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檔案驚現臺灣 胡錦濤的尷尬沒完沒了(圖)
 
肖慶慶
 
2005-3-14
 

江澤民對胡錦濤說:你當核心,我一百個放心!

【人民報消息】正因為江澤民已經無法走路了,所以胡錦濤把這個失去威脅性的政敵捧得特高,這是革命的需要,中共黨的需要。

美國有個銀行家庫恩寫了一本書《他改變了中國─江澤民傳》,接受採訪時,他說:確切地說,過去四年的每個晚上和大多數白天我都投入其中。(我太太看到我連續12個小時不間斷地對著筆記本電腦工作後曾經說,“我覺得你愛江澤民甚過愛我。”)庫恩總不能沒有甜頭這麼愛江吧?所以這本書是否真實就一目了然了。

新華網2月25日有一則消息,說此書已經「登上暢銷書排行榜 已預售100萬冊」。

胡錦濤3月13日下午在十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解放軍代表團全體會議上發表講話強調,「全軍部隊要堅定不移地高舉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偉大旗幟,深入學習貫徹江澤民國防和軍隊建設思想。」

新華網報導說,3月14日上午,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在人民大會堂閉幕。「會議高度評價了江澤民同志為黨、為國家、為人民作出的傑出貢獻。」

報導還說,會議認為,黨的十六大以來,以胡錦濤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高舉鄧小平理論和“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偉大旗幟,團結帶領全國各族人民,在全面推進社會主義物質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建設與和諧社會建設的進程中,取得了令人鼓舞的重大成就。胡錦濤同志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是眾望所歸,有利於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有利於加強軍隊的革命化、現代化、正規化建設。

這些報導都吐露了一個信息:江澤民不但是中共滿意的合格領導人,而且由於胡錦濤這兩年多來堅持繼承江澤民的衣缽,所以他是最有資格全面接班的。

這時不能不想到呂加平,他曾按照胡錦濤的指示,撰文揭露江澤民曾在漢奸學校裏讀書,揭露江的歷史是編造的。呂加平被利用完之後,遭到打擊,遣送回鄉,連孩子都受到牽連,胡錦濤佯裝不知。呂加平事件告訴人們,胡錦濤是知道江澤民老底的。他利用呂加平散布江的醜聞不是為了國家人民的利益,而是為了爭權奪利!

就在江澤民被中共高調吹捧之時,尷尬的事情發生了。

臺灣教育部最近整理塵封超過半世紀的檔案資料,赫然發現江澤民和朱熔基等中共前領導人就讀大學的學籍資料也在其中!檔案顯示江澤民1944年自費入讀漢奸大學,當時統治上海的是漢奸汪精衛政府。官員還發現朱熔基入學成績優異,是公費生。

據中國時報報導,民國卅八年國民政府遷臺,運來了約廿萬件從民國元年至卅八年的教育檔案,其中多數是北大、清大、交大、中山、復旦、中央、西南聯大、協和、大夏、聖約翰等大學等學校的學生學籍檔案資料。其中包括非常多倉促遷臺前沒有被領回的畢業證書。

年復一年,這批檔案來臺已超過半個世紀,多年前大量檔案遭到水淹,其中約有三分之一是從大陸帶來的畢業證書。教育部最近整理塵封超過半世紀的檔案資料,赫然發現江澤民和朱熔基等中共前領導人就讀大學的學籍資料也在其中!

翻閱史料可發現,江澤民的名字出現在卅六學年度上海交通大學的學籍名冊中。本身也是歷史學者的教育部長杜正勝聞悉這項消息後,隨即前往檔案庫察看這些珍貴檔案。他說,1947年(民國卅六年)的上海交通大學學籍資料明載江澤民就讀電機系四年級,可推斷江澤民進入大一的年代應該是1944年,當時統治上海的是漢奸汪精衛政府。

香港動向雜誌2001年12月刊早就揭露了江澤民的這段歷史,但在庫恩的《江澤民傳》裏有這段嗎?當然不可能有。熱愛江澤民的庫恩寫的這本書在中共國出版時還要刪掉5%,而翻譯成其它語種時中共甚至強迫刪除25%,也就是說中共不是不了解江澤民是個什麼玩意兒。 不是這種玩意兒中共還不愛呢!

動向雜誌透露,抗戰時,南京的中央大學(校址為原南京工學院,即現在的東南大學)隨國民政府遷到重慶之後,汪精衛偽政權在南京金陵大學校址三下南京大學鼓樓校區),創辦了一所偽中央大學。江澤民從1943年至1945年曾就讀於這所偽中央大學。抗戰勝利後,遷至重慶的正宗的中央大學復校,南京的偽中央大學解散。偽大學生要經過甄別考核後,才能轉為正宗的中央大學學生。當時不止是偽中央大學,如偽北京大學(正宗的北京大學和清華、南開遷至昆明,共同組成了西南聯合大學)等,根據國民政府教育部的決定,對偽大學生;一律要進行甄別考核後,才能轉為正宗大學學生;對淪陷區學生的學籍、學歷,一概不予承認。遷至四川的東北大學遷回瀋陽復校,在當地招收的新生,也一律不得進入本科,而稱之為“先修班”。偽中央大學、北京大學的偽大學生,甄別考核不合格者,也一律進入先修班。江澤民經甄別考核之後,因他讀的是工科,便隨偽中央大學的工科生集體轉入了上海交通大學。當時,淪陷區的偽大學生們曾對國民政府此舉,進行過抗爭。正是由於江澤民積極投入了這一反對甄別核考的抗爭活動,於一九四七年在上海交通大學被地下的中國共產黨組織發展為中共黨員了。

所以說,江澤民同時擁有中央大學和交通大學兩間大學的校友身份才對;但江澤民在填寫履歷時,只說是1943年至1947年就讀於上海交通大學,對他曾是南京偽中央大學的學生,卻諱莫如深。

1989年,江澤民出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不久,江蘇的南京大學在整理舊學籍檔案時,發現這位江澤民在1943年至1945年,曾在南京大學前身之一的中央大學就讀,並找到了他當年的成績單和貼有照片的借書證。南京大學校方十分高興,校友會趕緊給江澤民發了一封“認親信”,但江澤民遲遲沒有回信,令他們大失所望。江不回信的奧秘,在於他在簡歷中一直隱瞞了曾在偽中央大學就讀的這段歷史。

臺灣教育部官員還發現朱熔基的名字出現在清華大學卅六學年度的新生榜單,當年公費生四十名,自費生一百五十一名,朱熔基入學成績優異,是公費生。

江澤民自說15歲就成了中共烈士江上清的過繼子,江上清25歲的年輕寡婦自己還有兩個年紀很小的女兒,哪裏來的錢供養江澤民自費上偽中央大學呢?

不管怎麼說,江澤民已經混到下臺了,無法面對這尷尬事實的是高舉“三個代表”和號召學習江思想的胡核心。

江澤民早就對胡錦濤說:“如果我們要對臺灣採取軍事行動,宜早不宜遲”。 今天,3月14日,十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閉幕會經過表決通過了《反分裂國家法》,這個動作確實是晚了點兒。要是照江澤民的計劃前年就把臺灣燒成焦土,中共“核心”篡改個人歷史的醜聞豈不就永遠成為秘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