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節目:法輪功反迫害與政治
 
2005-3-29
 
【人民報消息】法輪功修煉者集體上訪,是不是搞政治?在世界各地抗議中共迫害,是不是搞政治?法輪功修煉者起訴參與迫害的中共高官,是不是搞政治?向世人推薦九評共產黨文章並公開聲明退黨,是不是搞政治?新唐人電視臺“一週經濟回顧”節目推出專題“法輪功與政治”。

【東方】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您收看一週經濟回顧節目,今天我們為您推出專題節目,題目是法輪功與政治。你可能會問,我這一週經濟回顧節目怎麼說起法輪功跟政治的話題來了呢?在現代社會中,經濟和政治是不可分的,經濟是政治的基礎,政治保障了經濟持續、穩定的發展,兩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中國經濟層面目前存在的諸多問題,比如貧富差距、貪污腐敗、地區發展不平衡等等等等,已經不僅僅是經濟問題,而是社會問題,是政治體制的問題,這一點,趙紫陽先生早在 80年代初就認識到了。而現代社會的政治又是建立在保障人權的基礎之上,相信人人生來平等,基本的人權應該得到法律的保護。過去幾年來,中國民間維權抗爭此起彼伏,規模日益擴大,而期中抗爭最頑強、付出的代價最大、也最具有代表性的,無疑就是法輪功了。

【旁白】1999年4月25日,一萬名法輪功修煉者靜悄悄的突然出現在中南海四周,他們是因為天津警方逮捕了法輪功人士,到國務院信訪辦集體上訪。由於當時馬上就是六四事件十周年,在這個敏感的時期敏感的地點,一下子出現如此大規模的請願民眾,立刻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雖然請願人士秩序井然、態度平靜,而且請願在當天和平結束,但是法輪功信眾這種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能量的確讓中共當局感到不安,當時的領導人江澤民認為這對他權力構成威脅,3個月之後,江澤民下令,在全國範圍內鎮壓法輪功。

【東方】從1999年到現在,差不多快有6個年頭了。一方面,由於法輪功信眾的抗爭和努力,很多中國人直接間接的也了解到中共鎮壓法輪功手段之殘忍,非常同情法輪功人士的處境;但另一方面,很多人認為,法輪功人士99年4月25日的集體上訪超越了底線,造成後來的被鎮壓,而這個底線,就是法輪功搞了政治。今天,我們不妨就說說法輪功跟政治這個話題。

【旁白】中國人對政治這個名詞及其的敏感,那麼到底什麼是政治呢?臺大政治學教授明居正是這麼解釋的:

【明居正】在政治學上有3個角度來看什麼是政治,一個是中國比較傳統的界定,在這方面,我們通常把政治看作是一種良善的統治方式,也就是政府或者君王是以非常賢能的方式統治著國家,統治一個國家希望達到的目的是沒有戰爭,社會非常安寧,經濟進步,人民安居樂業,這是傳統中國對政治的看法。近代的一位大革命家孫中山先生,他在廣閱了西方的書之後,他對政治下的定義呢,所謂政治就是管理眾人之事。那麼我們現在更新的政治學,對政治的界定是價值的權威的分配。不管怎麼去界定,萬變不離其宗,他講的是一個問題,所謂政治談的是公權利的問題,那麼也就是公權利怎麼去獲得,怎麼去運作,怎麼去運用,然後產生什麼結果的問題。

【旁白】中國人講三人成眾,最簡單的眾人形式就是家庭,但是家事不是政治,而是倫理和道德的領域,頂多是社會學的領域,跟政治無關。那什麼樣的眾人之事才算是政治了呢?三個人在一起插花、下棋是不是政治呢?也不是,只有在這三個人之間決定誰領導誰,然後誰命令誰,去幹什麼事情,產生了公權利的關係的時候,也就是用權威性的方式去分配價值的時候,這才叫政治了。

【旁白】生活在自由社會民主國家的中國人都知道,政治是稀松平常不過的事,如果關心一下,可以參與地方市長、州長、議員乃至國家總統的選舉,不想關心的話,政治跟自己的生活可以說沒有什麼關係,在民主國家,政治比較制度化,不流血、不血腥,甚至帶有一點歡樂或者嘉年華的氣氛。在自由民主的社會,人們越不碰政治生活得越好,說明這個國家的政治越是進步,而且人權、宗教、信仰都受到尊重、受到保護,不單純是在政治上的民主而已,而是落實到生活的每一個層面,在自由社會,民主政治並不僅僅是一種政治制度,而是一種生活方式。

【東方提問】照您剛才的解釋和分析,政治聽起來是很中性的一個詞,但是從我們中國大陸出來的人,往往一聽到政治馬上會有負面的感覺,為什麼會這樣?

