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其人》十:窮奢極欲腐敗治軍(圖)
 
2005-6-8
 
【人民報消息】


第十章:窮奢極欲腐敗治軍 聲色犬馬長城盡毀(1998)


江澤民心裏很清楚,自己在軍中毫無威望。老軍頭們大都有過廝殺疆場的資歷,況且手裏握著的都是江澤民最缺乏的硬傢伙──軍中的人脈。毛、鄧都曾統領大軍,軍人們心服口服,偏偏江澤民不但沒有政治資本,就是在軍中也從未有過任何經驗,甚至連槍都沒摸過。

在一個正常的現代社會制度下,執政黨要通過民主選舉才能組成政府,社會上的不同聲音是為了監督執政黨正確行使權力的,國家搞得不好,領導人就可能面臨被彈劾、甚至下臺的危險。

在那些國家裏,軍隊不屬於任何政黨,而是只屬於國家。軍隊以維護人民利益和保衛領土完整為天職,因而政黨之間的爭鬥,乃至任何黨派內部的鬥爭並不牽扯軍隊。不論是哪一黨派當選,軍隊都必須效忠於國家,根據憲法規定服從國家最高權力機構的調遣。這也是西方民主國家儘管黨派之爭驚心動魄,但國家政局卻能保持穩定的重要原因之一。

然而中國的軍隊不同於西方國家,中國實際上只有黨的軍隊,而沒有國家的軍隊,軍隊成了謀取一黨私利的工具。中共一直講“支部建在連隊上”,毛澤東早就提出所謂“黨指揮槍”的理論。黨內的政治鬥爭勝負,首先取決於誰掌握軍權。不把軍權完全握在手裏,實際上就等於把政治前途交給了別人,這讓江澤民無論如何心裏都不踏實。

不過江澤民有自己的手段。

1﹒加官晉爵收買人心

在軍隊裏,晉升是件大事情,它代表著浴血奮戰、保家衛國的光榮業績。

在毛時代,被封元帥封將軍的人都是出生入死、功勛顯赫的。被晉升者非常珍惜和自豪。在和平時代,軍人們都知道,除非實力、表現特別突出的,要想晉升成將軍絕非易事。然而自從江澤民上臺以來,拍馬屁成了軍隊裡的晉升捷徑。張萬年、郭伯雄、由喜貴的提升典故,在軍隊中廣為流傳。最典型的是47軍的少將軍長郭伯雄,在掌黨政軍三權的江澤民午睡時,因親自給江站崗而站出了一個軍委副主席!

自1988年軍隊恢復軍銜制以來,中央軍委共授予96位高級軍官上將軍銜、警銜。除1988年9月14日鄧小平在世時授予17位高級軍官上將軍銜外,江澤民從1993年至2004年光上將軍銜警銜就送出79個,至於送出的少將、中將更是如同遊戲,數以百計。

1993年6月7日授予6位高級軍官上將軍銜。1994年6月8日,江澤民一口氣冊封19名上將。

1996年1月23日,江澤民一時高興,對旁邊人說,今天,我們來封它幾位上將,高興高興,怎麼樣?左右趨炎附勢,答覆當然是再好不過。於是江即時就封了4位。二炮政委隋永舉就是在這一天從中將爬上了上將。

1997年10月24日江澤民一天提升了152名將軍。高幹子弟和有裙帶關係的更成了江澤民拉攏的對象,如賀龍的兒子賀鵬飛,“四人幫”垮臺後才去參軍,不過當了十幾年的兵,一升就是海軍中將副司令。到1997年江澤民就一手冊封了各級將軍530名。

1998年3月27日,中央軍委舉行儀式,晉升10位高級軍官警官上將軍銜;1999年9月29日晉升2位上將軍銜,2000年6月21日,中央軍委舉行儀式,晉升16位高級軍官警官上將軍銜。

2002年6月2日晉升7位上將,當軍隊老幹部從電視轉播中看到江澤民單用一隻手頒發命令狀時,氣憤地說:“江澤民連起碼的規矩都不懂,也太不嚴肅了。”

