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惊九州!辛灏年精彩演讲破中共美梦(1)(图)
 
2005-3-11
 



《谁是新中国》之作者、黄花岗历史文化杂志主编辛灏年先生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岳鹏费城报导)费城大纪元和自由钟论坛于3月6日下午在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举行了第三场《九评共产党》研讨会,著名学者、《谁是新中国》之作者、黄花岗历史文化杂志主编辛灏年先生作为主讲嘉宾,以对“九评共产党”的“两个看法、四点感想”为题,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演讲和听众问题回答。以下为经录音整理的、辛灏年先生演讲内容的第一部份:

“我想做个简单的说明。我今天的发言,也就是就‘九评共产党’这九篇文章,谈我自己的一点看法和感想,不牵扯到对任何个人和任何团体的褒和贬,就文章说文章。我想这是做学问的一个很实在的方式,这是我必须要说明的。因为在海外这个无限自由、而背景又极其复杂的中国人的世界里,我们还是小心一点为好。因为如果让你的敌人误会了你,那我在所不惧。可是如果让你的朋友误解了你,你会很痛苦。所以我认为,我还是就文章说文章。

“我要说什么呢?我今天想说的是我对九评共产党的两个看法。为什么?因为自从1949年以来,或者说从1921年以来,像这样大规模的一评、二评、三评直到九评地“评共产党”,站在共产党的完全对立面去批判它、揭露它,这还是第一次。所以我们必须重视他。而且这个第一次有两个相当重要的特点。

“第一个特点,他是正面进攻,毫不怯弱。大家都知道共产党这么多年,说你是反革命,你就是反革命;说你是反动派,你就是反动派。什么时候有谁说你共产党也是反动派、也是反革命?没有!不敢!!在残酷的专制统治之下,人们为了起码的生存要求,已经失去了一个做人的起码胆量。而‘九评共产党’站在一个完全对立的立场上正面进攻,毫不怯弱。这对于1949年之后的中国,包括我们今天在自由的海外,他都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这是必须要承认的。特别是在1989年以后的海外,我们很多对共产党的批判和声讨都是羞羞答答的,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是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有时候还是披着马列主义外衣的。所以像这样干脆果决的,站在共产党的对立面上,毫无顾忌地批判、否定中国共产党确实不多,而且很少。这是我的第一个看法。

“第二个特点呢,那就是反唇相讥、以牙还牙。我刚才讲了,有谁敢在牛棚里对共产党以牙还牙?有谁敢在反右斗争当中和文化大革命当中对共产党反唇相讥呢?有吗?没有。都是事后的英雄,背后的英雄,躲起来的英雄。可是今天有一个信仰团体,他们拿出了这样一个气派,反唇相讥,以牙还牙。你说我是邪教,――你才是真正的邪教!了不起啊!还有谁比共产党更邪的?没有!这是我们必须明白的。

“还有,就是敢公然在文章里面点着共产党的名说你就是流氓集团,这种以牙还牙的办法,对于中华民族这50多年历史来说,应该说是我们大家应该感到自惭形愧的。可是今天有人站起来,面对一个真正的流氓,告诉它,你就是流氓,而别人不是。很了不起啊!这种情况,我以为,它告诉大家中华民族在开始发生变化,中国人在欺骗之中开始觉醒。我们的政治觉悟,我们的政治觉醒已经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在波澜壮阔地兴盛起来了!

“第二个看法就是:这是一次大规模的、集中性的声讨行动。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九评共产党’的九篇文章从思想、文化、历史、经济等各个方面对共产党进行了全面的评判。他一方面接受了前人许许多多的重要研究成果,一方面又鲜明地标举了自己的信仰风采和独特的精神内容。这种情况也是非常难得的。从各个方面对共产党展开批判,所以他给人一个非常警醒的和发人深省的感觉。这就是我作为一个普通的文化人,我在研究了共产党80余年的历史,也写了我这本书《谁是新中国》之后,我仍然感到相当的吃惊和佩服。这是我简单的两个看法。

“那么我现在来谈谈我的四点感想。我的第一点感想:我认为‘九评’证明了一个真理,那就是“专制改良”此路不通。

“什么叫专制改良?就是维护专制政权和专制统治的改良;而不是站在民族的、国家的、人民的立场上,分权于民,分利于民,为国家前途真正奋斗的一种改革,这就叫专制改良。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在他在位的16年间进行了种种对内改革,对外开放,其结果是被送上断头台。著名的法国历史学家米涅说得很好,一个残暴的、拒绝人民要求的君主和一个企图用改革的方式来保住自己权利的君主,他们的下场是完全一样的。从尼古拉一世到尼古拉二世,从1801到1861年,整整六十年间,经历了60年的改革开放,结果是什么呢?结果是1917年二月革命的一声炮响,推翻了沙皇的专制制度。请大家记 住,我说的不是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是二月革命的一声炮响。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是背叛的炮响,不是共和的炮响。

“我们自己呢?100年前,我们的满清王朝经过了50年前后两度有血、有肉、有情、有泪的改革开放,在当时叫洋务运动。这场改革开放,使得我们的中国从没有电话电报到有了电话电报,没有军舰火车到有了舰船和火车,应该说把一个古代化的中国,迅即的推向了近代化。它所做的一切,事实上是邓小平、赵紫阳等人在100年后学着所做的一切。结果是什么呢?慈禧太后亲自批准升级的了“上海道”,也就是她的经济改革特区上海,那一排又一排的高楼大厦并没有救得了满清王朝的命运。为什么?很简单,就是维护自己统治的任何一种改良都救不了自己。如果一个政权、一个政府、一个政党的改良仅仅是为了自己的权利千秋万代永不转移、永不变色,那么迎接它的、等待它的就一定是失败。这就是说,专制改良是走不通的。

“可我为什么说‘九评共产党’证明了专制改良走不通呢?因为这里面有一个要害:任何一个专制统治者企图用改革开放的方式来救自己的命,都是企图求得‘长治久安’。我们不说15年前那场疯狂的屠杀,早已不是长治久安的表现了,我们就说中国共产党大吹大擂了25年的改革开放之后,忽然在海外产生的一个“九评共产党”,九篇文章完全站在对立面上,彻底地否定了它、它的党、它的政权和它今天的政治现实,这还是‘安’吗?这不但不是‘安’,它是‘危’了!长治久安这个东西在共产党那里将不再存在。虽然这是它梦寐以求的。

‘九评’应该说,在这个问题上证明了一条真理,梦想‘中共长治、人民久安’的那种专制改良是走不通的,是完全走不通的。这就是我的第一点感想。”




辛灏年先生在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演讲

(未完待续)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