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防範辦」下發秘密通知
 
2005-3-1
 
【人民報消息】(明慧記者李致清撰稿)近日看到中共河北槁城市委“防範辦”下發給各鄉鎮(區)、市直有關單位的一份秘密通知,稱為了落實石家莊中共市委對法輪功的新一輪部署,企圖建立“未轉化”法輪功學員資料庫,阻止法輪功學員向大眾講真象、依法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的活動,搞偽善的所謂“幫教、談心”,同時繼續大規模進行造謠宣傳、毒害民眾。

如中共一貫的欺騙手法相同,“防範辦”的文件寫得冠冕堂皇,但並不妨讓我們揭開這張畫皮,看看“防範辦”到底是個什麼機構,它背地裏都幹了哪些事情。

* “防範辦”的真實面目

中共河北的“防範辦”,全名“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其實就是臭名昭著的“610辦公室”在河北的分支機構。

“610辦公室”是1999年6月10日,在江澤民全面迫害法輪功之前成立的一個蓋世太保似的迫害法輪功的最高權力機構,常設於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由羅幹主抓,系統實施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政策。

2003年,隨著610的惡行在國際社會曝光以及610官員被告上多國法庭,中共用改名的花招,假惺惺地宣稱各省級政府610辦公室已被解散,但實際上只是把610改為“反邪教組織辦公室”,機構運作仍然一如往常。很多610的地方機構被稱為“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也就是所謂的“防範辦”。

* “610”與“防範辦”的惡行

在江澤民發動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中,一直是通過610不斷下達各種對法輪功的密令,直接導致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人數急速上升,目前已核實的死難者至少達1400名。在被迫害致死者中,婦女竟占53%,50歲以上的老人占41%!

因為中共的嚴密封鎖,已知的這些迫害致死的案例還只是冰山一角。據2001年10月底中共官方內部統計,拘捕中的法輪功學員死亡人數已經高達1600人,全國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勞教的人數超過10萬人。

在迫害過程中,在“610辦公室”的直接指揮下,各地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監獄普遍對法輪功學員使用了酷刑,如毒打、電刑、火刑、坐刑、站刑、蹲刑,性虐待、吊刑等。如遼寧馬三家勞教所在風雪天把法輪功學員衣服解開,銬在球架上,直到把人凍昏;瀋陽龍山教養院對年輕的法輪功女學員高蓉蓉連續電擊近7小時,導致嚴重毀容;北京團河勞教所將黑龍江學員魯長軍毆打致脊椎斷裂而癱瘓……中共及其江集團對法輪功學員酷刑折磨手段高達百種,令人髮指、駭人聽聞。

610 的惡徒甚至把眾多完全精神正常的法輪功學員送進精神病院或戒毒所,強行注射或灌食嚴重迫害中樞神經系統的藥物。江蘇省徐州精神病院的所謂醫務人員就對關押其中的法輪功學員說過:“我們不給你們逐漸停藥,人會瘋掉和死掉的,即使跑出去,別人也會把你們當成瘋子再送進瘋人院的。藥性反應起來痛苦是難以想象的,非常可怕,後果不堪設想”。有關用“精神病治療”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例,覆蓋了中國23個省、市、自治區。

“610辦公室”在全國都設有分支機構,任意綁架法輪功學員參加多如牛毛的洗腦班(美其名曰“學習班”或“法制教育學校”),強迫他們接受封閉洗腦,如果用偽善手段達不到目的,就會動用種種強制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寫所謂的“保證書”、“揭批書”。這種洗腦對於有信仰的人來說無異於靈魂虐殺,讓人生不如死,給修煉者帶來的精神傷害與痛苦甚至遠遠超過他們肉體的承受,其本質是相當殘忍的。

不僅如此,在中央“610辦公室”的鼓動與指揮下,全國100個大中城市的近千個社區的800萬不明真象的青少年被欺騙進行反法輪功的宣傳活動,讓更多人淪為迫害的工具,同時也成為迫害的受害者。據不完全統計,迫害的頭三年中,在江澤民和 610的指揮下,大陸媒體炮製了幾萬篇誣蔑法輪功的文章和報導,幾十萬小時的誹謗法輪功的電視和電臺宣傳,耗資幾十億元人民幣搞反法輪功宣傳運動,出版幾百萬的反法輪功的漫畫和書籍,耗費幾十億小時的人工時間。最為突出的是2001年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從錄像分析中完全可以看出是中共官方對法輪功的嫁禍誣陷,但當局卻強行通過自己控制的媒體在全國、全球範圍對法輪功進行攻擊,欺騙大眾,煽動仇恨。