2004年6月20日,在江澤民快下臺時,又授予15位軍官上將軍銜警銜,其中包括他的親信由喜貴。

那些被冊封的人並沒有把這看成榮譽,他們心裏明白,這樣的加官晉爵絕不是論功行賞,而純粹是收買人心。所以他們在冊封儀式上非常不嚴肅,根本沒當回事。

過去的老將都是憑本事提升的,有很高的威望,下達軍令,無人不從。現在五花八門用什麼路子上去的都有,他們互相之間不服氣、打小報告,有任務時互設障礙、不予配合,妒忌、拆臺。這樣的人品能帶出什麼樣的軍隊來呢?這樣的軍隊有多現代化的武器都不會打贏仗的。

2﹒縱容走私貪污

軍隊經商,始於八十年代中期,當初的目的是為了補貼軍用,中共高層對此一直樂觀其成,稱讚為“以軍養軍”。一些軍隊元老如楊尚昆、王震等還經常為軍隊企業題詞,以示鼓勵。江澤民當上軍委主席後,為了控制軍權,就充分利用這個空子和手中職權,向軍人大許甜頭,放縱軍隊大肆經商,縱容軍隊腐敗,以收買人心。江澤民想的是這些人在中飽私囊、貪得無厭時依賴自己,對自己感恩戴德,但問題卻由此而一發不可收,軍隊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腐敗,東南沿海軍隊走私比海盜還猖狂,北方軍隊走私比響馬還厲害。

朱镕基在一次“反走私”會上講:光1998年上半年軍隊開槍、開炮打死海關緝私人員及公安武警、司法人員450 人,打傷2200多人。他們還動用軍方氣象臺來服務,冒用總理簽字,隨便蓋上軍委副主席大印就冒領20億,事情到江澤民那裏就被壓下了,軍隊的這些行為真使海盜、響馬、地方貪官皆望塵莫及。

1998年7月26日,北海艦隊四艘炮艦、兩艘獵潛艇、一艘四千噸運輸艦,對四艘來自北歐的裝滿七萬噸成品油的走私油輪,進行保駕護航。

無巧不成書。行經一百零四年前甲午海戰鄧世昌為國捐軀的海域時,撞著了公安部和全國海關總署調來的十二艘緝私炮艇。緝私艇向海軍喊話,要求海軍配合其執行公務,也就是搜查。海軍回答,除非有中央軍委、海軍司令部的命令,否則你們不可造次!

雙方對峙了約15分鐘。在這15分鐘裏,為走私油輪護航的海軍緊急向岸上領導請示,上司不敢作主,又向北京軍隊高層請示。命令很簡單,也很乾脆,一點也不拖泥帶水:“給我打,打他個稀巴爛!”

於是,海軍一艘炮艦迅速對準海關和公安的指揮艇,發射了數發機關炮。幾乎同時,海軍的運輸艦和其它三艘炮艦,開足馬力,撞向緝私艇。整個戰鬥,歷時五十九分鐘。此次黃海炮戰,造成八十七人傷亡。就那麼巧,公安和海關緝私人員陣亡的十三個冤魂當中,有一位姓鄧的,正是鄧世昌的嫡玄孫。事過之後,不了了之,沒有人受到任何處罰。

1998年7月13日中共中央開會,朱镕基證實統戰部走私汽車一萬輛,與政協黨組合夥分贓23.2億元人民幣。軍隊走私,是走私隊伍中的大戶。1998年9月全國走私工作會議上,朱镕基講:近年每年走私8000億,軍方是大戶,至少5000億,以逃稅為貨款的三分之一計,便是1600億,全未補貼軍用,八成以上進了軍中各級將領私人腰包。

軍中走私物品無所不有,甚至包括毒品。據BBC2001年3月28日消息,菲律賓國家安全顧問戈萊日表示,在中國東部五個省內有些非法毒品製造廠由身兼二職的中國軍隊人員經營,他們每年向菲律賓提供價值約12億美元的“冰毒”。戈萊日希望中國能夠制止毒品運送到菲律賓。他說,若中國毒品走私減少50%,菲律賓的毒品問題就可以解決一半。後來菲律賓政府不得不多次派代表去北京協商這個問題,抗議江澤民領導下的軍隊依然在走私毒品。

