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退黨──中國的和平轉型之路
 
作者:章天亮
 
2005-11-21
 
【人民報消息】[題記] 所以說今天的退黨大潮非常了不起。它會和平地瓦解共產黨。就像孫子講「百戰百勝,非善之善者也」就是說我跟你打戰,每戰必贏,這還不算最好的;「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沒跟你打,你就屈服了,這才是最好的。實際上《九評》基本上就是採取這樣一個辦法,可以說是不戰而屈人之兵。

***********************************

今天我們在這裏紀念《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發表一週年的時間。當初《九評》在發表的時候,讀者普遍存在的看法是:這個系列社論是對中共的系統的意識形態領域的清算,然而恐怕沒有多少人能夠料到,這九篇文章對於中國社會能夠產生如此迅速而深刻的影響。現在已經有超過570萬人在大紀元上聲明退黨了。

很多人曾經對中國的未來很悲觀,對於中國的民眾很失望。但是《九評》表明我們中國人是有智慧的;退黨大潮表明,我們中國人是有是非感,是有尊嚴的;我們的民族也是有希望的。所以,我們並不僅僅是在紀念這九篇社論的發表,也是在紀念中國走向一個新紀元的裡程碑。今天,我主要想談的就是,《九評》開啟了中國的和平轉型之路。

共產邪惡政權的垮臺或者是自上而下的,通過共產黨內部有良知的領導人人性戰勝黨性,開始反思和改革,最後走向共產黨的解體;還有一種變革是自下而上的,這就是中國現在正在走的路。

一、中共為什麼在「六四」 後又熬了十六年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時候,東歐的共產黨國家象多米諾骨牌一樣相繼倒下,到1991年8月,蘇共垮臺。這個衝擊波到了中國那裏就停下來了,沒有再向東南蔓延,也就是越南,北韓和中國這些亞洲的共產國家保留了下來。東歐的共產黨垮臺與戈爾巴喬夫搞的新思維、公開化有很大的關係,因為這些國家本來就不斷在爭取民族自決和自由民主,象1956年的匈牙利事件,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的布拉格之春,1980年的波蘭團結工會等等,要麼是被蘇聯出動坦克鎮壓下去,要麼是被當局的強硬派鎮壓下去。當蘇聯不再壓制這些國家的民主訴求的時候,這些國家的共產政權就相繼垮臺了。

中共當時在1989年的時候出動坦克鎮壓了天安門運動,從那個時候開始,中共就一直在研究蘇聯和東歐的政權為什麼垮臺。大陸後來相繼出版了一些書籍,總結所謂的教訓。其中包括,「放棄無產階級專政」、「放棄國際關係中的階級斗爭」、「建設人道的、民主的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和思想工作的嚴重失誤,搞公開化」、「糾纏歷史舊帳」等等。

其實所謂「放棄無產階級專政」就是放棄暴力;「搞公開化」就是放棄一言堂,放棄謊言;「糾纏歷史舊帳」就是反思共產黨的歷史罪行;「放棄國際關係中的階級斗爭」就是拒絕西方的自由民主理念。因此中共全面強化其暴力機器,全面加強武警力量的建設和所謂的應付突發事件的演習,「把一切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加強宣傳機器,封鎖互聯網,查封各種發出不同聲音的報紙和刊物,「弘揚主旋律」;禁止人們反思歷次政治運動,從土改、鎮反、三反五反、反右、文革、一打三反、反右傾、六四、鎮壓法輪功;同時編造歪理邪說,對抗自由民主。

中共也注意到波蘭的「團結工會」這個以非政黨面目出現的組織後來成為取代共產黨的政治力量,因此禁止中國出現獨立工會;波蘭對全國廣播教皇保羅二世的彌撒,也對波蘭共產黨的解體起到很大作用,因此中共除了加緊控制官方信仰外,全力鎮壓一切非官方的信仰;捷克的天鵝絨革命思想來自一些知識分子的七七憲章運動,因此中共收買知識精英為它塗脂抹粉,並加緊鎮壓獨立敢言的知識分子。

另外一個不可忽視的是東歐各國的劇變和蘇聯解體,幾乎都有政府內部和政黨內部高層的配合。比如匈牙利事件,是1956年總理納吉宣布放棄一黨制度,實行自由選舉;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是任捷克第一書記的杜布切克發起的,他平反斯大林大清洗時代的冤假錯案,釋放被囚禁的知識分子,放鬆對新聞媒體控制,鼓勵自由的學術討論,允許公民自由出國,松弛對宗教的監控;波蘭的團結工會是當時波蘭共產黨領導人雅魯澤爾斯基同意其合法化的;保加利亞的變革是從領導人日夫科夫跟隨蘇聯搞改革開始的等等。那麼中共在選擇領導人的時候,就盡量挑選那些在鎮壓人民過程中欠下血債的,或者貪污了巨額公款的,因為這些人沒有可能與民眾妥協,否則他們自己就會面臨清算。

