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江澤民有關!一張透露中共現狀的圖片(圖)
 
田恬
 
2005-4-1
 

【人民報消息】癩蛤蟆是什麼東西在聖經啟示錄的插圖裏已經表達得再清楚不過了。

江澤民在上海時,坊間就傳說他是癩蛤蟆精托生的,所以中國出口田雞腿去日本大賺外匯時,幾次被叫停,寧損失國家利益也要挽救江氏嫡親部隊!

2002年11月開十六大,答應全退的江澤民突然發難,挾槍桿子又霸住軍委主席的位子不放。此時SARS在廣東已經發現,但中共為了“穩定壓倒一切”,把消息壓住不報。

2003年1月6日上午11時許,廣州白天鵝賓館簡易碼頭出現了一場大量水蛇登陸岸邊的不祥景象。此時SARS在廣東蔓延開來,香港開始恐慌。

雖然江澤民把親信都塞進中央政治局及常委會,但他發自內心的恐慌無法遏制,常常到處流竄,不敢在一個地方久呆,到後來連飛機都不敢坐,怕有人安置炸彈。2004年江澤民乾脆改乘八車卡火車專列輾轉各地。專列有二個內燃機車頭,車卡是從德國進口後再裝修、加固的,其中一個車廂是電訊、電子設施,這是為突發 “戰爭”(暗殺)而備。

據說這主意是警衛局長由喜貴建議的,由喜貴說巡視乘專列比飛機安全。他還按江澤民的吩咐要求鐵路兩旁十米一崗,不分晝夜,從起始站到終點站。站崗的警察和家屬把江的蛤蟆祖宗都翻出來罵。

2004年6月6日下午,在廣州市沿江西路南方大廈對面江邊,大雨後的河堤內出現了近百條小水蛇在河堤內躁動的奇特一幕,吸引了大批市民在堤岸上觀看,雖然沒有人知道原因,但感到這和數萬癩蛤蟆突然集體逃亡一樣都是有大事發生。

2005年3月人大開會,交出最後一個軍委主席職位時,江澤民竟沒有露面,帶一程教一程的威風也居然耍不起來了。據悉江現在身體甚衰,兩個人攙扶走路都困難,癩蛤蟆頭兒不行了,蛙兵蛙將們就更不行了,和癩蛤蟆同樣離不開水但又怕深水的水蛇自然也驚慌失措。

金羊網報導,日前中午12時許,黃埔大道東東圃糧食倉庫附近江面上突然遊來了上千條水蛇,多數集結成團在水面上攢動,群蛇亂舞。


千蛇狂舞
水蛇是從遠方的江面游向岸邊來的,它們並不孤單,相伴左右的還有幾隻烏龜和癩蛤蟆。在岸邊的一堆泥沙處,癩蛤蟆和烏龜率先占領“高地”,水蛇也爭先恐後地拼命往上躥,但總是力不從心,其實就是它們上來了也是死路一條,因為水蛇是不能在陸地上也不能在深水裏生活的。經過無數次衝擊失敗後,它們紛紛沿著岸邊四下游走,不停地在水裏驚慌的扭動著身子。

野生動物專家表示,水蛇只能生活在水渠、水田等淺水區域,不適宜在江海等深水裏生存,事發水域並不適合水蛇生存,一段時間後蛇會死。除了水深的關係外,水質也是制約水蛇存活的一個重要因素,就珠江而言,因為有污染而不可能有很多水蛇。此外,水蛇的食物一般是小型昆蟲和一些腐爛的東西,這些都是事發水域所不具備的,在一定時間後很可能會死亡。

珠江有污染,水蛇自己不想來,那麼是什麼原因把千條水蛇逼到這死亡的地步?那麼又是什麼力量讓江澤民一蹶不振,連最後下臺都那麼不體面?要知道他的親信依然都在政治局和常委會裏,一個也不少!

如同目擊者所描述的那樣,水蛇拼命往淺水的岸邊靠,而且好像溺水者一樣,看到東西就會牢牢攀住,因此才會出現群蛇糾纏成團的局面。這豈不和中共現在的絕境一模一樣?

槍擊臺灣正副總統之前,江澤民雇人在臺北街頭打出「江澤民萬歲」的橫幅標語;在趙紫陽遺體告別式那天,中共安排兩岸通航以減低效應;在《九評共產黨》刊出後,用制定《反分裂國家法》轉移世界視線;最可笑的是,56年都沒有來往了,中共要垮臺時才想起前兩次經驗,與國民黨合作,附體國民黨才能逃過死劫。但是這次可不行了,天體在更新、宇宙在重組,親共黨國家總統被推翻,中共黨員掀起退黨潮,中國共產黨就像這千條水蛇進到江水裏一樣,雖然拼命抓住各種救命稻草,可是大環境不同了,不管時日長短,註定只有死路一條。哪個和這水蛇糾纏在一起,被共產黨牢牢攀住,哪個就必斃命。

廣東這個消息可不是一個熱鬧看看就完了,它在告訴人們,江澤民要徹底完蛋,中共要徹底完蛋,全世界正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人間發生大事的中心是中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