軍隊走私,只是軍官們發財的一條捷徑;而另一條捷徑,就是借軍隊經商,乘機大撈特撈。

南京軍區下面有一個火箭炮營,該營有一名上尉成立了一家“宜興中國人民長城公司”,以優厚的分贓條件,從銀行貸得巨款,一個小小的上尉就貪污了三個億!軍委辦公室主任董良駒一人九幢豪華別墅分別建於全國名勝之地,一人十五輛豪華轎車;廣州軍區司令員以經濟實體資金買六幢花園別墅,四輛豪華轎車;軍事科學院副院長從意大利進口私人住宅裝飾值12萬美元;二炮副司令,安排家屬到歐美逛商場,購物花銷了25萬美元;廣州軍區七名軍級幹部,搬個家,花巨資裝修,僅衛生間設備就花了120萬美元,全從意大利進口,平均每戶衛生設備18萬美元。

1998年11月西山軍委、軍紀委生活會,遲浩田講:“1994年以來,軍隊所辦經濟實體的資本及收入80%以上被高、中級幹部挪走私分,每年軍費中有50%以上是花在高、中級幹部吃喝、出國旅遊、修建豪華住宅、購買豪華轎車上。”

1998 年軍費加超支共1311億,50%是655.5億,加上從軍中經濟體挪走的共計貪污公款1863.5億,也就是說軍中幹部1998年揮霍相當於當年軍費預算940億的兩倍!至1999年3月底經軍事檢察機關已立案的貪污、挪用、攜公款外逃等大案2170多宗,那年已有二十四名少將級或以上軍官挾巨款叛逃海外。

在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的領導下,各級將官們加官和發財兩手都抓,兩手都硬。

朱镕基看到軍隊經商嚴重打亂正常的經濟秩序,在1996年就提出軍隊應當禁止經商的問題,但是沒有得到支持。1998年,問題越來越嚴重。朱镕基感到問題不能再拖,於是再次向江澤民提出這個問題,強烈要求禁止軍隊經商。

終於,在98年7月,江澤民在“全國打擊走私工作會議”上宣布,軍隊、武警、政法和公安系統不准再經商,並在12月底完成“脫鉤”,向地方政府交接業務。

江澤民從原來的縱容軍隊經商,到後來的禁止經商,看起來好像是相反的動作,但是,江背後的動機卻是一脈相承的。庫恩在《江澤民傳》裏把禁止軍隊經商一事當成江澤民的功勞大吹特吹,這純粹是顛倒黑白。

江澤民當初縱容軍隊經商,是因為他在軍隊中培植親信、濫授軍銜需要一個腐敗的環境,需要一個不把注意力放在正規化和強化戰鬥力上面的軍隊──軍隊腐敗的一團糟現象對沒有軍人經歷的軍委主席江澤民在軍隊搞幫派是最有利的。

但江澤民害怕軍隊經商會給軍人帶來更大獨立性,不利於江的控制,因此又希望能斷了軍隊的財路,這樣軍隊在經濟上不得不依靠江來撥款,聽令於江。禁止軍隊經商是江的一條出路,而且,禁止軍隊經商還可以成為江澤民在軍隊顯示權威的一個好機會。這些年在軍隊培植勢力使江澤民有了信心。在楊氏兄弟倒臺、鄧小平去世後,江澤民大權獨攬。在朱镕基的強烈堅持下,江澤民權衡個人的得失後,才走出了禁止軍隊經商這一步。