從上面列舉的610的所作所為中人們不難看出,610本身就是一個極其邪惡的組織。為了阻止法輪功學員對真善忍的信仰,不惜用人間最邪惡的方法對修煉人進行摧殘、折磨,對世人進行欺騙,其罪惡罄竹難書。這樣的一個邪惡組織,卻被中共委以“防範和處理邪教”的權限,賊喊捉賊,何其荒唐之有!

* 法網恢恢 足以為戒

法輪功無端遭受的這場千古奇冤,在法輪功學員歷盡磨難的和平抗爭之後,已經初見光明。這場堪稱二戰後最大的人權行動,已經對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犯罪之人張開了羅網,其中包括610辦公室及其主要責任官員。

從2000 年8月在北京第一次被起訴至今,610頭子羅幹已在中國、比利時、冰島、芬蘭、亞美尼亞、摩爾多瓦、西班牙、臺灣、德國、韓國、玻利維亞等十個國家和地區被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等起訴。2002年10月,羅幹被來自6個國家和地區的7名法輪功學員聯名向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控告, 2004年1月被列入加拿大皇家騎警的監視名單,一旦試圖進入加拿大,就會面臨被拒絕發放簽證、被禁止入境,甚至會因其犯下的“反人類罪”在加拿大受到起訴。

2002年12月,610辦公室首腦、中國前副總理李嵐清因為迫害法輪功而在法國遭到酷刑罪的刑事起訴,2003年7月法國刑事法院已就該案展開法律程序。

2004年11月,西班牙律師卡洛斯(Carlos)代表法輪功學員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向西班牙國家法院提交對黑龍江、北京、山東、吉林等四省“610辦公室”頭目張曉光、張憲林、董宗方、高奎先等四人的刑事起訴書。

畏懼於國際壓力,中共兩年前不得不對610進行更名。近年來,中共官方網頁上有關610的內容已被大量刪除。據報導,中共榮昌縣委的一份檔案要求對外不能出現“縣610辦公室”的稱謂,公開活動中更不能使用縣610辦公室的牌子。610的臭名昭著與實施迫害者見不得人的晦暗心虛,可見一斑。

但是,不管是稱為610也好,改為“防範辦”也罷,謊言改變不了真象,稱呼掩蓋不了罪惡。河北槁城“防範辦”的“機密”通知,顯示了中共沒有改變它對無辜百姓所謂“春風化雨”但實質邪惡的精神摧殘,對真正信仰者的秘密殘忍的肉體迫害與屠殺,以及對世人的厚顏無恥的欺騙,因此,也就註定了歷史對它的審判與天理對它的懲罰。

歷史經常在重覆。不管納粹當年如何瘋狂誹謗猶太人並嚴密封鎖迫害消息,大屠殺的真象終究天下大白。不管當年的納粹頭子如何不可一世,他們最終被送上了絞刑架。在二戰過去50年後,追查納粹戰犯的行動仍然沒有停止。2004年8月,美國聯邦法院吊銷了伊利諾州一名八十四歲居民的美國國籍,因為他曾於1943年7月到1945年春參加了德國納粹黨衛軍,在負責看守薩克森豪森(Sachsenhausen)集中營的黨衛軍死亡營中任職。

對法輪功的迫害也是一樣,不管作惡者如何囂張與費盡心機,法輪功的真象都會大白天下。天理的報應、歷史的步伐,沒有任何人、沒有任何辦法可以阻止。天理公平,無論什麼人做多大的惡行,都必定要承擔相應的報應。那些繼續參與迫害的官員,尤其是“防範辦”的惡人,又如何能夠為自己的罪行贖罪、逃脫正義的審判呢?在法輪功真象日益浮現在世人面前、天理報應日益臨近之時,這些人真的應該為自己生命的未來好好想一想,是否還要繼續走向那結局可怕的命運的深淵。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