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为什么这样?── 一生献给党的悲剧
 
作者:甄士雨
 
2005-5-31
 
【人民报消息】读了两遍《九评共产党》,使我想起了国内的一个朋友王女士。这对为共产党效劳了一辈子的夫妇俩悲惨的晚年正是共产党不管老百姓死活的写照。他们的遭遇是在共产党统治下的千千万万劳苦大众的缩影。

王女士的老伴陈先生,生前是国内一个大型国有企业的一名普通干部,在该工厂里连续服务43年,是一个有41年党龄的老党员,2002年初退休。

在43年的工作中,陈先生在工作上兢兢业业,党叫干啥就干啥,从无怨言,一心扑在工作上。经常无任何报酬的加班加点,早出晚归。为了工作,有时连吃饭都顾不上,经常饥一顿饱一顿冷一口热一口的。由于过度的劳累和饮食无规律,使他患上了严重的胃病。

更不幸的是陈先生退休后的那一年由胃病转变成了胃癌,在痛苦的折磨中,因住院欠下了巨额债务,最后终因再无处借钱而得不到应有的医治离开了人世。

2002 年3月,王女士夫妇俩到外地的弟弟家探亲,陈先生感觉身体不适,医院诊断为胃癌晚期。为了尽快医治,医生建议立即住院进行手术。费用需要五万元人民币。突如其来的打击使他们手足无措。陈先生首先想到的是向厂党委求助,党委研究后答复说只能暂借二千元,其余自己垫付。

这对于一生靠微薄的工资收入维持生活的家庭来说不啻为晴天霹雳,陈先生以前几十年来每月只有几十元的工资,近年来有比较大的提高后,退休后每月工资也只有区区600元。

为了尽快进行手术,尽可能争取延长生命,王女士想尽了一切办法,四处借钱,终于把五万元凑齐了,住进了医院。陈先生的手术进行了九个小时,还算比较顺利。接着便是留在医院长达三个月的后续治疗。

因为在医院里费用高昂,再也无处借贷,实在负担不起了,只能离开医院,回到家里调养。出院后定时去门诊部进行化疗,共进行4个疗程,每个疗程的费用为六千元,这样在2002年共花费了九万六千元,单位里只给报销了二万四千元,其余七万多元自己负担。

2003 年元月,病情加重,因为再无处可借钱,只好搞起家庭病床。一直由王女士在医生的指导下担任护理,根据医生处方买回药品进行治疗。这样持续了半年,因为条件简陋,陈先生在极度的痛苦中离开了人世。就这样,前后又花费了一万七千元。这次单位里以不是住院费为由,分文不给报销。

说来也巧。后来不久厂里的党委副书记也得了胃癌,所不同的是他的十几万元医药费却是百分之百的给报销了。

因为家庭和经济上的压力使王女士的身体也垮了下来,吃不下,睡不着,体重从120斤下降到90斤。身体出现了许多症状,其中胃痛越来越严重,因为经济困难就一直挺着也没有去看医生。直到后来痛的不行了,就用给丈夫熬过的中药渣子再多熬一遍自己服用,有什么办法呢?

陈先生一生两袖清风,耿直不阿,从未因为自己的利益向党委张过口。但是在弥留之际,怀着对党的信任,还是在病床上写了一封亲笔信,向组织诉说了自己的病情和困难,说自己不久于人世了,希望党委能出面向有关部门代为反映实情,望帮助解决巨额债务以减轻留给家人沉重的负担。并告知家中的电话号码。

陈先生把信发出以后的日子里,天天盼望组织上能来人来看他,能够帮他解决一些实际困难。每当电话铃响,就迫不及待的去接,希望是组织上的关怀问候。但是等待他的是一次又一次,一天又一天的失望。

结果,发出的信也是石沉大海。直到走到了生命的终点,这位一生勤勤恳恳的老党员没有收到党组织的哪怕是只言片语的关怀,怀着一丝党组织会给打电话来的奢望闭上了双眼。

王女士回忆起丈夫临终前淌着混浊的泪水说过的的话,泣不成声,“我以41年党龄和43年工龄,毕生热爱共产党,勤勤恳恳的为党工作,忠于职守,落得的是什么?没有想到给你留下的是九万多元的债务,真不应该啊!原谅我吧”。

在送别丈夫从火葬场回来的路上,王女士的泪水已经哭干。因惦记着今生今世都不可能还得清的债发呆,眼前无路可走,思前想后,又胡思乱想。她忽地想起了那首熟悉的歌来:“党啊,党啊,亲爱的妈妈……”。

对于为共产党奉献了毕生精力后陷入了绝境的陈先生来说,如果共产党真是妈妈的话,妈妈对她的孩子会是这样吗?

(原题目:一生献给党的悲惨结局)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