我們從表面上看,為了避免下臺,中共可以說算無遺策,封死了所有它可能想到的變革之路,它寧可捆綁中華民族一起死亡,也不肯主動退出歷史舞臺。但是人算總是不如天算。在中國出現了《九評共產黨》和退黨大潮。

二、《九評》的力量

人做一件事情可能出於兩種考慮。孔子說「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對於君子來說,讓他做一件事情,曉以大義就足夠了。一般人呢,會有利益的考量,所以除了曉以大義之外,還要曉以利害。《九評共產黨》在這方面做得很完美。一方面,《九評》指出了共產黨的罪惡,包括屠殺八千萬同胞,出賣上百萬平方公里領土,那麼一個有良知的人就可以做選擇了。另一方面,《九評》也講清楚了,中共在捆綁中華民族走向毀滅,在中共周期性的殺人運動中誰都可能是受害者,從普通百姓到國家主席、黨總書記,沒有人是安全的。那麼人即使是出於自身安全的考慮,也應該解體共產黨。

更難得的是,《九評》從道德的高度去闡述中共的罪惡。中共從奪取政權之後,控制最嚴厲的,就是意識形態。這種控制的目的就是為了要壟斷真理的解釋權。也就是說,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你不要用傳統的價值觀去衡量,而要唯中共馬首是瞻。所以,每次中共搞運動都要全民表態,人人過關。幾十年下來,人們的道德標準都被扭曲了。衡量對錯不是憑良心出發,而是以中共的政策為標準。中共還給人系統地建立了一套黨文化,完全是為了統治人、馴化人,扭曲人的善惡標準為目的。過去有很多人批評中共,用的都是中共的話語系統、思維方式和善惡標準,這就沒有把中共的邪惡說清楚。《九評》完全跳出了黨文化的圈子,他是真正用一個普世價值的標準去衡量中共。

大家可能聽過一句話:孔子作《春秋》,書成而亂臣賊子懼。為什麼呢?因為《春秋》「別嫌疑,明是非,定猶與,善善惡惡,賢賢賤不肖。」就是說看了《春秋》,人就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這是人衡量社會生活和日常生活的真正善惡標準。那麼亂臣賊子的行為一對照《春秋》就知道錯了,他們的狡辯就沒有市場了。《九評》對中共的辨析,也象《春秋》對亂臣賊子的辨析一樣,這本書一成,中共的意識形態就土崩瓦解。中共所有做的壞事就曝光在世人面前,它的一切狡辯都沒有人聽信了。

《九評》有一種內省的精神,號召每一個人都看一看自己是不是也跟著共產黨做過什麼壞事,這種內省會讓人產生羞恥感,從而拋棄中共。這種拋棄不是出於仇恨,而是出於道德覺醒。這種覺醒就是中華民族走向道德重建和新生的必要一步。

《九評》讓中共極其尷尬。它無法做出任何回應,只能靠其它政治運動去轉移視線。孫子講兵法的時候說,兩軍對壘的時候,先要讓自己立於不敗之地,然後等待對手犯錯誤,並戰勝對手。但是《九評》出來以後中共就處在一種光挨打不還手的境地。大家想一想,它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那它的結局就只能是失敗。

三、退黨開啟和平轉型之路

一年以前說起570萬人退黨,大家都會覺得不可思議。但是今天這已經成為現實。反過來想這個退黨大潮,你會覺得是一個非常自然的事情。也正因為非常自然,所以它也會自然的繼續進行下去。

我這裏給大家提供一些數據。共產黨國家崩潰的前兆之一就是黨員大規模的退黨。捷克斯洛伐克有人口1500萬,在共產黨解體前一個半月,有66000人退黨;匈牙利有人口一千萬,黨員78萬,在解體前的一年半有12萬人退黨,2萬人入黨,按照人口比例和黨員比例,匈牙利的退黨速度和大紀元上聲明退黨的速度很類似;再比如,前東德有人口1670萬,黨員240萬,在垮臺前兩個月,《新德意志報》報導說有20萬人退黨。

蘇聯解體之前的一個月,也就是1991年7月,戈爾巴喬夫在蘇共中央全會上做報告,稱蘇聯有420萬人公開退黨。中國大陸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4年出版了一本書,叫《蘇聯劇變研究》。其中提到在1990年的時候,就有多達180萬人退黨。1990年11月蘇共中央社會科學院曾在全蘇作過一次社會調查。調查結果表明,因「對共產主義理想失望和不信任作為政治力量的蘇共」而退黨者占按調查人數的36%;「不願意為過去的錯誤承擔責任」而退黨者占30%;「擔心蘇共黨員身份會使自己倒霉」占23%。

