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主意?中國青年報罕見的站出來 說了一句實話(圖)
 
鮑光
 
2005-5-19
 

黃金高面露痛苦表情
【人民報消息】中共的官員基本是爛桃一筐,想找沒渣兒的還真難,好容易出來個反腐清廉的黃金高,楞被大貪官賈慶林打成又嫖又賭的爛渣官。在賈慶林看來不嫖不賭那還是共產黨的官嗎?那不是濫竽充數嗎?自己不就是因為貪的夠資格掉腦袋時才被江澤民揀選到國家最高領導階層去的嗎?所以為保持共產黨組織的“純潔性”,他把黃金高這個不夠共產黨員稱號的縣委書記揪了出來,罷了官,雙了規,據說整到了神經瀕臨失常的地步,目地是不讓他反貪。

記得前兩年新華網上刊登過一個案子,那個市的領導班子全都爛了,調查組進駐時不相信其中一位老實巴交的領導竟也會同流合污。當找他個別談話時,他撲通一下跪倒在地哭著說:開始我一再不肯參與分錢,後來連我的老婆孩子的命都受到威脅時,我真怕了,我收了錢,他們認為我入了夥不會告發他們才放過我,我和老婆合計這些錢一分也不能動,等案發時全部上交。

在共產黨這個邪黨裏,黨官們都知道,當官就是發橫財搶奪他人財產、嫖娼包二奶的同義詞,想做好人連命也保不住。黨總書記趙紫陽對六四學生們生惻隱之心而被軟禁至死,江澤民偷盜國庫一次就近三十億美金,他不但獨裁了十三年,而且那個狗屁不通的“三個代表”還被共產黨放進了黨章、憲法裏去,成為中共國的“指路明燈”。正因為江壞到這種程度,中共才首肯江找外國商人給他寫傳記,並為此書大肆宣傳。正因為江禍國殃民到中共滿意的程度,所以黨中央批准他寫回憶錄!但別的高官想寫回憶錄門兒都沒有,做不成“江澤民”寫成回憶錄也不許發表!

為了證實此言不虛,《中國青年報》於5月18日發表了題為《一個退休高官的生意經》的報導,此文報導了中共前阜新市市委書記王亞忱,謊稱癡呆兒子王曉軍有南非國籍,以此為誘餌,及另一個兒子王曉剛(阜新市公安局治安警察支隊副支隊長)、女兒王曉雲(阜新市公安局副局長),合夥將當地一名投資商高文華投資一億元的商貿城據為己有的經過。

令人意外的是,強取豪奪的中共高官王亞忱卻對採訪記者說:“前兩天阜新市保持共產黨員先進性教育領導小組到我家徵求意見,我當時提出,高文華這樣的人必須判刑,否則我就在網上公開退黨!”

為何觸犯刑律的王亞忱竟然拿退黨來威脅中國共產黨呢?


由左而右依序為:俄文、法文、瑞典文、西班
牙文、英文之九評燙金彩色精裝本。
因為大紀元有個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和1月13日的《大紀元鄭重聲明》,不知道的人應該說是沒有,目前每天有2-3萬人在大紀元上退出共產黨和附屬組織,到現在為止已有1,664,611人退出了,如此下去,共產黨真能退垮了。

觸犯刑律的王亞忱拿退黨來威脅中國共產黨非常正常,高文華是冤枉了,被掠奪了,但你共產黨從建國以來冤枉過多少人?整死過多少人?每天成千上萬的人去上訪不都是因為冤枉嗎?誰給解決了,還不是被打被抓?多抓一個高文華算什麼,也不過是上訪隊伍中多了一個人罷了。但王亞忱可是共黨的官員啊,在退黨浪潮中,每一個留在黨內不走的黨員可都是心肝寶貝金疙瘩噢!

明慧網有一則報導,說哈爾濱萬家勞教所七大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新招兒是逼著他們寫入黨申請書,誰要不寫,就會酷刑侍候!瞧瞧,黨多麼需要輸血,把主意都打到法輪功學員身上去了!

有人發表文章說,“還沒看到誰用到了“退黨”這一招來做盾牌!也許,王亞忱先生的這一開創先河,能在我們的反腐史上添加濃筆重彩的一筆!”

說的多好,過去貪官一被雙規就嚇得屁滾尿流,還有自殺的,現在如果沒有一百六十多萬人退出共產黨組織,貪官哪裏有資本牛到如此找不著北?!

《退黨》是共產黨竭力阻止的事情,這詞早已經被大陸網特屏蔽了,那麼,是誰下命令讓中國青年報刊登這篇文章的? 這不是替大紀元免費廣而告之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