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节目:法轮功反迫害与政治
 
2005-3-29
 
【人民报消息】法轮功修炼者集体上访,是不是搞政治?在世界各地抗议中共迫害,是不是搞政治?法轮功修炼者起诉参与迫害的中共高官,是不是搞政治?向世人推荐九评共产党文章并公开声明退党,是不是搞政治?新唐人电视台“一周经济回顾”节目推出专题“法轮功与政治”。

【东方】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一周经济回顾节目,今天我们为您推出专题节目,题目是法轮功与政治。你可能会问,我这一周经济回顾节目怎么说起法轮功跟政治的话题来了呢?在现代社会中,经济和政治是不可分的,经济是政治的基础,政治保障了经济持续、稳定的发展,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中国经济层面目前存在的诸多问题,比如贫富差距、贪污腐败、地区发展不平衡等等等等,已经不仅仅是经济问题,而是社会问题,是政治体制的问题,这一点,赵紫阳先生早在 80年代初就认识到了。而现代社会的政治又是建立在保障人权的基础之上,相信人人生来平等,基本的人权应该得到法律的保护。过去几年来,中国民间维权抗争此起彼伏,规模日益扩大,而期中抗争最顽强、付出的代价最大、也最具有代表性的,无疑就是法轮功了。

【旁白】1999年4月25日,一万名法轮功修炼者静悄悄的突然出现在中南海四周,他们是因为天津警方逮捕了法轮功人士,到国务院信访办集体上访。由于当时马上就是六四事件十周年,在这个敏感的时期敏感的地点,一下子出现如此大规模的请愿民众,立刻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虽然请愿人士秩序井然、态度平静,而且请愿在当天和平结束,但是法轮功信众这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能量的确让中共当局感到不安,当时的领导人江泽民认为这对他权力构成威胁,3个月之后,江泽民下令,在全国范围内镇压法轮功。

【东方】从1999年到现在,差不多快有6个年头了。一方面,由于法轮功信众的抗争和努力,很多中国人直接间接的也了解到中共镇压法轮功手段之残忍,非常同情法轮功人士的处境;但另一方面,很多人认为,法轮功人士99年4月25日的集体上访超越了底线,造成后来的被镇压,而这个底线,就是法轮功搞了政治。今天,我们不妨就说说法轮功跟政治这个话题。

【旁白】中国人对政治这个名词及其的敏感,那么到底什么是政治呢?台大政治学教授明居正是这么解释的:

【明居正】在政治学上有3个角度来看什么是政治,一个是中国比较传统的界定,在这方面,我们通常把政治看作是一种良善的统治方式,也就是政府或者君王是以非常贤能的方式统治着国家,统治一个国家希望达到的目的是没有战争,社会非常安宁,经济进步,人民安居乐业,这是传统中国对政治的看法。近代的一位大革命家孙中山先生,他在广阅了西方的书之后,他对政治下的定义呢,所谓政治就是管理众人之事。那么我们现在更新的政治学,对政治的界定是价值的权威的分配。不管怎么去界定,万变不离其宗,他讲的是一个问题,所谓政治谈的是公权利的问题,那么也就是公权利怎么去获得,怎么去运作,怎么去运用,然后产生什么结果的问题。

【旁白】中国人讲三人成众,最简单的众人形式就是家庭,但是家事不是政治,而是伦理和道德的领域,顶多是社会学的领域,跟政治无关。那什么样的众人之事才算是政治了呢?三个人在一起插花、下棋是不是政治呢?也不是,只有在这三个人之间决定谁领导谁,然后谁命令谁,去干什么事情,产生了公权利的关系的时候,也就是用权威性的方式去分配价值的时候,这才叫政治了。

【旁白】生活在自由社会民主国家的中国人都知道,政治是稀松平常不过的事,如果关心一下,可以参与地方市长、州长、议员乃至国家总统的选举,不想关心的话,政治跟自己的生活可以说没有什么关系,在民主国家,政治比较制度化,不流血、不血腥,甚至带有一点欢乐或者嘉年华的气氛。在自由民主的社会,人们越不碰政治生活得越好,说明这个国家的政治越是进步,而且人权、宗教、信仰都受到尊重、受到保护,不单纯是在政治上的民主而已,而是落实到生活的每一个层面,在自由社会,民主政治并不仅仅是一种政治制度,而是一种生活方式。

【东方提问】照您刚才的解释和分析,政治听起来是很中性的一个词,但是从我们中国大陆出来的人,往往一听到政治马上会有负面的感觉,为什么会这样?

