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世界格局看九评 (图)
 
2005-6-1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报报导)5月30日下午,《大纪元时报》欧洲、法国分部和海外民运联席会议联合在法国国会举办题为“共产主义与中国人权─天安门屠杀16周年”的研讨会。研讨会得到法国前文化部长和教育部长、历来关心中国人权状况的国会议员Jack LANG先生和议员Philippe Folliot先生的支持。

前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主任吴葆璋先生在研讨会上做了题为《从世界格局看九评》的演讲,全文如下。

我想用一个中文字九评开始我的讲话。这个拼音字的意思是九篇评论,这个字本应象拼音字太空人那样成为媒体传颂一时的盛事。也许它显得过于简洁了一点。不过九评两个字的内涵足应引起西方媒体的职业的好奇。有位记者朋友说,这纯粹是中国的玩艺儿。其实,他还是没有弄懂中共把枪和笔当成它的政权的两根支柱,以及被它扭曲和哄抬起来的“中国文化”的诀窍。我是想说,在过去四十年间,中国的政治生活中出现过两个九评,第一个九评是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具体说从1963到1964,由中共理论刊物《红旗》杂志和人民日报联合发表的这九篇评论是为回答苏共中央的一封公开信而作的, 它把十年前开始的中苏论战推到顶峰。论战应上溯到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在那次会上,尼基塔-赫鲁晓夫开始清算斯大林的政治遗产。斯大林死于1954年。中共对这场文攻的结果感到很骄傲,因为它的九评还没有发表完,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就被勃烈日涅夫取而代之了。九评从此进入中国的政治语汇,中共想以此向世界表明,它手中的笔杆子与枪杆子同样有效。

四十年后,正当中共不得不把当年批判赫鲁晓夫和苏共的那些东西全都接收回来之时,2004 年11月18日,一家由中国记者在纽约创办的独立报纸《大纪元时报》也发表了九篇评论,这就是四十年后的第二个九评。《大纪元时报》的九评剖析了从缘起到如今的中国共产党以及斯大林主义在中国的血腥的实践,大纪元的作者们以九评形式发表他们的檄文,我猜那肯定是要点出历史对中共的无情的嘲讽。因为,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起,中共别无他路,只好悄悄地穿上了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那条裤子,尽管当年为了争夺国际共运正统之尊,也曾为反修防修的口诛笔伐誓与叛徒不共戴天呢。

四十年前,批判苏共什么呢 ? 除了斯大林这段公案外,主要涉及的是国际共运的总路线,赫鲁晓夫们主张在国外多打和平牌,少谈战争,也就是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在国内则要建设全民国家和全民党。这三和两全完全不合当年中共的味口,并认为这表明苏共明目张胆地放弃了世界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原则,企图把无产阶级专政变为官僚资本主义专政,在苏联实践资本主义复辟。

中共乘九评取胜之勇,加紧了在国外推进世界革命的努力,向他的兄弟党提供慷慨的经费援助,向民族解放运动提供军火辎重。1962年夏天,当我穿越北非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边界时,阿尔及利亚人民军一位化名斯坦布里的指挥官告诉我:“您知道我们的战士是多么地感激中国共产党吗 ? 他们每天在吃早饭前都要齐声高呼:毛主席万岁。”他向我证实,他们使用的轻武器、弹药,乃至胶鞋、军服、被褥和防蚊帐子都是共产中国无偿提供的。我在这里不想涉及那部以扇子事件发端的痛苦的历史。我只是想证明,介入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乃是中共大搞世界革命的努力的一部份。与此同时,在中共九评发表后两年,就爆发了文化大革命,这场被认为是继续革命的浩劫,其结果是上百万人无辜死去,数百个大型企业濒临破产边缘,大片的农田荒芜。当年毛曾在文革高潮中不惜在北部边界上动武,以求来个一清二楚。小舵手邓,依样画葫芦,在南部边界发动惩罚越南之战,以期重振衰败的党国之运。但是,他知道,世界范围的革命热潮已经过去,需要改弦更张,活该写了那反修的九评。开放改革伴随着意识形态的大修正; 赫鲁晓夫的三和路线变成了和平外交,两全,全民国家全民党,被渐渐地溶合到拨乱反正的努力之中。而后,三个代表思想更为资本家敞开了共产党的大门,并启动了私有产权入宪的进程。在如今的中国,谁能比中共更应是官僚资产阶级的化身呢?!

共产中国闪闪发光的变革却向人们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冷战在亚洲是否也已经结束了呢?人们不得不看到的是,在朝鲜半岛,两个阵营仍然剑拔弩张对峙着,共产中国的导弹集束瞄准台湾并且威胁美国,日本至今未能收回北方四岛。与欧洲情况不同的是,亚洲没有任何一个共产党政权垮台。对于这些年先后登场的中共领导人来说,柏林墙倒塌并不是一个时代的结束,而是共产阵营的暂时的挫折。他们重申又重申他们是马克思主义组织政党,一再表明近来的所有的辉煌成就都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取得的,而且他们把发展马列主义看成是自己的义务。如是观之,人们有理由相信,中国一旦成为世界头号强国,北京会毫不犹豫地宣布,中国是世界头号共产主义强国,那时候,重振国际共运的时刻也就顺理成章地到来了。