【明居正】我想這個跟過去幾十年中共的統治很有關係,中國過去統治五、六十年來基本上就是一黨專制,而且它這個黨對政治太過敏感,對權力太過敏感,稍微有一點點的風吹草動之後,它那根所謂階級鬥爭的那根鉉就崩緊了,他就虎視耽耽地看人家,然後去出手鎮壓,這是第一個特徵。那麼第二個特徵或者第二個原因就是,這個共產黨統治中國的時候,政治運動太多而且太殘酷,這跟別的國家相比是非常突出的現象。那麼第三點,共產統治社會的時候非常殘酷,在黨內同志之間在爭奪權力的時候,在權力侵軋的時候非常頻繁、非常殘酷。我不是說別的國家沒有權力鬥爭,也有,但他們權力鬥爭一般來說呢,越民主的國家,越有一種權力鬥爭循環的制度方式,比如說美國的權力鬥爭就靠大選嘛,別的國家也靠某種形式的選舉或推舉。那麼中國共產黨當然也有一些推舉,但是我們看到過去很長時間是靠血腥的殘酷鬥爭的。那麼最後一點,在統治的過程當中,在鬥爭的過程當中,常常引發很大的殺戮,所以國際上看這個問題覺得說,共產黨統治的這幾十年下來,因此而死掉的人大概介於6千5百萬到8千萬之間,這是非常非常驚人的數字。

【袁紅冰】從毛澤東時代的政治掛帥,到江澤民時代的講政治,都在以國家恐怖主義的名義告訴中國人,搞政治是共產黨才能擁有的特權。共產黨的歷史一直在反覆的向人們證明:政治就意味著通過一次又一次的思想整肅和政治迫害,來摧殘人性、剝奪人權、毀滅文化、毒害生命,共產黨已經使政治變成了一個充滿血腥、陰謀、獸性和暴力的領域,共產黨在告訴世界,中國的政治就是罪惡。

【旁白】在越民主的國家、越進步的國家,宗教、信仰、人權的位置是越高的,也就是它的自由度是越大的。相反的,在越不自由的國家越極權的國家,宗教、信仰、人權的位置低的,因為極權國家用政治籠罩了一切,所有的東西都要為政治服務,當所有的東西都為政治服務的時候,宗教、信仰和人權就沒有了自己的空間。生活在中國大陸的人對政治敏感,認為是老虎屁股摸不得,甚至對政治反感,正因為如此,當法輪功信眾集體上訪的時候,人們就認為是在搞政治,後來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很多人雖然也同情法輪功人士的遭遇,但總覺得這是法輪功染上政治色彩的緣故,是這樣的嗎?

【東方提問】明教授,您是政治學教授,對各國的政治現象都頗有研究,尤其是中國和臺灣的政治現象,那麼在中國大陸的政治現象中,法輪功是一個非常獨特的事件,那麼您對法輪功也頗有研究,在法輪功問題上,你覺得法輪功是怎樣看待政治的?

【明居正】其實法輪功講得很明白,他說這是一種修煉方式,是完全不政治的,但是這個話一般人不太容易聽得懂。我想我反過來從另外一個角度看,我記得老子裏面有一段話,他說上古時候的人,或者太古時候的人,是含哺而食鼓腹而遊,也就是嘴裏含著肉塊,含著食物,一路咀嚼那麼吃,然後非常輕鬆的鼓著肚子到處遊玩,含哺而食鼓腹而遊,意思就是說地利與我何有哉,政治不會碰到我,其實他背後的意思還不只是政治不會碰到一般的人民,他講的是說,上古的人民本性是非常純樸的,他不但腦袋裏沒有政治的觀念,甚至沒有法律的觀念,也沒有道德的觀念。大家可能一聽就說,沒有法律沒有道德那社會就亂了,不是的,老子原來的意思就是說,人的本性是純樸是善良的,他在這種善良純樸的本性之下,舉手投足都不傷害到別人,也不會傷害到自己。所以人跟人之間非常和諧,社會非常和諧,這是老子所勾勒的上古時代。

