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給共產黨留任何空子 大紀元倡議至關重要 (圖)
 
2005-3-24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報導) 大紀元3月22日的一篇文章「關於銷毀中共書畫旗徽等物品的倡議」中倡議:「銷毀共產黨的一切書籍、畫像、雕塑,清除共產黨的旗幟、黨徽等物品,不給邪靈附體留任何空子。」

針對這個倡議,大紀元記者辛菲3月22日採訪了大紀元專欄作家今鐘先生。今鐘先生認為,大紀元的這個倡議非常好,也非常重要,反映了《九評》發表後,大家的認識越來越深入了。

今鐘先生指出,共產黨搞的好多方面都不知不覺、無孔不入地把人的思想控制起來了,宣傳就是共產黨控制人思想的的一種手段,中共書畫旗徽等東西是共產邪靈的物質基礎,隨時散發著共產黨的邪惡信息,散發著很黑的、很邪的能量,共產邪靈實際上就附著在那些宣傳品上。

今鐘先生認為人們銷毀中共書畫旗徽等東西,和退黨實際上是一致的,也就是在清除邪靈附體,擺脫共產邪靈的控制。他呼籲大家認識到了就趕快做,同時把這個道理告訴給其他人。

下面是採訪實錄:

記者:今天大紀元上有一篇文章「關於銷毀中共書畫旗徽等物品的倡議」,不知您看此文後有何感想?您對這個倡議怎麼看?

今鐘先生:我覺得這反映了《九評》發表後,大家的思想高度提升了,認識越來越深入,越來越廣了。

這個倡議對我自己也是個提醒。比如我印象最深的屬於圖像書籍這類東西的,就是50年代的時候,有一幅畫,一個小男孩、一個小女孩,一人抱著一隻鴿子,上面還用兒童體寫了「熱愛和平」幾個字,那幾個字非常大,當時很多人看了這個畫就覺得共產黨是熱愛和平的,特別當時是在跟韓國打仗,實際上是共產黨要侵略韓國,把事實完全扭曲了。共產黨邪靈把很多事情都顛倒黑白了,它主要是借用藝術形式等宣傳來達到這個目的。

再比如:60年代,雷鋒的照片到處掛,其實它這個東西也是騙人的,因為它灌輸的是邪靈的邪教教義,因為雷鋒講「對待階級敵人要象嚴冬一樣冷酷無情」,通過這個畫就把這個教條灌輸到人的腦子裡去了。

70年代,有一幅畫,有一個人頭上包著紗布,血都殷出來了,抱著衝鋒槍往前衝,寫著「生命不息,戰斗不止」。它實際上就是鼓勵士兵無條件地為黨犧牲。還有「一不怕苦 二不怕死」,都是通過這個來宣傳出來的。

還有一個宣傳畫「小車不倒只管推」,叫人無論營養多差,都要為共產黨玩命到死。

再比如:《鋼鐵是怎樣煉成的》,這個電影,蘇聯大概拍了三次,後來江澤民又花了很多錢到烏克蘭找洋人拍,給一代代讀過這本書、看過這部電影的人印象非常深,它就是給人灌輸這樣一個東西: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只有把這一生都獻給共產主義,死的時候才沒有遺憾。

魯迅有一句話「一切文藝是宣傳」。其實這些對文藝的觀念都是被中共歪曲了、扭曲了。而實際上,藝術的使命,跟科技一樣,是要反映世界,反映現實,反映社會真實的。

記者:換個角度是否可以說,中共的書畫旗徽等物品是共產黨思想的具體體現,也是共產邪靈得以存在和附著的載體和物質基礎?

今鐘先生:對,是這樣的。 共產邪靈的附體主要是通過宣傳,通過這些宣傳品。

共產黨產生是在資本主義初期,那時科學還不發達,現在我們再來看,其實所謂唯心論和唯物論的劃分是很荒謬的,這個是被共產黨利用來作宣傳的。

人們一說「唯心」,就好象是虛無縹緲的,什麼都沒有,好象就是物質是實在的,不存在精神。實際上,按現在的科學技術來看,這個想法是很荒謬的。共產黨說「意識只是反映物質,它本身沒有載體」,但現在科學上已經證明人的思維發出去是有能量的,按現在的儀器來測,它就是一種電子波,是完全可以用儀器測出來的。

現在隨著對粒子的研究不斷微觀化,科學上發現了,微觀粒子是有精神、有靈性的。比如:中微子,它可以在很複雜的眾多軌跡中瞬間做出優選,這是人都做不到的。而且發現,粒子越微觀,能力越大。

所以現在就可以看出,物質和精神是統一的。現代科學在哲學上、對物質的認識上都在逐漸深入。

記者:那也就是說,這些中共的宣傳品只要存在,就會散發著共產黨的邪惡信息,就會對人起到不好的作用,是嗎?

