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档案惊现台湾 胡锦涛的尴尬没完没了(图)
 
肖庆庆
 
2005-3-14
 

江泽民对胡锦涛说:你当核心,我一百个放心!

【人民报消息】正因为江泽民已经无法走路了,所以胡锦涛把这个失去威胁性的政敌捧得特高,这是革命的需要,中共党的需要。

美国有个银行家库恩写了一本书《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接受采访时,他说:确切地说,过去四年的每个晚上和大多数白天我都投入其中。(我太太看到我连续12个小时不间断地对着笔记本电脑工作后曾经说,“我觉得你爱江泽民甚过爱我。”)库恩总不能没有甜头这么爱江吧?所以这本书是否真实就一目了然了。

新华网2月25日有一则消息,说此书已经「登上畅销书排行榜 已预售100万册」。

胡锦涛3月13日下午在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上发表讲话强调,「全军部队要坚定不移地高举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伟大旗帜,深入学习贯彻江泽民国防和军队建设思想。」

新华网报导说,3月14日上午,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闭幕。「会议高度评价了江泽民同志为党、为国家、为人民作出的杰出贡献。」

报导还说,会议认为,党的十六大以来,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高举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伟大旗帜,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在全面推进社会主义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建设与和谐社会建设的进程中,取得了令人鼓舞的重大成就。胡锦涛同志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是众望所归,有利于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有利于加强军队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

这些报导都吐露了一个信息:江泽民不但是中共满意的合格领导人,而且由于胡锦涛这两年多来坚持继承江泽民的衣钵,所以他是最有资格全面接班的。

这时不能不想到吕加平,他曾按照胡锦涛的指示,撰文揭露江泽民曾在汉奸学校里读书,揭露江的历史是编造的。吕加平被利用完之后,遭到打击,遣送回乡,连孩子都受到牵连,胡锦涛佯装不知。吕加平事件告诉人们,胡锦涛是知道江泽民老底的。他利用吕加平散布江的丑闻不是为了国家人民的利益,而是为了争权夺利!

就在江泽民被中共高调吹捧之时,尴尬的事情发生了。

台湾教育部最近整理尘封超过半世纪的档案资料,赫然发现江泽民和朱熔基等中共前领导人就读大学的学籍资料也在其中!档案显示江泽民1944年自费入读汉奸大学,当时统治上海的是汉奸汪精卫政府。官员还发现朱熔基入学成绩优异,是公费生。

据中国时报报导,民国卅八年国民政府迁台,运来了约廿万件从民国元年至卅八年的教育档案,其中多数是北大、清大、交大、中山、复旦、中央、西南联大、协和、大夏、圣约翰等大学等学校的学生学籍档案资料。其中包括非常多仓促迁台前没有被领回的毕业证书。

年复一年,这批档案来台已超过半个世纪,多年前大量档案遭到水淹,其中约有三分之一是从大陆带来的毕业证书。教育部最近整理尘封超过半世纪的档案资料,赫然发现江泽民和朱熔基等中共前领导人就读大学的学籍资料也在其中!

翻阅史料可发现,江泽民的名字出现在卅六学年度上海交通大学的学籍名册中。本身也是历史学者的教育部长杜正胜闻悉这项消息后,随即前往档案库察看这些珍贵档案。他说,1947年(民国卅六年)的上海交通大学学籍资料明载江泽民就读电机系四年级,可推断江泽民进入大一的年代应该是1944年,当时统治上海的是汉奸汪精卫政府。

香港动向杂志2001年12月刊早就揭露了江泽民的这段历史,但在库恩的《江泽民传》里有这段吗?当然不可能有。热爱江泽民的库恩写的这本书在中共国出版时还要删掉5%,而翻译成其它语种时中共甚至强迫删除25%,也就是说中共不是不了解江泽民是个什么玩意儿。 不是这种玩意儿中共还不爱呢!

动向杂志透露,抗战时,南京的中央大学(校址为原南京工学院,即现在的东南大学)随国民政府迁到重庆之后,汪精卫伪政权在南京金陵大学校址三下南京大学鼓楼校区),创办了一所伪中央大学。江泽民从1943年至1945年曾就读于这所伪中央大学。抗战胜利后,迁至重庆的正宗的中央大学复校,南京的伪中央大学解散。伪大学生要经过甄别考核后,才能转为正宗的中央大学学生。当时不止是伪中央大学,如伪北京大学(正宗的北京大学和清华、南开迁至昆明,共同组成了西南联合大学)等,根据国民政府教育部的决定,对伪大学生;一律要进行甄别考核后,才能转为正宗大学学生;对沦陷区学生的学籍、学历,一概不予承认。迁至四川的东北大学迁回沈阳复校,在当地招收的新生,也一律不得进入本科,而称之为“先修班”。伪中央大学、北京大学的伪大学生,甄别考核不合格者,也一律进入先修班。江泽民经甄别考核之后,因他读的是工科,便随伪中央大学的工科生集体转入了上海交通大学。当时,沦陷区的伪大学生们曾对国民政府此举,进行过抗争。正是由于江泽民积极投入了这一反对甄别核考的抗争活动,于一九四七年在上海交通大学被地下的中国共产党组织发展为中共党员了。

所以说,江泽民同时拥有中央大学和交通大学两间大学的校友身份才对;但江泽民在填写履历时,只说是1943年至1947年就读于上海交通大学,对他曾是南京伪中央大学的学生,却讳莫如深。

1989年,江泽民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不久,江苏的南京大学在整理旧学籍档案时,发现这位江泽民在1943年至1945年,曾在南京大学前身之一的中央大学就读,并找到了他当年的成绩单和贴有照片的借书证。南京大学校方十分高兴,校友会赶紧给江泽民发了一封“认亲信”,但江泽民迟迟没有回信,令他们大失所望。江不回信的奥秘,在于他在简历中一直隐瞒了曾在伪中央大学就读的这段历史。

台湾教育部官员还发现朱熔基的名字出现在清华大学卅六学年度的新生榜单,当年公费生四十名,自费生一百五十一名,朱熔基入学成绩优异,是公费生。

江泽民自说15岁就成了中共烈士江上清的过继子,江上清25岁的年轻寡妇自己还有两个年纪很小的女儿,哪里来的钱供养江泽民自费上伪中央大学呢?

不管怎么说,江泽民已经混到下台了,无法面对这尴尬事实的是高举“三个代表”和号召学习江思想的胡核心。

江泽民早就对胡锦涛说:“如果我们要对台湾采取军事行动,宜早不宜迟”。 今天,3月14日,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闭幕会经过表决通过了《反分裂国家法》,这个动作确实是晚了点儿。要是照江泽民的计划前年就把台湾烧成焦土,中共“核心”篡改个人历史的丑闻岂不就永远成为秘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