1990年,俄羅斯聯邦最高蘇維埃主席葉利欽發表了關於退出蘇共的聲明。同時,莫斯科市長波波夫和列寧格勒市長索布恰克也宣布退出蘇共。

許多中共黨員在退出中共的時候可能是出於不願意與中共繼續行惡的原因,但是客觀上匯聚成的退黨大潮,卻開啟了中國和平轉型之路。因為現在已經不再是過去冷兵器時代,我們可以斬木為兵,揭竿而起;共產黨掌握了全部國家暴力資源,而且以這個暴力資源阻止社會的轉型。

那麼,你如果想要過渡到一個和平的社會,一個自由的社會的話,當然最大的障礙就是共產黨。你說我們把它打掉。如果動武的話,敗的一方固然慘敗,勝的一方也是慘勝。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國際社會付出四千萬人生命的代價,付出九千億美元財產的代價,付出六年的時間,才結束法西斯主義。1950年到1953年的朝鮮戰爭,中國損失了六百億美元,志願軍傷亡人數不詳,估計超過50萬;美方宣布,美軍共傷亡14萬多人,損失830多億美元。越南戰爭長達12年,美軍死亡5.6萬餘人,30多萬人受傷,耗資4000多億美元。韓戰和越戰總共死傷超過一百萬,耗資超過5000億美元,那裏的共產政權仍未被鏟除。現代戰爭耗費更加驚人。1991年的海灣戰爭總費用為610億美元。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花費至少2000億美元,這還是在雙方軍事力量對比及其懸殊的情況下發生的。

而中共擁有三百多萬的正規軍,一百多萬武警,一百多萬公安,國安特務的數目不詳。如果用對待薩達姆的辦法對待中共,得花多少錢?得死多少人?

所以說今天的退黨大潮非常了不起。它會和平地瓦解共產黨。就像孫子講「百戰百勝,非善之善者也」就是說我跟你打戰,每戰必贏,這還不算最好的;「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沒跟你打,你就屈服了,這才是最好的。實際上《九評》基本上就是採取這樣一個辦法,可以說是不戰而屈人之兵。

將《九評》傳給警察、國安、武警、軍隊,讓這些暴力機器不再維護共產黨,共產黨就解體了。它的謊言被《九評》破盡,它的暴力被從內部瓦解。我們的社會也就過渡到一個非共產黨的社會了。

同時,《九評》不僅對於中國意義重大,對於世界的意義也極其重大。沒有了中共在背後撐腰,北韓和越南的共產政權都會崩潰,世界上的恐怖主義國家和流氓國家也會失去一個最大的支撐。這個世界會更加安全與和平。

四、社會和解

中國社會的和平轉型,將來等共產黨解體之後,中國社會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步驟,就是全民和解;因為中國現在可以說是一個民怨沸騰的社會,這樣一個社會在黨員和非黨員之間,那怕是普通的老百姓互相之間,積怨都是相當深的。

那麼怎樣能讓社會各方達到最大程度的和解?這裏邊有兩個條件。如果我們參考一下,有一個在南非得到諾貝爾和平獎奬的圖圖大主教,當時在南非解除種族隔離之後,他針對白人黑人互相之間幾十年互相仇殺,搞了一個真相及和解委員會。這個和解呢,前提有兩個,第一是受害者的寬恕,第二是加害者的懺悔;加害者的懺悔這點非常重要。

我們可以想想,共產黨的每一個共產黨員,他可能覺得我好像沒幹什麼壞事,我就是共產黨的一員,我入黨,我也沒有殺人,沒有去放火;但是他沒有想到一點,恰恰你在共產黨之中的話,你給那些幹壞事的人壯膽了。很多共產黨員在幹壞事的時候,為什麼敢幹壞事呢?因為他覺得他不會受到懲罰。為什麼不會受到懲罰呢?因為他覺得黨很強大,黨強大到他往身後一看,他看到六千萬黨員。所以說即使你沒幹任何壞事,但是你起到了給做壞事的人壯膽的作用,你不能說這個幹的壞事就沒有你的一份責任。

所以共產黨既然它有責任,每個黨員有責任的話,那麼他公開聲明退黨,就是他等於向別人宣示說,我懺悔,我以後不再和共產黨幹壞事了。這是中國走向全民和解第一步,是非常重要的第一步。

九評和退黨,採取了一種無形無象的辦法,從內部瓦解了中共,並給了我們民族走向重生的道德資源。所以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行動起來,在這個歷史轉折的關頭為中華民族的未來盡一份力。我們要讀《九評》,反覆讀《九評》,深刻理解中共的邪惡,這會不斷給我們行動的動力,同時我們要把《九評》傳得更廣,退黨大潮才會更加洶湧而來,自由的中國也才能夠盡快地到來。

謝謝大家。

2005年11月19日於華盛頓DC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