【旁白】老子對上古時期的這段描述,隨著時間的推移,變成了歷史,變成了傳說,變成了神話故事而遙不可及。到了近代,社會越來越繁復,人的算計也越來越多,這個時候,人就不能再象過去這樣舉手投足都合乎自然,可能一舉一動就會傷害到別人。怎麼辦呢,那就用道德去規範人,用這種柔性的約束自律,時常提醒自己不要隨便傷了別人。到了現代社會,連道德也約束不了人,就出現了法律,在行為上約束人,用剛性的法律條文來規範人的行為,用懲罰的辦法樹立法律的權威,而與此同時,現代政治也應運而生。

【明居正】在法輪功人看起來,政治是一種變異的東西,也就是脫離了人的本性的東西,也就是當人不再那麼自然的時候,道德、法律、政治開始出現,這就是法輪功常常講我們不要政治的原因,這是第一層。第二層就是,法輪功常常講說不政治,他的意思是說,我不但不去追求政治,我們法輪功人根本不要權力,不要當政者手上的權力,我們不要當政者的位置,我也不要推翻這個當政者,我也不是要建立新的政權。李洪志先生多次跟他的弟子說,我領大家是來修煉來的,不是來革命的,所有政治的事情與我們無關,這話講得非常白了。

【東方】1999年7月,法輪功在中國大陸遭到鎮壓,中國共產黨掌握了國家機器,還壟斷了大眾媒體,法輪功修煉者被描述成精神不正常的人,他們在國內沒有說話的機會,甚至在對簿公堂的時候都沒有聘請律師辯護的權力。但是在海外,情形就不一樣了。

【旁白】中國大陸是世界上唯一鎮壓法輪功的國家,就是在香港,法輪功都是合法的社團組織。法輪功人在世界各地發動了一系列的遊行、靜坐等抗議行動,參加各種集會跟當地政府和個人介紹法輪功被迫害的事實,介紹中共對法輪功的不實宣傳,他們在各大城市的街頭巷尾舉辦酷刑展、街頭劇,用真人秀的方式展示他們所遭受的痛苦,用法輪功人自己的話來說,這不叫搞政治,叫講清真象。他們利用一切機會介紹法輪功,講清法輪功到底是什麼、不是什麼,他好好在什麼地方,為什麼這麼多人煉功等等等等。同時,他們還把鎮壓法輪功的始作俑者江澤民告上法庭,罪名是群體滅絕。

【東方外采】你好,我是新唐人的記者東方,我想請問一下,你認為法輪功這些搞的活動是搞政治嗎?

【Yukie】不是

【王蕾】 不是

【張照進】 當然不是啦。

【東方提問】那麼法輪功修煉者在世界各地起訴江澤民和其他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高官,他們是不是在給國家抹黑,參與政治呢?

【明居正】我的理解是說,他們講說如果他們能夠把這些真象講清楚,把這些壞人做的壞事情曝露出來的話,這些壞事會被制止。從一個角度來看,制止壞人對一個正信或者正教去行惡,你是在拯救它,這是他們的信念。所以從他們自己理解來說,這是一種大善的表現,人可能不太容易理解,但他們常常講說,如果說他們停止的話,這個迫害就停止了,你就不再對正教和正信去行惡的話,其實是一個很大的善事,從這個角度看,這的確是很大的、很難能可貴的慈悲之心。

【東方外采】你好,我是新唐人記者東方,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你們來參加法輪功的遊行,你自己覺得是不是在搞政治呢?

【吳雅文】當然不是啊

【東方外采】為什麼?

【吳雅文】難道說我們那麼多同修遭到迫害,我們站出來就是搞政治嗎?

【張照進】象我啊,我的親人啊家人啊都在國內,很多人都受了謊言的欺騙,不理解我們,那我們當然要站出去說話。而且我們很多朋友的家人在中國受迫害,互相幫助一下,這怎麼是搞政治呢?

【王蕾】他們不能出來,我替他們來說話,希望這個鎮壓早日停止,我們可以跟他們再見面。

【袁紅冰】中共官僚集團把法輪功學員以和平方式抗暴維權的行為指斥責為搞政治。請問,難道對江澤民犯下的群體滅絕罪和信仰滅絕罪聽而不聞、視而不見才叫“不搞政治”嗎?難道任由中共暴政肆意踐踏人權、欺壓民眾,而不敢發出一聲聲音,才叫不搞政治嗎?難道面對中共宣傳機器為掩蓋罪惡而偽造的謊言,不敢講出真相,才叫不搞政治嗎?近年來,法輪功的宣示和行為表明,他們不僅在維護自己的信仰自由,同時他們也在為其他受到中共暴政摧殘的群體爭取基本的人權。歷史已經記住,在所謂江澤民時代的後期,法輪功學員群體是中國維護人權、抗爭暴政的中流砥柱。他們以和平方式對暴政的抗爭,已經成為信念戰勝強權的典範;他們不停地向世界講述中共暴政的罪惡,就是在播撒信仰自由的種子,當然我相信歷史或許還會記住更多。

【東方提問】照您剛才的解釋和見解,法輪功是跟政治無緣,甚至是不社會的,那為什麼中國共產黨會把法輪功當成頭號政治敵人?

