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赏新加坡国宝李光耀(1)──敢竞选者毁其一生(多图)
 
李威
 
2005-5-4
 

新加坡独裁者兼地痞流氓李光耀
【人民报消息】新加坡有总统,按照新加坡宪法他没有任何权力,只是个摆设,权力都在总理和他所领导的政府手里。新加坡的三位总理按时间顺序排列:李光耀、吴作栋、李显龙。

李光耀是新加坡的「国宝」,这话是他那流氓儿子、现总理李显龙说的。

李光耀强行禁止华文教育

李光耀母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华人,在大陆出生,一生讲华语,但李光耀这个血管里流淌着中华民族血液的华人却十足的反华。

新加坡是华人的世界,人口约三百多万人,华人占77%左右、马来人占约15%,而印度裔占约7%。以新加坡社会说,华族是主要族群。在1965年人民行动党上台执政时,操华语(以闽、粤语及普通话为主)的华人家庭占了98%以上。到了1980年跌到了大约94%左右。

1980年,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政府关闭了以华文为媒介的南洋大学,并强行全面施行以英文取代华文为主要教学媒体的教学制度。

根据1990年的人口调查数据,操英语华人家庭增加到21%,华语家庭跌到了79%。根据2000年新加坡教育部公布的数字,来自英语家庭子弟,占了报读小学一年级学生的大约40%,这说明操英语人士的数目,在十年内大幅度急升。

从此新加坡的华人青年人英文呱呱叫,却看不懂自己祖父母、父母老祖宗的文字,失去了根。而李光耀本人中文最多能连续讲五分钟,不停止就要出丑了。

律师邓亮洪胆敢竞选国会议员让李光耀恨之入骨


律师邓亮洪
澳大利亚大洋报 ( THE PACIFIC TIMES )在2000年8月31日第335期有一个系列报导《与李光耀较量》,说的是一位从以前的华文学校毕业的学生邓亮洪,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在1968年跻身成为以英文为载体的律师界的著名律师,并在2000年要竞选国会议员,随即遭迫害的事。

在过去的二三十年中,除专业事务外,邓亮洪主要是活跃于华人社会之中,他曾担任过南洋艺术学院董事主席十多年,历任著名的华侨中学、华中初级学院及其他中小学及两家医院的董事职位。他是华侨中学毕业生,就读过南洋大学,是新加坡大学法律系毕业生。因为律师专业和执行各个组织职位所赋予的任务,他必须和官方行政单位、政界、文化学术界及商界有较多交往;因此,他是一位为各界所接受的人物。

在考量之后,律师邓亮洪在几个在野党邀请中,选择了接受在野党「工人党」的邀请去竞选国会议员,这触怒了前总理、现国务资政李光耀,他直接参与迫害想用肉体消灭达到无竞选对手,无奈之下,邓亮洪携全家匆匆出逃至今流浪海外。

这件竞选只是李光耀千万件罪孽中的一件,但也足以鉴赏到新加坡「国宝」的独裁丑恶嘴脸。

走进真实的新加坡

和中共国一样,新加坡除了执政党「人民行动党」以外,也有几个在野党,但哪个在野党要竞选政府要员,都是不可能的,不是让你丧命,就是让你破产,最好的结局就是出逃。邓亮洪律师至今逃亡在外,拣了一条命,包括妻子的财产都被“合理合法”的拿走了。

靠近看,新加坡给世界的印象是,有着傲人的经济成绩、绿化成荫的市容和整洁的马路、严厉的法律制度和富裕安定的生活。但是走进新加坡才会发现那严厉的法律制度是对付不同政见者和人民的,谁敢呛声,富裕安定的生活就顿时消失殆尽,原来所谓的“富裕安定”是独裁者要人民封口为代价的。

经历了三十多年表面上风平浪静的岁月,律师邓亮洪要参选国会议员的消息一发表,整个新加坡就开了锅!

敢竞选就将其一生摧毁

据大洋报专访邓亮洪的文章说,1996年的圣诞节前夕,各种迹象均表明:一场不可避免的大风暴即将来临。

李光耀为资政,吴作栋为总理的「人民行动党」政府五年执政期又告届满后,于是在1996年12月底宣布,订于该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为大选候选人提名日。1997年1月2日为投票日,准备选举下一任政府。顿时,整个新加坡社会及国内外媒体,都在殷切地等候各党派将要公布他们各自的候选人名单。

慎重地考虑了几个邀请后,邓亮洪选择了工人党的邀请,和知名的印裔律师惹耶勒南先生及其另外三位党员搭档,组成五人小组,参加静山集选区竞选。

1996年12月23日,当新加坡工人党宣布其参加国会议员竞选名单中,出现了邓亮洪的名字,一时间,整个新加坡为之哗然!

国民皆知,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执政几十年以来,从来不能接受、容忍或放过异议人士;如果有人敢和他们竞争、对抗或和他们对着干,他们都必然会开动国家机器,用各种各样的名堂,各种各样的手段,把他们拖垮;或使对手陷入各种法律或经济的困境之中,弄得你半死不活;或索性动用公安法令,不须经过审判,将你长期监禁。二三十年后,在各种苛刻条件之下,才把你释放,废去你一切的能力,就像著名政治扣留犯谢太宝那样,将他一生摧毁!