但為保險起見,江澤民還是使出了慣用的招法,讓政治局常委排名第五的胡錦濤出面來處理這件棘手的事情,自己躲在幕後。當時胡既非軍委副主席、軍委委員,亦非副總理,而是負責黨務,這次只好到軍隊硬著頭皮虎口拔牙。胡錦濤是鄧小平隔代欽定的第四代接班人,始終令江鯁骨在喉,所以是凡難事江都讓胡錦濤出面頂著,名義上是鍛煉,實際上是萬一出事,對於軍隊的反彈和各種阻撓,不必直接負責,胡就是替罪羊,正好也順勢把“第四代”的名份拿掉。這種手法以後江多次使用,好在胡天生謹慎,再加上運氣,居然從未遇有大閃失,直到接班。

但在大約兩萬家軍隊所屬企業中,當年底只有不到五千家完成或即將完成向地方交接。由於軍隊企業屬獨立經營、獨立核算,且享有巨大特權,與地方工商、稅務部門無涉,資產、分配、盈利走向基本上是一本糊塗帳,涉及到軍方既得利益,自然是刁難、阻攔、陽奉陰違,為清查帶來數不清的障礙,過分深入又可能觸及“軍事機密”,所以則是能糊塗就糊塗,因為認真對誰都沒有好處,所以最後脫鉤查證一事仍然等於是不了了之。

3﹒分贓不均 互相殘殺

從1999年2月2日到2月22日,中共向軍隊連下三道緊急金牌。

2月2日國務院、中央軍委緊急通知:“堅決制止爭奪經濟體資金、財產的流血事件發生。”

2月8日自總參、總政、總後、總裝備部發出命令:“堅決查辦爭奪、攤分、轉移經濟體資金、財產的違法、犯法行為。”

2月22日國務院、中央軍委再發緊急通知:“立即停止爭奪經濟資金、財產活動,依法嚴懲動用武器、爭奪經濟體資金財產的肇事者。”

1998年撤銷了軍隊、武警、公安經辦的經濟實體後,原經濟實體的資產就在軍中瓜分了。已經鉆到錢眼兒裡的軍隊、武警為分錢、分贓,更頻繁爆發武鬥,用槍、用炮甚至動用裝甲車,拚個你死我活。

江澤民利用腐蝕治軍,拉攏的軍隊將領當然不是憑著真本事上來的,槍桿子擱在這些道德敗壞的人手裏是非常可怕的。下面幾個小例子讀起來讓人毛骨悚然。

廣東軍區副政委和南海艦隊副政委各領部下在酒吧間瓜分財產,珠海警備區做和事佬。席間雙方將士一言不和各以酒瓶擊頭,淌出腦漿者有之,流血者甚眾。廣東軍區後勤部唐處長和海軍湛江基地政治部肖主任,二人皆因流血過多,砸出腦漿而喪命。

十三軍副軍長崔國棟少將於1998年11月28日飛往西昌,向西昌軍分區後勤部宋副部長索要2000萬元。二人發生爭吵,宋副部長手腳麻利,掏槍動作略勝一籌,軍長崔國棟與警衛蔣國民應聲倒地。此事驚動總參謀長傅全有、總政治部副主任王瑞林和軍內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周子玉疾飛西昌。

湖北鹹寧的 “空六五六基地”雷達站大爆炸,一千多官兵與十多架直升飛機救火,死傷慘重。事故起因是,曾在1996年因向臺灣海峽發射中程導彈而立功的雲南楚雄導彈基地,其後勤處倉庫主任將上級貪污到手的贓款,雁過拔毛,經手三分肥因而被上級苦整,於是趁1998年4月5日星期日營中無人,心懷報復到儲藏室放火,大火從早晨燒到下午二時,死傷一百二十多人,損失無數。

在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的領導和指揮下,“人民軍隊”的指戰員沒有死在保家衛國的戰場上,卻倒在了人為財死的烽火中。而這類事件幾乎遍及全國各省各地,無法一一細述,這裏東南西北中地區,各舉一例。

東面:華東軍區屬下安徽省軍區,合肥市警備區和安徽省武警總隊,三方合夥經商,辦移交前三方財政由省軍區掌管,安徽軍區首長移交前先吞沒四分之三,余四分之一瓜分。不服者動槍,在省軍區禮堂三方混戰,僅軍官就傷亡三十多名。