【明居正】中共我剛才提到說它對政治是比較敏感的,它對權力是比較敏感的,所以它用非常敏感的眼光看待自己獲得政權的過程,它同時用這麼敏感的眼光去看待別人、別的團體。任何一個人、任何一個團體有了什麼動作,它會從權力的角度去看,即便人家不在想權力,但它滿腦子是在想權力。所以過去我們看見歷史上有很多人在中共統治之後並不是在跟中共為敵,中共把它打成敵人,很多團體不是在跟中共為敵,但它把他打成敵人,法輪功也是這樣。

【旁白】在中國歷史上,的確有人利用治病救人,利用宗教的方式吸收組織成員,當發展到一定規模的時候,就演變成了一股政治勢力,然後揭竿而起,對當權者造成巨大的衝擊。漢朝有黃巾教,晉朝有五斗米,清朝的時候有白蓮教、義和團,太平天國更是席卷了半個中國,讓清王朝元氣大傷,最終導致其滅亡。有人擔心,法輪功是不是也會發展到這一步?

【明居正】那他現在在號召群眾,說不定他哪一天要起來反革命了,是不是這樣?他如果沒有反革命的時候,我們沒有理由鎮壓他,這是民主與極權的區別,極權社會它會猜想你要幹什麼,它要假設你幹什麼,去鎮壓你,這是不對的,所以我們沒有辦法說他必然怎麼樣怎麼樣,不這麼說,但是從法輪功他們所說的各種文字來看,他們的確沒有這個意圖。我不能因為個人好惡或是因為很遙遠的聯想,我假設他做什麼,這在現代民主政治上叫做罪行法定主義,他的任何罪行是要法律明定的,叫罪行法定主義。在中國社會裏面不存在這個觀念,在中國社會裏,我對你的懷疑,可以變成我去逮捕你或鎮壓你的一個藉口。

【東方】最近,大紀元的系列文章《九評共產黨》在海內外廣泛流傳,其中專門有一評評江澤民和中共互相利用鎮壓法輪功,很多曾經是黨員、團員的法輪功修煉者都紛紛發表公開聲明退黨、退團,乃至退出少先隊。葛敏女士,如果說法輪功修煉者過去和現在一直在做的講清真象的舉動不是搞政治,這可以理解,但是現在指名道姓抨擊中國共產黨,是不是開始涉及政治了呢?

【葛敏】搞政治的人或者團體是會這麼做,會批評中共,目的是推翻它,建立新的政權,在邏輯上來講,這叫必要條件。但是批評中共本身並不說明就是在搞政治,在邏輯上講,就是構不成搞政治的充份條件。是,我們的做法看起來跟美國的馬丁路德.金和印度的甘地沒什麼兩樣,都是採用了非暴力抗爭的形式,但是馬丁路德.金的目的是為美國的黑人爭取人權,甘地是為了爭取印度獨立,他們都有其政治目的。

【東方】法輪功的目的是什麼呢?

