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防范办」下发秘密通知
 
2005-3-1
 
【人民报消息】(明慧记者李致清撰稿)近日看到中共河北藁城市委“防范办”下发给各乡镇(区)、市直有关单位的一份秘密通知,称为了落实石家庄中共市委对法轮功的新一轮部署,企图建立“未转化”法轮功学员资料库,阻止法轮功学员向大众讲真象、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活动,搞伪善的所谓“帮教、谈心”,同时继续大规模进行造谣宣传、毒害民众。

如中共一贯的欺骗手法相同,“防范办”的文件写得冠冕堂皇,但并不妨让我们揭开这张画皮,看看“防范办”到底是个什么机构,它背地里都干了哪些事情。

* “防范办”的真实面目

中共河北的“防范办”,全名“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其实就是臭名昭著的“610办公室”在河北的分支机构。

“610办公室”是1999年6月10日,在江泽民全面迫害法轮功之前成立的一个盖世太保似的迫害法轮功的最高权力机构,常设于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由罗干主抓,系统实施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政策。

2003年,随着610的恶行在国际社会曝光以及610官员被告上多国法庭,中共用改名的花招,假惺惺地宣称各省级政府610办公室已被解散,但实际上只是把610改为“反邪教组织办公室”,机构运作仍然一如往常。很多610的地方机构被称为“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也就是所谓的“防范办”。

* “610”与“防范办”的恶行

在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一直是通过610不断下达各种对法轮功的密令,直接导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人数急速上升,目前已核实的死难者至少达1400名。在被迫害致死者中,妇女竟占53%,50岁以上的老人占41%!

因为中共的严密封锁,已知的这些迫害致死的案例还只是冰山一角。据2001年10月底中共官方内部统计,拘捕中的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已经高达1600人,全国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劳教的人数超过10万人。

在迫害过程中,在“610办公室”的直接指挥下,各地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普遍对法轮功学员使用了酷刑,如毒打、电刑、火刑、坐刑、站刑、蹲刑,性虐待、吊刑等。如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在风雪天把法轮功学员衣服解开,铐在球架上,直到把人冻昏;沈阳龙山教养院对年轻的法轮功女学员高蓉蓉连续电击近7小时,导致严重毁容;北京团河劳教所将黑龙江学员鲁长军殴打致脊椎断裂而瘫痪……中共及其江集团对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手段高达百种,令人发指、骇人听闻。

610 的恶徒甚至把众多完全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送进精神病院或戒毒所,强行注射或灌食严重迫害中枢神经系统的药物。江苏省徐州精神病院的所谓医务人员就对关押其中的法轮功学员说过:“我们不给你们逐渐停药,人会疯掉和死掉的,即使跑出去,别人也会把你们当成疯子再送进疯人院的。药性反应起来痛苦是难以想象的,非常可怕,后果不堪设想”。有关用“精神病治疗”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覆盖了中国23个省、市、自治区。

“610办公室”在全国都设有分支机构,任意绑架法轮功学员参加多如牛毛的洗脑班(美其名曰“学习班”或“法制教育学校”),强迫他们接受封闭洗脑,如果用伪善手段达不到目的,就会动用种种强制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写所谓的“保证书”、“揭批书”。这种洗脑对于有信仰的人来说无异于灵魂虐杀,让人生不如死,给修炼者带来的精神伤害与痛苦甚至远远超过他们肉体的承受,其本质是相当残忍的。

不仅如此,在中央“610办公室”的鼓动与指挥下,全国100个大中城市的近千个社区的800万不明真象的青少年被欺骗进行反法轮功的宣传活动,让更多人沦为迫害的工具,同时也成为迫害的受害者。据不完全统计,迫害的头三年中,在江泽民和 610的指挥下,大陆媒体炮制了几万篇诬蔑法轮功的文章和报导,几十万小时的诽谤法轮功的电视和电台宣传,耗资几十亿元人民币搞反法轮功宣传运动,出版几百万的反法轮功的漫画和书籍,耗费几十亿小时的人工时间。最为突出的是2001年的天安门自焚伪案,从录像分析中完全可以看出是中共官方对法轮功的嫁祸诬陷,但当局却强行通过自己控制的媒体在全国、全球范围对法轮功进行攻击,欺骗大众,煽动仇恨。