西北:蘭州軍區與甘肅省軍區合營經商。1999年1月15日,眼看辦經濟實體移交,蘭州軍區首長派軍隊去省軍區搶走三十多輛嶄新轎車。幾乎同時,省軍區也出動兵車、載重汽車多輛到蘭州軍區“零七五”倉庫搶鋼材,雙方窄路相逢,未打招呼先開火,傷亡72人,打死軍官12人。

西南:遵義駐軍與貴州省軍區為爭奪260萬元在駐軍大樓展開槍戰,傷亡90餘人,打死官兵52人。

東北:遼寧錦西駐軍與二炮部隊合營經商。移交前,錦西駐軍先吞50萬,二炮全員出動,將駐軍大樓包圍70多個小時。幸而導彈不能近戰,嚇得瀋陽軍區司令員,二炮司令員乘直升飛機如喪考妣,奔赴現場。

1997年9月7日晚11時,瀋陽警備區、三十九軍一一六師、遼寧省武警三家為瓜分1.2億元利潤,開槍混戰出動軍隊350人、37輛軍車、兩輛裝甲車。一一六師出動250名官兵,機械化團蔣副團長第一槍便喪命。武警武器不如人,死傷40多人。

西面:1997年11月22日中午,山西省大同市郊西坪的二十八軍,軍部被炸,東一樓被炸毀,死亡軍人63名,包括軍黨委辦公室主任鞏大校。

中部:亞洲最大、世界第二的中國空軍飛機儲存中心,位於河南省南陽的社旗,1990年8月動工,1994年12月竣工,耗資80億。該中心有二層式飛機洞庫 20個,可儲350架飛機,地面停機坪可停160架戰鬥機、強擊機和轟炸機。1996年8月3日晚11時,該中心西南七號值班室,兩軍人為參與外面另一軍事單位經商所得贓款分配不均而爭吵,進而動火器引發爆炸,繼而引發火災,又進一步引發更大爆炸、火災,形成連環套:炸了燒,燒了炸,沒完沒了地燒炸8小時,直到次日8月4日晨7時20分。空軍司令於振武、總參謀長傅全有及時趕到現場,81架飛機炸毀,90名軍人傷亡,直接軍事損失11億。中國只有 5000架飛機,這一下損失1/60!

官方報導說,軍隊在軍事訓練、技術考核上實戰演習鑒定中,優秀率一直下降,沒有達到軍委的要求準則;軍中違紀違法事件則持續高居不下,惡性事件(開小差、開槍等)不斷。

更讓人不安的是,各大軍區、集團軍雖然軍費支出不斷增加,但沒有積極開展加強軍事訓練、技術考核的運動,而是在轟轟烈烈地大搞“軍官、幹部減肥運動”,還分 “連營”、“團師”、“軍”三級,減5公斤以上者獎1000至2000元;減7.5公斤以上者,獎2000至5000元;減10公斤或以上者,獎5000 至10000元。江澤民這樣治軍,軍隊如何能有戰鬥力呢?

4﹒聲色犬馬 縱欲奢靡

《解放軍報》2004年9月 24日曾發表綜述文章“江澤民同志領導國防和軍隊建設十五年述評”,總結所謂江澤民國防和軍隊建設思想,說來說去就是一句話:“必須高度重視軍隊的思想政治建設,必須把它擺在全軍各項建設的首位。”也就是“堅定地在思想上政治上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而黨中央又是“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所以江澤民的所謂“建軍思想”,說穿了,就是絕對地服從他的指揮。

軍隊建設只要在思想政治上靠得住,其他方面都好說。

在江澤民的領導下,軍隊前所未有、前所未聞的大搞黃色產業,總參、總後、總政色情泛濫,沉溺於聲色犬馬之中,竟無人反對。可見,社會的腐敗糜爛症同樣染給了“鋼鐵長城”。僅1995年總參三部屬下就有15間娛樂場,編製外招聘476名“六陪”女郎。

