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江泽民有关!一张透露中共现状的图片(图)
 
田恬
 
2005-4-1
 

【人民报消息】癞蛤蟆是什么东西在圣经启示录的插图里已经表达得再清楚不过了。

江泽民在上海时,坊间就传说他是癞蛤蟆精托生的,所以中国出口田鸡腿去日本大赚外汇时,几次被叫停,宁损失国家利益也要挽救江氏嫡亲部队!

2002年11月开十六大,答应全退的江泽民突然发难,挟枪杆子又霸住军委主席的位子不放。此时SARS在广东已经发现,但中共为了“稳定压倒一切”,把消息压住不报。

2003年1月6日上午11时许,广州白天鹅宾馆简易码头出现了一场大量水蛇登陆岸边的不祥景象。此时SARS在广东蔓延开来,香港开始恐慌。

虽然江泽民把亲信都塞进中央政治局及常委会,但他发自内心的恐慌无法遏制,常常到处流窜,不敢在一个地方久呆,到后来连飞机都不敢坐,怕有人安置炸弹。2004年江泽民干脆改乘八车卡火车专列辗转各地。专列有二个内燃机车头,车卡是从德国进口后再装修、加固的,其中一个车厢是电讯、电子设施,这是为突发 “战争”(暗杀)而备。

据说这主意是警卫局长由喜贵建议的,由喜贵说巡视乘专列比飞机安全。他还按江泽民的吩咐要求铁路两旁十米一岗,不分昼夜,从起始站到终点站。站岗的警察和家属把江的蛤蟆祖宗都翻出来骂。

2004年6月6日下午,在广州市沿江西路南方大厦对面江边,大雨后的河堤内出现了近百条小水蛇在河堤内躁动的奇特一幕,吸引了大批市民在堤岸上观看,虽然没有人知道原因,但感到这和数万癞蛤蟆突然集体逃亡一样都是有大事发生。

2005年3月人大开会,交出最后一个军委主席职位时,江泽民竟没有露面,带一程教一程的威风也居然耍不起来了。据悉江现在身体甚衰,两个人搀扶走路都困难,癞蛤蟆头儿不行了,蛙兵蛙将们就更不行了,和癞蛤蟆同样离不开水但又怕深水的水蛇自然也惊慌失措。

金羊网报道,日前中午12时许,黄埔大道东东圃粮食仓库附近江面上突然游来了上千条水蛇,多数集结成团在水面上攒动,群蛇乱舞。


千蛇狂舞
水蛇是从远方的江面游向岸边来的,它们并不孤单,相伴左右的还有几只乌龟和癞蛤蟆。在岸边的一堆泥沙处,癞蛤蟆和乌龟率先占领“高地”,水蛇也争先恐后地拼命往上蹿,但总是力不从心,其实就是它们上来了也是死路一条,因为水蛇是不能在陆地上也不能在深水里生活的。经过无数次冲击失败后,它们纷纷沿着岸边四下游走,不停地在水里惊慌的扭动着身子。

野生动物专家表示,水蛇只能生活在水渠、水田等浅水区域,不适宜在江海等深水里生存,事发水域并不适合水蛇生存,一段时间后蛇会死。除了水深的关系外,水质也是制约水蛇存活的一个重要因素,就珠江而言,因为有污染而不可能有很多水蛇。此外,水蛇的食物一般是小型昆虫和一些腐烂的东西,这些都是事发水域所不具备的,在一定时间后很可能会死亡。

珠江有污染,水蛇自己不想来,那么是什么原因把千条水蛇逼到这死亡的地步?那么又是什么力量让江泽民一蹶不振,连最后下台都那么不体面?要知道他的亲信依然都在政治局和常委会里,一个也不少!

如同目击者所描述的那样,水蛇拼命往浅水的岸边靠,而且好像溺水者一样,看到东西就会牢牢攀住,因此才会出现群蛇纠缠成团的局面。这岂不和中共现在的绝境一模一样?

枪击台湾正副总统之前,江泽民雇人在台北街头打出「江泽民万岁」的横幅标语;在赵紫阳遗体告别式那天,中共安排两岸通航以减低效应;在《九评共产党》刊出后,用制定《反分裂国家法》转移世界视线;最可笑的是,56年都没有来往了,中共要垮台时才想起前两次经验,与国民党合作,附体国民党才能逃过死劫。但是这次可不行了,天体在更新、宇宙在重组,亲共党国家总统被推翻,中共党员掀起退党潮,中国共产党就象这千条水蛇进到江水里一样,虽然拼命抓住各种救命稻草,可是大环境不同了,不管时日长短,注定只有死路一条。哪个和这水蛇纠缠在一起,被共产党牢牢攀住,哪个就必毙命。

广东这个消息可不是一个热闹看看就完了,它在告诉人们,江泽民要彻底完蛋,中共要彻底完蛋,全世界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人间发生大事的中心是中国!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