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心比心!胡锦涛锥心刺骨的难堪(图)
 
姜青
 
2005-4-9
 
【人民报消息】1942年12月出生的胡锦涛不是中共太子党,他没有叼着金碗下来,所以他的人生充满了艰辛酸涩。但当他手揽党政军大权后,屁股底下坐着中共那擦不干揩不净的一大滩带蛆的稀屎,他的人生就更充满了荆棘和危机。

胡锦涛简历中标明他是安徽绩溪人,但据说他18岁填的档案籍贯是“江苏扬州”(当年泰州仍在扬州之下)。他的真实籍贯到底是江苏泰州(泰县升为县市级)还是安徽绩溪,目前都搞不清,这里岂能没有难言之隐?

前不久,中国江苏泰州(县市级,原为泰县)官员为了要讨好胡锦涛,竟然炸掉刚刚建成还未启用的投资2000多万元人民币的泰州新火车站,说是要重建!据了解,中共中央曾就此事派出了调查组,三名责任人被双规。不过,据亚洲时报在线报导,记者再赴泰州,发现有关方面竟疯了似的投入五亿元在原址上发展火车站及其附近配套设施!

一个小小的县市级的火车站就要花费五亿元民脂民膏,这岂不是在酿造老百姓造反的苦酒吗?

胡锦涛越被取悦,越应该看出共产官员的丑陋,越应该明白共产党没有“先”可保,为什么呢?因为胡锦涛亲身经历过锥心刺骨的尴尬,他心里明镜儿似的。

文革中多少人由于父母、祖上蒙不白之冤而无法升学、找不到好工作,甚至连个好对象都找不着,所以文革后期,很多人为了从“档案”里抹去那个“紧箍咒”,要求亲属所在党组织领导给亲人平反。胡锦涛就是其中的一个。但是他所经历的过程真让我震惊不已。

据亚洲时报在线报导,胡锦涛父亲胡静之在文革中开罪了当地的造反派,被造反派诬告“贪污公款”,并且将其拉到台上进行批斗,还将他关了起来。胡静之被关的时候惨遭迫害,其身体一天天垮了下去。到文革结束后的1978年,只有50多岁的胡静之死不瞑目地离开了人世。

时年36岁左右的胡锦涛正在甘肃任职,是甘肃省建委设计管理处副处长。胡锦涛听到父亲去世的噩耗后,马上赶回了江苏泰县(现在叫泰州)。在安葬自己父亲前,胡锦涛找到泰县有关部门和当时的陆姓县长以及其父亲的单位领导们,请他们为自己死去的父亲平反,而给开一张盖棺定论的证明。当时有不少部门的副手已经答应为胡的父亲平反,并且这些人还劝胡在当时泰县最高档的“泰县饭店”摆两桌酒,请那些县领导们过去“喝喝酒、谈谈心”。双方讲定第二天中午撮一顿。

从前一天晚上胡锦涛就没睡踏实,琢磨话要怎么说。第二天中午,他决定咬咬牙花五十块钱(相当于现在的1500元人民币)在泰县饭店摆了两桌,把父亲的问题彻底解决。中午11点多他就去了,12点过去了,1点过去了,他孤零零的一会儿站一会儿坐,一会儿跑到门口看看,一会儿跑进厨房去向厨师们道歉,那种滋味真不是人受的,一直煎熬到下午两点愣没有一个人来赴宴!尴尬、焦虑使急到脸色发黄的胡锦涛几乎昏倒!

到下午3点多的时候,县委办公室一主任赶来了,歉意地告诉说,县里和供销社的领导今天一直在开会,所以他们让他来向胡锦涛“打个招呼”。

县领导和县供销社领导还这么大谱儿?吓,中共中央所在地的北京人一听得晕菜!


将心比心!
给死不暝目的父亲平反本是个正当的事情,但却受到当地领导如此尖损的冷遇,心上被再扎一刀的胡锦涛恭敬的向那位主任“道谢”(起码自己不用再等到晚上)。然后将饭店的所有厨房师傅以及其他职工喊到了一起,微笑的请他们帮忙将当时当地最高档的两桌酒菜吃了。那顿极其丰盛的酒菜咽下去就象咽无数个锋利的刀片,胡锦涛不知自己是怎么离开那里的。走在路上没人注意时,他才流下了一发不可收拾的眼泪,发誓不再回这个让他想起来就心痛的地方。从此他将自己的籍贯改成了安徽。

亚洲时报在线去年曾采访到当时在泰县饭店做跑堂的张山海(化名)老人,他至今想起胡锦涛请他吃的那顿饭,喝的那顿酒,仍然是记忆犹新。他很自豪地笑着对亚洲时报在线说:“你们不要看我老头子现在不中用了,20多年前,胡主席不但请我吃了饭,而且还乾过杯呢!”

如今今非昔比,泰州领导为了取悦胡锦涛竟然花费五亿元建个县火车站!胡锦涛对共产党、对共产党干部的熟悉、了解程度,应该说是深入骨髓了。

两会前夕的一次政治局会议上,胡锦涛说:党内危机处爆发期。既然都到爆发期了,干么还要一条道儿跑到黑,干么不把它解体,另建新党,另立规矩?!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