軍方有很多檔次不同的俱樂部、招待所、療養院、度假村,都與時俱進、爭先恐後地給高官提供聲色犬馬、尋歡作樂的場所。

2001年11月1日,國務院、中央軍委,突然發出《關於立即查封、停辦軍警俱樂部》的通告,並成立了領導小組督辦。朱镕基任組長,遲浩田、羅幹、傅全有、周子玉、于永波等任副組長。

11 月2日,國防部、總參也發出了《關於嚴格執行中央通告,整頓俱樂部、招待所、度假村等場所》的通知。這次被中央下令查封、停辦、整頓的俱樂部、招待所、度假村等,大多是90年代初江澤民當軍委主席後興建的,到了97年達到了高峰。這些燈紅酒綠、尋歡作樂的場所,分三個檔次:特級、高級、次高級。特級的,全國約有8所;高級的,全國約有30多所。特級的俱樂部、招待所、度假村等,全年每天24小時提供服務;高級、次高級的,一年365日,天天“客滿”。持不同證件進入這類俱樂部、招待所、度假村尋歡作樂,享受招待的等級、待遇是不同的:持永久證,即某俱樂部榮譽會員證者,吃喝玩樂只要簽字,不用支付分文。

特級的、高級的場所,還配備醫務所,並有高資歷的軍醫服務,還有急救醫療設備和救護車。特級俱樂部還配備有急救用的“直九”型直升機。內部設施都十分講究、豪華。“服務員”“協理員”“護理員”等工作人員,全部是未婚女青年,都經過“政審”從軍警文工團、軍警衛生學校、中小城市黨政機關中挑選出來,再經過文化、文藝、禮儀、社交等培訓過的。

導致中央此次採取查封、停辦軍警俱樂部的原因,是為了應付六中全會決議要改善黨風,才不得不做出的樣子。其次是,黨內、軍方內部對這些供高官特權享受的燈紅酒綠場所,一直反應強烈,要求禁止黨政軍高層到這類場所尋歡作樂。這類場所儘管控制嚴密,但是其內部的活動還是外傳了,而且上行下效。不少地方的軍隊、基地也都搞起俱樂部來,供當官的在假期、節日也能過過聲色犬馬的生活。這種糜爛的風氣已經嚴重影響了軍隊的士氣。各俱樂部、招待所、度假村等更發生了女青年被姦汙後自殺的事件。

軍方的洪學智、蕭克、廖漢生、楊成武、楊白冰等老將軍,為此都曾表示強烈不滿,說江澤民在“自毀長城”。可是這些老傢伙此時都已被江澤民用硬刀子、軟刀子整下去了,在軍中早已沒有實權了。

5﹒下軟刀子消除“噪音”

一些很有威望、握有實際兵權的老軍頭,對江澤民的腐敗治軍非常不滿,致使他們的部下對江澤民也不屑一顧,這些人都是江澤民的心頭之恨。但是江又懼怕他們聯合起來對付自己,所以硬的不敢來,就下軟刀子。

江澤民的做法是給老將們先升級再退休,盡釋兵權:見官升一級,升完辦退休(少將升中將,中將升上將),再換上自己人。江澤民為了鞏固在軍中的地位,一撥接著一撥地提拔對他表忠心的將軍們,在軍中大換血。

2001年7月,江澤民下令中共中央、國務院將特撥經濟津貼分為三個檔次(50萬、30萬、20萬),發放給黨政軍已故元老遺孀(共有322名)。

8 月中旬,於若木(陳雲遺孀)、劉英(張聞天遺孀)、林月琴(羅榮桓遺孀)、李昭(胡耀邦遺孀)、王光美等五十多名元老遺孀,將她們所收到的特撥經濟津貼,如數上繳給了中央直屬機關黨委,要求以“無名氏”的名義,轉交給當年高考錄取,因家庭經濟困難交不起學費的西北地區貧困新生。剩下那270名元老遺孀收下 “特撥經濟津貼”,從此江澤民耳邊清靜了許多。