上述问题的答案会更清楚一些,只需审查一下在共产中国还有哪些东西没有改变。柏林墙倒塌后, 中共为避免重蹈苏联、东欧各国覆辙,加强了一党独裁专政,并且高分贝宣布,绝不接受多元民主,认为那是西方资产阶级的恶性发明,中共也没有放弃对暴力的崇拜,更没有放松对媒体的控制。关于这后一点,我想多说几句,目前,中共尤其要做的是驯服海外的媒体和知识界。入境签证,报道权利,调查权利,发布新闻权利以及电视转播权利,都成为勉强掩盖着的讹诈的对象,目的就是迫使你接受它的报道方针,让你的作品适合它的政治需要。为此,他们不缺钱。早在文革以后,邓就决定把当年搞世界革命的钱用到对外宣传上。为此,也有专门机构,2003年成立的一个各部委联合委员会要管的就是对外宣传这件事。此外,他们一直在寻找一个或数个能写出足以与当年思诺所写《中国红星》媲美的书的外国人。最近, 一名喜欢出笔墨风头的美国银行家欣然接受了这个活儿。不想,中共中央宣传部在审阅书的中文译本时,竟把所有有碍于江泽民的段落统统删去。中宣部删了哪些,原著英文又是什么,如今都可耻地展现在香港报章之上。 新唐人电视台 ,这个开向中国和亚洲的自由的窗口,几天后是否就要在北京的高压之下被迫关闭 ? 全世界都在注视着这场民主与极权的苦斗。

2002年,我本人被中国驻法使馆人员约见喝咖啡,因为那时我还在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担负着职务。跟我谈话的人明确提出不要报道法轮功并带来一口袋反对法轮功的小册子和光碟。我的回答当然是否定的,我对他说,由于没有任何独立的不受限制的调查,你们给法轮功栽的脏,毫无说服力,况且从1992到1996,整整四年时间,法轮功经常是中共官方媒体重点报道的题目,我的耳朵里至今仍然回荡着中国官方播音员用铜玲般的声音说的法轮大法好。

一个提倡与阶级斗争不同的另外一种人生哲学,吸引了从上到下比共产党员人数还要多的人参加的运动,怎么会在一夜之间就成了邪教、帮派、反动组织等等等等呢?法轮功成员不过是中共半个世纪以来,为执政需要而制造的一批又一批政治贱民中最新的一个群体。我仅藉此机会呼吁国际新闻界,要求就法轮功问题进行独立调查,因为,已经有一千多人为此在狱中死于最野蛮的酷刑,因为,法轮功成员冒着堪称中世纪的镇压,已经成功的在世界上60多个国家立足,因为,到处都可以听到中共人员质问所有他们不喜欢的中国人和外国人:“你是法轮功吗 ?”尤如当年盖世太保到处追捕犹太居民 。

回到我刚才的话头,在用美元和欧元打造出的辉煌的外表后面,隐藏着种种令人放心不下的现实。国企改革遇到上上下下权贵们利益的阻挠,股市动荡作响,那些被极端市场化的共产专制社会抛弃的人们,他们在物质上和心理上的不平衡随时有爆发的危险。有中国记者写道,权力集中的后果是日益明显的立法的腐败、司法的腐败和行政的腐败,那景象有如一条失控的美丽的大船正在不知飘向何方,而官方的言词则更是让人迷惑不解。

现任总书记胡锦涛在纪念毛的110年诞辰时有过这样的话:“历史是一条奔流不息的长河,今天由昨天发展而来,明天是今天的继续。”他指出,中共的伟大理想是“实现国家现代化,祖国的完全统一,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怎样达到上述目的?他说:“历史昭示我们,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领导中国人民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只有社会主义制度才能救中国,发展中国,只有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胡没有细说,这个伟大复兴是否只在中国的土地上实现。然而,在一些多少是私人性质的沙龙里,生存空间,人口武器已经与遗传武器一样不再是谈话的禁区了,将军们在那里不安地议论资源匮乏与沙文主义氛围中的过剩人口之间的关系。

应该指出的是,在所有的官方讲话中,社会主义这几个字,这个形容词几乎无时不在,什么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既然经济从来都是市场的?这个反复重复的字实际上是想说,比如,中国的市场经济是置于共产党领导之下的市场经济,然而,至此,问题仍然是敞开的和明确的:什么是中国领导人如此钟爱的社会主义呢?人们通常说那不过是伪装的资本主义。有些资深的观察家在对比了纳粹德国当年的窜升与共产中国近年的发迹之后寻思:人们所要面对着的是不是一种新型的国家社会主义?人们盼望着一个戈尔巴,最终出现的会不会是一个阿道夫呢?一位中共学术权威经过苦心研究找到的一条法则似乎泄露了天机,他认为,一个强大繁荣的国家的公式是:一部能驾驿人民的国家机器再加上重商主义。真让人脊背上冒冷汗,对于坚信一加一等于二的人来说,那将是又一个不好的意外。

女士们,先生们,正是在中国演变的这个当口, 《大纪元时报》 发表了他们的九评。 《大纪元时报》的九评, 以客观坚实的论据, 冷峻犀利的笔锋道出了中国数千万中共暴政受害者的心声, 从而引出了合乎情理但又出人意料的回响。 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通过网际网络和旅游者的传播, 两百万中共党员其中大部分在大陆,在网上宣布退党。这一运动仍在扩展,而它所产生的背景则是遍及中华大地的公民不服从浪潮。此外,应该强调指出, 《大纪元时报》的九评,在各派持不同政见人士中间也都获得了同样的良好的反响。毛、邓、江、胡一代又一代中共领导人所制造的一批又一批的反对派都在这新的九评中找到了一介促使他们连结起来的因素,因而从不同角度不断地表示赞同。可以说, 《大纪元时报》的九评使中国人在奔向民主、自由的的长征中,又得到了一次十分有益的喘息。 从而吹响了在亚洲结束冷战,在地球上最终埋葬共产主义的号角。

我很高兴能够在这个积极的音符上结束我的讲话,我向各位欧洲人民的代表致意。

鉴于16年来你们为中国人民所做的一切,中国人民是会永远的感激你们的。

谢谢听我讲话。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