁星期三晚上在屏東舉行的造勢晚會上表示,只有臺灣人民有權利選擇自己國家的領導人,中共並沒有這個權利。陳水扁問到:是臺灣人民在選自己的總統,還是中共領導人在替我們指名?我們是在選臺灣未來的新領導人,還是在選特首?

獨立候選人宋楚瑜同一天在臺北市中正紀念堂廣場向支持群眾表示,臺灣所有的民眾絕對不接受武力恐嚇。

另外一位獨立候選人許信良指出,朱镕基星期三的談話某些部份臺灣必需正視,但某些部份也勢必激起臺灣民眾的反感。許信良一方面勸臺灣人民不要用直接的情緒回應,另一方面,他表示要告訴朱镕基,走向一個中國原則的困難之一,就是中國經常動不動就用這種武力恫嚇的語言來對臺灣喊話。

令江澤民沒有想到的是,朱的談話在臺灣民間引起了更強烈的反彈,很多臺灣年輕人對此威脅性談話感到憤怒,結果反而朝江澤民更不希望看到的方向發展。“統”、“獨”之爭實際上是意識形態之爭,而強制是改變不了人心的。陳水扁就職演說中,講了段意味深長的話,“歷史證明,戰爭只會引來更多的仇恨與敵意,絲毫無助於彼此關係的發展。中國人強調王霸之分,相信行仁政必能使‘近者悅、遠者來’、‘遠人不服,則修文德以來之’的道理。這些中國人的智慧,即使到了下一個世紀,仍然是放諸四海皆準的至理名言。”這恰恰反襯出借“六四”投機爬上來的江澤民篤信強權,只相信強制與恐嚇,絲毫不尊重中國古人的智慧。

18日,臺灣選民選出反對黨民進黨領導人陳水扁為下一屆總統,結束了國民黨在臺灣超過半個世紀的統治。陳水扁以39%的得票率當選,居第二的宋楚瑜得票率為 37%,國民黨候選人連戰得票率僅有23%。這次出席投票選民占所有符合條件的選民的82.7%。毫無疑問,不久前中共當局對臺灣選民的威脅和對民進黨的攻擊,促進了陳水扁的當選。

選舉完畢,中南海一夜燈火未熄。江澤民怎麼也沒有想到,國民黨會敗得如此之慘,如此輕易被民進黨拿走了政權。這讓江氣急敗壞,大罵下面的人飯桶。後來很多人把責任歸咎到朱镕基身上。朱在臺灣人中的形象也受到打擊,成了凶神惡煞的代表,對他沒有半點好感。朱成了江一手導演的戲中受傷最重的人。

這次選舉結果不但對江澤民震動很大,實際也震驚了整個中共高層。

2000年3月19日晚上,中共官方電視新聞的播音員用沈悶的語調宣讀了中共中央臺灣事務辦公室的一份聲明:希望剛剛執政的民進黨當局不要走得太遠。中共的無奈顯出北京當局束手無策,對臺灣民意了解與判斷嚴重錯誤。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孫玉璽在星期二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將採取觀望的態度。

江澤民的態度,和選舉前夕的宣傳調門相比,一下子溫和多了。他若無其事的態度,好像選前他根本沒有發表過強硬談話,也忘掉了他讓朱當黑臉的事情。反襯之下,倒像是朱镕基自己沒事找事搞了一場鬧劇。朱镕基對自己當初被江利用發表談話後悔不已。

幾年後,呂加平上書中央領導和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披露江澤民利用臺灣問題搞兩頭敲,以打臺灣的擔保,取得軍隊將領和官兵的信任繼續執掌軍權,而同時又向美國總統許諾:只要你們支持我連任中央軍委主席,我就不會讓解放軍打臺灣。

江澤民始終喊要打臺灣,並幾次作出要大打特打的樣子,其實都是故作姿態。江澤民實際上是把臺灣當成了手裡的一張王牌,每到自己的權力發生危機時就拿出來晃悠晃悠,作出要大打特打的樣子,讓軍隊過過乾癮,然後再收回去,留著下次危機時再用。


(版權歸大紀元所有,歡迎轉載,不得更改)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