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鲜大烂桃!与江氏父子打连连的建行行长落网(多图)
 
林立
 
2005-4-6
 

建行董事长张恩照
【人民报消息】今年人代会之后,新华网出消息说几个代表的资格有问题,这不是人大打党的嘴巴子吗?如果花瓶代表都被抓起来了,那大会通过的什么“法”还能有效?!

最好笑的还不是这些党代表,最好笑的是有不少大头儿坐在人大会堂里,皮包里揣着几本护照和几张机票,身子在开会,思想里琢磨如何外逃。2002年1月初接替王雪冰出任中国建设银行行长的张恩照就是其中的一个。他被戴上手铐那天是人代会召开的第六天,那天上午他的职务还是中国建设银行董事长、行长、党委书记、中央纪委委员。

党领导一切啊,集建行所有大权于一身的张恩照,随王雪冰之后,自己也被从一筐烂桃里挑出来扔出去了。这是党的需要!其实党内谁不知道江氏父子是烂中之王,但是动他们就等于动党的筋骨,所以不但不能扔,还得让外国人出面给涂脂抹粉。

不过有一点要说清楚,给江出书立传可不是因为党爱江,而是为了保党。您想想,党的航标“三个代表”给抓起来了,那党还怎么活啊!那党的合法性……

开着人大就外逃

争鸣杂志4月刊罗冰透露,每年例行的人代会,今年在三月五日至十四日举行,十日下午,「两会」接近尾声时,中国建设银行董事长、行长、党委书记张恩照声称到天津检查业务,实际上是准备外逃,途中被截,押返北京,目前正被「双规」。

「双规」和拘捕的不同,在于「双规」对象必须是在职干部,而且是有头衔的党员。非党员又无头衔的干部,案发当即拘捕。这就是党内外有别,法外有法。胡锦涛曾无奈的承认:「双规和法治是矛盾的,只能是临时性的手段」。但是“临时”到什么时候呢?到“保鲜膜”彻底破裂,共产党垮台?

存款遍地开花


张恩照也就是上面这几位的卒儿。
张恩照用假名在建设银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广东省银行、发展银行、招商银行和境外汇丰、渣打、花旗等十多家银行开的户口、密码和存款金额。仅内地银行户口帐册上就有三亿五千多元人民币、二百二十万美元,资产来源是他批出贷款收取的回佣,以及利用银行间资金往来套息。套息活动是要多人串联才能进行的,故此,对张恩照宣布「双规」的同时,有五名副行长、分行长也被「双规」或拘捕。

张恩照能贪到这种程度需要很长时间,随着他贪的钱数越多,职位升得越高,这个奇怪的现象在中共里是绝对正常的,政治局常委委员没有几个不是这样上去的。

3月16日,张恩照带着手铐被双规的第六天,也就是人大闭幕仅一天,新华网以《中国建设银行董事长张恩照因个人原因辞职》为题把这个震惊银行界的消息淡化了。

新华网北京3月16日电 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第一届董事会第四次会议暨2005年第一次会议于3月16日在北京召开,与会董事审议并通过了张恩照提出的因个人原因辞去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和董事长职务的请求。
  
以后大家也可以解释中共字典上「个人原因」「辞去」的真正含义了。

张恩照与江绵恒脱不开勾


前建行行长王雪冰
王雪冰、刘金宝都是因为将款一贷给江绵恒和江家帮就变成「不良」坏账而栽进监狱。谁能想到接任的张恩照是个漏网的,他依旧为江氏父子、上海帮赴汤蹈火。

二OO二年一月,张恩照接替前中国建设银行行长王雪冰任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兼董事长。当时,中国人民银行纪委曾对此一任命提出过多点意见,表示:张恩照不宜任行长、董事长正职,主要理由是:张有七单高达十五亿元不良贷款,并与前任行长王雪冰、中银(香港)董事长刘金宝有关系,已列为暂不能查证的悬案。张任副行长、第一副行长期间,签发的二十多单总金额高达一百十六亿元的贷款已属不良资产,其中有多单是违规、违纪,未经内务讨论批出的,金额达三十二点六亿元,其中无抵押借贷给周正毅三单十一点五亿元。

张恩照为何无抵押借贷给江绵恒等江氏亲属和上海帮?因为凡事要听党的话,听党的话就能往上爬,再说,大陆党就是国,国就是党,国库就是党的,钱不给党给谁呢,当然自己也捎带手儿捞点油水。这就是为何前任行长王雪冰、中银(香港)董事长刘金宝都进去了,张恩照这个漏网的还敢接着干。

人民银行纪委还提出:张恩照在上海任分行副行长、行长期间,长期出入高级会所、俱乐部,挥金如土,生活糜烂。二000年圣诞平安夜搞舞会派对,就挥霍了一百十五万元,招待了八十位高级干部家属和大客户,仅市委、市政府高干家属,就占了一半名额。此事曾受到当时的上海市市长徐匡迪批评,责其检查,后来此事有了下文,徐匡迪被黄菊整出上海,这是中央的决定!

