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得的好文章!袁紅冰:為法輪功辯 (圖)
 
作者:袁紅冰
 
2005-2-27
 
【人民報消息】熟視無睹於中共暴政對法輪功的鎮壓,海內外一些自命清高的知識份子至今仍保持著沉默,他們為自己的沉默辯護時,最喜歡說的一句話是:“我們不參予政治”;“對於共產黨和法輪功我們不偏不倚,因為,他們都搞政治。”

不久前,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發表一份聲明。聲明中指控《九評共產黨》是“反華文章”,指控法輪功是“反華的政治性反動組織”。

但是,這種指控是對事實真相的侮辱。

從毛澤東時代的“政治掛帥”,到江澤民時代的“講政治”,都在以國家恐怖主義的名義告訴中國人,搞政治是共產黨才能擁有的特權。共產黨的歷史一直在向人們證明:政治就意味著通過一次又一次思想整肅和政治迫害,來摧殘人性,毀滅文化,虐殺人命,毒害良知,剝奪人權;共產黨已經使政治變成了一個充滿血腥、陰謀、獸性的領域――政治就是罪惡。

在這個意義上,中國普通民眾,當然也包括法輪功學員在內,都被剝奪了“搞政治”的權利。因為,政治乃是共產黨的特權,就像罪惡是共產黨的特權一樣。

自1999 年7月起,江澤民和共產黨官僚集團,運用他們通過獨裁權力攫取的政治資源和社會資源,為滅絕法輪功的信仰,展開了血腥的政治大迫害。江澤民在這場政治大迫害中所犯下的信仰滅絕罪和群體滅絕罪,天人共憤,其罪惡的嚴重程度,只有毛澤東、希特勒、史達林、波爾布特、鄧小平等少數幾個獨裁者可以相比。

面對狂濤怒潮、山崩地裂般的政治大迫害,面對獸性的侮辱、逮捕、酷刑、虐殺和無恥的造謠中傷,法輪功學員意志如鐵,頑強地堅守自己的信念。他們以和平方式對暴政的抗爭,已經成為信念勝於強權的典範;他們不停地向世界講述暴政的罪惡,就是在播撒信仰自由的種子。

近年來,法輪功的宣示和行為表明,他們不僅在維護自己的信仰自由的權利,而且也在為其他受到暴政摧殘的群體,爭取基本人權。歷史已經記住,在所謂江澤民時代後期,法輪功學員群體是中國維護人權,抗爭暴政的中流砥柱。歷史或許還會記住更多。

中共官僚集團把法輪功學員以和平方式抗暴維權的行為指斥為“搞政治”。請問,難道對江澤民犯下的群體滅絕罪、信仰滅絕罪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才叫“不搞政治”嗎?難道任由中共暴政肆意踐踏人權、殘害民眾,而不敢發出一聲呻吟,才叫“不搞政治”嗎?難道面對中共宣傳機器為掩蓋罪惡而偽造的謊言,不敢講出真相,才叫“不搞政治”嗎?難道中國人都要如天生的賤民、奴隸一般,默默地接受中共暴政的欺壓淩辱,才能擺脫“搞政治”的指控嗎?

天理昭昭,天理昭昭!孰是孰非,還需要回答嗎?

法輪功不是政治組織,而是修煉團體;法輪功沒有搞政治。理由在於,迄今為止,法輪功學員的理念和實踐表明:他們對國家權力沒有興趣,他們只是將中共暴政的邪惡告訴人類;他們對國家權力沒有興趣,他們只是爭取一片容納他們信仰自由的社會空間。

當聽到某些自命清高的知識份子表白說:“我們不搞政治。在共產黨和法輪功之間,我們不反對誰,也不支援誰”──當我聽到這種表白,總會感到無地自容的羞愧,為知識界的墮落而羞愧。因為,這種表白只是偽善,而偽善下面掩蓋的是自己內心的懦弱、奴性、自私,以及缺乏為正義申辯的勇氣和俠義精神。請問這些自命清高者,當你看到一群暴徒正以獸性的方式摧殘弱小的無辜者時,你是否也可以說:“我們誰也不反對,誰也不支持。因為,我們清高。”

在此,我願對不認同,或者反對法輪功理念的知識界人士進一言──讓我們共同回顧伏爾泰那句值得流傳千古的名言:“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表達自己觀點的權利”。如果我們實踐了這句話所蘊涵的理念,我們將得到歷史的尊重。請不要忘記,當我們進入暮年時,我們的子孫或許會直視著我們的眼睛問:“在那一場殘酷的政治大迫害過程中,你都做了什麼――你難道只保持了可恥的沉默嗎?”

中國大使館的聲明把“九評共產黨”稱為“反華文章”,把法輪功稱為“反華組織”。共產黨把自己等同於中華民族,這更是無恥至極。

且不論任何一個政治組織,都沒有資格與承載著五千年文明的中華民族並列,只就共產黨對中華民族的背叛和殘害而言,它便是只配跪在華夏祖先的靈位前叩首謝罪的千古罪人。

在將源遠流長的中華文化之魂,出賣給以仇恨和暴力為原則的德國理論──馬克思主義之後,在中共暴政的愚蠢和暴虐使數千萬農民餓死之後;在殘害虐殺了幾百萬知識份子之後;在將數百萬堅守自己信仰的藏人摧殘致死之後;在指使波爾布特殺死數百萬柬埔寨人――其中包括大量華裔之後;在迫使數億農民半個多世紀裏一直處於三等公民的困境中之後;在製造了近億農民工和下崗工人的窮困無助之後;在導演了連綿不斷的社會悲劇和人性災難之後;在培養出一個從墮落和厚顏無恥雙重意義上,都堪稱空前絕後的貪官污吏群體之後;在把社會財富,出賣給腐敗的權力、骯髒的金錢,和墮落的知識結成的黑幫同盟之後――在做了所有這一切之後,在如此深刻地傷害了中華民族之後,共產黨還敢把自己等同於中華民族,這難道不是無恥至極嗎?

歷史和現實都已經勝於雄辯地證明:共產黨,特別是共產黨官僚集團,乃是中國的恥辱,乃是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乃是萬惡之源。

勇敢地揭露中共暴政的罪惡,才是對中華民族最深摯的愛;終結中共暴政用以犯罪的政治權力,才能拯救中華民族;埋葬中共暴政,才能洗刷中國在共產黨政治邏輯下蒙受的百年恥辱。

千年易過,共產黨政治權力的罪孽難消。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