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鮮大爛桃!與江氏父子打連連的建行行長落網(多圖)
 
林立
 
2005-4-6
 

建行董事長張恩照
【人民報消息】今年人代會之後,新華網出消息說幾個代表的資格有問題,這不是人大打黨的嘴巴子嗎?如果花瓶代表都被抓起來了,那大會通過的什麼“法”還能有效?!

最好笑的還不是這些黨代表,最好笑的是有不少大頭兒坐在人大會堂裏,皮包裏揣著幾本護照和幾張機票,身子在開會,思想裏琢磨如何外逃。2002年1月初接替王雪冰出任中國建設銀行行長的張恩照就是其中的一個。他被戴上手銬那天是人代會召開的第六天,那天上午他的職務還是中國建設銀行董事長、行長、黨委書記、中央紀委委員。

黨領導一切啊,集建行所有大權於一身的張恩照,隨王雪冰之後,自己也被從一筐爛桃裏挑出來扔出去了。這是黨的需要!其實黨內誰不知道江氏父子是爛中之王,但是動他們就等於動黨的筋骨,所以不但不能扔,還得讓外國人出面給塗脂抹粉。

不過有一點要說清楚,給江出書立傳可不是因為黨愛江,而是為了保黨。您想想,黨的航標“三個代表”給抓起來了,那黨還怎麼活啊!那黨的合法性……

開著人大就外逃

爭鳴雜誌4月刊羅冰透露,每年例行的人代會,今年在三月五日至十四日舉行,十日下午,「兩會」接近尾聲時,中國建設銀行董事長、行長、黨委書記張恩照聲稱到天津檢查業務,實際上是準備外逃,途中被截,押返北京,目前正被「雙規」。

「雙規」和拘捕的不同,在於「雙規」對象必須是在職幹部,而且是有頭銜的黨員。非黨員又無頭銜的幹部,案發當即拘捕。這就是黨內外有別,法外有法。胡錦濤曾無奈的承認:「雙規和法治是矛盾的,只能是臨時性的手段」。但是“臨時”到什麼時候呢?到“保鮮膜”徹底破裂,共產黨垮臺?

存款遍地開花


張恩照也就是上面這幾位的卒兒。
張恩照用假名在建設銀行、工商銀行、中國銀行、交通銀行、廣東省銀行、發展銀行、招商銀行和境外匯豐、渣打、花旗等十多家銀行開的戶口、密碼和存款金額。僅內地銀行戶口帳冊上就有三億五千多元人民幣、二百二十萬美元,資產來源是他批出貸款收取的回傭,以及利用銀行間資金往來套息。套息活動是要多人串聯才能進行的,故此,對張恩照宣布「雙規」的同時,有五名副行長、分行長也被「雙規」或拘捕。

張恩照能貪到這種程度需要很長時間,隨著他貪的錢數越多,職位升得越高,這個奇怪的現象在中共裏是絕對正常的,政治局常委委員沒有幾個不是這樣上去的。

3月16日,張恩照帶著手銬被雙規的第六天,也就是人大閉幕僅一天,新華網以《中國建設銀行董事長張恩照因個人原因辭職》為題把這個震驚銀行界的消息淡化了。

新華網北京3月16日電 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第一屆董事會第四次會議暨2005年第一次會議於3月16日在北京召開,與會董事審議並通過了張恩照提出的因個人原因辭去中國建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和董事長職務的請求。
  
以後大家也可以解釋中共字典上「個人原因」「辭去」的真正含義了。

張恩照與江綿恒脫不開勾


前建行行長王雪冰
王雪冰、劉金寶都是因為將款一貸給江綿恒和江家幫就變成「不良」壞賬而栽進監獄。誰能想到接任的張恩照是個漏網的,他依舊為江氏父子、上海幫赴湯蹈火。

二OO二年一月,張恩照接替前中國建設銀行行長王雪冰任中國建設銀行行長兼董事長。當時,中國人民銀行紀委曾對此一任命提出過多點意見,表示:張恩照不宜任行長、董事長正職,主要理由是:張有七單高達十五億元不良貸款,並與前任行長王雪冰、中銀(香港)董事長劉金寶有關係,已列為暫不能查證的懸案。張任副行長、第一副行長期間,簽發的二十多單總金額高達一百十六億元的貸款已屬不良資產,其中有多單是違規、違紀,未經內務討論批出的,金額達三十二點六億元,其中無抵押借貸給周正毅三單十一點五億元。

張恩照為何無抵押借貸給江綿恒等江氏親屬和上海幫?因為凡事要聽黨的話,聽黨的話就能往上爬,再說,大陸黨就是國,國就是黨,國庫就是黨的,錢不給黨給誰呢,當然自己也捎帶手兒撈點油水。這就是為何前任行長王雪冰、中銀(香港)董事長劉金寶都進去了,張恩照這個漏網的還敢接著幹。

人民銀行紀委還提出:張恩照在上海任分行副行長、行長期間,長期出入高級會所、俱樂部,揮金如土,生活糜爛。二000年聖誕平安夜搞舞會派對,就揮霍了一百十五萬元,招待了八十位高級幹部家屬和大客戶,僅市委、市政府高幹家屬,就占了一半名額。此事曾受到當時的上海市市長徐匡迪批評,責其檢查,後來此事有了下文,徐匡迪被黃菊整出上海,這是中央的決定!