王雪冰进去后,时任总理的朱熔基把中国人民银行纪委对张恩照的意见批给当时的上海市委书记黄菊、市长陈良宇去作调查,并提出意见,看张恩照是否适合当行长。黄和陈的「调查」结果是:原分行党委、市纪委、市组织部一致认为:张恩照党性强,领导才能强,专业业务强,廉洁。于是,张不但当上行长,还在中共十六大当选中纪委委员,专门检查别人违法没有!

张恩照从此更张狂了,谁动建行党委书记就是反党,谁要查中共中央纪律委员会委员就是嫌自己日子过得太自在了!

张恩照的豪言壮语


张恩照讲起“三个代表”口若悬河
二OO二年秋,就张恩照被任命为党委书记,中国人民银行纪委曾明确表示不适当。

张恩照就任中纪委委员后,在中国建设银行党委会议、三个代表思想学习讲用会上都说:「我向大家先打个招呼,谁要在金钱上搞歪门邪道,发不义横财,我姓张的一不会保!二不会放,三不会饶。我要对中纪委委员这一崇高职责、使命,作出承担。」他又说:「王雪冰、金德琴、朱小华等人的下场是身败名裂,败在贪得无厌上,倒在声色犬马上。」

虽然张的豪言壮语多次刊登在内部通讯简报上,但纪委那里的纪录他依然是个有特大嫌疑的贪腐犯。从那些被枪毙被关押的高官到张恩照,都有个非常明显的特征,不到带手铐时,个个讲起“三个代表”都是叽里呱啦、口若悬河的。

该完的时候就完

很多人以为春风得意的张恩照是因为偶然不慎而东窗事发的。其实世界上的事都没有偶然发生的,偶然里有必然。

去年九月, 张恩照以十六届中纪委委员的身份列席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在分组讨论时,他要赶着去王府饭店会见客人,临行匆忙,将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遗留在会场。在公文包的记事簿上有他在国内外银行的存款资料。结果这个公文包落在了同组开会的另一位中纪委委员手中,记事簿上的秘密就败露了。几年后终于把这条大泥鳅抓住了,银行系统的纪委非常兴奋。至此他与江氏父子等人勾结偷盗国库的罪证得到进一步的落实。

第二天,张恩照神色紧张地取回他的公文包,一再愚蠢的打听是否有人检查过公文包。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当他被告知无人打开过公文包之后才放松了些。但他心里时常翻腾,毕竟遍地开花的存折秘密都在那个包里。

张恩照两次策划外逃

去年九月后,张恩照曾两次策划外逃。二月初,中纪委、中组部曾找张谈话,张也作了交待,承认自己渎职,批出了十单不良贷款及接受在俱乐部花天酒地的招待,但「保证」没有接受过一万元以上的回佣。二月底,张籍口要到香港出席中国银行研讨会,中纪委对其劝阻:暂不要离开,还是把问题讲清楚。这时张恩照有不祥之兆,决定立即潜逃。

三月十日,「两会」进入尾声,张恩照请假要到天津检查业务。张乘坐建行接待外宾的平治(奔驰)中型旅行车,经京津高速公路,直驶天津国际机场。在驶入天津路段收费站时,被二辆公安警车截停。当时,张恩照还故作镇静,对公安人员说:什么事?我是中纪委委员。还出示证件表示他有重要工作,并说:「不要开玩笑!」随同公安警车的中纪委办公厅副主任顾某对张说:「不会开玩笑。」并出示中纪委责令他停止职务的公文。张这才知道大势已去,束手就擒,但仍提出要求不戴手铐。被拒后押上警车返京。留在中纪委在西山的招待所「双规」(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待问题)。


中共是个吃人的怪兽!
三月十四日,中纪委副书记何勇,在中国建设银行党委扩大会议上宣布:经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准,即日起对张恩照实施「双规」,并宣布:经中纪委常委通过并上报中共中央批准,停止张恩照中纪委委员职务。三月十六日官方照惯例宣布张恩照「辞职」。

张恩照随身携带的包内,有两张从天津飞到香港的头等舱机票和三月十三日从香港飞往加拿大温哥华的头等舱机票。护照、机票上的姓名均改为梁XX,另有十五万美元、九万加元旅行支票等。

中共是个吃人的怪兽

张恩照,一个大烂桃从保鲜膜里掉了出来。没有江氏父子和上海帮的需要,兴许他还烂不了这么快。中共里有个奇怪的现象,凡有勇气撒出「不良」贷款的人都进了共产党监狱,而使用「不良」贷款的人都依然身居高位。库恩写的《江泽民传》还在货架子上,三个代表照旧在党章里、在宪法里,指导着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航向。而江在海外存的那近三十亿美金每天都有利息赚,中国第一贪的江绵恒已经从两手攥空拳变成了国家领导人。中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