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给共产党留任何空子 大纪元倡议至关重要 (图)
 
2005-3-24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大纪元3月22日的一篇文章“关于销毁中共书画旗徽等物品的倡议”中倡议:“销毁共产党的一切书籍、画像、雕塑,清除共产党的旗帜、党徽等物品,不给邪灵附体留任何空子。”

针对这个倡议,大纪元记者辛菲3月22日采访了大纪元专栏作家今钟先生。今钟先生认为,大纪元的这个倡议非常好,也非常重要,反映了《九评》发表后,大家的认识越来越深入了。

今钟先生指出,共产党搞的好多方面都不知不觉、无孔不入地把人的思想控制起来了,宣传就是共产党控制人思想的的一种手段,中共书画旗徽等东西是共产邪灵的物质基础,随时散发着共产党的邪恶信息,散发着很黑的、很邪的能量,共产邪灵实际上就附着在那些宣传品上。

今钟先生认为人们销毁中共书画旗徽等东西,和退党实际上是一致的,也就是在清除邪灵附体,摆脱共产邪灵的控制。他呼吁大家认识到了就赶快做,同时把这个道理告诉给其他人。

下面是采访实录:

记者:今天大纪元上有一篇文章“关于销毁中共书画旗徽等物品的倡议”,不知您看此文后有何感想?您对这个倡议怎么看?

今钟先生:我觉得这反映了《九评》发表后,大家的思想高度提升了,认识越来越深入,越来越广了。

这个倡议对我自己也是个提醒。比如我印象最深的属于图像书籍这类东西的,就是50年代的时候,有一幅画,一个小男孩、一个小女孩,一人抱着一只鸽子,上面还用儿童体写了“热爱和平”几个字,那几个字非常大,当时很多人看了这个画就觉得共产党是热爱和平的,特别当时是在跟韩国打仗,实际上是共产党要侵略韩国,把事实完全扭曲了。共产党邪灵把很多事情都颠倒黑白了,它主要是借用艺术形式等宣传来达到这个目的。

再比如:60年代,雷锋的照片到处挂,其实它这个东西也是骗人的,因为它灌输的是邪灵的邪教教义,因为雷锋讲“对待阶级敌人要象严冬一样冷酷无情”,通过这个画就把这个教条灌输到人的脑子里去了。

70年代,有一幅画,有一个人头上包着纱布,血都殷出来了,抱着冲锋枪往前冲,写着“生命不息,战斗不止”。它实际上就是鼓励士兵无条件地为党牺牲。还有“一不怕苦 二不怕死”,都是通过这个来宣传出来的。

还有一个宣传画“小车不倒只管推”,叫人无论营养多差,都要为共产党玩命到死。

再比如:《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个电影,苏联大概拍了三次,后来江泽民又花了很多钱到乌克兰找洋人拍,给一代代读过这本书、看过这部电影的人印象非常深,它就是给人灌输这样一个东西: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只有把这一生都献给共产主义,死的时候才没有遗憾。

鲁迅有一句话“一切文艺是宣传”。其实这些对文艺的观念都是被中共歪曲了、扭曲了。而实际上,艺术的使命,跟科技一样,是要反映世界,反映现实,反映社会真实的。

记者:换个角度是否可以说,中共的书画旗徽等物品是共产党思想的具体体现,也是共产邪灵得以存在和附着的载体和物质基础?

今钟先生:对,是这样的。 共产邪灵的附体主要是通过宣传,通过这些宣传品。

共产党产生是在资本主义初期,那时科学还不发达,现在我们再来看,其实所谓唯心论和唯物论的划分是很荒谬的,这个是被共产党利用来作宣传的。

人们一说“唯心”,就好象是虚无缥缈的,什么都没有,好象就是物质是实在的,不存在精神。实际上,按现在的科学技术来看,这个想法是很荒谬的。共产党说“意识只是反映物质,它本身没有载体”,但现在科学上已经证明人的思维发出去是有能量的,按现在的仪器来测,它就是一种电子波,是完全可以用仪器测出来的。

现在随着对粒子的研究不断微观化,科学上发现了,微观粒子是有精神、有灵性的。比如:中微子,它可以在很复杂的众多轨迹中瞬间做出优选,这是人都做不到的。而且发现,粒子越微观,能力越大。

所以现在就可以看出,物质和精神是统一的。现代科学在哲学上、对物质的认识上都在逐渐深入。

记者:那也就是说,这些中共的宣传品只要存在,就会散发着共产党的邪恶信息,就会对人起到不好的作用,是吗?