王雪冰進去後,時任總理的朱熔基把中國人民銀行紀委對張恩照的意見批給當時的上海市委書記黃菊、市長陳良宇去作調查,並提出意見,看張恩照是否適合當行長。黃和陳的「調查」結果是:原分行黨委、市紀委、市組織部一致認為:張恩照黨性強,領導才能強,專業業務強,廉潔。於是,張不但當上行長,還在中共十六大當選中紀委委員,專門檢查別人違法沒有!

張恩照從此更張狂了,誰動建行黨委書記就是反黨,誰要查中共中央紀律委員會委員就是嫌自己日子過得太自在了!

張恩照的豪言壯語


張恩照講起“三個代表”口若懸河
二OO二年秋,就張恩照被任命為黨委書記,中國人民銀行紀委曾明確表示不適當。

張恩照就任中紀委委員後,在中國建設銀行黨委會議、三個代表思想學習講用會上都說:「我向大家先打個招呼,誰要在金錢上搞歪門邪道,發不義橫財,我姓張的一不會保!二不會放,三不會饒。我要對中紀委委員這一崇高職責、使命,作出承擔。」他又說:「王雪冰、金德琴、朱小華等人的下場是身敗名裂,敗在貪得無厭上,倒在聲色犬馬上。」

雖然張的豪言壯語多次刊登在內部通訊簡報上,但紀委那裏的紀錄他依然是個有特大嫌疑的貪腐犯。從那些被槍斃被關押的高官到張恩照,都有個非常明顯的特徵,不到帶手銬時,個個講起“三個代表”都是嘰裏呱啦、口若懸河的。

該完的時候就完

很多人以為春風得意的張恩照是因為偶然不慎而東窗事發的。其實世界上的事都沒有偶然發生的,偶然裏有必然。

去年九月, 張恩照以十六屆中紀委委員的身份列席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在分組討論時,他要趕著去王府飯店會見客人,臨行匆忙,將隨身攜帶的公文包遺留在會場。在公文包的記事簿上有他在國內外銀行的存款資料。結果這個公文包落在了同組開會的另一位中紀委委員手中,記事簿上的秘密就敗露了。幾年後終於把這條大泥鰍抓住了,銀行系統的紀委非常興奮。至此他與江氏父子等人勾結偷盜國庫的罪證得到進一步的落實。

第二天,張恩照神色緊張地取回他的公文包,一再愚蠢的打聽是否有人檢查過公文包。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嘛,當他被告知無人打開過公文包之後才放鬆了些。但他心裏時常翻騰,畢竟遍地開花的存摺秘密都在那個包裏。

張恩照兩次策劃外逃

去年九月後,張恩照曾兩次策劃外逃。二月初,中紀委、中組部曾找張談話,張也作了交待,承認自己瀆職,批出了十單不良貸款及接受在俱樂部花天酒地的招待,但「保證」沒有接受過一萬元以上的回傭。二月底,張籍口要到香港出席中國銀行研討會,中紀委對其勸阻:暫不要離開,還是把問題講清楚。這時張恩照有不祥之兆,決定立即潛逃。

三月十日,「兩會」進入尾聲,張恩照請假要到天津檢查業務。張乘坐建行接待外賓的平治(奔馳)中型旅行車,經京津高速公路,直駛天津國際機場。在駛入天津路段收費站時,被二輛公安警車截停。當時,張恩照還故作鎮靜,對公安人員說:什麼事?我是中紀委委員。還出示證件表示他有重要工作,並說:「不要開玩笑!」隨同公安警車的中紀委辦公廳副主任顧某對張說:「不會開玩笑。」並出示中紀委責令他停止職務的公文。張這才知道大勢已去,束手就擒,但仍提出要求不戴手銬。被拒後押上警車返京。留在中紀委在西山的招待所「雙規」(在規定時間、規定地點交待問題)。


中共是個吃人的怪獸!
三月十四日,中紀委副書記何勇,在中國建設銀行黨委擴大會議上宣布:經中共中央、國務院批准,即日起對張恩照實施「雙規」,並宣布:經中紀委常委通過並上報中共中央批准,停止張恩照中紀委委員職務。三月十六日官方照慣例宣布張恩照「辭職」。

張恩照隨身攜帶的包內,有兩張從天津飛到香港的頭等艙機票和三月十三日從香港飛往加拿大溫哥華的頭等艙機票。護照、機票上的姓名均改為梁XX,另有十五萬美元、九萬加元旅行支票等。

中共是個吃人的怪獸

張恩照,一個大爛桃從保鮮膜裏掉了出來。沒有江氏父子和上海幫的需要,興許他還爛不了這麼快。中共裏有個奇怪的現象,凡有勇氣撒出「不良」貸款的人都進了共產黨監獄,而使用「不良」貸款的人都依然身居高位。庫恩寫的《江澤民傳》還在貨架子上,三個代表照舊在黨章裏、在憲法裏,指導著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航向。而江在海外存的那近三十億美金每天都有利息賺,中國第一貪的江綿恒已經從兩手攥空拳變成了國家領導人。中共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