今鐘先生:是的,只要它存在,哪怕是一幅畫,它就要發揮著作用,共產邪靈實際上就附在那些宣傳品上。

過去國內有人講,共產黨對領館的人不放心,它都搞一定的科技監督,所以有的領館官員回國後就莫名其妙地得癌了,這種被共產黨利用的科技產品也是很邪的,所以這種情況很嚴重。其實有的大學教授上課也是被監視的。

人們在共產黨控制下,不知不覺地它的東西就在周圍散發很邪的信息,散發著很黑的、很邪的能量,可能人們受到了毒害都不知道。我們有時感覺很不舒服的時候,在居住環境中,還真得要看一看,看看周圍有沒有共產黨的這些東西。

我自己是有這種體驗的,過去一位朋友好心送我一幅畫或者一件書法作品,掛起來就覺得特別不舒服,暈乎乎的、不舒服。後來才意識到,畫本身形象是有信息的,畫家有信息,而且大陸來的畫家他本身也受到中共的收買、腐蝕,所以這個信息就很不好。

後來我就換成了張翠英女士畫的佛像、菩薩像、花卉等畫,就感覺很舒服,感覺很善,心情舒暢,很舒服。畫家本人是一個非常純潔、高尚的人,她的畫就能把中國古代文化的善、高尚、純淨都體現和輻射出來,感覺確實不一樣。

談到這裏,我感到對我個人的藝術觀也有個了提高。

記者:既然這些宣傳品是共產黨邪靈賴以生存的物質基礎,那也就不難理解共產黨為什麼這麼重視宣傳,鋪天蓋地的書畫旗徽等東西,媒體宣傳等。

今鐘先生:是的,共產黨非常重視這個。過去文革的時候,有的解放軍小戰士搞衛生,不小心把毛澤東的像砸了,就不得了了,就被打成了反革命,當時就被批斗,甚至被打死。

過去一個同學給我講過一個故事,文革初期,批斗一個人,用一個上百斤重的大磨盤穿上大鐵絲,掛在這人的脖子上,最後把這個人批斗死了,什麼罪名呢?就是因為他在廁所用了一張報紙,報紙上面有毛澤東像。

所以從共產黨這方面,它非常重視這個東西。當時,在大陸,到處都是像、照片,都是這些東西,實際上共產黨邪靈這個東西,它能夠俘虜人,對人搞洗腦,主要就是靠宣傳,所以當初列寧建黨的時候,主要是三個部:組織部、保衛部、宣傳部,它們最重視的就是宣傳部。

過去毛澤東很讚賞林彪的一句話:在一切工作中,政治工作第一;在政治工作中,宣傳工作第一;在宣傳工作中,抓人的活思想第一。林彪研究透了共產黨的這一套東西了。

中共的宣傳部是控制一切的。過去這種事很多,比如:宣傳部長講話,他如果有點出風頭,把共產黨內部秘密暴露一點的話,馬上就要撤職了。甚至於中央的講話,宣傳部都有權審查的。

有這樣一件事,李鵬講話不小心在講話中說「海峽兩國人民」,共產黨很忌諱說「兩國」,後來等電臺再播的時候,就改成了「海峽兩岸人民」,報紙上也改了。

再比如,共產黨騙美國,說中國的老百姓可以自由選舉,誰知道後來被選上的人都被抓起來了,因為這個權力都得給貪官污吏們。當時朱熔基跟別人的想法不一樣,記者問他:將來有沒有可能由村一級的選舉,發展到鄉一級、縣一級、省一級,最後到中央,是不是也可以直接選舉?朱熔回答說,將來逐漸地會向這方面發展。記者都記下來了,可是見報的時候,把這些都刪去了,在廣播、電視上,也都全刪了。所以共產黨非常重視這個。

記者:人們銷毀中共這些宣傳品,也就是在清除邪靈附體,就像退黨一樣,擺脫共產邪靈的控制,可以這樣理解嗎?既然這麼重要,那麼不管人們是不是能夠完全理解,但是照著去做,總是有益的,是嗎?

今鐘先生:是的,你說得很對。我覺得這個倡議和退黨實際上是一致的,需要多多地宣傳讓大家知道。

實際上,日常生活中,很多時候,比如老百姓天天看電視,不知不覺地就受中共毒害了,不知不覺就被中共洗腦。特別是我們這樣在大陸生活久的,中毒是不知不覺的,比如,我有時候一高興,就不知不覺地哼歌,覺得旋律挺好聽,一想詞兒,才意識到,這是共產黨的歌。所以說,共產黨的這種毒害是無孔不入的。

確實要好好學《九評》,提高認識。將來大家會越來越深入地認識到,共產黨搞的好多方面都不知不覺地把人的思想控制起來了。

所以大紀元的這個倡議太重要了。只要有共產黨搞的書籍畫像等,它就有物質存在,就會有邪惡的信息存在,也就有它的邪惡的能量存在。

大家認識到這一點非常好,認識到了就趕快做,同時把這個道理告訴給其他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