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留美博士給中國政府的公開信
 
作者:王文怡
 
2005-5-20
 
【人民報消息】中國駐紐約總領館、中國國家安全部、中國公安部:

做為一個來到海外的中國人,因為護照延長屢被拒絕,如今父親去世我需回國料理喪事卻遭拒絕的問題,要寫這樣一封致全世界的公開信,令我百感交集。

中國當局究竟害怕的是什麼?而反覆在護照問題上刁難我個人和其他海外學者,並斷然阻止居住在美國的女兒回國參加父親的葬禮。

不錯,我是一個法輪功學員,一個信仰真善忍,要通過修心養性練功達到身心健康的人。這能是中共不講人倫親情、不尊重人的基本權利、拒絕我入境的正當理由嗎?

我的母親聽到我回不去的消息,在電話那頭傷心的哭了,多名在場的親朋好友都跟著落淚。我也落了淚,為不能見上苦難一生父親這最後一面,也為審查我護照並做出拒絕決定的那些人,而真心的難過。人也許不知道,他在反天理逆人道而行、為難、傷害別人的時候,實際都同時傷害著他自己。

海內外幾百名親朋好友聽說我幾次護照申請受阻的事情,都表示這真是荒唐至極。“不是說國民黨的官都可以回去嗎,可是法輪功學員的父親去世了,怎麼就不能回國赴喪呢?這麼一點最起碼的人倫親情之事,都要被共產黨用來整人。看來無論現代化的口號如何喊,並沒有改變中共控制人和加害於人的本性”。

2002年4月我在突尼斯將護照丟失時,中國駐突尼斯使館曾提出我必須寫一個“悔過書”,放棄修煉法輪功的聲明,方可辦理新護照。是明白了真象的突尼斯政府看不過去,基於人道最後做出決定:由突尼斯政府出面為我頒發一個旅行證件,助我返美與家人團聚,從而使中共使領館的迫害無法得逞。然而去年,紐約中領館明確表示,它們不能給我辦理護照手續,是因為我還煉法輪功。(詳細報導請查:我的護照申請風波, 大紀元2004年7 月25日報導)。這使人不由自主聯想到中共在過去五十年間歷次政治運動,尤其是文革中,逼人就範、迫害人的歷史。

這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已經持續六年了,我們海內外華人,中領館外交人員及所有為這個現行政權工作的人是否問過自己,從1992年到1999年短短七年間,為什麼有包括上至中共政治局常委及其家屬,下到社會各界人士,上億的世人走入法輪功,以真善忍為原則修心養性並練功,提高身心健康與道德回升,這本是利國福民無一害的事,只是因為“學者日眾”的現象引起了當權者江澤民的莫名妒恨, 法輪功就被莫須有的指為 “和黨爭奪群眾”,而在1999年7 月被蠻橫無理的鎮壓。一時間,中共當局動用了所有國家機器,施行行政、特務、軍警,關押、酷刑和虐殺等所有強制手段,加以廣播、報紙、電視上種種可怖離奇的謊言欺騙,傾國資源都被用以對付一群修心向善的中華百姓。近六年來,無數人因此入獄,幾千人被活生生打死,多達兩千人被強行關入精神病醫院,被強行注射高劑量的抗精神病藥物,造成多人死於藥物副作用。

最為荒唐的是這種暴行在共產黨控制的媒體下,對外宣傳卻成了對法輪功學員“春風化雨般的關懷”。法輪功學員對外界講述他們被迫害的真相,則被扣上搞政治的大帽子。我的護照已經被卡住近三年了,沒有任何理由。現在父親去世,家人希望我去參加葬禮。你們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我說出來就是搞政治嗎?我現在才真正明白你們定義的“不搞政治”對法輪功學員意味著什麼,那就是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乖乖的聽從中共洗腦及反人類道德和理念的宣傳及控制。

在中國這片古老的土地上,上下幾千年文化,在孔子為代表的儒家中庸思想等影響下,社會崇尚仁、義、禮、智、信等理念,尊師、尊長輩,父慈、子孝、“忠孝節義”、是人生在世做人和行事的標準。“人命關天”、“君輕民貴”是社會和當權者治國的古訓。放眼中共統治50多年的中原大地,這些作為社會道德基石的時尚和風氣,已被打落的七零八落,官場社會腐敗成風,這就是現代化了的中國希望嗎?想來這才是國人的最大的危機與不幸。

我想,當一個人在海外,聽到自己年邁的父親在國內去世的消息時,一定會象我一樣歸心似箭。他(她)第一個反應會是馬上安排回國行程,盡最大努力見親人最後一面,並協助料理好喪事,而使死者在另一個世界早日安息。這些都是做兒女應盡的孝道。以小觀大,你們在護照問題上對我的刁難,並阻止我回國赴喪,既嚴重違背國際人權準則,又充份彰顯了共產黨政權反民族傳統,反人性的本質。我唯一擔心的是:你們這些人怎麼辦?對法輪功的鎮壓絕不會持久,在鎮壓法輪功上惡行累累的中共當局及其江澤民都終將為歷史所淘汰,你們一定要把自己與它們捆綁在一起,去償還那些根本無法還得起的罪孽血債嗎?

現在由於你們從中作梗,使我不能回國參加父親的葬禮。作為一個女兒,我只能選擇在星期五(五月二十日)的時候,到中領館門前,絕食、靜靜的打坐一天,以表達一個女兒對父親的哀思。

我歡迎領事先生到我家做客,大家開誠布公的探討一下這次護照問題的真正症結。我家的地址和電話在護照延期申請表上都有。只是希望你們在對待法輪功的問題上,應該有一顆公平善良的心,不要糊糊塗塗再去做那些不講人倫親情、反天道、逆人性的事了。

我等待著你們的回應。
王文怡

公元二千零五年五月十九日(乙酉年四月十二日)
於紐約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