从上面列举的610的所作所为中人们不难看出,610本身就是一个极其邪恶的组织。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的信仰,不惜用人间最邪恶的方法对修炼人进行摧残、折磨,对世人进行欺骗,其罪恶罄竹难书。这样的一个邪恶组织,却被中共委以“防范和处理邪教”的权限,贼喊捉贼,何其荒唐之有!

* 法网恢恢 足以为戒

法轮功无端遭受的这场千古奇冤,在法轮功学员历尽磨难的和平抗争之后,已经初见光明。这场堪称二战后最大的人权行动,已经对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犯罪之人张开了罗网,其中包括610办公室及其主要责任官员。

从2000 年8月在北京第一次被起诉至今,610头子罗干已在中国、比利时、冰岛、芬兰、亚美尼亚、摩尔多瓦、西班牙、台湾、德国、韩国、玻利维亚等十个国家和地区被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等起诉。2002年10月,罗干被来自6个国家和地区的7名法轮功学员联名向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控告, 2004年1月被列入加拿大皇家骑警的监视名单,一旦试图进入加拿大,就会面临被拒绝发放签证、被禁止入境,甚至会因其犯下的“反人类罪”在加拿大受到起诉。

2002年12月,610办公室首脑、中国前副总理李岚清因为迫害法轮功而在法国遭到酷刑罪的刑事起诉,2003年7月法国刑事法院已就该案展开法律程序。

2004年11月,西班牙律师卡洛斯(Carlos)代表法轮功学员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向西班牙国家法院提交对黑龙江、北京、山东、吉林等四省“610办公室”头目张晓光、张宪林、董宗方、高奎先等四人的刑事起诉书。

畏惧于国际压力,中共两年前不得不对610进行更名。近年来,中共官方网页上有关610的内容已被大量删除。据报道,中共荣昌县委的一份档案要求对外不能出现“县610办公室”的称谓,公开活动中更不能使用县610办公室的牌子。610的臭名昭著与实施迫害者见不得人的晦暗心虚,可见一斑。

但是,不管是称为610也好,改为“防范办”也罢,谎言改变不了真象,称呼掩盖不了罪恶。河北藁城“防范办”的“机密”通知,显示了中共没有改变它对无辜百姓所谓“春风化雨”但实质邪恶的精神摧残,对真正信仰者的秘密残忍的肉体迫害与屠杀,以及对世人的厚颜无耻的欺骗,因此,也就注定了历史对它的审判与天理对它的惩罚。

历史经常在重复。不管纳粹当年如何疯狂诽谤犹太人并严密封锁迫害消息,大屠杀的真象终究天下大白。不管当年的纳粹头子如何不可一世,他们最终被送上了绞刑架。在二战过去50年后,追查纳粹战犯的行动仍然没有停止。2004年8月,美国联邦法院吊销了伊利诺州一名八十四岁居民的美国国籍,因为他曾于1943年7月到1945年春参加了德国纳粹党卫军,在负责看守萨克森豪森(Sachsenhausen)集中营的党卫军死亡营中任职。

对法轮功的迫害也是一样,不管作恶者如何嚣张与费尽心机,法轮功的真象都会大白天下。天理的报应、历史的步伐,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阻止。天理公平,无论什么人做多大的恶行,都必定要承担相应的报应。那些继续参与迫害的官员,尤其是“防范办”的恶人,又如何能够为自己的罪行赎罪、逃脱正义的审判呢?在法轮功真象日益浮现在世人面前、天理报应日益临近之时,这些人真的应该为自己生命的未来好好想一想,是否还要继续走向那结局可怕的命运的深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