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拍案叫绝!一个笑声掌声不断的演讲(图)
 
2005-5-18
 

杨景端博士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朱江5月18日报导/杰弗逊大学综合医学中心精神和行为医学主治医生杨景端博士与与哈佛大学尼曼研究员陈小平、萨福克大学(Suffolk University) 管理学院李强教授、《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先生、路特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电脑科学系兼职教授周世雨博士一同应邀于5月14日在哈佛大学燕京礼堂演讲,在法律、民主运动、经济、网络科学及医学领域深入浅出地从各自的视角分析了中国的现状,与余百位美中听众进行演讲与学术交流。

杨景端医生的演讲以医生的清晰视角结合中国深刻社会现象,以“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分析中国人的心理与行为的根源与解药,加之幽默的演讲风范,博得席间阵阵会心的笑声与掌声,引人在轻松愉快中反思。以下文字根据杨景端医生演讲录音整理,小标题为编者所加。
  
共产党玩枪杆子也好,玩笔杆子也好,它最会玩的就是──人心

医生嘛,只能谈病,谈别的都是外行。其实说来说去,共产党玩枪杆子也好,玩笔杆子也好,其实它最会玩的就是──人,所有一切的一切,最后就是落实在人心上。我想讲两个故事:

第一个是丁玲的故事,她是早期的有名作家。58年百花齐放时,她也放了一下,结果被打成右派,右派平反后,很奇怪的是别人都觉得她应该对共产党颇有微辞,她不但没有微辞,而且还给共产党反右作辩护,对同样遭受迫害的人,她的言词比中共内部的左派还要左,所以大家都觉得很奇怪。

第二个故事呢,也是一位女士,她叫滕春燕,是国际大赦全球营救过的纽约一位针灸科医生。她是为什么被抓?是因为去中国想要了解法轮功学员在精神病院的情况而被抓。抓了以后判刑,全球都在营救她,结果出来了。出来之前上了中国大陆电视台,她说“我真是舍不得离开这个地方,这里的管教真像亲人一样”。她是恋恋不舍呀,她说我没有受到任何虐待啊。当时大家都愣了,国际大赦也傻眼了,所以都想她一定是被逼迫这样讲的。其实啊,我告诉大家,不是的,她真是这么感觉的,真是这么想的。

她们真的病了吗?她们真的是病了。刚才有人讲是共产党是谁都怕,怕就对了。你要不怕共产党,(共产党会说你)你肯定是有病,是这样的。她们得的什么病?叫作“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众笑)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其实这个现象,很早以来就有。但是一直到1973年8月23日,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突然闯进了两个全副武装的绑匪,对着一家银行一阵狂扫乱射,一边射一边说Party(晚会)开始了,就有几个女店员给抓了扔到地下室黑房子里。六天以后,这几个人不但拒绝外面的营救,而且她们认为营救她们的警察要害她们,而绑架她们的人是在保护她们。为什么?因为在这几天当中,绑架她们的人,除了对她们的生命进行威胁外,而且还让她们相信随时都可以开枪打死她们。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没有打死她们,没开枪,她们已经感激不尽了。不但如此,还给她们食物,给饭吃。啊呀,这几个绑匪一下就像变成神一样的。

所以,这是一种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强烈的求生的欲望,使她们认同了绑架她们的人,甚至他们喜欢的,她们就喜欢,他们讨厌的她们就讨厌。结果她们被营救出来时,你听不到她们对绑架者的控诉,相反的是,一位女士说:他们两个根本就不是坏人,她还和其中一个订了婚。(众笑)还有一个干脆在全世界为其中一个绑架者筹款,还建立了一个为绑架她的人辩护的基金会,这时候全世界都傻了,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时候这个病名就产生了,叫作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鼓掌)

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四个条件

要人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必需有四个条件。第一个条件,是要你切实感觉到你的生命在受到威胁,让你感觉到,至于是不是要发生不一定,然后相信这个施暴的人随时会这么做,毫不犹豫;第二个条件是这个施暴的人一定会给你施以小恩小惠,最关键的条件,在你各种绝望的情况下给你水喝;第三个条件是除了他给所控制的信息和思想,任何其它信息都不让你得到,完全隔离了;第四一条,让你感到无路可逃。这四个条件下,人们就会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那么这个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制造者,既可以是一个绑匪,两个绑匪,也可以是一个组织,当然也可以是一个国家机器。受害者可以是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也可以是一群人,整个国家。这就是我讲的中国社会群体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因为中共是制造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大师。