【明居正】我想这个跟过去几十年中共的统治很有关系,中国过去统治五、六十年来基本上就是一党专制,而且它这个党对政治太过敏感,对权力太过敏感,稍微有一点点的风吹草动之后,它那根所谓阶级斗争的那根铉就崩紧了,他就虎视耽耽地看人家,然后去出手镇压,这是第一个特征。那么第二个特征或者第二个原因就是,这个共产党统治中国的时候,政治运动太多而且太残酷,这跟别的国家相比是非常突出的现象。那么第三点,共产统治社会的时候非常残酷,在党内同志之间在争夺权力的时候,在权力侵轧的时候非常频繁、非常残酷。我不是说别的国家没有权力斗争,也有,但他们权力斗争一般来说呢,越民主的国家,越有一种权力斗争循环的制度方式,比如说美国的权力斗争就靠大选嘛,别的国家也靠某种形式的选举或推举。那么中国共产党当然也有一些推举,但是我们看到过去很长时间是靠血腥的残酷斗争的。那么最后一点,在统治的过程当中,在斗争的过程当中,常常引发很大的杀戮,所以国际上看这个问题觉得说,共产党统治的这几十年下来,因此而死掉的人大概介于6千5百万到8千万之间,这是非常非常惊人的数字。

【袁红冰】从毛泽东时代的政治挂帅,到江泽民时代的讲政治,都在以国家恐怖主义的名义告诉中国人,搞政治是共产党才能拥有的特权。共产党的历史一直在反复的向人们证明:政治就意味着通过一次又一次的思想整肃和政治迫害,来摧残人性、剥夺人权、毁灭文化、毒害生命,共产党已经使政治变成了一个充满血腥、阴谋、兽性和暴力的领域,共产党在告诉世界,中国的政治就是罪恶。

【旁白】在越民主的国家、越进步的国家,宗教、信仰、人权的位置是越高的,也就是它的自由度是越大的。相反的,在越不自由的国家越极权的国家,宗教、信仰、人权的位置低的,因为极权国家用政治笼罩了一切,所有的东西都要为政治服务,当所有的东西都为政治服务的时候,宗教、信仰和人权就没有了自己的空间。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对政治敏感,认为是老虎屁股摸不得,甚至对政治反感,正因为如此,当法轮功信众集体上访的时候,人们就认为是在搞政治,后来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很多人虽然也同情法轮功人士的遭遇,但总觉得这是法轮功染上政治色彩的缘故,是这样的吗?

【东方提问】明教授,您是政治学教授,对各国的政治现象都颇有研究,尤其是中国和台湾的政治现象,那么在中国大陆的政治现象中,法轮功是一个非常独特的事件,那么您对法轮功也颇有研究,在法轮功问题上,你觉得法轮功是怎样看待政治的?

【明居正】其实法轮功讲得很明白,他说这是一种修炼方式,是完全不政治的,但是这个话一般人不太容易听得懂。我想我反过来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我记得老子里面有一段话,他说上古时候的人,或者太古时候的人,是含哺而食鼓腹而游,也就是嘴里含着肉块,含着食物,一路咀嚼那么吃,然后非常轻松的鼓着肚子到处游玩,含哺而食鼓腹而游,意思就是说地利与我何有哉,政治不会碰到我,其实他背后的意思还不只是政治不会碰到一般的人民,他讲的是说,上古的人民本性是非常纯朴的,他不但脑袋里没有政治的观念,甚至没有法律的观念,也没有道德的观念。大家可能一听就说,没有法律没有道德那社会就乱了,不是的,老子原来的意思就是说,人的本性是纯朴是善良的,他在这种善良纯朴的本性之下,举手投足都不伤害到别人,也不会伤害到自己。所以人跟人之间非常和谐,社会非常和谐,这是老子所勾勒的上古时代。

