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赏新加坡国宝李光耀(2)──安全局是他的私生子(图)
 
李威
 
2005-5-6
 

新加坡前独裁总理、现国务资政吴作栋(左)与布什交谈

【人民报消息】提要:澳大利亚大洋报( THE PACIFIC TIMES)在2000年8月31日第335期有一个系列报导《与李光耀较量》,说的是一位从以前的华文学校毕业的学生邓亮洪,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在1968年跻身成为以英文为载体的律师界的著名律师,并在2000年接受在野党工人党的邀请竞选国会议员,但独裁政府不允许有不同声音,所以他遭到追杀。

(接上)

安全局是李光耀的私生子

李光耀掌握着新加坡所有的媒体,他与上层高官诬陷邓亮洪是个反受英文教育者、反基督教徒、反回教徒、反马来人的大汉沙文主义者的危险人物。为的是搞中共“群众斗群众”的那一套。

在行动党发动媒体炮轰邓亮洪一两天内,邓亮洪住宅及办公室就收到,由李光耀们操纵的所谓“基督教徒”和所谓“回教徒”签发的一些恐吓信件。有的要邓亮洪到教堂去道歉,不然对他不利,有的直接威胁他和家人的生命安全。

邓亮洪宣布竞选后,内政安全局人员对他的住宅及办公室进行24小时的严密监视,所以包括政府在内的所有人都完全清楚是哪些人马将恐吓信放进置于邓宅门前的邮信箱内。

2000年1月3日傍晚,邓亮洪将这些恐吓信,再次拿去向警方报案,但都没有下文!所有人都知道报案决不会有下文!

多了一层民主面纱的独裁

邓亮洪明白,李光耀掌控的行动党指控他是危险人物,说他将会危害社会安宁,是独裁政府准备大选后算帐的布局。不论邓亮洪是否当选国会议员,行动党政府都会像过去那样,肯定会引用公安法令将其扣留,除去后患。同时极力制造骇人的白色恐布,阻止及防止今后再有像邓亮洪这样的人物,敢挺身而出和李光耀打擂台。

邓亮洪明白,李光耀指控他反对回教是要断决他的退路及防止回教徒对他的支持,因为周边邻近国家都是以回教徒为主。李光耀想断绝他可能的避难后路。这个前总理是如何的心狠手辣。

邓亮洪明白,指控他是反英语人士及反基督教徒的大汉沙文主义者是想要防止西方人权组织及媒体对他的声援和支持。

虽然届时总理是吴作栋,但行动党政府依然掌控在李光耀手里。它向选民发出明确而又强烈的讯息:投行动党票者,其组屋将得到翻新,其市价增值,将享有经济效益甜头;投反对票者,则相反,其组屋得不到翻新,将尝经济损失苦果。威逼利诱,兼而有之,整个一个流氓!

行动党政府居然公开地、厚颜无耻而又毫无忌惮地动用国家资源,利诱及贿赂支持他们的选民,及动用国家行动机构及行政权力威逼选民,妨碍他们自由自主的运用他们的选举的权力。这比中共根本不许民众有直选权还多了一层民主的面纱,但都是不折不扣的独裁暴政!

强奸新加坡民意的“民主选举”

身为参选人之一的李光耀,居然在投票前夕公布说,静山这一选区,将有25个计票中心。他明白表明他本人已经取代了本应保持独立、中立及公正的选举监督官的职位及功能。

这一特殊举动,向选民们发出强烈讯号:行动党政府将会知道,这些选民把他们的选票投给什么党,他们投票的取向,这将决定他们的组屋翻新,是否得到优先对持。法律赋予选民的选择保密权力都被赤裸裸地强奸了。

李光耀无耻的讲话使参选的工人党手忙脚乱:工人党在很短时间内没有办法找到足够的人员,敢于担当又有能力担当这25个计票小组的组员。

这个小组的工作范围包括:选举投票时间结束时,监督选票箱被密封,避免有人作诈;监督选票箱从投票站被运载到计票中心处,防止有人在途中对选票箱作手脚;监督选票的点算,以免选择工人党的选票,归给对方;就怕象中共中央组织部长、前重庆市委书记贺国强在重庆唱票时一样,把别人的票唱到自己名下,搞出投票人数多于出席人数的大笑话。

另外,如有计票争执,还要和监选官交涉或和工人党领导人联系处理等。最后工人党只能临时凑合了几组人应付,离25个计票中心所需人数相差甚远。

奇怪的是,工人党计票人员都不准跟随运载装有选票箱子的车辆。自己备有车子的工人党代表,只能尾随官方车子到计票中心去;没有车辆的,只能自己想办法,尽快赶到各自被指派的计票中心去。而那些没有工人党代表到席的计票中心,只能任由监选官代理人和行动党代表去处理了。猫儿腻当然就出现了。这种“民主选举”简直是强奸新加坡!