2002年春節前夕,曾慶紅任部長的中央組織部籌措了一筆數目不小的資金,總金額在1700 萬到2500萬元人民幣之間,資金來源不能公開。這筆錢以江澤民關心老幹部的名義,有選擇、有重點的照顧了“部分”能影響未來十六大選票的老同志。此次照顧面不寬,給誰、不給誰、給多少,都由江澤民和曾慶紅事先圈定。

據高層的秘書們透露,這次得錢的都是身居要職或影響面大的,平時對江澤民和曾慶紅老有微詞、總有妨礙的有影響力的實權派們。

6﹒害死楊尚昆

自楊尚昆被整下臺後,江澤民很心虛,曾慶紅談了自己的看法,認為這老東西留著終歸是個麻煩,但鄧小平活著時不宜動手。

97 年2月鄧小平去世後,92歲的楊尚昆身體並無大礙。他對江澤民在軍隊中亂提拔將軍、收買人心、打擊異己一直不滿,時常在老幹部聚會上數落江澤民。98年下半年的一天,在一次許多軍隊老幹部聚會上,楊尚昆又指責江澤民,並且說,現在這個軍委主席要再幹下去,軍隊就徹底毀了。曾慶紅到處布置耳目,此話自然傳給了江澤民。

江澤民知道楊尚昆、楊白冰兄弟雖在中共十四大被奪去軍權,但是在軍隊中的影響力依然難以估計。江也知道自己進讒言把趙紫陽和楊尚昆踢下去、自己獨攬黨政軍大權的做法招致很多人的不滿和怨恨。如果這時,前軍委第一副主席和前國家主席楊尚昆真做個召集人討伐他,那江還真招架不了。雖然常有個薄一波給出出主意,但他畢竟不是軍人出身,沒有軍權,再則薄對胡耀邦落井下石的事,至今還讓不少人痛恨。

江澤民經過一番周密計劃,決定尋機除掉楊尚昆,以防後患。江澤民部署得很周密,但人算不如天算,這出陰謀後來還是露出了馬腳。2003年8月3日,新華社突然發出了一個奇怪的“新聞”,說的是1996年隆冬時節,在中南海勤政殿裏,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的江澤民主持召開了一次特殊的小型會議。會議的主題是研究解放軍總醫院(301醫院)南樓病房溫濕度的改造。江說,解放軍總醫院溫濕度問題不是小問題,而是大問題,因為這裏住著許多戎馬一生的開國元勛,一定要 “關心好”“照顧好”他們。

為什麼江澤民把解放軍總醫院視為“大問題”呢?因為江澤民和曾慶紅發現了醫院在打擊異己中的妙用。中共的元老們大多都看不慣無德無能的“戲子”江澤民,又自恃功高,不把江澤民放在眼裏,在中共高層許多內部會議上批評、指責甚至圍攻江澤民,但是江拿他們毫無辦法。不過江澤民和曾慶紅看到了一點,就是人老了,總會有病,於是想到了醫院。一方面可以利用醫院照顧討好住院的元老,另一方面又把這些人的生死操控在自己的手中,在關鍵的時候發揮作用。

果然,江澤民特別“關心”的解放軍總醫院就被派上了用場。

1998秋,楊尚昆得了感冒,住進了完全被江澤民和曾慶紅控制的解放軍總醫院。楊尚昆住院不長時間,98年9月14日凌晨1時17分,在醫院突然去世。俗話說,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楊尚昆去世不久,民間盛傳,楊是被害死的。後來楊的家人要求中央調查楊尚昆的死因。

※※※

《孫子兵法》說,無能而又逞能、貪權、貪財、膽小、言而無信、殘暴、自私之中,三軍統帥出現其中任何一個問題即可導致失敗。仔細想想,軍委主席江澤民哪條沒有沾上?難怪江澤民治下的軍隊腐敗、潰爛不堪。這樣的軍隊,又如何能保家衛國、抗擊外侮?這真是中華民族的大不幸。


(版權歸大紀元所有,歡迎轉載,不得更改)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