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中国共产党政权制造的“黄祸论”
 
作者:袁红冰
 
2005-3-13
 
【人民报消息】几百年前,成吉思汗率蒙古铁骑,以蒙古高原为起点,横扫欧阳大陆,建立了人类历史上最庞大的帝国。有些西方的历史学家把这次蒙古骑兵对欧亚大陆的征服称为“黄祸”。

八九年六.四屠城之后,中国当局又制造出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黄祸论”。这种新的“黄祸论”主要内容可以表述如下:“在民主力量的推动下,中国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政权如果崩溃的话,中国就会发生大动乱,甚至内战,因此外国在华投资将处于极度危险之中,同时,将有数千万难民涌向国外,给世界带来难以承受的灾难。”

中国当局制造这种黄祸论的目的,是为了妖魔化民主运动,恐吓世界,使国际社会不支援中国民主化进程,以便继续维持中国共产党的专制极权统治。

今天,我要论证的是:中共政权的崩溃和中国的民主化,绝对不会导致中国和世界的灾难。由于我处于流亡状态,手边没有统计资料,所以,我今天的论证只能是定性分析,而不是定量分析。

构成中共政权的官僚体系,是世界上最庞大的。中国的纳税人不仅要养活行政、司法和立法等系统的官员,还要养活中国共产党的系统的官员。在每一个行政单位,司法单位和立法单位,甚至包括所有的学校、国营企业和各种服务单位中,都有共产党的官员系统存在,以保障共产党对权力和社会的绝对控制。

中国的官僚体系的主要目的,不是维持社会的正常秩序,而是维护共产党的统治。特别需要强调的是,这个畸形发达的官僚体系是人类有史以来最腐败的。绝大部分官员都在利用国家权力,通过贪污受贿,攫取社会财富。中国的官僚系统本质上已经不是公共权力机构,而早就堕落成食利者阶层。这个阶层同不法商人勾结在一起,占据绝大部分社会资源。中国社会财富的两极分化,已经成为世界之最。腐败官员和不法商人形成的联盟,乃是中国社会最沉重的经济负担,是中国贫穷的根源,也是中国一切社会矛盾的根源。

中共政权崩溃,就意味着中国社会摆脱了这个沉重的经济负担,摆脱了这个贫穷的根源,摆脱了这个社会矛盾的根源。中国会因此走向和平安宁,而绝对不会走向动乱。

中国极权政治的崩溃和民主化,其实是一块银币的两面。中共当局制造极权政治崩溃会导致动乱的观念,实际是指控民主与动乱是同一回事。但是,这种指控是不正确的。最近半个多世纪的历史表明,中国的历次社会政治动荡和社会悲剧,都是中共专制政权造成的,而世界上民主国家的经验则证明,民主与动乱无关;民主本身就意味着一种稳定的秩序。可以相信,中国一旦实现民主化,也就同时获得了稳定的秩序。

八九年六.四民主运动期间,由五月中旬至六月初,北京当局对于社会完全失控,但是,北京市民社区的生活秩序完全正常,刑事案件率大幅下降,连小偷也在民主理念的道德感召下,发表了“罢偷声明”。这个事例表明,专制政治退出历史舞台后,中国人有充分的能力,建立起良好的社会秩序。

中共官员已经从总体上丧失了对共产主义的信心,共产主义也对中共官员丧失了道德的吸引力。中共官员现在已经沦为利用国家权力谋取私利的“黑手党”。他们不再对国家负责,对社会负责,甚至不对中共政权负责,他们只对自己家族的私利负责。大量贪官携钜款外逃,以及更大量的官员想方设法把子女送出国外,购置房产,都说明中共官员自己也对中共政权丧失了责任心和信任度。中共官员的这种普遍的末世心态表明,当中共政权因社会危机而崩溃时,不会有谁来为保卫它而战斗。所以,也就没有可能发生内战。

另外,中国军官现在的文化水平有普遍提高。军队国家化的意识也在知识化的军官中悄悄地流传。八九年六.四镇压过程中,以38军军长为代表的不执行镇压命令的军官群体,表明了民主政治和人权意识对中共军队的深刻影响。而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由于互联网的普及,以及自由民主在世界范围内的胜利,这种影响更为强化。中国的军队内部是官员最腐败的领域之一,军队中对中共专制的腐败的不满情绪正在增长。一旦中共极权政治垮台,在整个社会民主化进程的推动和引领之下,中共军队的国家化进程也就必然随之开始。由于长期的腐败,已经使几乎所有的中共政客都丧失了对社会,也包括对军队的道德感召力,这也就意味着,既存的专制秩序崩溃之后,军队不会听从任何政客的召唤,投入内战。

贫困、社会动乱和内战,是形成难民潮的可能的源泉,而中共政权的崩溃和中国的民主化,只会使中国人民远离贫困,远离社会动乱和战争。消除了难民潮的社会原因,难民潮自然也就不会出现。与中共制造的“黄祸论”相反,我预计,中共极权统治崩溃之后,会出现大规模的回国潮。那些因政治和宗教信仰的原因流亡海外的华人,会涌回中国,参加民主建政过程。

当前,中国表面经济繁荣的掩盖下,深刻的社会矛盾正如地火运行。一方面是几个大都市的繁荣发展,另一方面是广大中西部地区农村的破败、落后,河南爱滋病村就是中国农村破败最典型的表现――一个村庄的农民通过卖血的途径,绝大部分感染上了爱滋病,而他们卖血或者是为了维持生活,或者是为了给子女提供上上学的学费;一方面是由官员和依附于官员的商人形成的少数特权阶层,掌握了绝大部分的社会资源和政治资源,另一方面是农民的贫穷,八千万没有任何权利保障的农民工的苦难,数千万国营工厂失业工人的破产;一方面是特权阶层不受法律限制的任意妄为,另一方面广大弱势群体的权利实际上得不到司法程式的有效保证。

在社会财富和权利双重意义上的两极分化,正随着中共官僚体系腐败程度的急剧深化而迅速发展。我预计,这种恶性发展的两极分化,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撕裂中国,造成巨大的社会历史变革。这次社会历史变革的主调,必然是极权政治在中国的最后崩溃,和民主政治在中国的崛起。世界应当认清,专制政治是中国一切社会灾难和动乱的根源。世界也应当相信,民主乃是符合人性的坚硬的秩序,中国的民主化不仅会给中国人,也会给整个人类带来和平、安宁,和经济的繁荣。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