于是,鲜有人敢出头来和行动党抗衡,争夺国会议员席位。这说明为何历届大选,行动党候选人,总是在没有对手的情形之下,不费举手之劳,持续独裁执政达几十年之久。有些参选人的妻子为了一家平安,以激烈的“跳楼自杀”来威胁,逼迫丈夫放弃参加竞选计划。新加坡是个纯纯粹粹的独裁国家,但迷惑人的是它装扮成天真浪漫的少女。

1996年12月24日(圣诞节前夕),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召开了那一届的最后一次内阁会议。当内阁正式会议议题讨论一结束后,内阁成员即时紧急讨论邓亮洪的“不寻常的出现”。在会议上,各部部长和出席会议的议员们,各自回忆了以往和邓亮洪的个人交往经验。最后,内阁资政李光耀柏板定调:邓亮洪是个危险人物,必须尽早将其抹掉(Demolish)!否则,人民行动党三十多年来在操作华人社会所下的功夫,将毁于一旦(此系李光耀事后于1997年5初在新加坡高等法院控告邓亮洪诽谤案件中,发誓作供时所透露的)。

动用国家机器造谣诬陷满天飞

邓亮洪的厄运由此开始,不论他到什么地方,总有多位便衣人员,如魔鬼随身,到处跟随。他们当然是有关当局刻意安排来的人对付邓洪亮这个“烫手芋头”。连邓亮洪的家庭成员也得到特别的“照顾”,出入有人跟踪,使得家中大小日夜不宁,坐立不安。他们哪里会料到,只因邓亮洪参选,更大更多的苦头,还在后头等候着他们去尝呢!

圣诞节假日一过,中、英、印、巫文等各家报纸,恢复出版。众所周知,新加坡所有的大众传媒,不论是报纸,电台或是电视台,全由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所控制及操纵,毫无例外。李光耀独家代表新加坡政府,新加坡政府发出的声音只代表李光耀。

李光耀控制的媒体每天夜以继日,集中火力,重炮轰击邓亮洪,犹如一颗颗的原子炸弹在爆炸,阵阵热浪,直向他逼去,直叫他喘不过气来。邓律师说,撇开别的不说,只要随便翻翻一下,由他所累积到的一叠又一叠的新加坡华文报剪贴,看到那些大字重墨而又刺目的标题,就足以令人心惊肉跳,目瞪口呆:


江李一丘之貉!
“李光耀资政:采用邓亮洪做法,我国将成波斯尼亚”、“吴总理:邓亮洪是危险人物,不应让他进入国会”、“邓亮洪在玩火”、“多位议员指邓亮洪言论极端”、“邓亮洪若当选议员将像(澳洲)汉森掀起风波”、“吴总理指邓玩危险游戏,利用宗教课题鼓动情绪”、“别让邓亮洪破坏社会安宁”、“李资政:静山是关键战役,关系总理与两位副总理前途”、“吴总理:静山是总理对邓之战”、“吴总理:如果邓亮洪中选,我在国内外声誉将受打击”、“陈庆炎副总理;阻止邓亮洪进入国会,不是反对华族文化”、“偏激煽情者,应严厉对付”、“李资政:行动党若输掉静山集选区,将是整个新加坡的大失败”、“把组(官)屋翻新与选票挂钩,并不是在威胁人民”、“吴总理:以计票结果决定组屋翻新快慢,是民主过程,并非威胁选民”、“李资政:静山区集选区共有25个计票中心。哪个区最支持行动党,组屋将最优先获翻新”。

这种作法简直就是中共的翻版,现在我们不难理解为何李氏父子甘愿做中共的走狗,因为本来就是一丘之貉!

借刀杀人和倒打一耙

上面所列的只不过是从大量报道中挑选出来的几个标题罢了。其文章内容重点主要是,指邓亮洪是个反受英文教育者、反基督教徒、反回教徒、反马来人的大汉沙文主义者的危险人物,如果不制止他传播他的言论与思想,那他将把新加坡带入像波斯尼亚、斯利兰卡和非洲卢旺达等国家处境一样,因种族、宗教或语言的争拗而引发流血冲突事件,使到社会发生动乱不己,危害国家与人民。

文章说,观察力及分析力极强的邓律师当然洞晓行动党政权所发的强势不但空洞又没有根据的舆论攻势的用意与目的。邓律师说:“首先,那是「借刀杀人」的毒招。用意是在煽动基督教徒及回教徒伤害我及家人。刑法禁止任何人(包括行动党人在内)通过报章、电台及电视台,针对我个人而发动带有挑衅及煽动性的指控,说我是反基督教徒和反回教徒。这样的做法,目的是使教徒们对我产生憎恨,甚至进而伤害我及我家人。那是绝对触犯刑事法的”。

在独裁者眼里他就是法律!邓亮洪还没把李光耀的豺狼本性看透。

邓亮洪将各家报纸所登载的资料集中起来,于1997年1月1日傍晚,交给警方入案,并要求警方保护人身安全。完全出乎邓律师预料之外,他向警方备案的记录资料副印本,本属警方机密文件,竟然全部出现在隔天(投票日)各家媒体的报刊上。

因邓亮洪向警方备案记录资料上,列有李光耀、吴作栋和李显龙等言论发表者的十一位行动党领导人名单。所以投票日的报刊上,十一位行动党领导人一个不落,全部倒打一耙,说是邓亮洪及惹耶勒南两位律师促使报界登载这些资料的。这又构成了他们多宗控告邓亮洪及惹耶勒南诽谤案的根据,要求赔偿名誉损失。警察局在独裁政府的控制之下,当然必然是李光耀等的御用工具。

紧跟着而来的,李光耀命令重拳猛击邓亮洪夫人张秀霞,也把她列为这许多大诽谤案子的第二被告人,她的个人财产,连同子女的银行户口,也被法院查封!她的护照也被移民局没收取消,不准出国门。

李光耀运用的如此纯熟的卑劣手法简直就是中共的一面镜子!新加坡人民及国际媒体将此看作超法律的闹剧。

(待续)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