【旁白】老子对上古时期的这段描述,随着时间的推移,变成了历史,变成了传说,变成了神话故事而遥不可及。到了近代,社会越来越繁复,人的算计也越来越多,这个时候,人就不能再象过去这样举手投足都合乎自然,可能一举一动就会伤害到别人。怎么办呢,那就用道德去规范人,用这种柔性的约束自律,时常提醒自己不要随便伤了别人。到了现代社会,连道德也约束不了人,就出现了法律,在行为上约束人,用刚性的法律条文来规范人的行为,用惩罚的办法树立法律的权威,而与此同时,现代政治也应运而生。

【明居正】在法轮功人看起来,政治是一种变异的东西,也就是脱离了人的本性的东西,也就是当人不再那么自然的时候,道德、法律、政治开始出现,这就是法轮功常常讲我们不要政治的原因,这是第一层。第二层就是,法轮功常常讲说不政治,他的意思是说,我不但不去追求政治,我们法轮功人根本不要权力,不要当政者手上的权力,我们不要当政者的位置,我也不要推翻这个当政者,我也不是要建立新的政权。李洪志先生多次跟他的弟子说,我领大家是来修炼来的,不是来革命的,所有政治的事情与我们无关,这话讲得非常白了。

【东方】1999年7月,法轮功在中国大陆遭到镇压,中国共产党掌握了国家机器,还垄断了大众媒体,法轮功修炼者被描述成精神不正常的人,他们在国内没有说话的机会,甚至在对簿公堂的时候都没有聘请律师辩护的权力。但是在海外,情形就不一样了。

【旁白】中国大陆是世界上唯一镇压法轮功的国家,就是在香港,法轮功都是合法的社团组织。法轮功人在世界各地发动了一系列的游行、静坐等抗议行动,参加各种集会跟当地政府和个人介绍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介绍中共对法轮功的不实宣传,他们在各大城市的街头巷尾举办酷刑展、街头剧,用真人秀的方式展示他们所遭受的痛苦,用法轮功人自己的话来说,这不叫搞政治,叫讲清真象。他们利用一切机会介绍法轮功,讲清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不是什么,他好好在什么地方,为什么这么多人炼功等等等等。同时,他们还把镇压法轮功的始作俑者江泽民告上法庭,罪名是群体灭绝。

【东方外采】你好,我是新唐人的记者东方,我想请问一下,你认为法轮功这些搞的活动是搞政治吗?

【Yukie】不是

【王蕾】 不是

【张照进】 当然不是啦。

【东方提问】那么法轮功修炼者在世界各地起诉江泽民和其他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高官,他们是不是在给国家抹黑,参与政治呢?

【明居正】我的理解是说,他们讲说如果他们能够把这些真象讲清楚,把这些坏人做的坏事情曝露出来的话,这些坏事会被制止。从一个角度来看,制止坏人对一个正信或者正教去行恶,你是在拯救它,这是他们的信念。所以从他们自己理解来说,这是一种大善的表现,人可能不太容易理解,但他们常常讲说,如果说他们停止的话,这个迫害就停止了,你就不再对正教和正信去行恶的话,其实是一个很大的善事,从这个角度看,这的确是很大的、很难能可贵的慈悲之心。

【东方外采】你好,我是新唐人记者东方,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你们来参加法轮功的游行,你自己觉得是不是在搞政治呢?

【吴雅文】当然不是啊

【东方外采】为什么?

【吴雅文】难道说我们那么多同修遭到迫害,我们站出来就是搞政治吗?

【张照进】象我啊,我的亲人啊家人啊都在国内,很多人都受了谎言的欺骗,不理解我们,那我们当然要站出去说话。而且我们很多朋友的家人在中国受迫害,互相帮助一下,这怎么是搞政治呢?

【王蕾】他们不能出来,我替他们来说话,希望这个镇压早日停止,我们可以跟他们再见面。

【袁红冰】中共官僚集团把法轮功学员以和平方式抗暴维权的行为指斥责为搞政治。请问,难道对江泽民犯下的群体灭绝罪和信仰灭绝罪听而不闻、视而不见才叫“不搞政治”吗?难道任由中共暴政肆意践踏人权、欺压民众,而不敢发出一声声音,才叫不搞政治吗?难道面对中共宣传机器为掩盖罪恶而伪造的谎言,不敢讲出真相,才叫不搞政治吗?近年来,法轮功的宣示和行为表明,他们不仅在维护自己的信仰自由,同时他们也在为其他受到中共暴政摧残的群体争取基本的人权。历史已经记住,在所谓江泽民时代的后期,法轮功学员群体是中国维护人权、抗争暴政的中流砥柱。他们以和平方式对暴政的抗争,已经成为信念战胜强权的典范;他们不停地向世界讲述中共暴政的罪恶,就是在播撒信仰自由的种子,当然我相信历史或许还会记住更多。

【东方提问】照您刚才的解释和见解,法轮功是跟政治无缘,甚至是不社会的,那为什么中国共产党会把法轮功当成头号政治敌人?