让我们一条一条来对照,第一条,它对生命的灭绝和迫害,从中共一开始,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一直到镇压法轮功,每一次政治运动它都在告诉人:我会毫不犹豫地对你下手,这就是邓小平所说的 “两手都要硬”,要枪杆子;第二条,它有给你小恩小惠的权力,它控制了你的所有生活资料,给你分房子,给你提级,你突然间感觉哎呀真不错……给你平反!大家很喜欢平反嘛(众笑),一给你平反了,你简直感激得不得了,这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什么?

当一个人拿着枪站在你的背后

那么,它让你得到好处,但是有一个前提,所有的这些好处都是在恐怖的框架之下。所以呢,我如果给你讲,人最大的人权是生存的权利,你可能听得还挺舒服的,但是如果有一个人拿着枪站在你的背后,对你说,嘿,人最大的人权是生存的权利,你是什么感觉,你就感觉到是生命在受到威胁。这就是为什么共产党最爱说一句话:“人的最大的权利是生存的权利”,让你们时时刻刻感觉到,你的生存就在一念之间(众大笑,鼓掌)。

第三条,为什么要控制舆论,就是让你的思想除它之外根本接触不到第二种信息,所以它要控制笔杆子,控制舆论,这对它来说就是生命线,就是制造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一个重要条件。所以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从小就要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现在我们绝大多数中国人相信如果共产党垮掉了,中国就完了。所有的舆论都在给人灌输:只有共产党才能将中国管住。最后一条就是说它就是让你感到绝望,无路可逃。就把你的一切让你觉得根本没有希望。

说了这么多那么最后的前景对中国来说到底有什么影响呢?我对中国未来的前景我有两个感觉。

第一,很不乐观。为什么不乐观?因为中共实在是既残暴又狡诈。它既会动刀杀人它也会小恩小惠,那它是高手。它就这样把这个强大的国民党玩到台湾那儿去了,又把这个落魄的国民党玩回大陆。

第二个是我们的人民和老百姓社会是反覆受到了创伤,反覆创伤。一次次的运动我们都受到了创伤。所以毛泽东很清楚,说每隔三五年我们就要来一次运动。为什么?就要让大家反覆地强化感受到这个恐怖。让这个“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永远不得康复。(鼓掌)

“认知分裂症”──为一张报纸他会骂你跟你吵

第三个问题很重要。在海外的人都知道,你要跟在大陆的人讲一些海外的消息的时候,他不爱听,他甚至跟你吵,甚至还很生气。我在费城,是自由钟所在的地方。自由钟下大陆官方代表团一拨一拨的,自由钟嘛,你到这儿来拿一份报纸的自由可以吧,说句话的自由可以吧。他不仅不接他还躲,甚至你要真给他一张报纸他骂你跟你吵。这是什么现象?(有观众回答: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错了,这是“认知分裂症”(众大笑,鼓掌)。这不是我编出来的名词。这是1957年,里奥夫.德塞斯基教授发现的一个现象,这是社会心理学上的一个重大改革。它描述了一个什么东西呢?描述了一个现象。当一个人,它有两个非常对立的信息放在面前的时候,你马上很不舒服。怎么不舒服呢?看到的不一样啊,特别是信息感到很残酷,他不舒服。人嘛,都是想舒服的嘛,他就本能的就要减低他不舒服的程度,他就必须要躲避一个,然后进一步的强化合理化另外一个。他怎么取舍呢?就看哪一个对他来讲更安全。如果他生活在中国大陆,他就一定要相信中国大陆对六四的镇压,对右派的镇压,对法轮功的镇压是正确的,这时候他就会很舒服了。但是他如果接受你说的这一套,他很痛苦,他又不能做什么,他一做的话马上他的生命就有威胁。中国有句话你干啥都行,别炼法轮功。因为你在这儿马上你的生命就存在威胁。所以你跟他讲的时候它就不要。

一谈政治就害怕──慢性创伤后应急综合症

还有一个呢,就是大家感觉咱中国人确实很麻木,对自由很麻木,他回避政治问题。你跟我谈啥都行你别跟我谈政治,一谈政治就害怕。这是一种什么症状?猜一猜?(众笑)这叫慢性创伤后应急综合症(众大笑)。因为这个创伤以后人都是很痛苦的,所以他就不愿意回想它,他就回避任何会使它引起回忆的东西,他就感到很麻木。因为他如果要是去感受,他就很痛苦。我们人谁愿意痛苦?不愿意痛苦。