无耻的作弊

邓亮洪大略的描述了他本人所在的那个计票中心的蹊跷情况:

邓亮洪所到的一所计票中心是一间学校的礼堂。座位早已搬空。讲台下摆着一张大桌子,是临时由好多张书桌拼在一起凑成的,是拿来当计票时用的。他早些时候在投票结束时,在一个投票站,把票箱封好然后签名做记号,工作人员才把票箱转载到计票中心。谁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不是被送到别的计票中心去。首先他注意到摆在讲台上供检查的票箱子,许多是用表面光滑的厚纸皮摺成,运抵计票中心时,许多粘性封条早已两边都作弧形朝外拱起,只作象征式的粘着,唯独还没有完全脱落掉地而已,这当然无法达到封密的作用。

当选票从箱子里倒出来时,邓亮洪即时注意到,有许多选票是一叠一叠的从箱里落下来。在正常的情况下,当选民把划好的选票,一个人一张地投进箱子里去,倒出来时一叠又一叠的选票落下来的现象不该出现。邓亮洪即时伸手从裤袋里,掏出照像机,要把这不寻常的现象拍录下来。一位跟随在邓亮洪身边的女性监票官,马上阻止邓亮洪这么做。并说,如果邓亮洪有任何投诉,过后可用书面方式提出,总监票官会作出答覆。看来监票官的真正作用是监视邓亮洪的,这样的选举也能算民主选举?这样的政府也能叫民主政府?

稍后,当邓亮洪和另一参选人惹耶勒南碰面时,大家交换了情况。两人都注意到另一不平常的现象:有很多在选票上所划的叉,非常端正整齐,所划的线,从一个角顶,划到对边角顶,再从另一角顶,划到另一对角顶。一般选民在投票站接到选票时,都会随手打个叉,不会那么费神,去划个工工整整的叉。即使有个别选民会这样做,但也只是鲜有的个别现象,不像他们分别看到的那么多,而且一叠一叠的。如果不用调包来解释,没有人能解释得通。

公开的拉票

除了上面所提到的各种不合理又不合法的现象之外,邓亮洪说,在这次选举进行过程中,还出现了其它违反国会选举法令事件。例如,总理吴作栋和其他行动党领导人,居然到各处投票站,去和正在排队等投票的人交谈。这是违法的行为。他的解释是:他只是到各投票站巡视。这是讲不过去的。首先,选举开始前,整个内阁已经解散了,吴作栋和其他行动党领导人已经不是总理或什么部长了。在新的内阁组成之前,他和其他行动党领导人,只不过是党的领导人罢了,而不具任何官衔,他们的权利与地位和其他反对党领导人无异。他们根本没有所谓“巡视”的权利。他们“巡视”的目的,不外乎选举期间去拉票。这在西方民主国家不但违法,还会被取消当选资格。但在新加坡却相反,因为那里是假民主、真独裁!

邓亮洪代表的工人党向警方投诉后,检查署决定不起诉吴作栋等。总检查长的理由非常“充份”,他解释国会选举法说:该法令只是禁止任何人士出现在“离投票二百米的范围内” 。这“二百米的范围”不包括投票站本身!只从投票站「外边」计算,而吴作栋等人只是出现在投票站「里面」,所以并不抵触国会选举法令。

吴作栋等人是飞进投票站里去的吗?代表新加坡第一号的法律人物如此荒谬的解释国会选举法,证明这个国家的法律已经被独裁者玩弄于股掌之中;新加坡政府本质上与中共恶党一党专制根本没有丝毫区别!

新加坡法律置人于死地

从以上不合法规的现象看来,工人党是有足够的法律根据,向法庭提出申请,挑战李光耀把持的行动党人的无耻行径,要求法庭宣判静山区这次选举结果无效,但是,根据过去的经验,不论反对党有多大的理由,法庭总是作出对反对党不利的判决,而且还要他们负担沉重的惊人诉讼费用。新加坡从经济上搞垮对手的作法简直就是中共的翻版。

其实,邓亮洪和李光耀的争斗,在邓亮洪决定进入政党参加大选之前就存在着。到邓亮洪参选时,他和李光耀父子还有一场未打完的官司呢。

(待续)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