【明居正】中共我刚才提到说它对政治是比较敏感的,它对权力是比较敏感的,所以它用非常敏感的眼光看待自己获得政权的过程,它同时用这么敏感的眼光去看待别人、别的团体。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团体有了什么动作,它会从权力的角度去看,即便人家不在想权力,但它满脑子是在想权力。所以过去我们看见历史上有很多人在中共统治之后并不是在跟中共为敌,中共把它打成敌人,很多团体不是在跟中共为敌,但它把他打成敌人,法轮功也是这样。

【旁白】在中国历史上,的确有人利用治病救人,利用宗教的方式吸收组织成员,当发展到一定规模的时候,就演变成了一股政治势力,然后揭竿而起,对当权者造成巨大的冲击。汉朝有黄巾教,晋朝有五斗米,清朝的时候有白莲教、义和团,太平天国更是席卷了半个中国,让清王朝元气大伤,最终导致其灭亡。有人担心,法轮功是不是也会发展到这一步?

【明居正】那他现在在号召群众,说不定他哪一天要起来反革命了,是不是这样?他如果没有反革命的时候,我们没有理由镇压他,这是民主与极权的区别,极权社会它会猜想你要干什么,它要假设你干什么,去镇压你,这是不对的,所以我们没有办法说他必然怎么样怎么样,不这么说,但是从法轮功他们所说的各种文字来看,他们的确没有这个意图。我不能因为个人好恶或是因为很遥远的联想,我假设他做什么,这在现代民主政治上叫做罪行法定主义,他的任何罪行是要法律明定的,叫罪行法定主义。在中国社会里面不存在这个观念,在中国社会里,我对你的怀疑,可以变成我去逮捕你或镇压你的一个借口。

【东方】最近,大纪元的系列文章《九评共产党》在海内外广泛流传,其中专门有一评评江泽民和中共互相利用镇压法轮功,很多曾经是党员、团员的法轮功修炼者都纷纷发表公开声明退党、退团,乃至退出少先队。葛敏女士,如果说法轮功修炼者过去和现在一直在做的讲清真象的举动不是搞政治,这可以理解,但是现在指名道姓抨击中国共产党,是不是开始涉及政治了呢?

【葛敏】搞政治的人或者团体是会这么做,会批评中共,目的是推翻它,建立新的政权,在逻辑上来讲,这叫必要条件。但是批评中共本身并不说明就是在搞政治,在逻辑上讲,就是构不成搞政治的充份条件。是,我们的做法看起来跟美国的马丁路德.金和印度的甘地没什么两样,都是采用了非暴力抗争的形式,但是马丁路德.金的目的是为美国的黑人争取人权,甘地是为了争取印度独立,他们都有其政治目的。

【东方】法轮功的目的是什么呢?

