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心比心!胡錦濤錐心刺骨的難堪(圖)
 
姜青
 
2005-4-9
 
【人民報消息】1942年12月出生的胡錦濤不是中共太子黨,他沒有叼著金碗下來,所以他的人生充滿了艱辛酸澀。但當他手攬黨政軍大權後,屁股底下坐著中共那擦不幹揩不凈的一大灘帶蛆的稀屎,他的人生就更充滿了荊棘和危機。

胡錦濤簡歷中標明他是安徽績溪人,但據說他18歲填的檔案籍貫是“江蘇揚州”(當年泰州仍在揚州之下)。他的真實籍貫到底是江蘇泰州(泰縣升為縣市級)還是安徽績溪,目前都搞不清,這裏豈能沒有難言之隱?

前不久,中國江蘇泰州(縣市級,原為泰縣)官員為了要討好胡錦濤,竟然炸掉剛剛建成還未啟用的投資2000多萬元人民幣的泰州新火車站,說是要重建!據了解,中共中央曾就此事派出了調查組,三名責任人被雙規。不過,據亞洲時報在線報導,記者再赴泰州,發現有關方面竟瘋了似的投入五億元在原址上發展火車站及其附近配套設施!

一個小小的縣市級的火車站就要花費五億元民脂民膏,這豈不是在釀造老百姓造反的苦酒嗎?

胡錦濤越被取悅,越應該看出共產官員的醜陋,越應該明白共產黨沒有“先”可保,為什麼呢?因為胡錦濤親身經歷過錐心刺骨的尷尬,他心裏明鏡兒似的。

文革中多少人由於父母、祖上蒙不白之冤而無法升學、找不到好工作,甚至連個好對象都找不著,所以文革後期,很多人為了從“檔案”裏抹去那個“緊箍咒”,要求親屬所在黨組織領導給親人平反。胡錦濤就是其中的一個。但是他所經歷的過程真讓我震驚不已。

據亞洲時報在線報導,胡錦濤父親胡靜之在文革中開罪了當地的造反派,被造反派誣告“貪污公款”,並且將其拉到臺上進行批鬥,還將他關了起來。胡靜之被關的時候慘遭迫害,其身體一天天垮了下去。到文革結束後的1978年,只有50多歲的胡靜之死不瞑目地離開了人世。

時年36歲左右的胡錦濤正在甘肅任職,是甘肅省建委設計管理處副處長。胡錦濤聽到父親去世的噩耗後,馬上趕回了江蘇泰縣(現在叫泰州)。在安葬自己父親前,胡錦濤找到泰縣有關部門和當時的陸姓縣長以及其父親的單位領導們,請他們為自己死去的父親平反,而給開一張蓋棺定論的證明。當時有不少部門的副手已經答應為胡的父親平反,並且這些人還勸胡在當時泰縣最高檔的“泰縣飯店”擺兩桌酒,請那些縣領導們過去“喝喝酒、談談心”。雙方講定第二天中午撮一頓。

從前一天晚上胡錦濤就沒睡踏實,琢磨話要怎麼說。第二天中午,他決定咬咬牙花五十塊錢(相當於現在的1500元人民幣)在泰縣飯店擺了兩桌,把父親的問題徹底解決。中午11點多他就去了,12點過去了,1點過去了,他孤零零的一會兒站一會兒坐,一會兒跑到門口看看,一會兒跑進廚房去向廚師們道歉,那種滋味真不是人受的,一直煎熬到下午兩點楞沒有一個人來赴宴!尷尬、焦慮使急到臉色發黃的胡錦濤幾乎昏倒!

到下午3點多的時候,縣委辦公室一主任趕來了,歉意地告訴說,縣裏和供銷社的領導今天一直在開會,所以他們讓他來向胡錦濤“打個招呼”。

縣領導和縣供銷社領導還這麼大譜兒?嚇,中共中央所在地的北京人一聽得暈菜!


將心比心!
給死不暝目的父親平反本是個正當的事情,但卻受到當地領導如此尖損的冷遇,心上被再紮一刀的胡錦濤恭敬的向那位主任“道謝”(起碼自己不用再等到晚上)。然後將飯店的所有廚房師傅以及其他職工喊到了一起,微笑的請他們幫忙將當時當地最高檔的兩桌酒菜吃了。那頓極其豐盛的酒菜咽下去就像咽無數個鋒利的刀片,胡錦濤不知自己是怎麼離開那裏的。走在路上沒人注意時,他才流下了一發不可收拾的眼淚,發誓不再回這個讓他想起來就心痛的地方。從此他將自己的籍貫改成了安徽。

亞洲時報在線去年曾採訪到當時在泰縣飯店做跑堂的張山海(化名)老人,他至今想起胡錦濤請他吃的那頓飯,喝的那頓酒,仍然是記憶猶新。他很自豪地笑著對亞洲時報在線說:“你們不要看我老頭子現在不中用了,20多年前,胡主席不但請我吃了飯,而且還乾過杯呢!”

如今今非昔比,泰州領導為了取悅胡錦濤竟然花費五億元建個縣火車站!胡錦濤對共產黨、對共產黨幹部的熟悉、了解程度,應該說是深入骨髓了。

兩會前夕的一次政治局會議上,胡錦濤說:黨內危機處爆發期。既然都到爆發期了,幹麼還要一條道兒跑到黑,幹麼不把它解體,另建新黨,另立規矩?!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