【葛敏】我們是修煉的人,是信神的,和不修煉的人看事情的角度是不一樣的。大家都很熟悉《西遊記》,在烏雞國的故事裏,妖怪害死了國王,裝扮成假國王,被孫悟空識破,一開始連王太子都不相信孫悟空的話,後來孫悟空除了妖怪,還使國王起死回生,朝廷上下才相信孫悟空是對的。沒有人說孫悟空救人是搞政治。那麼從修煉人的角度看,共產黨撒謊行惡、迫害無辜、破壞傳統的文化和道德觀,就是個不好的東西,禍害人間,歷史上各民族有很多預言也都提到了它現在被上天消滅的結局,被蒙蔽而追隨它的人也難逃一劫。我們修煉人看到了這個結局,那麼就要告訴大家。再講個故事吧,上天要滅掉一個村子,觀音菩薩發了慈悲心想盡量多救一些人,她變成一個老和尚到村裏化緣,全村沒有人願意施捨,只有一位老婆婆,把自己當天僅有的一碗飯給勻了半碗出來,觀音菩薩對她說自己就是觀音,告訴她村子不久之後會被洪水淹滅,大水來之前村子門口的石獅子的眼睛會變成紅色。老婆婆是個慈悲心腸,馬上把這個消息告訴大家,催促大家趕快準備收拾行裝離開村莊,村子裡的人都笑話她,認為她腦筋有問題,也不理她,石獅子的眼睛怎麼會變紅呢?每天,老婆婆都要好幾次去看石獅子,看看眼睛有沒有變紅,天天提醒大家說洪水要來了。村子裏有兩個小孩跟她開玩笑,有一天用紅筆把石獅子的眼睛染紅了,老婆婆看到之後心急火燎的催促鄉親們快跑,當然引來了人們的哄堂大笑,老婆婆仍然記著菩薩的話,自己收拾了行李上山了,等到她爬到山頂回頭一看,整個村莊已經被大水淹滅了。類似的故事在佛經裏有記載,在聖經了也有記載。那麼現在回答你的問題,我們的目的是什麼呢?你看南亞海嘯瞬間就奪走二十幾萬人的生命,之前有人提醒人們遠離海灘,很多人不信;有的人信,就逃脫了。我們現在做的就是告訴大家,上天要滅共產黨,趕快逃生,而逃生的最方便可行的辦法就是退黨、在精神和形式上遠離這個“禍源”,“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人不就是求個平安嗎?那麼不理解的人呢就把這說成是搞政治了。

【袁紅冰】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發表了一個聲明,在這個聲明中把“九評共產黨”稱為“反華文章”,把法輪功稱為“反華組織”。共產黨把自己等同於中華民族,這更是無恥至極。且不論任何一個政治組織,都沒有資格與承載著五千年文明的中華民族相提並論,只就共產黨對中華民族的背叛和深刻的傷害而言,它便是只配跪在華夏祖先的靈位前叩首謝罪的千古罪人。在培育出一個從無恥到墮落的程度上都堪稱空前絕後的貪官污吏群體之後;在把社會財富出賣給腐敗的權力、骯髒的金錢和墮落的知識結成的黑幫同盟之後,在做了所有這一切之後,共產黨還能把自己等同於中華民族,在如此深刻地傷害了中華民族之後,共產黨還自稱它能夠代表中華民族,這難道不是無恥至極嗎?

【旁白】在人類歷史上,相繼出現過正教的流傳,西方有耶穌傳基督教,印度有釋迦摩尼傳佛教,中國有老子傳道教,孔子傳儒教。聖經約翰福音第六章有這麼一段記載,耶穌宣講上帝的國,當時以色列國已經滅亡,一些猶太復國思想很重的人以為耶穌是他們的王,要在人間建立自己的國家,於是有一次,幾千人來到耶穌面前,不少人還拿著武器,希望耶穌領導大家推翻當時的統治者,重建以色列國,當然被耶穌拒絕了。釋迦摩尼是王子,他的父親對他寄予厚望,但是釋迦摩尼卻放棄了王位,出家修行。耶穌和釋迦摩尼在傳法時都曾經被當時的統治者嫉妒,被認為是有世俗政治的野心。為什麼人類歷史上,總是把傳播正教的覺者當作政治敵人來對待呢?

【明居正】人開始變異了,人越來越不相信神那些東西,人把這些過去神等事情當作傳說了。我常常講說,人在這個宇宙當中是非常渺小的,我們知道的事情實在太少,我們在自己個人經歷當中都碰到很多在一般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中國傳統也都知道這種現象,所以對於宇宙啦,對於神啦抱著一種敬畏之心,那麼最低最低存在著一種不可知的敬畏。我們不能因為說我現在掌握了一些科學,就把這些不可知的敬畏完全抹殺,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傲慢的態度,我覺得那是不恰當的。而且人對宇宙對大自然存在著一份敬畏之心,我想人跟自然之間至少會和諧一些,如果不說有修煉和修成這種現象吧,我覺得這是中華文化或者人類文化逐漸變質的結果,也符合了剛才老子的說法,人如果能更多的返本歸真的話,人可能看自己跟看宇宙會看得更清楚一些。

【東方】這段話的確令人深思,天、神、人,這也許是人類最大、最深奧的話題,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人相信神靈的存在,就是在中國也不例外,雖然人生百年,但是跟生前和死後的永恒比起來,人生百年不過象白馬過隙一樣一閃而過,而人在世間形成的觀念卻能左右將來永恒的歸宿,這不能不說是每個人都要嚴肅對待的問題。當然,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大家自己去判斷好了。

觀眾朋友們,這一次的一週經濟回顧特別節目就播送到這兒,謝謝您的收看,我是東方,咱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