今钟先生:是的,只要它存在,哪怕是一幅画,它就要发挥著作用,共产邪灵实际上就附在那些宣传品上。

过去国内有人讲,共产党对领馆的人不放心,它都搞一定的科技监督,所以有的领馆官员回国后就莫名其妙地得癌了,这种被共产党利用的科技产品也是很邪的,所以这种情况很严重。其实有的大学教授上课也是被监视的。

人们在共产党控制下,不知不觉地它的东西就在周围散发很邪的信息,散发着很黑的、很邪的能量,可能人们受到了毒害都不知道。我们有时感觉很不舒服的时候,在居住环境中,还真得要看一看,看看周围有没有共产党的这些东西。

我自己是有这种体验的,过去一位朋友好心送我一幅画或者一件书法作品,挂起来就觉得特别不舒服,晕乎乎的、不舒服。后来才意识到,画本身形象是有信息的,画家有信息,而且大陆来的画家他本身也受到中共的收买、腐蚀,所以这个信息就很不好。

后来我就换成了张翠英女士画的佛像、菩萨像、花卉等画,就感觉很舒服,感觉很善,心情舒畅,很舒服。画家本人是一个非常纯洁、高尚的人,她的画就能把中国古代文化的善、高尚、纯净都体现和辐射出来,感觉确实不一样。

谈到这里,我感到对我个人的艺术观也有个了提高。

记者:既然这些宣传品是共产党邪灵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那也就不难理解共产党为什么这么重视宣传,铺天盖地的书画旗徽等东西,媒体宣传等。

今钟先生:是的,共产党非常重视这个。过去文革的时候,有的解放军小战士搞卫生,不小心把毛泽东的像砸了,就不得了了,就被打成了反革命,当时就被批斗,甚至被打死。

过去一个同学给我讲过一个故事,文革初期,批斗一个人,用一个上百斤重的大磨盘穿上大铁丝,挂在这人的脖子上,最后把这个人批斗死了,什么罪名呢?就是因为他在厕所用了一张报纸,报纸上面有毛泽东像。

所以从共产党这方面,它非常重视这个东西。当时,在大陆,到处都是像、照片,都是这些东西,实际上共产党邪灵这个东西,它能够俘虏人,对人搞洗脑,主要就是靠宣传,所以当初列宁建党的时候,主要是三个部:组织部、保卫部、宣传部,它们最重视的就是宣传部。

过去毛泽东很赞赏林彪的一句话:在一切工作中,政治工作第一;在政治工作中,宣传工作第一;在宣传工作中,抓人的活思想第一。林彪研究透了共产党的这一套东西了。

中共的宣传部是控制一切的。过去这种事很多,比如:宣传部长讲话,他如果有点出风头,把共产党内部秘密暴露一点的话,马上就要撤职了。甚至于中央的讲话,宣传部都有权审查的。

有这样一件事,李鹏讲话不小心在讲话中说“海峡两国人民”,共产党很忌讳说“两国”,后来等电台再播的时候,就改成了“海峡两岸人民”,报纸上也改了。

再比如,共产党骗美国,说中国的老百姓可以自由选举,谁知道后来被选上的人都被抓起来了,因为这个权力都得给贪官污吏们。当时朱熔基跟别人的想法不一样,记者问他:将来有没有可能由村一级的选举,发展到乡一级、县一级、省一级,最后到中央,是不是也可以直接选举?朱熔回答说,将来逐渐地会向这方面发展。记者都记下来了,可是见报的时候,把这些都删去了,在广播、电视上,也都全删了。所以共产党非常重视这个。

记者:人们销毁中共这些宣传品,也就是在清除邪灵附体,就象退党一样,摆脱共产邪灵的控制,可以这样理解吗?既然这么重要,那么不管人们是不是能够完全理解,但是照着去做,总是有益的,是吗?

今钟先生:是的,你说得很对。我觉得这个倡议和退党实际上是一致的,需要多多地宣传让大家知道。

实际上,日常生活中,很多时候,比如老百姓天天看电视,不知不觉地就受中共毒害了,不知不觉就被中共洗脑。特别是我们这样在大陆生活久的,中毒是不知不觉的,比如,我有时候一高兴,就不知不觉地哼歌,觉得旋律挺好听,一想词儿,才意识到,这是共产党的歌。所以说,共产党的这种毒害是无孔不入的。

确实要好好学《九评》,提高认识。将来大家会越来越深入地认识到,共产党搞的好多方面都不知不觉地把人的思想控制起来了。

所以大纪元的这个倡议太重要了。只要有共产党搞的书籍画像等,它就有物质存在,就会有邪恶的信息存在,也就有它的邪恶的能量存在。

大家认识到这一点非常好,认识到了就赶快做,同时把这个道理告诉给其他人。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