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主意?中国青年报罕见的站出来 说了一句实话(图)
 
鲍光
 
2005-5-19
 

黄金高面露痛苦表情
【人民报消息】中共的官员基本是烂桃一筐,想找没渣儿的还真难,好容易出来个反腐清廉的黄金高,楞被大贪官贾庆林打成又嫖又赌的烂渣官。在贾庆林看来不嫖不赌那还是共产党的官吗?那不是滥竽充数吗?自己不就是因为贪的够资格掉脑袋时才被江泽民拣选到国家最高领导阶层去的吗?所以为保持共产党组织的“纯洁性”,他把黄金高这个不够共产党员称号的县委书记揪了出来,罢了官,双了规,据说整到了神经濒临失常的地步,目地是不让他反贪。

记得前两年新华网上刊登过一个案子,那个市的领导班子全都烂了,调查组进驻时不相信其中一位老实巴交的领导竟也会同流合污。当找他个别谈话时,他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哭着说:开始我一再不肯参与分钱,后来连我的老婆孩子的命都受到威胁时,我真怕了,我收了钱,他们认为我入了夥不会告发他们才放过我,我和老婆合计这些钱一分也不能动,等案发时全部上交。

在共产党这个邪党里,党官们都知道,当官就是发横财抢夺他人财产、嫖娼包二奶的同义词,想做好人连命也保不住。党总书记赵紫阳对六四学生们生恻隐之心而被软禁至死,江泽民偷盗国库一次就近三十亿美金,他不但独裁了十三年,而且那个狗屁不通的“三个代表”还被共产党放进了党章、宪法里去,成为中共国的“指路明灯”。正因为江坏到这种程度,中共才首肯江找外国商人给他写传记,并为此书大肆宣传。正因为江祸国殃民到中共满意的程度,所以党中央批准他写回忆录!但别的高官想写回忆录门儿都没有,做不成“江泽民”写成回忆录也不许发表!

为了证实此言不虚,《中国青年报》于5月18日发表了题为《一个退休高官的生意经》的报导,此文报道了中共前阜新市市委书记王亚忱,谎称痴呆儿子王晓军有南非国籍,以此为诱饵,及另一个儿子王晓刚(阜新市公安局治安警察支队副支队长)、女儿王晓云(阜新市公安局副局长),合伙将当地一名投资商高文华投资一亿元的商贸城据为己有的经过。

令人意外的是,强取豪夺的中共高官王亚忱却对采访记者说:“前两天阜新市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领导小组到我家征求意见,我当时提出,高文华这样的人必须判刑,否则我就在网上公开退党!”

为何触犯刑律的王亚忱竟然拿退党来威胁中国共产党呢?


由左而右依序为:俄文、法文、瑞典文、西班
牙文、英文之九评烫金彩色精装本。
因为大纪元有个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和1月13日的《大纪元郑重声明》,不知道的人应该说是没有,目前每天有2-3万人在大纪元上退出共产党和附属组织,到现在为止已有1,664,611人退出了,如此下去,共产党真能退垮了。

触犯刑律的王亚忱拿退党来威胁中国共产党非常正常,高文华是冤枉了,被掠夺了,但你共产党从建国以来冤枉过多少人?整死过多少人?每天成千上万的人去上访不都是因为冤枉吗?谁给解决了,还不是被打被抓?多抓一个高文华算什么,也不过是上访队伍中多了一个人罢了。但王亚忱可是共党的官员啊,在退党浪潮中,每一个留在党内不走的党员可都是心肝宝贝金疙瘩噢!

明慧网有一则报导,说哈尔滨万家劳教所七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新招儿是逼着他们写入党申请书,谁要不写,就会酷刑侍候!瞧瞧,党多么需要输血,把主意都打到法轮功学员身上去了!

有人发表文章说,“还没看到谁用到了“退党”这一招来做盾牌!也许,王亚忱先生的这一开创先河,能在我们的反腐史上添加浓笔重彩的一笔!”

说的多好,过去贪官一被双规就吓得屁滚尿流,还有自杀的,现在如果没有一百六十多万人退出共产党组织,贪官哪里有资本牛到如此找不着北?!

《退党》是共产党竭力阻止的事情,这词早已经被大陆网特屏蔽了,那么,是谁下命令让中国青年报刊登这篇文章的? 这不是替大纪元免费广而告之吗?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