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黑手紐約鬧事 路人譴責 警方備案
 
2005年3月21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時報記者曉理3月20日紐約報道)自從去年8月「大紀元」發表「九評共產黨」又以來,越來越多中國大陸和海外民衆從中共的謊言和恐嚇中覺醒,發生了有史以來共產體制國家最大的退黨浪潮。世界大都市紐約唐人街和法拉盛華埠大約三週前,出現了一個引人注目的景點──退黨服務站。

19日星期六有大約十多名自願者在法拉盛圖書館散發「九評共產黨」的資料,並協助過往華人辦理退黨服務。有位身穿風衣的年輕男子,用十分挑釁的動作,故意把照相機貼近正在服務的史女士頭部拍照,引來衆多過往行人譴責,有人高喊:共產黨滾回去!美國不歡迎共產黨。

週末法拉盛華埠,人來人往,好不熱鬧。要不是看到人羣中夾雜少量的其他種族的人,還以爲是身置在上海或者是在臺北的喧鬧中。義務服務人員史女士正靜靜地站在法拉盛圖書館前的退黨服務處前,用雙手舉着一個醒目的標語:「退黨自救救中國」。大約下午四點多鐘,一位身穿風衣的年輕男子,用十分挑釁的動作,故意把照相機貼近正在服務的史女士頭部大約半米遠的距離,「喀嚓」拍了照。陌生男子的舉動,令史女士十分驚訝,馬上責問他:「你爲什麼要對我拍照?」陌生男子十分傲慢地說:」拍一張照片有什麼了不起。」史女士說:「你沒有經過我同意,請你把照片拿出來。」 年輕男子帶着恐嚇的口吻說:「你敢在這樣發九評,還怕我給你拍照!

史女士對這種蠻不講理的人不知道說什麼。在一旁的另一位義工張姓女士對那位男子說:「不是不可以拍照,但是要經過本人同意。」另一位一直在服務處搗亂,說什麼「六四」沒死一個人的肥胖男子。這時又過來說:「拍一張照片有什麼。」張女士說道:「你知道嗎?史女士的家人很多就是被共產黨迫害死的,所以她才來這裏。」史女士仍然要求那位陌生男子把照片拿出來,陌生男子拒絕,想走掉。這時一個路人指着拍照的男子對大家說:「他們拍照片就是想恐嚇這些做義工的人,把照片拿到中共那裏去迫害別人。」

正在大家七嘴八舌的爭執時,一輛路過的警車在一位路人的招呼下,立即停下來。那位搗亂的胖男子馬上對警察說:「這個女士不讓這位先生先生離開。」這一切發生的太快,被人拍照的史女士仍然處在驚恐狀態,沒想到惡人先告狀,她雙手交叉緊緊捂着胸,對警察說:「我很害怕!」警察開始問史女士「你爲什麼害怕他拍照?」有個路人說:「他要拿這些照片去恐嚇她在大陸的親人。」史女士點點頭。那位胖男子還再爲拍照的男子辯護,對警察說着什麼。這時人羣中發出了一陣憤怒的聲音:「他就是共產黨,他就是特務。」另一個人指着胖男子說:「你和他是一夥的。」一位住在法拉盛的張姓女士說:「我在中共領事館多次見到這個人,他就是中領館的特務。」

警察詢問拍照的男子:「你爲何要拍這位女士的照片?」拍照男子用十分流利的英文回答說:「這是一個自由國家,共產黨可以在任何地方 ( this is a free country, communist can be anythere.)". 拍照男子的回答,激怒了那些觀望的路人,「我們不要共產黨」,「這裏是美國,共產黨滾回去」,「按照304議案,外國特務在美國境內犯案,將立即被解遞出境」,「打倒共產黨」,「勸你不要爲共產黨當陪葬品」。在路人的一片正義呼喊中,警察把拍照男子的身份證等登記備案。

這時新唐人電視的記者正好路過這裏,把整個場面和過程拍攝下來。有位圍觀的人對男子說:「看,新唐人電視臺是全球播放,你現在可以臭名遠揚了!」當初那位十分囂張的拍照男子,現在耷拉着頭,臉色發青。

義工張女士對路人說:「其實這個小夥子也滿可伶的,被共產黨謊言矇騙,竟做傷天害理的事,小心被FBI查出,趕出美國。」,另一位義工說:「我們會將你的情況提供給FBI的,你真得好好想想,別給共產黨墊背啦。」張女士向路人說道:「你們看過聖經啓示錄裏談到的那個大赤龍嗎?那就是共產黨,它的末日到了,趕快退出邪惡,抹去獸印,保住你的性命,我們只是在告訴你們真實情況,你們自己來選擇。」這時路人紛紛向張女士索取「九評」,那位一直在幫共產黨講話的肥胖男子也拿了一份,默默的走開。 

警察關心的詢問了大紀元義工很多問題,回過頭對史女士說:「以後你們再遇到麻煩,立即通知我們!」

隨後,記者又採訪了史女士。

記者:「剛剛聽到您有很多家人被中共迫害死,才來到這裏做義工,可以談談嗎?」

史女士:「我的老家是江蘇泗陽,因爲父親是獨子,戰亂期間爲了活命和堂兄一起逃難去了臺灣。留在大陸的家人卻遭了大殃,被中共定爲反革命家屬。我的五個姑姑和兩個哥哥在中共歷次的政治運動中被迫害致死。因爲家裏成份問題,大姐一直嫁不出去,後來還是遠在臺灣的父親拿了20美金通過香港轉到大陸作爲陪嫁,姐姐才嫁到了湖南。分別後的大姐,三十年後見到父親時,一下子異常興奮,多少年的壓抑和恐懼一下子釋放出來了:「我爸爸終於來救我了!」姐姐繞着村子邊跑、邊叫、邊笑:「我爸爸終於來救我了!」就這樣姐姐瘋了……後來憂鬱而死……這時史女士已經泣不成聲了。

記者:「真對不起,觸到您的傷心事。」

史女士:「其實,我一直都不明白,爲什麼中國大陸一直髮生着慘無人道的事,有這麼多政治運動。直到最近我讀了《九評》以後,我的心結才打開。

記者:「史女士,談談讀《九評》的感受。」

史女士:「讓我想到電影「魔戒」裏,那個人不人鬼不鬼的幽靈,如何吞噬善良的人類,原來那就是共產黨。我知道中國有很多善良人,我希望大家都來看九評,擺脫中共的邪惡統治。前些天大紀元招募義工,我就義不容辭的來了。」

記者:「您真了不起!」

史女士:「前天我遇到一位很有名的女士親口告訴我:『忍辱偷生就是爲了活命。』她都不願意也不敢回憶在中國大陸的可怕經歷。」

記者又採訪了一位在現場的五十多歲的男士,他說:「中共的迫害,我親身經歷的很多,我家幾位親人被中共迫害死,共產黨還要我們『爹親孃親,不如共產黨的恩情深』。我們被騙的認賊作父。九評共產黨讓我大徹大悟啊!」

 
分享:
 
人氣:14,591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