面对这种情况你有三条出路。第一条像老舍那样找个地方去自杀;第二条,像丁玲一样去患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第三条,就是像胡平先生这样流亡国外(众笑,胡平笑)。

我们怎么样针对这个问题?这儿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这些人面对创伤以后他产生到强大的愤怒。但是这个愤怒他是不敢对着共产党发的,那还了得,所以这个愤怒总得有地方去呀,当然他只能回家去发,对他老婆发火。(众笑)但是这个东西就像一时埋藏在那儿,只要有个机会,给他一个机会,他就会把它发出来。比如说这一次要组织一下,政府发现要给日本人一点压力,转移一下大家对九评啊对退党的注意力,搞一下反日活动。这个反日活动是什么?把大学生组织起来搞点什么。好家伙,一看这一下机会来了,那火,怒火全上日本人哪儿去了。很多火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也许是从拆迁房子那儿来的,(众笑)也许是从共产党那儿来的,最后烧到日本人那儿了。结果马上就失控。一看失控了,赶快收,赶快抓,要把它疏开。所以这个民族主义是很危险的。就说很容易产生 。这么多的愤怒压在心理上,只要给他一个理由甚至也能引起大祸。所以这对中国危害是很有影响的。那么怎么样对策呢,希望在什么地方呢?

我们中国人只是太热爱生命了

第一我觉得我们中国人即没有疯也没有病,我们中国人只是太热爱生命了,太想活着了。否则我为什么要得这“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综合症”啊?我不就是为了活下来吗!是吧?我做不了警察我当不了大灰狼,这是电视剧《编辑部故事》中李东宝的话。所以总想做两样东西,一个是警察,一个是大灰狼。为什么?他就怕这两样东西,他要当上了这两样东西,他就不怕了嘛。所以说,我们中国人太想活了,只有顺从共产党我们才能活下来。所以这就是中国人现状。不是中国人傻,中国人麻木,或中国人胆小没有脊梁骨。从我这个医生角度来看,我只是说我们中国人太热爱生命了,太想活着了。这没有错呀,这没有错。

所以,第二我觉得我们对我们的中国同胞,特别是大陆的同胞,不管他现在对你的说法做法是什么样的态度,我们对他们都不能够责备,嘲笑,谩骂,或者是失望。因为你这样做适得其反,不能给他施加压力,我们千万不要这样做。我们要让他始终感觉到我们在支持他们,我们理解他们,我们千方百计地想要让他知道真相。至于说他愿意接受到什么程度,那就应该要让他自己有一点时间和空间来做。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我们一定要揭露这个施暴者的邪恶和他的伪善,特别是伪善。因为施暴不行,它必定是有小恩小惠来控制。这个小恩小惠才把人彻底改变了。所以我们一定要揭露它,让所有的人中国人都知道,你给我发工资是应该的,这本来就是我这儿的钱,你给我分房子,那房子本来就是我的,你分什么分?要让它知道:这不是你的权利,你更没有权利来杀我!

最后一定要让咱中国人感觉到最残暴的人就是最虚弱的人。我们认识到这一点:害怕的应该是这些残暴的人,他们会有报应,而不是我们。所以我们一定要想方设法让我们的同胞知道:我们没有理由害怕,我们不应该害怕,那些施暴的人才是最胆小的人,最虚弱的人,才是应该害怕的人。

未来的希望

所以呢我就讲这么多。我感到接下来是很光荣的。为什么?第一,民主自由是世界潮流。所谓“世界潮流浩浩荡荡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讲这些大家可能都能够看到。第二,互联网,大家想没想到,互联网的发生它想控制信息已经控制不了了。从这个《九评》就可以看到,它为了挡住这个九评,它不惜玩国民党,不惜玩日本人,它要让大家不要看《九评》和退党的事,这就是它要做的,它真正的目的在这上。它已经感觉到,一百三十万人退党虽然是数字很小啊,但是很了不起啊。这说明什么?说明越来越多的人拒绝做“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患者啊(鼓掌)。所以我觉得未来很有希望的。我觉得大家应该多一点信心。谢谢大家。

(根据演讲现场录音整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