【葛敏】我们是修炼的人,是信神的,和不修炼的人看事情的角度是不一样的。大家都很熟悉《西游记》,在乌鸡国的故事里,妖怪害死了国王,装扮成假国王,被孙悟空识破,一开始连王太子都不相信孙悟空的话,后来孙悟空除了妖怪,还使国王起死回生,朝廷上下才相信孙悟空是对的。没有人说孙悟空救人是搞政治。那么从修炼人的角度看,共产党撒谎行恶、迫害无辜、破坏传统的文化和道德观,就是个不好的东西,祸害人间,历史上各民族有很多预言也都提到了它现在被上天消灭的结局,被蒙蔽而追随它的人也难逃一劫。我们修炼人看到了这个结局,那么就要告诉大家。再讲个故事吧,上天要灭掉一个村子,观音菩萨发了慈悲心想尽量多救一些人,她变成一个老和尚到村里化缘,全村没有人愿意施舍,只有一位老婆婆,把自己当天仅有的一碗饭给匀了半碗出来,观音菩萨对她说自己就是观音,告诉她村子不久之后会被洪水淹灭,大水来之前村子门口的石狮子的眼睛会变成红色。老婆婆是个慈悲心肠,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催促大家赶快准备收拾行装离开村庄,村子里的人都笑话她,认为她脑筋有问题,也不理她,石狮子的眼睛怎么会变红呢?每天,老婆婆都要好几次去看石狮子,看看眼睛有没有变红,天天提醒大家说洪水要来了。村子里有两个小孩跟她开玩笑,有一天用红笔把石狮子的眼睛染红了,老婆婆看到之后心急火燎的催促乡亲们快跑,当然引来了人们的哄堂大笑,老婆婆仍然记着菩萨的话,自己收拾了行李上山了,等到她爬到山顶回头一看,整个村庄已经被大水淹灭了。类似的故事在佛经里有记载,在圣经了也有记载。那么现在回答你的问题,我们的目的是什么呢?你看南亚海啸瞬间就夺走二十几万人的生命,之前有人提醒人们远离海滩,很多人不信;有的人信,就逃脱了。我们现在做的就是告诉大家,上天要灭共产党,赶快逃生,而逃生的最方便可行的办法就是退党、在精神和形式上远离这个“祸源”,“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人不就是求个平安吗?那么不理解的人呢就把这说成是搞政治了。

【袁红冰】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发表了一个声明,在这个声明中把“九评共产党”称为“反华文章”,把法轮功称为“反华组织”。共产党把自己等同于中华民族,这更是无耻至极。且不论任何一个政治组织,都没有资格与承载着五千年文明的中华民族相提并论,只就共产党对中华民族的背叛和深刻的伤害而言,它便是只配跪在华夏祖先的灵位前叩首谢罪的千古罪人。在培育出一个从无耻到堕落的程度上都堪称空前绝后的贪官污吏群体之后;在把社会财富出卖给腐败的权力、肮脏的金钱和堕落的知识结成的黑帮同盟之后,在做了所有这一切之后,共产党还能把自己等同于中华民族,在如此深刻地伤害了中华民族之后,共产党还自称它能够代表中华民族,这难道不是无耻至极吗?

【旁白】在人类历史上,相继出现过正教的流传,西方有耶稣传基督教,印度有释迦摩尼传佛教,中国有老子传道教,孔子传儒教。圣经约翰福音第六章有这么一段记载,耶稣宣讲上帝的国,当时以色列国已经灭亡,一些犹太复国思想很重的人以为耶稣是他们的王,要在人间建立自己的国家,于是有一次,几千人来到耶稣面前,不少人还拿着武器,希望耶稣领导大家推翻当时的统治者,重建以色列国,当然被耶稣拒绝了。释迦摩尼是王子,他的父亲对他寄予厚望,但是释迦摩尼却放弃了王位,出家修行。耶稣和释迦摩尼在传法时都曾经被当时的统治者嫉妒,被认为是有世俗政治的野心。为什么人类历史上,总是把传播正教的觉者当作政治敌人来对待呢?

【明居正】人开始变异了,人越来越不相信神那些东西,人把这些过去神等事情当作传说了。我常常讲说,人在这个宇宙当中是非常渺小的,我们知道的事情实在太少,我们在自己个人经历当中都碰到很多在一般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中国传统也都知道这种现象,所以对于宇宙啦,对于神啦抱着一种敬畏之心,那么最低最低存在着一种不可知的敬畏。我们不能因为说我现在掌握了一些科学,就把这些不可知的敬畏完全抹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傲慢的态度,我觉得那是不恰当的。而且人对宇宙对大自然存在着一份敬畏之心,我想人跟自然之间至少会和谐一些,如果不说有修炼和修成这种现象吧,我觉得这是中华文化或者人类文化逐渐变质的结果,也符合了刚才老子的说法,人如果能更多的返本归真的话,人可能看自己跟看宇宙会看得更清楚一些。

【东方】这段话的确令人深思,天、神、人,这也许是人类最大、最深奥的话题,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相信神灵的存在,就是在中国也不例外,虽然人生百年,但是跟生前和死后的永恒比起来,人生百年不过象白马过隙一样一闪而过,而人在世间形成的观念却能左右将来永恒的归宿,这不能不说是每个人都要严肃对待的问题。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大家自己去判断好了。

观众朋友们,这一次的一周经济回顾特别节目就播送到这儿,谢谢您的收看,我是东方,咱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